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46章 新一轮争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46章 新一轮争斗

    作品:《官路弯弯

        宋征明笑道:“夏坤同志现在是江州常务副市长,也是江州市委常委,上升一格,成为江州市委副书记,我觉得十分合适。www.00ksw.org夏坤同志在江州常务副市长任上,工作兢兢业业,政治素质过硬,我以为他完全有能力胜任江州市委副书记一职。”

        省纪委书记袁野说道:“宋书记,原来的陈君同兼任了江州市纪委书记的工作,如果夏坤同志上升任江州副书记之后,还兼任江州市纪委书记的职务吗?”

        宋征明道:“既然有先例可循,那就兼任吧!我们总不能厚此薄彼嘛!”

        李毅暗道,原来夏坤背后有宋征明的支持!从宋征明对夏坤的评价来看,他对夏坤十分看好呢!夏坤的嘴真严啊,在自己面前硬是没有透露一丝的风声。

        袁野缓缓说道:“如果让夏坤同志担任江州市纪委书记的话,我反对!”

        宋征明脸上闪现一抹愠色,袁野今天三番五次的跟自己作对了!但这个袁野是中纪委直接派下来的人物,含有监督江南省这些地方诸侯的含义在里面。宋征明对这个人袁野也只能是拉笼为主,很少跟他争执扯皮。此刻听到他的反对声音,也只是微露不愉之色,然后沉声问道:“袁野同志,你为什么反对夏坤同志担任江州市纪委书记呢?”

        袁野的脸色沉着无比,面无表情地道:“夏坤同志的原配妻子过世后,夏坤同志找了一个和他女儿同龄的情人。”

        李毅心里升起一股寒意,夏坤和谈静宜的事情,袁野怎么知道的?夏坤为了防止别人的冷言冷语,把谈静宜安排在外面住,从来没有带到办公楼或是住宿楼去过。事情做得这么隐蔽,还是被人举报到了省纪委?

        宋征明浓眉一皱,说道:“人家老婆都死了,再找一个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嘛!他又不是花心找情人,也不是休妻再娶,这种情况,我们做领导的,应该多点理解。我们党员干部也是人,总不能要求大家都清心寡欲吧?这也不符合马列主义的唯物观和社会观吧?”

        省委秘书长笑道:“说得也是啊,这不算是个人作风问题吧?”

        袁野静静的听完他们的讲话后,说道:“如果他找一个年纪相仿的的离异女人,别人自然不会说闲话,便是找一个未婚或者没有男朋友的女子,也没有人说他的坏话,爱情和婚姻是自由的,年龄不是问题。但他去抢一个已有男朋友的女人当自己的老婆,这就有违人伦道德了。当然了,我刚才已经说过了,爱情和婚姻都是自由的,那女孩子还没有结婚,就有自主选择的权力,他可以选择前男友,也可以蹬了前男友选择夏坤。但夏坤同志在这个事情里面,明显利用了自己是高官这个优势,所以我说,夏坤同志的错误并不严重,他要升副书记,我赞成,但要他这样的人来管江州纪委工作,我反对!”

        他用一种十分严肃的表情,讨论这么世俗的话题,听起来实在有些不伦不类,有些人听了直想发笑,但在这个场合,又是省纪委书记在发言,哪个敢笑出声来?有人便用咳嗽来掩饰,有人用喝水来转移注意力。

        吴东方听出音来了,问道:“袁野同志,听你这么说,是不是有人举报了夏坤同志?”

        袁野沉声道:“也谈不上举报吧!我刚才说得很明白了,夏坤同志并没有犯多大的错误,婚恋自主嘛!也是那女人自己的选择,但不巧的是,这个女人的前男友,恰好是咱们纪委一条线上的,我听人说起过而已。”

        李毅心想,早先听左晓霞说起过,陆俊重新找到了靠山,莫非就是这个袁野?那这个袁野又是什么来头呢?看宋征明和吴东方两个人,对他都是十分的礼敬有加哩!袁野十分清楚陆俊和谈静宜以及夏坤之间的事情,那么,这几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谈静宜为什么会离开陆俊,是被赶走的,还是故意去接近夏坤的?又存有什么目的?自己早就劝过夏坤,对谈静宜这样的女人,应该敬而远之,可是夏坤就是不听啊!结果把自己给卷进去了吧!

        宋征明道:“这个事情,无伤大雅嘛!人家的爱情和婚姻,我们就不要去干涉了,只要夏坤同志能够安心工作,不要因为家庭和私事影响到他的工作就行了。夏坤同志工作能力强,我相信他会做好本职工作的,现在的实际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嘛!”

        袁野便不敢说话了,该说的他都说过了,多说就是绕舌,就是啰嗦,这不符合他这个人的行事风格。

        宋征明道:“夏坤同志算一个名额,还有其它同志有提议的人选吗?”

        吴东方道:“我提议吴州市现任副市长苗世晨同志。苗世晨同志现在是主管农业的副市长,在他任上,吴州市的农业经济有了长足进步,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是时候让他更进一步了。”

        宋征明道:“苗世晨不是常委吧?这一步到副书记,有些过于急于求成了,我看,还是先找个机会,让苗世晨当一届常务副市长,干一届常委,再提副书记比较好。”

        吴东方道:“凡事都有特例嘛!非得按照组织原则,一步一个脚印的升迁?这么说起来的话,有些小屁娃娃,连副市长都没有干过呢,就直接进了常委,当了副书记,这岂不是更加说不过去了?”

        众人都知道他在说谁,都向李毅投向一瞥。

        李毅沉着脸,心想我没招你惹你,你没事提我出来做甚?李毅这一次放下来当副书记,的确是沾了家族的光彩,不然,他这个年纪,就算做出来点成绩,但要这么快就当上江州市的副书记,要走的路还是挺长的。一般的升迁的步子,李毅应该到一个地级市当一届副市长,再到常务副市长,进入常委,再提到副书记。李毅却拐了个弯,到中纪委去转悠了一圈,办了几桩震惊中央和国务院的大案子,加上李老爷子从中运作,轻轻松松的就来到了江州市,当上了副书记!中间起码少奋斗了五到八年!

        这五到八年的时间,对一个政坛新星来说,是无比宝贵的!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越到后面,年龄对官员而言,就显得尤其重要!很多人够资格升迁了,却因为年龄的问题而饮恨退居二线。

        马上就到换届选举的重要关头,这次选举,对年纪的控制就会十分严格,基本上遵循的一个原则是“七上八下”。如果某个官员年纪是五十七,就可以得到提拔,如果他的年纪是五十八,就要退居二线,虽然只有一岁之差,但却有天渊之别啊!

        李老爷子对李毅这个孙子的好,或许李毅现在体会不到,但等到他将来升职之时,就会知道省下来的这几年时间,是何其的宝贵啊!

        但吴东方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李毅,李毅也不好反驳,只是冷笑着说道:“甭管什么年代吧,只要有能力的人,就不会被埋没,不拘一格降人才嘛!人家升得快,那是人家有能力,有本事,眼红不过来的哟!”

        吴东方瞥了李毅一眼,说道:“苗世晨同志就有能力啊!我提名他,没有错吧?”

        宋征明摆手道:“好吧,既然东方地方坚持,那就算上一个!还有没有同志要提名的?”

        袁野说道:“我提名一个人,丰台市常务副市长葛伟,葛伟同志是一个严格自律的好同志,他来江州担任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绝对会尽忠尽职!”

        宋征明明不置可否的点了一下头,问还有没有人提名的?

        大家都沉默不做声了,已经有了三个提名,够激烈的了,再提名出来,多半也是凑热闹的份,便懒得提名了。

        李毅心想,袁野之前故意中伤夏坤,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个葛伟抬举上来吧?目前这三个人里面,也就夏坤的竞争能力最强。

        宋征明道:“那好,一共有三个提名,嗯,尧臣同志,你是江州市委书记,我们省委优先考虑你的意见,你有没有要推荐的人选?如果没有的话,这三个人里面,你属意谁?”

        戴尧臣沉吟了一会,他知道夏坤其实就是宋征明的人选,心想自己没有必要反对他,选择夏坤,既顺从了宋征明的意愿,又示好了夏坤同志,将来夏坤同志来到市委,是当自己的副手,跟他搞好关系,是极其有必要的,退一万步说,就算夏坤落选了,会后他知道自己投了他的票,说了他的好话,将来在常委会上,他也会帮着自己吧?

        戴尧臣左思右想,还是觉得选夏坤不吃亏,便道:“我对夏坤同志比较了解,我很满意。”

        简单一句话,却是高度的评价了。

        李毅暗暗点头,他就知道戴尧臣会这么选。

        宋征明缓缓说道:“我也同意夏坤同志升任江州市委副书记!同志们有什么看法,都谈谈吧!”

        他自己属意的人,自然率先表态,好给下面的人做个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