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4章 熬鹰与炮灰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4章 熬鹰与炮灰

    作品:《官路弯弯

        项青萍便叫同僚们先走,跟着李毅上了他的车子。www.00ksw.org

        张一山直接回了警局。

        李毅在车上默默不语,并没有找项青萍谈话的意思。

        “钱多,先送邵鹭回家吧!”李毅忽然说了一句。

        “嗯。”钱多应了一声,问身边的邵鹭:“住在哪里?”

        邵鹭说了一个地名,钱多点点头,开车送她回家。

        李毅不说话,其它人都不说话。钱多看得出来李毅有心事,而且心事不浅,邵鹭是秘书性质的,李毅不主动找她说话,这种场面下,她自然不敢随便开口。

        而最郁闷的,就数项青萍了,李毅说有事情跟她说,但又一直不开口,看李毅表情凝重,她也不好说话,只是在猜测,自己刚到时,李毅对自己还表现得很热情和亲切,后面怎么忽然间就变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把邵鹭送到地点,邵鹭向李毅告别,又向钱多道了声谢谢。

        李毅端坐不动,略微点头,吩咐钱多回家。

        市政府这边也给李毅分了一套房子,但李毅在市委那边住习惯了,就没有过来住,钱多知道李毅说回家的意思,就是回市委家属大院,径直开到了楼下。

        李毅推开车门往楼上走去。

        项青萍犹豫了一下,也下车跟了上去。

        李毅走路走得很快,项青萍穿了高跟鞋,走得很急,才能跟上李毅。

        看着李毅背负双手,只顾自己走路,这让项青萍心里沉甸甸的,极不好受。这也是她第一次见识到李毅的官威,虽然无声,但却压力山大!一股无形的紧张情绪,压在她胸口,感觉十分的压抑。

        人类之所以害怕黑暗,就是因为黑暗让人未知!未知,最容易使人产生恐惧。

        这种情景,是李毅有意营造的,他的目的就是要让项青萍明白,他很生气!

        开门进了房间,李毅往沙发上一坐,沉着脸看向项青萍。

        项青萍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李毅侧面的沙发上坐下来,然后又起身,说道:“李书记,我给你倒杯茶吧!”

        李毅并不开口,只是看着她。

        项青萍没来由的心里一慌,找到水瓶,给李毅泡了一杯茶,端在李毅面前,笑道:“李书记,你一个人住啊?怎么不把女朋友接过来?”

        李毅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

        项青萍道:“你这么优秀的男人,肯定有女朋友了,这还用问吗?”

        李毅沉声问道:“那你这么优秀的女人,有没有男朋友呢?”

        项青萍表情一滞,说道:“李书记,这个问题,我之前已经跟你说过了啊。你今天喊我上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

        她说着话,又在李毅侧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李毅冷冷的道:“我叫你坐了吗?”

        项青萍涌上一股深深的委屈,但她并没有难过,也没有哭泣,而是站了起来,说道:“李书记,你有什么吩咐,请明说吧!这种熬鹰的手段,你用来对付我这个弱女子,未免显得不那么男子汉气概吧?我若是做错了什么,你只管骂我罚我,我都认了!我项青萍虽然不是须眉男儿,但也经过挫折和低谷,我受得住。”

        李毅微讶了一下,缓缓说道:“项青萍同志,你为什么要骗我呢,我差点被你害惨了!”

        项青萍浑身一震,说道:“李书记,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做错了什么事,把你给害了?我可不敢担当这么严重的责任。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帮我们解决了那么大的难题,简直就是我心中的偶像,我敬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害你呢?”

        李毅缓缓说道:“省委有意给咱们市里增加一个副市长的名额。今天下午的市长办公会上,我推荐了你。”

        项青萍再次一震,涌上一股无言的感动,刚才李毅对她再严厉,她都没有流下眼泪,但现在听到李毅不顾世俗的流言,顶住那么大的压力,推荐自己为副市长,这让她感动莫名,眼眶里就有泪水在打转转,她轻声呼唤了一声:“李书记,我……”

        说着话,她就伸手抹了抹眼角。

        李毅看到这一幕,有些疑惑,心想到底哪个人说的是真话呢?细一思索,张一山完全没有理由编排项青萍的故事来骗自己,他连项青萍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呢!

        而项青萍却完全有理由编造故事来骗自己!如果她真是一个为了前途和权势,可以弃爱情和名誉于不顾的女人,可以牺牲色相讨好那个省委副书记,也就可能骗造理由来讨好自己。

        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可算是瞎了狗眼了!

        当领导的一个重要能力,就是识人用人,李毅自诩有识人之明,以前用的几个人,也都用对了,一个个都挺有出息的。项青萍是来江州后,看中的第一个下属,这跟性别无关,他看中的是她的能力和品性。如果这一次真的看走了眼,那对李毅来说,不仅仅是政治上可能遭受的打击和失败,他还会对自己的识人方法产生迷惑,影响到今后对人才的判断。

        “李书记,谢谢你,我知道,你能做出这个决定,推荐我为副市长,一定顶住了很多的压力。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对你感激涕零。”项青萍动情的说道。

        李毅摆手道:“你先别说这种话,也收起你的眼泪,现在还不到你哭的时候。”

        “是,李书记,你刚才说我欺骗了你,我不明白我什么地方欺骗了你?请你说明白,我就算死,也好做个明白鬼。”项青萍说道。

        李毅盯着她的眼睛看,足足有三分钟之久,似乎想看透这个人一般。这才沉声说道:“我之所以推荐你,是因为你对我说过的那番话,让我觉得你是一个受到了不公正待遇的女人,所以我才想要帮你一帮。如果你说的故事是真的,那么你本身本没有错,就算是你被人诱惑,走了一段歪路,但你现在的表现可圈可点,我以为市里也应该公正的看待你现在的成绩,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但是,你却有意隐瞒了你的真实故事,利用我对你的同情心,达到你想升官的目的,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我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欺骗!”

        项青萍听了这话,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心想李书记今天对我如此反常,原来是听信了什么话,对我产生了误会啊!

        “李书记,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了什么关于我的流言,但我自问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掏心窝子的真心话。”项青萍银牙轻咬,说道:“你说我利用你?我怎么可能事先知晓市里要增设一名副市长?你说我想升官?我要是说不,你会说我虚伪,但我刚才之所以对你感激落泪,并不是因为我有了一个升官的机会,而是因为我感激你推荐了我。”

        李毅沉声说道:“我听人说,你以前有过一个大学生男朋友,后来分了手,那个男的还到省里去闹过?你可承认有这么回事情?”

        项青萍的脸色,突然间变得一片惨白,紧紧咬住了嘴唇,似乎能咬出血来。

        “这么说,都是真的?”李毅讥诮的一笑,然后厉声道:“你为什么隐瞒我?你可知道,我在市长办公会上推荐了你,会冒多大的政治风险?难怪省里的男领导们一个个视你为畏途,难怪有人会说我推荐你,是因为喝了你的**汤,现在看来,我的确是喝了你的**汤了,鬼迷心窍了!居然会不加任何调查取证,就听信了你的一面之辞!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多么可怜的女人呢,原来你是这么一个水性扬花……罢了,伤人的词,我说不出口。该问的我都问清楚了,你走吧!”

        “不,我不能走!”项青萍道:“李书记,我今天若是就此走了,我项青萍在你眼里,就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成了一个为了权势利益,不惜背叛爱情,不惜牺牲自己色相的贱女人。”

        李毅冷笑一声,似乎在回答:难道你不是吗?

        项青萍擦干了泪水,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话,但我可以告诉你,别人的话,未必就是真的,有些事情,就算你亲眼看见了,那也未必是真的!”

        李毅不得不际认,她说的话也有道理,问道:“那你说说看,真相是什么?”

        项青萍道:“李书记,你也是官场中人,你对官场中尔虞我诈的权力斗争,应该比我更了解吧?”

        李毅道:“嗯,怎么了?那又如何?跟你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项青萍道:“我大学毕业后,进了省委工作,那个时候,我纯净得跟一张白纸一样,对各级领导和同志们,都怀着一种友好的热情,对这个世界,这个官场,也是怀着一份美好的愿望,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个看似平和的官场,实则隐藏着杀人不见血的明争暗斗,我更加想不到,我会卷入到一场没有哨烟的大战之中,成为了这场战争的炮灰。这一切,是事情结束后,我慢慢想明白的,事先,我并不知道自己被人当子弹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