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71章 联张抗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71章 联张抗戴

    作品:《官路弯弯

        紧张而繁忙的一天终于结束了,李毅虽然年轻力壮,这一天下来,也感到有些疲惫不堪,市委市政府两头跑的滋味确实不好受啊!看起来风光无限,既在市委当了副书记,又在市政府当了常务副市长,多大的官威啊!但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也只有李毅才明白个中辛苦。www.00ksw.org

        回家的路上,看着毅少半躺在后排座位上,钱多有些心痛的道:“毅少,要不要去洗浴城里洗个澡,按个摩,放松一下。”

        李毅知道他是关心自己,这几年相处下来,他和钱多之间,培养起来的兄弟情,比亲兄弟还亲。

        李毅只是摇了摇手,并没有说什么。

        钱多知道毅少是怕影响不好,党政领导人出入娱乐场所,就算你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被民众看在眼里,还是会觉得你是在**。

        当领导的就是要注意这些事情,修身齐家治天下,如果连修身都做不到的话,那怎么治天下呢?

        李毅回到家里,冲了个凉,感觉舒服多了,看了一会儿书,睡觉之前,习惯性的看了看手机,发现没电了,白天电话打得过于勤密,忘记换电板了。李毅换了电板,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关灯上床,刚刚躺到床上,手机就欢快的鸣叫起来。

        李毅心想这么晚了谁会打电话过来呢?起来接听,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李毅同志,你好,我是张正贵。”

        张正贵?他不是在宜安吗?这么晚了打电话给自己,所为何事呢?不会也是为了**松一事求情吧?

        “我是李毅,张市长,你好。”李毅坐起来,用被子盖住上身。

        “李毅同志,我听说你以前搞过生态养殖这一块?那你对这些业务比较熟悉吧?”张正贵语气温和地问道。

        “嗯,我以前在乡镇工作时,的确搞过生态养殖。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李毅明知故问。

        “李毅同志,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市里引进了这个项目,在宜安市搞了几百亩的试验地,去年一直好好的,这几天不知怎么回事,那农作物和水产都不停的死亡,我们今天找了一天的原因,也没有找到,我听说你以前做过这工作,所以就向你取经来了。”张正贵道。

        李毅心想,你从何处得知我懂这一块的?

        “嗯,生态养殖很复杂,要考虑到作物和生物的互补互利,还要知道他们之间的相生相克关系,更要综合周围的环境来考察,稍有不慎,很可能就打了水漂。”李毅斟酌着说道,上午他听吕延通说到这个事情时,就在心里盘算,张正贵若是求到自己头上,自己该不该帮他,怎么样帮他?

        经过一天的思索,李毅决定了,自己在江州的策略,只能是联张抗戴。

        江州的势力,以戴尧臣最大,自己是新人,手底下的势力是最弱的,虽然自己争取到了常务副市长一职,加强了自己的话语权,但自己来江州只有这么久,还没有几个可以用的人手,要想在江州站稳脚跟,跟戴尧臣进行抗衡的话,必须寻找同盟军,而跟戴尧臣实力相近的张正贵,自然成了李毅的首选。

        要想把张正贵拉为同盟军,首先要得到他的倚重和信用。而现在,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摆在李毅面前,这个生态养殖项目,是张正贵引进来的,投入了巨资,寄托着他全部的希望,而这也是江州农业发展的希望,李毅如果能帮助张正贵,把这个难题处理好了,那张正贵没有理由不跟李毅合作。

        当然,李毅也可以选择跟戴尧臣合作,联手打击张正贵,这对一个常务副市长来说,似乎才是正途吧?只有把市长打压下去了,你这个常务副市长才有出头之日,在政府方面才能更有发言权,将来也更有机会主政江州。

        而且,要打击张正贵的话,这个生态养殖项目,就是一颗很厉害的子弹,利用得好,可以有效的打击到张正贵。

        但李毅并没有选择这个最佳方案,因为戴尧臣这个人,李毅看不惯,因为王媛媛之死,加上江州市政府大楼工程,李毅有一种直觉,戴尧臣跟这两桩事情都有着直接的关系,对这种人,李毅只能是敬而远之。

        要站稳脚跟,还有第三种方法,那就是联合夏坤等常委,自成一派,成立自己的势力,在常委会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是稳扎稳打的方法,李毅自然也不会放过,一方面跟张正贵组成同盟,另一方面,又在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两者一同发展,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完成自己在江州的立足和发展!

        运用权力的游戏,李毅玩得越来越纯熟了。

        李毅既然已经决定要联合张正贵,对张正贵主动请求帮忙,自然也要倾力相助才行。

        张正贵听了李毅的话后,说道:“正是这个道理,啊哎,早知道李毅同志是个中高手,我早就应该请教于你,这段时间我一直问道于盲,导致了现在的失败啊!李毅同志,你看这样好不好,明天你抽个时间到宜安来一趟,到试验基地来看看,为我们这个项目把把脉,找找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好不好?”

        他有求于李毅,说起话来格外的温和,用的也是商量的口吻。

        李毅笑道:“救兵如救火,我早一刻去,就能早一刻发现问题,也能及时的挽回损失,嗯,我现在反正也睡不着了,干脆就连夜跑一趟吧!宜安离市区也不远,你告诉我试验基地的地点,我直接开过去。”

        张正贵有点小感动,说道:“李书记,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还把你给吵醒。”

        李毅配合的打了个哈欠,说道:“工作重要嘛!”

        张正贵道:“试验基地就在宜安的五福镇,我们现在都在镇政府里呢,你直接到五福镇来吧,我们会合后一同下去看看。”

        李毅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然后吩咐钱多备车。

        钱多正搂着桑榆睡觉呢,接到李毅的电话后,二话没说就爬了起来。

        桑榆看看时间,打着老大的哈欠道:“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钱多道:“李书记有事情要我出车。你先睡吧,我还不知道几点能回来呢。”

        桑榆埋怨道:“我只是嫁给一个司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嫁给了市领导呢!你看看你,比市领导还忙,这都几点钟了,还出车啊?我打电话跟李书记去讲一声,下班以后,你的时间就属于我的了!”

        钱多瞪眼道:“你敢!”

        桑榆翘起嘴巴道:“你去吧!今天晚上别回来睡了!”

        钱多皱了皱眉头,他是个粗汉子,也不懂得如何安慰女人,怕李毅久等,扭头就走了。

        开车来到李毅家楼下,李毅正好下楼。

        李毅上了车子,说道:“去宜安五福镇政府。”

        “毅少,出什么事了,这么晚还下乡?”钱多问道。

        李毅道:“张正贵打电话来,说生态养殖出了大问题,我下去看看。这么晚喊你出来,桑榆没骂你吧?”

        钱多撇了撇嘴,说道:“男人做事,女人哪里敢插嘴啊!不管她。”

        李毅嗯了一声,思绪就放到江州的政局和官场纷争上去了。

        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

        进了这个权力圈子,就得时刻琢磨,琢磨人,琢磨事,琢磨时局。

        政治是一场权力游戏,既然是游戏,就有游戏的规则,有败北饮恨的,有平步青云的。如果想一路青云直上,那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和心血,步步为营,稳步上升。

        李毅的官场笔记里,翻到了新的篇章,全新的战场,全新的人物,全新的挑战。

        经过一个多月的试水,李毅对江州官场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更加明白这其中的水有多深。自己要在江州闯出头,掌控住这个地区的绝对权力,要走的路还很长。

        宜安离市区并不远,晚上路况又通畅,一个小时左右,就到达了宜安的五福镇。

        进入宜安市后,借着天光月色,李毅就将目光投放到了外面飞弛而过的景物上,他要从这些民居和作物上,看出宜安的治理水平和经济水平。

        看人看物,都有一个焦点。看一家饭店的水平,要去检查它的厨房,看一家宾馆的水平,要去看它的洗手间,看女人,要看她的手,看男人就要看他的袜子。

        李毅也学会了从表象来看一个地方的经济情况,宜安给李毅的感觉还不错,这只是一种感觉,说不出道理来的。

        五福镇发展得很繁华,比起柳林镇来,还要高上两个档次。

        镇政府大院是一幢独立的三层大楼,长长的一排房子,外面围了个大大的院子。

        李毅的车子驶到镇政府门口时,看到门口站了一行人,心想多半是前来迎接自己的,便吩咐钱多停车,推门下去。

        “李书记,您好!”一声清脆的女声传来。

        李毅打眼一瞧,顿时眼前一亮,一个明眸皓齿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微笑着向自己伸出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