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50章 巧智激辩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50章 巧智激辩

    作品:《官路弯弯

        吴东方一直目视李毅,没有发言,这时忽然说道:“李毅同志,你知道江州的经济发展难题在哪里吗?你如果当了这个常务副市长,你有什么发展经济的举措?如果你现在能说服我,那我这一票就是你的!”

        经济发展,永远是领导者心头的重担子,在用自己人和经济大发展这两个里选,真心为民的领导人,还是会选择那种能够大力发展经济的人才!

        宋征明心想,刚才有四个提名人,你怎么不先去考较他们一番?唯独对李毅同志这般苛刻?这分明就是不公平嘛!

        不过,如果李毅真的能够拿出说服吴东方等人的高谈阔论来,那又将别论啊!

        李毅淡淡的笑道:“吴省长,您可算考住我了。www.00ksw.org”

        吴东方呵呵一笑:“你且就你的观感回答看看。”他也就是随口这么一问,没有指望李毅会有什么惊人之语。多少老江州老江南都在为江南省和江州市的经济发展出谋献策啊,李毅一个初来不久的外来人,又懂什么呢?又能为江州经济的发展描绘出一幅怎么样的图画?

        吴东方就是在强人所难!

        他就是想叫李毅知难而退!

        但李毅的性格,偏偏是那种知难而进,迎难而上的人。

        省委常委会议室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十分的紧张,所有的人,不管是想听听李毅的“长篇大论”,还是想看李毅出丑闹笑话,都很认真的侧目而视。

        江南省的冬天虽然已经过去,但真正的春天却远未来临,窗门紧闭的省委常委会议室里,因为开着暖气,里面温暖如春,让人感觉不到外面的寒冷。

        老烟枪很多,暖气室里抽烟,那气味格外难闻,宋征明抽了抽鼻子,勾勾手,叫过省委会议处的工作人员,吩咐道:“把窗户开一下,透透气。”

        那个工作人员得令,跑过去把铝合金玻璃窗拉开来,一股冷冽的寒风从窗口猛然灌入,激荡在会议室里,和里面的暖气进行交换。

        一股清新的气味吹入李毅鼻端,令他精神一振,他酝酿了一下情绪,组织语言。

        他知道今天自己在做一件大事!

        李毅来到江州市当上了副书记,但却是排名最末的一个,别的几个副书记,都管着十分重要的事情,唯独他只分管了政法和文卫这些没有什么实际权力的工作,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一个分管经济工作,但这个经济工作主要还是由政府方面在做,党委管的经济,只是一个宏观上的管理和协调。虽说重大的事情,政府方面还是会来向主管副书记进行汇报,但毕竟差了一点,没有亲手去抓经济工作来得实在和痛快。

        当夏坤升格为副书记,常务副市长的职位空缺出来之后,李毅就动了心思,如果自己能把这个位置给兼了,那自己手中的权力就重了许多,手中有了实权啊!而且,李毅还在想自己下一步的发展规划,以自己现在的年纪和阅历,要想一步到位,当上市委书记,估计有些难度啊,下一步最有可能也是最好的去向,就是当一届市长。

        但这个市长,竞争也是很激烈的,市委里有几个副书记,轮到自己去当的可能性比较小,如果自己兼了常务副市长一职,自己的话语权就重了,升任市长的可能性就无形中增加了几倍!

        李毅越想越觉得,今天这步棋,必须走,也走对了!

        “江州市的经济发展瓶颈,也是江南省的经济发展瓶颈。江南省的问题,也是江州市的问题。”李毅平静舒缓的语音响了起来,这个开头马上就吸引了一众省委大佬的注意力:“自古以来,江南就是一个农业大省,但可惜的是,江南省的农业,又远远比不过鱼米之乡,也敌不过东北粮仓,我们要想靠农业来立省立市,除非有大改革大举措,改变现有的农业结构和生产方式,否则难有大的起色。”

        宋征明和吴东方等人缓缓点头,显然,李毅的话,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

        李毅看到他们点头的动作,信心更足了,继续说下去:“江南省的工业基础那就更加薄弱了,江南自古为水乡,文人墨客很多,美女骚客也很多,唯独工业经济很弱。像东北工业老基地,我们是望尘莫及的,重型机械工业的薄弱,导致了我们工业的步伐追不上别的省份,而丘陵水乡的地域特色,也让我们没有什么矿产资源可以开发和依赖。有的省份,什么都不用干,光是开采矿山,就够一省富足了,我们不行啊,我们没有这样的优势资源!”

        蔡延边早就听不下去了,冷哼一声,说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新奇的言论呢!原来也是一个只知道夸夸其谈的空想家。这种没有营养的理论和批评,有什么实际用处呢?又不能解决我们江南省的发展瓶颈!你瞧瞧你,通篇都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说了一大堆废话,全是骂咱们江南省的,照你这么说,咱们江南省就没有优势了?就甘愿垫底了?”

        李毅俊眉微蹙,说道:“蔡副省长,你别这么性急嘛,您是长辈,又是领导,怎么火气这么大,这般沉不住气呢?”

        有人偷笑了。

        李毅这是在骂蔡延边器量狭小,老气横秋,没有长辈和领导的威严呢。

        “你!”蔡延边浓眉倒竖,似乎就要发作。

        李毅淡淡地道:“刚才吴省长问我,江州的经济发展难题在哪里,我只不过是如实回答罢了,怎么,蔡副省长,你觉得吴省长问错了呢,还是我答错了?”

        吴东方严厉瞪起双眼,沉声道:“延边同志,稍安勿躁。李毅同志的回答很不错啊,切合了我的问题,咱们江南省的经济发展瓶颈,的确就在于工业基础的薄弱和农业经济的滞步不前。李毅同志看得很准啊。”

        蔡延边道:“我也知道啊,这两个问题,只要稍有经济头脑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问题是,李毅同志一味在挑刺啊、批评啊,说得我们江南省一无是处了!我听了心里不舒服。”

        李毅道:“我这是在做答卷啊!你难道要叫我歌颂江南省的美人美景?要我做一篇为江南省唱赞歌的诗文?那岂不是对不上吴省长出的那道题目了?如果吴省长给我另外出一道题目,叫我找出江南省的经济发展优势和现在的成就,那我说出来的话,就会全部是好听的赞美之词了。”

        蔡延边一再被李毅针锋相对的抢白,却又无话可答,气得不轻,但又不好发作,对这个李毅恨得牙痒痒的,说道:“吴省长,刚才他已经提出来江南省和江州市经济发展的不足之处,接下来,是不是要考考这小子,看看他到底有多少斤两?能不能找出解决这些难题的办法来呢?”

        他这是在故意刁难李毅了,开个会的时间,临时应对,李毅能找出江南省经济发展的瓶颈来,这已经是很厉害的表现了,现在他居然叫李毅找出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出来,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这些问题如你所说,是个明眼人,早就看出来了,那你们这么多的省委领导,既然早就看出问题来了,这么久的时间里,怎么就没有想出解决的办法来呢?怎么就没有解决这些问题呢?

        这么多省委领导和省里智囊团都没有解决好的问题,你却叫李毅同志临时应对似的把解决问题的答案说出来,这可能吗?

        李毅双眉一轩,心想这个蔡延边,真是让人难以尊重啊!他是在报复刚才在省委楼下争车位一事吗?除此之外,我跟他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啊!他犯不着处处跟我作对吧?如果真是为了两个司机争车位的小事情,他就如此小器,如此为难我,那这个省领导,当得也忒没有气度了吧?

        吴东方呵呵一笑,说道:“李毅同志,你刚才分析的很透彻,我觉得你的答卷很完美。发现问题并不难,难在解决问题。我们党员干部,就是要敢于发现问题,勇于面对问题,善于解决问题。现在,我也要问问你,面对这些瓶颈和难题,你有什么解决之道呢?”

        宋征明道:“东方同志,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叫李毅同志找出解决问题之道,有些强人所难吧?我们省委有政研室,有参事室,有各个职能部门共同研究这些问题,都很难得出有力的答案,你叫他一个新来的同志在会场上回答这么深奥难解的难题,太难啰!”

        吴东方笑道:“我知道宋书记爱才惜才,我也不是有意为难他。李毅同志,你只管说出你心里的想法,说得对与不对,我们姑且听之。”

        宋征明还想说什么,李毅自信而坚定的答道:“可以,今天是我李毅毛遂自荐,理应接受最为严苛的考核。吴省长提出来的问题,也正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那我就将的一点不太成熟的想法,跟各位首长做个汇报吧!若有点滴可取之处,也算我没有白费一番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