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78章 两大难题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78章 两大难题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以退为进,将了乔步龙一军。www.00ksw.org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其它几个副市长看着李毅和乔步龙互相掐架,都不予置评。

        乔步龙被李毅的一句话给问住了,他还确实没有胆子,敢把自己的儿女子侄放到那些危校里去就读。

        他阴沉着脸,不说话了。

        趁你病,要你命,李毅便道:“看来乔步龙同志是一个爱惜羽毛的人啊,知道这些学校随时有倒塌的危险,不敢把自己的亲人往里面放。这是不是足以说明,在你心里,这些学校其实也早就划到了危校的序列呢?”

        乔步龙道:“我家子女们都已经有了各自的学校,不可能转校到你说的那些学校去就读!跟这些学校是否是危校没有关系。”

        李毅心想,你就死鸭子嘴硬吧!转头对张正贵道:“张市长,各位同志,哪所学校是不是危房,达到了几级,这不是我们在这里空口白舌可以争论出来的。我这里有一份材料,是市房屋鉴定中心,对这十八所学校做出的房屋鉴定报告。请大家过目。”

        李毅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材料,递给张正贵看。

        乔步龙没有想到,李毅并不是顺着张正贵的话随意提出这个问题,而是有备而来呢!看来就算张正贵不开这个头,李毅也会在今天的会议上对自己发难!

        张正贵在看的时候,李毅做着解说:“这十七所学校,情节最轻的,也达到了D级,属于严重损坏房,还有几所达到了E级,也就是标准的危房级别,属于全部拆除范畴。墙体有裂缝,钢筋砼构件出现了渗漏。有几所学校,现浇板在墙支承处的负弯矩部分,配筋存在问题,导致墙面普遍渗漏潮湿。承重结构和承载力,已经不能满足正常使用需求,房屋整体出现险情,构成整幢危房。鉴定中心对我们的意见是,全部整体拆除重建。”

        李毅的话配上房屋鉴定中心出具的证明材料,极有说服力。

        张正贵看了这些材料后,说道:“同志们,你们也看看吧,情况比我们相象的还要严重啊。这十七所学校,已经到了非拆除不可的地步了!”

        张正贵说着,先将材料递给乔步龙,说道:“步龙同志,你看看吧。李毅同志的工作做得细致啊!这么多的问题,你们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乔步龙阴沉着脸,他分管的工作,被李毅找出了问题来,还把工作做得这么细致,这不是在故意找他的茬吗?这不是故意给他乔步龙难堪吗?

        张正贵说的那句话,虽然是对乔步龙表示不,但隐隐有挑拨李毅和乔步龙关系的意思在里面。做为一把手,他要平衡制约这些副市长,这种手段也是常用的。

        李毅道:“乔步龙同志,我这是就事论事,并没有针对谁的意思。大家都是为了江州市的工作嘛,你也想把市里的工作做好吧?相信你能体谅我。”

        乔步龙阴阳怪气的道:“李书记是市委的领导,现在来咱们市政府指导工作,管得真宽啊,工业方面的事情,你要管,农业方面的事情,你也要管,现在连教育方面的事情,你也要伸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李书记才是咱们市政府的一把手呢!”

        李毅微微冷笑,这个乔步龙,分明就是在挑拨自己跟张正贵的关系啊!这些人,一个个都跟猴精似的,时刻不忘政治斗争啊!

        张正贵皱了皱眉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面还是有些想法的。

        李毅不能让乔步龙把自己跟张正贵的关系破坏了,说道:“乔步龙同志,你错了。不管在市委,还是在市政府,张市长都排在我前面。我也不想管这么多的事情啊!若不是张市长叫我临时主持两天工作,若不是正好那天有个小学生坠楼,我也管不到你那片教育的事情上去!至于五福生态养殖基地,那也是张市长安排给我的工作,我们不管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什么,做为他的副手,只要是张市长吩咐下来的工作,我都会尽心尽力的做到最好。难道你乔步龙同志不会如此吗?”

        “这……”乔步龙再次被李毅逼得哑口无言。

        张正贵的眉头舒展开来,呵呵笑道:“同志们,在这里,我要跟大家说一下啊,前段时间,因为五福生态养殖基地出了点状况,我到下面去检查工作,请李毅同志在家主持工作,后来五福生态养殖基地的难题,还是李毅同志帮忙解决的,这个事情,我们等一下会有个专门的议题来探讨。李毅同志办事,有始有终,尽心尽责,脑子灵活,值得我们每个人好好学习啊。”

        李毅轻轻一段话,就化解了乔步龙挑起来的危机。

        乔步龙道:“既然是张市长的安排,那我无话可说了。但李毅同志的这个十七所学校整体拆除重建的建议,我还是觉得有些欠妥。这么多的学校,同时重建,学生往哪里安排?重建资金从哪里来?”

        李毅道:“乔步龙同志,你才是主管教育的副市长,这些问题,应该由你来解决吧?我要是说得太多了,你会不会又嫌我太多嘴,多管闲事呢?”

        贺正宇发出了一声轻笑,说道:“哎呀,我这个人,跟乔步龙同志不一样,我就喜欢别的同志来帮我。上次李书记主持工作,帮了我的大忙啊,李书记,你不会怕人家说嫌话,以后就不帮我了吧?我还指望着你把那个德国商人给我留在江州呢!”

        李毅笑道:“只要我力所能及,我自然会帮忙。”

        张正贵道:“大家都是同志,是市府里的领导,都是为了江州的发展着想嘛,分管工作,只是为了工作的划分需要,但遇到重大事情,我们还是要坐下来,一起商量的嘛,只有群策群力,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关于李毅同志提出来的校舍改造方案,我以为可行,也势在必行。接下来,我们就这个方案进行探讨。具体的细节我们就不讨论了,今天我们只解决两件事,一是学生的安置,二是资金问题。乔步龙同志,你先说说你的意见吧。”

        乔步龙道:“既然张市长决定要施行这个方案,我也没有什么话说了,你刚才提出来的那两个问题,我是一个也解决不了。先说学生的安置,十七所学校啊!几万师生呢!我到哪里去找这么多的教室来安置他们?现在市区的学位很紧张,很多外来务工子弟,都报不到名,上不到学,根本腾不出这么多的教室来。再说说资金问题。市财政一年拨给我们教育经费有多少?这可是经过市人大会议讨论表决的,这么一点子经费,只怕全投进去,也完成不了这十七所学校的重建吧?我们教育部门还要不要做别的事情了?别的学校怎么办?山区里的教育不管了?总而言之,市里的决定,我坚决拥护。但这两个难题,我真是束手无策。”

        张正贵怫然不悦,心想我现在就是叫你想办法啊!如果有现成的教室,有充足的资金,老子大笔一挥,就可以定案了,还用得着你来咶噪?

        贺正宇笑道:“乔步龙同志,你是分管教育的副市长,这些问题你不想办法解决,难不成还要我们伸长了手,去管你的事情吗?只怕到时候你又会倒打一耙,说我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吧?”

        张正贵道:“乔步龙同志,你对市里的教育工作比较熟悉,这事情还得你拿个大主意,我们这些门外汉才好讨论啊。”

        乔步龙道:“张市长,我是真的没有主意啊,我殚精竭虑,搜肠刮肚,也找不出解决之道。全市的学校座位和学生是一一对应的,没有多余的,而资金,大家都知道了,就那么点资金,我上哪里变教室变资金出来?”

        张建平说道:“省里和部里多跑跑,看看能不能争取到一部分资金啊!这么重大的工程,省部也会给予支持的。”

        张正贵轻咳一声,说道:“就是啊,什么都还没有做呢,就一味的叫苦,这可不是做工作的态度。办法和资金,也不会躺在那里等着我们去捡吧?”

        这话说得有些重了,乔步龙沉了脸道:“那就容我先去跑跑看吧,但省里和部里的衙门口,那种办事效率大家都清楚,我这一轮跑下来,今年能不能有成果,还要两说呢!这些迫在眉睫的危房,能等得起吗?”说完,讥诮的看向李毅。

        李毅面无表情,沉静的坐着。

        张正贵道:“各位同志,大家还有什么好的办法?”

        贺正宇道:“我看,今年的财政,可以适当的向教育倾斜。一切为了孩子嘛!”

        张正贵道:“倾斜那是肯定的,但十七所学校呢,市政府一时半会也拿不出这许多资金来啊。李毅同志,你有什么高见?”

        李毅放下茶杯,说道:“我有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说出来,大家参详参详吧。”

        众人见他一口应承下来,心想莫非李书记真的胸有成竹了?都很好奇,李毅如何来解决这两个大难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