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64章 又一个不信邪的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64章 又一个不信邪的

    作品:《官路弯弯

        雷奥五十岁左右的年纪,个子很高,有一米九几的身材,身体很强壮,但穿着却很随便,宽大的风衣和紧身牛仔裤,在一群西装革履和夹克西裤的中方官员面前,显得十分的新潮。www.00ksw.org

        他伸出大手跟李毅相握,左手攀上李毅的肩膀,轻轻拥抱。

        “雷奥先生,请。”李毅做了个请的手势,和雷奥并排一起往江州宾馆楼上走去。

        江州宾馆三楼,有一个专门的宴会厅,是江州市政府用来招待上级领导和重要宾客时才用的。

        李毅为了隆重,把原本定在二楼普通包厢的宴席,转移到了这个宴会厅。

        柔软厚重的猩红地毯,整面墙壁大小的水墨国画,景德镇购买过来的一米八高的瓷器,把宴会厅装点得奢华古典。

        古朴厚重的红楠木组合餐桌椅,看上去就显得有档次,也显得十分的正式和隆重。

        雷奥轻轻赞叹了一声:“李市长,今天的接待规格很高啊!”

        危思成在旁边翻译。

        李毅微笑着等他翻译完毕,然后才跟雷奥说话:“当然了,雷奥先生是德国威茨格机械集团公司的总裁,当得起我们政府这般的礼遇。”

        雷奥听完危思成的翻译后,笑道:“你们国家有句俗话,叫做丑话说在前面。我今天也要把丑话说在前面,我这次来,还是跟市长先生谈谈投资环境的问题,并没有下定决心要在你们江州市投资。你不要事后为这么高规格接待我而感到后悔。”

        危思成听完,翻译的时候,把后来那句翻译成了:“你们用这么高的规格接待我,你们事后一定会后悔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打算在你们江州投资。”

        贺正宇和吕延通等人听了这句翻译过来意思大变的话后,脸色马上就阴沉了下来,心想李书记这次大张旗鼓的招待这个德国佬,只怕又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吧!看这德国佬的行为举止,也不像个集团公司的总裁啊!

        以前,雷奥来跟江州市政府领导接触时,只说他是德国一家公司的代表,前来内地考察,想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进行投资,并没有说明他具体是什么身份。

        李毅一见雷奥的面,就直接挑破了他的真实身份,这让雷奥有些好奇,他虽然在欧洲一带是个名人,但在亚洲尤其是华夏内地,却是一个十足十的生面孔,李毅这个年轻的政府官员,一见面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让他对李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而贺正宇和吕延通等政府官员,一方面奇怪李毅为什么知道这个雷奥的真实身份,一方面又对雷奥的真实身份持怀疑态度。因为雷奥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外国老头,没有一点总裁的派头。

        政府官员们见惯了国内那种财大气粗的集团总裁和公司老板,看到这个简单朴素的外国总裁,反而觉得太假了。

        而事实上,只有李毅才知道,这个雷奥,是欧洲最大的机械制造公司——威茨格机械集团公司的总裁!

        威茨格机械集团公司在全球有三个生产基地,一个在欧洲的德国本部,一个在米国工业经济最发达的加利福尼亚州,一个在澳大利亚。

        现在,雷奥总裁来到亚洲,是来寻找最合适的投资基地的!

        李毅前世在德国留过学,毕业后就是在威茨格机械集团下属的一家钢铁公司工作!

        因此,他对这个富有却低调的雷奥总裁并不陌生。

        李毅听到危思成的翻译后,脸色一沉,心想这算是什么德语专家啊!雷奥先生的话里,并没有说一定不在江州投资,而是不一定在江州投资!而这种语气,正是雷奥先生一贯的讲话风格,真诚中带一点小小的幽默。

        可惜的是,这个危思成并不能很好的理解,这种似是而非的翻译,很容易造成双方的误解,估计以前张正贵跟雷奥谈话时,也是这个危思成做的翻译吧?难怪张正贵等人都会误以为雷奥先生是一个蹭吃蹭喝的外国骗子!

        笑话,人家身价上百亿呢!怎么可能是个骗子?还大老远的飞到华夏国来骗吃骗喝?你当人家有钱人没事做,四处找乐子玩呢?

        李毅微皱眉头,对危思成道:“危先生,你的翻译有些问题,你没有准确理解雷奥先生的语意。”

        危思成老脸一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李毅训斥他翻译不好,这叫他情何以堪?

        他虽然是个德国专家,但国语却不行,一个只学会了外国话,却没有理解透本国母语的翻译家,翻译出来的东西,再好也是有限的!

        何况中华文明博大精深,不同的话说出来意思可能是一样的,但只要差一个字,就谬之千里了。就好像说“我打败了你”和“我打赢了你”一样,外国友人往往觉得不可思议,赢败都是你胜利了?

        危思成道:“李书记,我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市里所有的德语翻译工作,都是我在担任,我翻译出来的东西,还没有人说不对的。”

        李毅道:“但你刚才就是翻译错了!”对危思成的知错不改十分的反感,心想你虽然是个德语专家,但你犯了错也得改过来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关系到一桩大投资呢!

        威茨格在全球的生产基地,都是经过精挑细选,严格考察才会上马的,因为这种重型机械生产基地,一旦投资,就是巨大的投资额度,而且不会轻易搬迁。他们必须考虑原料供应的方便、货运出口渠道通达、工人的素质、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等等因素,进行综合性的考评。

        李毅记得,迪斯尼公司为了在华夏投资建造一个迪斯尼乐园,先后考察了十几年!在香港、海都市、江渐、岭南、滨海市等地进行了长期的考察。国家总理为了提到这笔投资,还亲自接见过两任迪斯尼总裁!

        现在,一个财神送上门来了,这些官员们却是状况频出!这相下去,雷奥无疑会对国内的投资环境彻底失望,转投日本或是韩国!

        这事情既然叫李毅碰上了,就断不会就此放手,他沉声对危思成道:“危先生,我一向很敬重知识分子,但如果你再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我会怀疑你是不是在滥竽充数!”

        贺正宇和吕延通等人都听不懂德语,也不知道危思成翻译得对还是不对,心想人家都一把年纪了,吃过的盐比你李书记吃过的饭还要多呢,你怎么就知道人家翻译得不对了?

        危思成也有这样的疑问和自信,他质疑道:“李书记,你懂德语吗?你怎么知道我翻译错了呢?”

        李毅毅淡淡的道:“我懂一德语的,只不过为了尊重你的工作,我才没有使用德语直接跟雷奥先生进行交流。”

        话虽平淡,含义却深刻,更像尖刀一般戳进危思成的心窝里。

        “哦,李书记居然懂德语?在哪里学的?莫非你是外国语学院毕业的?”危思成带着明显的疑问口气说道。

        “不,我是南方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但我从小喜欢学习外国语言,闲暇之时,学习了几门外语,这德语我马马虎虎也学过,所以懂得一点。”李毅平静的道:“虽然不是很精通,但至少还能听得懂,也能对上话,至少不会歪曲别人的意思!”

        这话里的意思是:他只利用业余时间学过一点,就比危思成这个专业的还要厉害!

        “李书记,你官比我大,我不敢得罪您,但你刚才的话,显然是污辱到了我的专业水平,也在愚弄我的智商!我就不相信,你真能懂德语?你要是真能说出一口流利的德语,我从这里爬着出去,装装狗爬,学学狗听,给您和诸位领导逗个乐子!”危思成的犟脾气上来,居然跟李毅赌起来了。

        在危思成想来,李毅纵然利用课余时间自学了德语,也不可能精通。因为语言不比别的东西,你不练习,不跟会德语的人进行口语交流,那你不可能学得精通,更不会讲出口来。

        英语已经够难学的了,而德语号称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种之一!

        大多数德语词汇源于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下的语言,少数词汇来自拉丁语和希腊语,还有一些来自法语和英语。

        德语的发音规则虽然简单,但是要把音发准就比较难。德语的单词分阴性、阳性、中性,并且没有一定的规律。德语语法是框架式,条条框框太多变化,太多限制。而且,据说德国人说话速度很快,也有很多种“方言”。尤其是口语,德国人的严谨完全体现,没有说英语的舒畅和自由。

        李毅一个闭门造车的家伙,能说出一口德国人能听得懂的德语来?

        基于这种自信,危思成才敢说出这个学狗爬的赌注来。

        当然了,李毅可是大领导,他还不敢放肆到如果李毅输了也要学狗叫的地步。

        李毅呵呵一笑,摆了摆手,说道:“危先生,你既然如此有诚意,愿意扮狗来逗趣我们的德国朋友,那我就献丑了!”

        雷奥先生看着几个争执得很开心的中国官员,虽然没听懂他们说的是什么,但见李毅在笑,他也跟着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