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73章 消失的树皮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73章 消失的树皮

    作品:《官路弯弯

        “李书记,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没用?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www.00ksw.org”项青萍伤感的说道。

        李毅讶道:“何出此言?是不是张市长说什么了?”

        项青萍道:“张市长跟我说了,如果这事情要是弄不好,叫我自己写份检讨,上交给市里。”

        李毅心想,这是张正贵转移责任的做法吧?这个项目是张正贵搞起来的,现在出了漏子,就把责任推到这个女人身上。

        他心里这般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只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明天我先看看,找找原因,如果我找不出来的话,就请省里的专家来,请京城的专家来,让他们来帮忙诊治,一定会找出症结所在。世上的事情,一物降一物,出了这个难题,就一定有办法解决,只不过,我们暂时还没有找对方法罢了。”

        项青萍道:“但愿能承李书记的吉言,我们可以顺利找出症结来,我这半个月来,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瘦了好几斤肉呢!”

        李毅笑道:“那你丈夫见了,岂不是要心痛死了?”

        项青萍脸色一黯,缓缓摇了摇头:“我还没有丈夫。”

        李毅说道:“你还没有结婚吗?我看你的年纪,比我还要大上几岁吧?虽然你保养得好,看不出年纪来。但岁月就是不饶人的。工作和事业固然重要,但家庭也是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项青萍挽了挽秀发,说道:“说起来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呢,三十多岁的女人了,居然单身走过来了,世事就是这么捉弄人吧。”

        李毅不好多管别人的私事,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但项青萍却似乎很想跟人倾诉,说一些她的感想和私事。

        李毅道:“项青萍同志,其实,我心里有一疑问,一直没有得到解答。上次我参加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听到省委宣传部长骆辉同志举荐你为江州市委常委,结果支持者廖廖,这让我十分费解。特别是来到宜安,看到了你的工作态度后,我就更加疑惑了。”

        项青萍抬头看天,淡淡地说道:“估计除了骆部长外,其它的人没有一个人同意我入常吧?”

        李毅缓缓点了点头,心里对这个问题确实很是费解。

        项青萍凄然一笑:“或许,我们女人就不应该从政吧!蜚短流长,舌头能杀死人呢!”

        李毅道:“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让省委领导们对你产生了误会?”

        项青萍道:“以前我是在省委工作的,当时,有一个省委副书记很喜欢我——我也不知道他是哪种喜欢,喜欢我的人,还是喜欢我的工作?或者兼而有之吧。他是领导,做什么工作,都爱派我去做,出个差,也喜欢把我带在身边。那个时候,我还刚刚从学校出来,领导们叫我做事,我哪敢拒绝啊?一来二去,整个省委省政府里都在疯传,说我傍上了省委副书记,跟借他上位。”

        李毅暗自一叹,心想流言猛于虎,项青萍有了这种传言,对她是极为不利的。

        项青萍道:“后来我到了适婚年龄,相亲找对象时,本单位和本地方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跟我来往的,就算是那些外地男子,刚开始跟我交往,但后来不知怎么回事,都一一离我而去。”

        李毅道:“是流言害了你。”

        项青萍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可是,我跟那个省委副书记,除了工作上的来往,真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他虽然很喜欢我,但也是发乎情,止乎礼,从来不会强迫我做什么不愿意的事情,更不会利用职务之便,对我非礼或是揩油。可是,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我。几年下来,我也就淡了这份找男人的心思了。”

        李毅道:“可是,你如果不嫁人,别人对你的误会只会越来越深。”

        项青萍道:“那个省委副书记离任之前,把我安排到了宜安,当了市委书记。我一心扑在工作上,就更没有心思和时间去考虑个人问题了。当时为了安排我这个职位,他跟省委好几个领导吵了起来,我本想不来上任,但又怕辜负了他对我的一片殷切期望,于是,我就努力的工作,拼命的工作,我想用自己的成绩来告诉别人,我是凭能力上位的,省委副书记看中我,也是因为我有能力!没用,没有一个人肯相信我。就算我做得再好,省委那些领导对我的成见,还是不可磨灭的。”

        李毅从她的叙述当中,似乎看到了一颗倔强而柔软的女人心。心想难怪省委常委会议上会出现那种一边倒的情况,原来项青萍还有这么一段过去。在省委领导眼里,她是一个靠色相上位的女官员,这样的人,是定时雷啊!哪个敢来触碰?

        “睡吧!”李毅淡淡一笑,说道:“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明天会是一个好天气!”

        “谢谢你,李书记,我很久没跟我说过心里话了。”项青萍笑了笑,合上了窗户。

        李毅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眠,眼前老是闪过项青萍那张洁白的脸蛋,周围全是黑色和青色,只有那张脸是白色的,格外的耀眼和醒目。

        李毅进入了梦乡,迷迷糊糊中,听到一阵轻轻的叮当声,像撬什么东西的响声。

        李毅十分警觉,马上一跃而起,伸手去开灯,想了想又放下,然后轻声走到窗户边。窗户并没有装窗帘,只在玻璃窗上糊了一层报纸,还是有很多的空白地方,李毅往外面看去,看到隔壁窗户旁边有人影闪动。

        李毅这一惊非小,心想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来撬市委书记的窗户呢?

        李毅不忙惊动外面的贼人,走到门外,敲了敲钱多的门,钱多很快就出来了。问道:“毅少,怎么了?”

        李毅小声地道:“项市长窗外有贼!你去外面抓住他!我进项市长屋里,稳住项市长。”

        钱多应了一声,从前门出去。

        李毅轻轻敲了敲项青萍的门,门很快就开了,项青萍的身子闪出来,见到是李毅,紧张的拉住李毅的手,说道:“李书记,外面有人。”

        李毅道:“你知道?”

        项青萍道:“这几天晚上,都有人在外面窥探。”

        李毅道:“你不怕?怎么不起来喊我们呢?”

        项青萍道:“我怕他会伤害你。有一次我喊了几个同志来埋伏,想抓他,结果那天他又没有来,我也就不好天天麻烦人了。只要他不进来害我就行。只是,我心里好怕的。我还吓过他几次,我一吓他,他就跑了,但第二天晚上还是过来。我刚才抓了一块砖头,如果他敢爬进来,我就砸过去!”

        李毅心想,多半是个偷窥狂,或是哪个村子里的老光棍吧?她的手紧紧抓紧李毅的手,柔软温暖。

        李毅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待会就能抓住他了!”算算时间,钱多应该绕到屋后去了,便拉着项青萍的手,走到窗口,从缝隙处往外看去,果然看到钱多飞速的跑过来,一言不发,将那个人摁倒在地。

        李毅这才拉开窗户,冷冷说道:“钱多,把他捆起来,关一晚上再说!”

        项青萍长长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紧紧抓住李毅的手呢,连忙抽出手来,顺势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被钱多抓住了,动弹不得,嘴里呜呜的说着什么,却没有一个字听得懂。钱多扭住他,回到堂屋,找不到绳索,就翻出几件旧衣服,将那人的手脚反过来,在背部捆扎结实了,扔在地面上。

        秘书小红这时才惊醒过来,跑过来看见抓了这么大一个贼人,掩住嘴,惊呼道:“项书记,你没事吧?”

        项青萍道:“我没事,多亏了李书记和这位同志,把他抓住了。

        那家伙还在哇哇的乱叫,这次李毅看出来了,这人是个癫子,是个精神病人。便皱了皱眉头,说道:“叫派出所的人来把他押走吧!”

        小红知道当地派出所的电话,当即给派出所打了电话。

        五福镇派出所的同志听说江州市委李书记和宜安市委项书记两个人深放遇袭,十分紧张,很快就出警了。等他们将那个癫子押走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

        钱多和小红先去睡觉,项青萍似乎有些后怕,在李毅房里,跟李毅聊了半个小时的天,看到李毅哈欠连连,这才起身告辞。

        李毅拿出一张符来,递给她,说道:“这是我妈妈给我求的平安符,高僧开过光的,你留在身边吧,我是男人,这个东西对我用处不大。”

        项青萍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轻轻道了声谢谢,然后过去睡觉。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呢,李毅就起了床,也不惊动别人,一个人进入到生态养殖基地去了。

        这一片很大的园林,栽种的树苗很多,但都不大,只有一米多高,酒杯粗细,李毅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那些树苗,发现很多树苗的树皮都不见了,树苗没有了树皮,过严冬时就很容易被冻死。

        这很可能就是树苗的死因!

        问题是,这些树皮怎么会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