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5章 青萍话当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5章 青萍话当年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听了项青萍这段话后,沉默了,一个不黯世事的女大学毕业生,被人利用,来对付政敌,成了牺牲品,数年后才想明白其中的关节,这也够冤枉的吧?

        “是怎么个情况?说来听听。www.00ksw.org”李毅心想,只要她说得不对,自己肯定能听出破绽来,同时也很好奇,江南省当年发生了一场什么样的官权争夺战?

        项青萍冷静下来,说道:“当年,吴东方省长还是常务副市长,郭达副书记——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领导,是省委管党群的副书记。”

        郭达?李毅脑海里似乎有这个人的印象,但他没有打断项青萍,而是点点头,听她继续说下去。

        “当年的省长到届要退下去,竞争这个职位的人主要有两个。”项青萍说道:“就是郭达副书记和吴东方副省长。”

        李毅心想,可以想见,当年的江南省局面,的确就是项青萍说的这个局面。

        “我到省委上班的初期,生活过得无忧无虑,因为我这个人并没有野心,也没有当多大官的**。我那个时候的梦想,简简单单,就是想找个合适的人,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然后把自己嫁掉。”

        项青萍说到这里,脸上泛起一层红晕,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那个纯真年代。

        李毅被她那时单纯的理想逗得笑了笑,忽然之间想到了郭小玲,自己跟郭小玲之间,似乎越走越远了啊!入世越深,感受越不同,人的感情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项青萍道:“那时,郭达副书记虽然对我有些好感,但更多的是一种上级对下级,甚至是父辈对晚辈的爱护,我能感觉得到,他并没有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李毅心想,男人对一个女人有非分之想,会让你知道吗?唔,像张一山那种傻蛋,似乎有可能把内心一览无遗的表露在脸上。但一个在政治上十分成熟的省委副书记,早就修炼到了不着色相的地步,喜怒都不形于色了,又岂会对一个小女孩表露出色相?他真的想泡你的话,也只能采取这种迂回措施,如果一上来就说他有多么爱你,多么喜欢你,多么想得到你的**,那还不把你这嫩芽苗子给吓跑了?

        项青萍道:“那时,我跟郭达同志之间,也没有什么传言,一切都是平静的。忽然有一天,我们领导说要给我介绍一个对象。”

        李毅专注的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相亲了。这个男的,跟我一样,也是大学毕业,分配在省政府工作,长得很帅气,能言善道,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十分好。后来,我们就开始交往——李书记,他就是你所知道的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吧!”项青萍说道。

        李毅道:“哦,可能吧,我并不认识他,我也只是听说的。你说下去,我自会判断你话中的真伪。”

        项青萍道:“事实上,我跟他的交往并不算多,因为我很快就发现他在跟我交往的同时,还在跟一个女孩来往,那时的我,对爱情是很向往的,爱情两个字,在和心里,是无比神圣和不容亵渎的,我不能容许我的男朋友脚踏两只船。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冷淡,主动找到我,跟我说,那个女的只是他的一个远房表妹,在江州工作,家里人要他帮忙照顾她。还带那个女的跟我见了一面,由那个女的亲口承认了他们的表兄妹关系。”

        李毅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也指了指她的杯子,说道:“你不渴吗?”

        项青萍微微摇头,说道:“那时我很傻,相信了他说的话,同意继续交往看看。他随即提出来,想带我到家里去玩玩。我也没有多想啊,心想去玩玩就玩玩呗,谁知道那次去他家里,他家里人搞得很隆重,就当我是他带回去的未婚妻子一般,什么礼数都做到了堂,让我拒绝也不好,不拒绝也不行。后来,我还是把当天收到的礼金,全部交还给了他,并说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谈婚论嫁的事情,还为时过早。后来,我们各自工作,偶尔见面,保持来往。在这段时间里,郭达很照顾我,几次提了我的职务,而他也进步神速,很快就当上了科长。”

        李毅暗自寻思,很多地方确实有这样的习俗,男方若是带女方回家门,家里人会以重礼相待,还会打发大红包。项青萍所说的这一段,估计就是张一山说的那个事情了,看来,她确实去过那个男的家乡。

        若不是阴差阳错,那个男的正好是张一山的老乡,而自己又因为跟张一山有隔世宿仇,将他调到了江州工作,今天又这么巧的碰到了项青萍,这段隐秘自己只怕是听不到的。

        项青萍道:“后来就到了换届选举年,老省长要退居二线了,郭达和吴东方两人为了争夺这个省长的职位,开始了一轮轮的争夺战。我那个时候还年轻,对官场的夺争并不太了解,但因为我接触郭达的时间比较多,从他的表情可以看来出,这场争夺对他来说,似乎十分重要。我还曾经问过他,问他是不是快要当省长了。他笑着回答我说,虽然没有十足把握,但基本上已经成了定局,只要不出意外,这个省长就是他当了,还叫我不要把这话传扬出去,他是因为相信我才告诉我的,但在中组部还没有宣布任命之前,最好还是不要乱宣传的好。”

        李毅心想,事实证明,这个郭达败得很惨啊!获得胜利的人是吴东方同志呢!那郭达又凭什么说大局已定?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意外”?

        玩弄权术的人,对这种权术故事十分感兴趣,李毅当即问道:“那后来发生了什么意外呢?郭达怎么会在信心十足、大局已定的情况下败北?”

        项青萍道:“这个意外,就是我引出来的。”说着,她轻轻一叹。

        “哦?”李毅隐隐想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因为他把自己替代成了吴东方,如果吴东方在知道自己败给了郭达的情况下,要想扳回一城,唯一的手段,就是把郭达钉死!

        要钉死一个省委副书记,那是很困难的,能升到这一步的人,哪个不是枝繁叶茂?牵一发而动全身,吴东方想动郭达,郭达背后的支持者们肯定不会同意。事实上,这个省长的任命,应该是中央一级权力平衡争夺之后的结果,很显然,支持郭达的那一派系,在这一次争夺战中获胜了。

        但吴东方并不甘心,他并没有完全放弃,还在做着最后的拼刺!

        他会想出什么主意来对付郭达呢?

        “后来发生的事情,叫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也给我的生活造成了莫大的影响。”项青萍语含幽怨的说道:“那天晚上,我无意中看到了那个男的跟他表妹在接吻!——现在想来,那都是他们故意安排的吧,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看到,为了激怒我。他们的目的达到了。我气得不行,当场上前,扇了那男的一巴掌,然后提出了分手。”

        李毅知道她接下来的故事才是重点,看着她,听她继续说下去。

        “我原本以为,我既然跟他已经分了手,这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他居然借这个机会大吵大闹,闹得很过分。他平素的为人,是很温和谦逊的,但那段时间,他却一反常态,敢闹敢骂,到处宣传我跟他的男女朋友关系,然后还跑到省纪委去告状,说我离开他,是因为我贪慕虚荣,傍上了省委副书记,所以不要他这个小科长了,他把事情说得有板有眼,甚至还拿出了我跟郭达在一起喝酒走路时的照片,以证明我跟郭达有多么的亲密。”项青萍表情痛苦,那段往事对她来说,实在是不堪回首吧?

        李毅只是静静的倾听,他现在还很难判断,项青萍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

        “我原本以为,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谁知道竟把郭达给牵扯进来了。而省纪委的同志,居然很相信他讲的话,随即对郭达进行了秘密调查。但这个秘密调查的结果,让我既吃惊又悲愤,他们居然认定我跟郭达有染,郭达利用手中的权力,抢占了别人的女朋友!这个事情忽然之间就变得不是秘密了,一夜之间,整个江南省的官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说郭达私欲缠身,用手中的权力侵占别人的女朋友。”

        项青萍说这段话时,显得有些无力和痛苦。

        “我那时还看不到事情的本质。只觉得这些人无中生有,败坏了自己的名声,实在是可恶之极,却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郭达,我只是他们利用的一颗子弹,在需要的时候,向最爱护自己的郭达副书记射了过去,还准确无语的射进了他的心脏!这场争夺的结果,以郭达落败,吴东方获胜而结束。”项青萍道:“很多事情,我是当了这个宜安市委书记之后才想明白的。这一切,包括那个男人,都是有人在背后安排和布局,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郭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