•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94章 战火初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94章 战火初燃

    作品:《官路弯弯

        项青萍的提名在市委常委会议上表决时,戴尧臣是投了反对票的,在他投反对票的情况下,项青萍的提名还能得以通过,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同时不由得对李毅刮目相看,因为这个名字,正是李毅提出来的!

        自己小看了这个娃娃书记啊!

        去年他搞酒博会,还以为他只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偶尔一次的出彩罢了,小小年纪,不足为惧。www.00ksw.org

        谁料想,今年的省委常委会议上,这家伙像一匹黑马杀了出来,成功的兼任了江州市常务副市长一职!让戴尧臣暗暗为他叫好的同时,也在心里防备上了这个年轻人。而上次的市委常委会议,李毅更是初放异彩,把一个冷门人物强行通过了常委表决。李毅在戴尧臣心目中的地位一升千丈,成为了他在江州市里,除张正贵外的最大劲敌。

        戴尧臣这次安排陈胜利上位,是有原因的。

        陈胜利一直是戴尧臣的得意弟子,曾经做过戴尧臣的秘书,一直听从戴尧臣的指挥行事,这次换届,戴尧臣估计自己可以要离开现在的位置,就想着在离任之前,把陈胜利做一个妥善的安排,为了这个位置,他不惜与省里几位大佬以及老对手张正贵达成了利益交换,目的就是为了顺利的扶持陈胜利上位。

        到时就算自己离开了江州市领导岗位,但在江州市里,还是留下了一线香火,有了陈胜利这个副厅级干部和其它一些老部下的存在,自己在江州任上才不算白干,这片根据地才有自己的足迹!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进行。

        直到这篇文章的出现。

        戴尧臣敏锐的意识到,这是有人想捧红项青萍,来一出阳谋大战,顶替陈胜利上位!

        “哼!”戴尧臣从鼻子里重重的冷哼一声,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面上,发出一声哐啷的响声。

        他的秘书丁雪松,在外间听到声响,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起身走进来,四下瞧了一眼,问道:“戴书记,我刚才听见有响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戴尧臣不悦的看了丁雪松一眼,丁雪松这个人也算是蛮不错的,但跟以前用过的秘书相比,还是少了一点什么,令戴尧臣看他不是那么顺眼。他挥手道:“没事,出去吧!”

        丁雪松应了一声,轻轻退出来。他已经有一种感觉,戴老板似乎有离开的打算了,可是,戴老板却没有给他一个相应的安排啊!

        当领导秘书,是一份劳心劳力的苦累活,图的就是日后放出去可以谋个好职位,不然这么辛苦的伺候人,为了什么?

        丁雪松能当上戴尧臣的秘书,还是很幸运的,一直兢兢业业,小心翼翼的,把戴尧臣当太上皇一般伺候,现在几年过去了,戴尧臣眼看就要离开,却不安排自己,这让丁雪松惶惶不可终日。

        让丁雪松不能理解的是,戴尧臣答应过他,在他任上,会帮自己解决好正处级的待遇,这样自己放出去,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担任一地长官。

        可戴尧臣却一直没能兑现他的诺言,丁雪松在副处级别上,徘徊好多年了,就是升不上去,满想着跟了戴尧臣,这个正处级别还不是探囊取物?谁料想,戴尧臣都要离任了,自己的级别问题还是未能得到解决。

        正处,对丁雪松来说,是一道坎,自己今后的仕途,全看能不能顺利迈过这道坎。而这个级别在戴尧臣来说,实在是举手之劳。机关里面的处级干部,任命权力全掌握在他的手里,只要他开个口,下面的人自然不会为难他,马上就可以解决丁雪松的行政级别问题。

        可是现在呢,唉!丁雪松轻轻一叹,只能低头走出戴尧臣的办公室。

        戴尧臣烦躁的背负双手,在办公室里走了两圈,拨通了江州日报社党委书记兼社长何大为的电话,劈头盖脸的问道:“你们报社怎么回事?政治倾向这么强烈的稿子,怎么也可以随随便便的发表?这是哪个人批准的?”

        何大为一时听不懂戴尧臣的话,心想我们发了什么文章,带有强烈的政治倾向了?这不可能啊!

        “戴书记,您指的是哪一篇稿子?当得起政治倾向强烈?”何大为小心翼翼的问道,政治倾向这个帽子可大可小,他可不想随便受冤枉的就给戴上了。

        戴尧臣道:“就是那篇……”忽然语塞,是啊,这篇文章,对你戴尧臣来说,是跟你做对的,是为了和你争夺副市长位置来的,算得上是政治倾向错误吧,可对于其它同志来说,这只是一篇歌颂宜安市委书记的政治文章,而是歌颂的也是好党员,好楷模,是为党的正面形象在做宣传呢!何罪之有?

        “算了,下不为例!”戴尧臣严肃的说了一声:“下次有什么大的稿件,先送给我过目。”

        “是,是。”何大为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就是阳谋的好处,戴尧臣明明知道是李毅在背后操纵这一切,但他就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往下面发展,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事情还没有完,第二天,影响遍及全国的人民日报在视点版面刊登了一篇内容差不多的报道,讲的也是宜安项青萍的故事,标题改为了:“人民的幸福度,就是官员的晴雨表。”

        人民日报的反响是巨大的,也是权威的,几乎每个机关党员干部,都会阅览每天的人民日报,项青萍事迹,一日之间传遍了大江南北。

        党需要好干部来做表率,起到先锋模范作用,因此每个历史时期,都会有特定的模范人物出现,雷锋同志,焦裕禄同志,等等,不一而足,而新时期,党和社会需要的就是能潜心为百姓办事,能招商引资,能改变地方贫困面貌的好干部。

        项青萍同志,火了。

        戴尧臣同志也火了,不过是内心发火的火。

        可是他再火,也没有办法,他管不到人民日报,人家要发表什么,他完全无能为力。

        这种感觉更让他觉得光火啊,李毅这小子,居然还有这种通天的本领,把项青萍的文章,做到了人民日报上面去了!

        这样一来,江南省委就不能无视了,连中央领导都关注了这个项青萍,想要捧她为引领百姓致富的基层领导楷模,而江南省委对这个同志却一再轻视,甚至是打压!这于情于理,怎么说得过去?

        中组部派了一个考察组下来。

        中组部的考察组,一般来说,只有在考察省部干部的任用时,才会下来,省部级以下的干部,还用不着惊动中央这些部委的同志。

        但这次中组部下来考察的对象有些不寻常,他们来考察的,是引领百姓致富的基层领导楷模,这可是全国性质的模范称号,自然需要高级别的领导下来考察一番,就算是走个过场,但这个过场还要走得轰轰烈烈呢!

        考察组来到江南省委,和江南省委组织部的同志取得了联系,然后来到了东州市委组织部,调取了项青萍同志的档案材料,复印了一份,然后展开了相关的组织考察工作。

        诸位看官,不用说也知道,这个中组部的考察组,就是李毅动用关系弄下来的。其中就有李毅的死党,张一帆同志。

        张一帆忙里偷闲,前去拜访了李毅同志。

        两个人关起门来,相拥大笑。

        “李毅,你这阵仗搞得有些大啊,就为了一个副厅长,有些不值吧?”张一帆笑呵呵的道:“我刚才看过了项青萍同志的相片,啧啧,原来是个美女,立马就觉得太值了!”

        李毅脸色微变,张一帆可先是林馨的死党,然后才是自己的死党,他要是在林馨面前胡说八道,那可不是玩儿的。

        “哈哈,瞧把你吓得!”张一帆笑道:“我们兄弟之间,还不能有些秘密吗?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一起杠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下过乡,这些,我们都没有,看来,我们要想哥俩好啊,只能一起去那个了……哈哈!”

        李毅也哈哈大笑道:“我真被你吓到了,我帮她,只因为她是一个好同志,不为别的。”

        张一帆道:“我懂得。你有了林馨那如花似玉的美眷,世间女子更有谁可以入你法眼啊!”

        李毅淡淡的道:“这是我来江州后第一次推自己人上位,只许胜,不许败!”

        张一帆道:“不能败啊,你第一次败了,下面的同志对你就没有了信心,他们根本不相信你的能力,不相信跟着你能有什么前途和出息,这样一来,你在江州这片地方,就陷入了僵局。”

        李毅深以为然,说道:“知我者,一帆也。”

        张一帆道:“如果想确保万无一失,我们还可以来一点阴的。”

        李毅看着他,目含询问。

        张一帆道:“我们中组部的人,好不容易下来一趟,若是有人向我们检举某人的过错,我们一定会向当地组织部门如实反应的。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