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2章 李书记,我是您侄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2章 李书记,我是您侄子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打量他一眼,在脑海里搜索这个人的来历,除了觉得脸熟之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他。www.00ksw.org

        李毅不理他,径直走到门口,掏出钥匙来开门。

        那人见到李毅,弯下了腰,堆起满脸的笑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崭新的中华烟来,抽出一支递给李毅,笑问道:“同志,你好,请问李书记是在这里办公吧?”

        李毅心想,自己把门口的内卫撤了之后,最近来市政府办事的人确实多了不少,看这个人的殷勤劲,多半也是办什么事情吧?问道:“你找李书记有事?”

        “呵呵,我是他朋友,找他吃个饭。”那人信口开河。

        李毅心想,我几时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了?说道:“你是李书记的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是真的,我跟李书记很熟,他为了照顾我,还给我换了工作呢!”那人神气活现的说道。

        这时邵鹭走了过来,看到那人就喊道:“你怎么还没有走?”

        李毅问道:“邵鹭,这人是谁啊?”

        邵鹭道:“不知道啊,他硬说自己是李书记的朋友,我不信,问他来做什么的,他也不肯说,刚刚才把他赶走,我一转身他又来了!”

        李毅哦了一声,走进办公室。

        那人亦步亦趋的跟着李毅要往里面闯,邵鹭伸手一挡,说道:“喂,不行,你是什么人啊,怎么乱闯啊,这里是李书记的办公室,闲杂人等不能进去。”

        那人道:“我不是闲杂人等啊,我是李书记的亲戚!”

        “李书记几时有你这样的亲戚了?”李毅乐了,心想这人真有意思,一会说是自己的朋友,一会说是自己的亲戚。而自己明明就不认识此人啊!

        “你是李书记什么人啊?”邵鹭看到李毅的表情,就知道这人是在胡说八道呢,便笑问。

        经常有些人,为了找门路办事情,会假托是某领导的亲人或是朋友或是战友,来获取入门一见的机会。邵鹭在市政府工作,对这些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了。

        “我是他——侄子!”那人伸直了脖子,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

        李毅在办公椅上坐下来,端起茶杯正在喝茶呢,听到这话,直接就喷了出来,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啊,我真是李书记的侄子,不信你们可以去问李书记啊!你们是李书记的秘书吧?我告诉你们,对我态度好一点,回头我叔叔回来了,我叫他们升你们的官!我现在的官,就是我叔叔帮我升的!”那人越发得意了,俨然以李书记的亲侄子自居。

        “哦,那你认识李书记吗?”李毅笑问,沉闷的会议之后,来了一个这般逗趣的人物,也是一大乐事啊!

        那人道:“我当然认识了!侄子哪有不认识自家叔叔的!”

        邵鹭实在是忍不住想笑了,脱口而出:“李书记,你家侄子来找你呢,你要不要让他进来啊?”

        “李书记?李书记在哪里?”那人四下张望。

        李毅笑道:“邵鹭,让他进来吧!”

        邵鹭一直在帮李毅做些杂工,顺便也做了秘书的工作,李毅一直没有空余时间来考虑专职秘书的事情,而相关的工作邵鹭也做得很好,他没有提出来换人,市府办也不敢擅做主张把邵鹭给辙换了。

        那人这才醒悟过来,说道:“您,就是李书记?”

        李毅沉着脸道:“不错,我就是你那个叔叔,李毅!你这个侄子是从哪里来的?可以告诉我了吧?”

        那人微微讶异了一声,然后将腰驼得更弯了,笑道:“叔叔好,我是您侄子,张一山啊!”

        “什么!”李毅这一下真吃惊了,指着他道:“你就是张一山?”

        “是啊,我就是张一山啊!”张一山满脸笑开了花,拿出烟来,敬了一支给李毅,说道:“叔叔,我现在正式调到江州市公安局来上班了……”

        “慢着,慢着,什么叔叔啊,你还叫上瘾了呢?我有那么老吗?”李毅对这个张一山可没有好印象,看了他几眼,这个张一山跟李毅印象中的样子完一不同。这个张一山,又瘦又黄,一看就是那种经常晒太阳的人,心想现在这小子到了自己眼皮底下,接下来怎么样整这小子呢?

        “呵呵,叔叔,这个辈分,不关年纪啊!您是我的叔叔,这个辈分可不能乱啊。”张一山笑眯眯地道,完一看不出来,李毅正在酝酿一场针对他的大风暴。

        邵鹭吃惊的道:“李书记,你还真有这么大的侄子啊?”

        李毅皱了眉头,说道:“张一山,我跟你没有关系,你别乱攀。”

        “是是,我们之间的关系,里能乱说,我知道您低调,低调,您放心,我不会出去乱说的,我这嘴很紧的。”张一山说道。

        李毅有些无语的感觉,心想你这么说,岂不是越坐实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了吗?

        “张一山,我跟你没有关系!”

        “是是是,没有办法,这位女同志,你听明白了没有,我跟李书记,绝对没有关系!你可不能出去乱传啊。传出去对我叔叔影响不好。”

        邵鹭再也忍不住,扑哧就笑了,说道:“李书记,您这侄子真搞笑!”

        李毅道:“张一山,有件事情你一定要弄明白,我把你调到江州来,并不是想对你好,也不是说看好你。”

        张一山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心里都明白,不管叔叔想对我做什么,也不管您叫我做什么,我都明白,您是为了我好,是想磨励我呢!我一定不会对你有丝毫的怨言。”

        李毅道:“你还真是有味哒,我这叔叔,你是赖定了?”

        张一山道:“叔叔,我怎么能算是赖上你了呢,你本来就是我的叔叔啊!”

        李毅虎着脸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叫人把你叉出去!我姓李,你姓张,我们怎么可能有什么亲戚关系?”

        张一山道:“叔,我算给你听啊,你跟我叔张一帆不是同辈兄弟嘛?我喊他叔叔,那你可不就是我的叔叔?”

        “什么,张一帆是你叔叔?”李毅脑袋有些短路了,这世上的事情,怎么这么巧啊?问道:“你说的张一帆,是哪一个?”

        张一山道:“不就是在中组部上班的那个张一帆,他跟我提过您,说现在您是他的大哥了,还有一个二哥,在国办工作的,好像姓顾,叫顾什么来着……”他搔着脑袋,思索着说道。

        李毅摆摆手,心想看小子还真没有说假话啊,心里老大郁闷了,这小子居然是张一帆的侄子?

        张一山一拍脑袋,笑道:“我想起来了,叫顾知武!呵呵,张一山是我本家的叔叔,虽然不是亲的,但也没出五福呢!他厉害,会读书,找了个好工作,我就不行了,高中毕业后,一直当民警,天天在外面跟案子,若不是你把我调到江州市来,我这辈子就要在那里终老了呢!感谢党,感谢人民,感谢叔叔。”他说着话,还真的对李毅连连作揖。

        一边的邵鹭被他的滑稽动作逗得咯咯作笑,同时心里暗想,李毅是什么人啊,结交的朋友,一个个都这么厉害,一个在中组部上班,一个在国办上班,难道他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市委副书记呢!

        李毅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居然帮了张一帆一个忙,这真是叫人始料未及,他对这个张一山,完全没有好感,甚至还想整他一整,可看在张一帆的面子上,又不能整狠了,一时沉吟,思索着没有说话。

        张一山谄笑道:“叔——李书记,我想请你吃个饭,请您一定赏脸。”

        李毅道:“再说吧!我不一定有时间。”

        张一山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您工作再忙,这饭总是要吃的吧?我已经订好了包厢和酒席,只等着您过去了呢!”

        李毅看看时间,刚刚到了下班时间,沉声道:“这么说,你是放下工作不做,跑出来找我的?”

        “不敢,不是啊,我这不是刚来嘛,领导许了我半天假,叫我购置些生活必需品什么的。我花一个小时就买完了,就有充足的时间来请您吃饭呢!”张一山这嘴跟抹了蜜一般的甜,很会说话。

        李毅道:“算了吧,你去吃吧!”

        “别啊,叔,我点了一桌子菜,你不去吃,那不是浪费了吗?侄子请您吃个饭,您都不给面子啊?”张一山软磨硬泡。

        李毅心想,去吃个饭,伺机找些难题为难一下他也好,只要不过分就行了。

        “行,那就去吃个饭吧!”李毅对邵鹭笑道:“你要是没事,就一起去吧。”

        张一山连忙邀请邵鹭:“这位同志,你一定要去,今天要不是你帮忙,我就见不到我叔的面呢!”

        邵鹭应道:“行啊,有好吃的,我当然要去啰!”

        李毅处理完手头的工作,三个人一起往楼下走来,钱多已经准备了车子,李毅上车后,说道:“在哪里?”

        张一山道:“就在市公安局不远处的一家酒店,店名叫做闻香下马。”

        前面的钱多应了一声:“知道。”

        李毅的电话响了起来,接听之后,里面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李书记,您好,我是项青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