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42章 敢拍桌子的李书记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42章 敢拍桌子的李书记

    作品:《官路弯弯

        宋征明道:“陈君同的案子很严重,我放在最后面说,就是想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www.00ksw.org”

        李毅心想,莫非宋征明心里明白,吴州那一场挑战,根本就很难获得通过?他真正的目标,放在江州市的副书记和市纪委书记这两个职位上面?这就叫做欲扬先抑,以退为进!

        大佬们行事,不到最后很难明白他们的用意何在啊!

        看来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

        刚才见宋征明吃鳖,还在同情他,只怕很多人都有自己一样的心思,觉得堂堂省委书记居然不能在常委会上通过自己的提议,这是很没有威信、很无奈的一件事情吧?也许宋征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吧?

        宋征明沉着的声音响起来:“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原厂长陈君豪,是陈君同的亲弟弟,陈君豪在担任厂长期间,贪污工人的集资款以及公款达三百多万元!”

        会议室里响起一阵窃窃私语。

        宋征明继续说道:“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工人们,过年那天围堵了江州市委家属大院,讨要血汗钱。在这里,我要表扬一个同志!——那就是咱们江州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李毅,很多同志是第一次见到李毅的面,但跟着众人的目光,很快就看到了李毅的真容,等他们看清楚这个江州市副书记居然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后生时,都发出了一声惊叹。

        整个会议室里,最年轻的人,就是这个李毅同志吧?还以为是哪个单位派过来参加扩大会议的科级干部呢!谁知道竟然是江州市委副书记!

        坐在李毅身边的刘云山,诧异的看了李毅一眼,陷入了思索当中。

        宋征明刚才一直在骂人,现在开始表扬了,而头一个获得这种殊荣的人,竟然就是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市委副书记!他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能够得到宋书记的称赞?

        李毅淡定的端坐着,坦然接受众人的注视和猜测。

        宋征明说道:“当天,李毅同志已经买好了回京城的机票,准备回家跟家人过团圆年。看到这些寒风苦雪中的工人之后,他毅然放弃了回家的打算,决心要解决好这个大难题。我不得不说啊,李毅同志解决事情的能力真是一流,他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也就是陈君豪贪污了公款。陈君豪贪污了公款这个事情,厂里有好几个高层领导都知情,他们也曾经四处上访求告,可惜都杳无音讯,甚至还收到过恐吓和威胁。原因无它,就是因为陈君豪的哥哥是江州市委副书记兼市纪委书记,就没有人敢管他的事情!”

        会议室里又恢复了安静,那几个帮着陈君同说话的常委也沉默了下来,专注的听着宋征明说下去。

        宋征明双目圆瞪,沉声道:“我就不懂了,一个事实清楚的贪污案,为什么就这么难办!李毅同志了不得啊,只用了几个小时,就将陈君豪的案子给破了!但是,就在公安机关带人去抓捕陈君豪时,陈君豪却和他的情人,也是本案另一个主犯白冰冰双双死在了陈君同家里!”

        会议室里再次起了一阵小声的议论。

        吴东方扬着眉毛,说道:“陈君同的事情,我也知道,并对这件案子有过了解。据省纪委的同志说,陈君同在供词里说,他弟弟和白冰冰是自杀的,跟他无关。宋书记,各位同志,我也正要跟大家说说这个事情,陈君豪的贪污和自杀,与陈君同是没有丝毫关系的,现在省纪委的调查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依我看,是不是应该还陈君同同志一个清白呢?我们总不能因为他弟弟犯了错误,就把他也抓起来吧?这对我们的同志而言,是不公平的。”

        李毅的瞳孔猛然收缩起来,心想陈君同如此嚣张的背后,原来是省长吴东方在背后撑腰呢!他强忍住站起来呵斥的冲动,他知道,现在不是市委常委会议,而是省委常委会议,现在还不到他出场的时候,吴东方的谬论,自有人站出来反对他。

        宋征明道:“我不知道东方同志是从哪里听来这个消息的?省纪委?省纪委的同志今天也有人到场,就请他们说句话吧!袁野同志,请你主持说明一下陈君同同志的审讯情况。”

        省纪委书记袁野说道:“这个案子一直是由省纪委纪检三室的同志在负责,三室的刘云山同志也到了现场,就让他来向常委会做个工作汇报吧!刘云山同志是三室的主任,他对这个案子比我熟悉。刘云山同志,你来向常委会说说具体情况吧!”

        李毅扭头看向身边的刘云山。

        李毅对江南省纪委有一个大概的了解。省纪委一共有四个纪检监察室。

        其中,纪检监察三室,负责联系江州、吴州等七个市州及所在地区省管企业和省协管中央在江南省的企业。负责了解所联系的县市区党政一把手和市州副职以上党政(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领导干部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决定、命令及党风廉政建设情况,对上述人员中的违纪问题进行初核及立案调查;对所联系单位纪检监察组织查办的案件和省纪委、省监察厅交办的案件进行指导、检查、催办、督办。

        四个室中,三室是最重要的一个部门,负责的七个市州,都是江南最大的地区!这个刘云山能当上三室的主任,看来并不简单呢!

        刘云山站起身,说道:“宋书记好,吴省长好,各位首长好。我叫刘云山,负责省纪委纪检三室的工作,江州市委副书记陈君同一案,是由我们三室负责初核以及立案调查。”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见领导们并没有发问的意思,便继续说下去:“陈君同被双规后,很配合我们三室的工作,有问必答。据他交待,陈君豪贪污之事,他并不知情,至于陈君豪和情妇白冰冰在他家自杀之事,他表示震惊很遗憾,但是他也并不知情,他连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放屁!”李毅忽然重重一巴掌拍在桌面上。

        他们的桌子是长方形的条桌,并不是十分厚重的红木桌子。每个人的杯子都放在各自的桌面上。他一重手拍下去,桌面上的杯子都弹跳了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有的杯盖还弹了出来,掉在桌面上,有的茶水洒了出来,落在桌面上,湿湿的一片。

        刘云山吓了一跳,骇然看向李毅。

        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吃惊的看向李毅,跟他坐在同一线上的同志,都忙不迭的去捂住茶杯,会议处的工作人员跑过来,用抹布把桌子抹干净了。

        敢在省委常委会上拍桌子!

        胆子不小啊!

        也只有李毅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敢这么做吧?

        其它人看向李毅的目光里,除了惊讶之外,还有几许赞叹呢!不管他出于何等考虑,够胆在省委常委会议上拍桌子,这份胆略,就够让人刮目相看了。试看这里的每个人,哪个不是正襟危坐啊?

        吴东方拂然不悦道:“放肆!这是省委常委会!容不得你来撒野!”

        宋征明身为会议主持人,有必要维持会场的秩序,但他对李毅的愤怒表示理解,也有意为他掩饰,沉声说道:“李毅同志,先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说。你有不同意见?”

        众人听到宋征明维护李毅的话,都是微微一讶,心想李毅跟宋征明什么关系啊?李毅这么撒野,宋征明居然不生气,还维护他呢!

        李毅自知失态,理亏在先,先说了一声:“对不起!各位首长,各位同志,我实在是过激动了,陈君同这个伪君子的话,让我气愤不过啊!”

        宋征明挥手道:“好了,你有话就说吧!请你们过来,就是让你们发言的。”

        李毅说道:“宋书记,各位首长,陈君豪和白冰冰死在陈家,当时我亲眼所见,同时还有许多同志可以做见证!陈君同说他不知情,完全是在推脱责任!刘云山同志刚才所说的供词,完全是一派胡言!”

        刘云山道:“李毅同志,我只是在陈述犯人的供词,他怎么说的,我就怎么汇报,你怎么能说我一派胡言呢?”

        李毅淡淡地道:“刘云山同志,你没听懂我的话,我是说那些供词是一派胡言!我相信刘云山同志既然能坐上纪委三室主任这么重要的位置,想必判断能力和推理能力绝非一般吧?嫌犯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你应该有一个起码的分辨能力吧?”

        袁野抢先说道:“刘云山同志是咱们省纪委里面办事能力最强的一个同志,我相信他的能力!”

        刘云山向袁野投出感激的一瞥。

        李毅轻笑道:“既然如此,刘云山同志,你在做这个汇报之前,怎么就不加严审,不假思索,就把罪犯放屁一般的言辞也拿出来忽悠省委领导们呢?你们纪委不应该查出事情的真相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