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34章 到底搞么子鬼?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34章 到底搞么子鬼?

    作品:《官路弯弯

        谷厂长不耐烦的催促道:“喂,听到没有,你们两个快出去!”说着话,不停的用手挥舞,想把李毅和钱多赶出去。www.00ksw.org

        比起以前来,钱多冷静多了,李毅不动他不动,李毅不说话他也不说话,李毅不表露身份,他也不表明身份,像一段黑木头一般,沉着的站在李毅身后两步开外,一双冷冷的眸子,紧紧盯着两人一狗,只要他们不伤害到李毅,钱多就跟一个多余的人一般,不会给任何人注意他的机会。

        李毅倾听之后,问道:“谷厂长,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厂子不是早就停产了吗?怎么还有机器开动的声音?”

        谷厂长道:“哪有什么机器开动的声音啊,你听错了呢!快走,快走!小伙子啊,我告诉你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个机械厂里的事情,跟你无关,你也管不到这上头来,你出去玩吧,再不走,我就要关门放狗了!”

        李毅的脸色忽然变得沉重无比,再度沉声问道:“谷厂长,我问你话呢,这机器声音是怎么回事?”

        那个老守门员老周,牵着狗上前来,大声嚷道:“喂,你走不走啊?我这狗还没吃午饭呢!他咬起人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一口下去,能咬掉半斤多肉呢!”

        李毅冷哼一声,完全无视老周和那看门狗的威胁,扫了谷厂长一眼,迈开矫健的步伐,往声音来源处走过去。

        老周的手略微一松,那狗得了主人的命令,冲着李毅一阵狂吠。

        谷厂长和老周两个人一条狗急忙追上前来。谷厂长叫道:“老周,快拦住他,不能让他进去里面!”

        老周道:“他们两个人,我们也只有两个人,看来只有放狗帮忙了!”

        谷厂长道:“放狗可以,但不要咬伤人,吓吓他们,把他们赶出去就行了。”

        老周道:“好哩!”手中的僵绳一紧一松,指着李毅对狗道:“去咬他的屁股!”

        李毅根本就不理睬这些人在外面搞的小动作,有钱多在身边,他完全可以放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

        “喂,你再不站住,这狗就要咬到你的屁股了!”谷厂长大喊道:“小伙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好奇心怎么这么强大啊?你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啊!”

        那狗毕竟是个畜生,哪里能全听懂人言?老周叫它去咬屁股,它却一口咬向李毅的小腿。

        说时迟,那时快,钱多的飞毛腿功夫使了出来,狗扑过来的刹那,钱多的右腿奋力踢出去,不偏不倚,正中那狗的脖子,那狗汪汪了两声,就被钱多一脚踢飞,在空中翻腾了三周半后,狗头着地,软软的躺着,一动不动了。

        “啊!”老周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狗是他的伴侣呢,养了快五年,长得膘肥体壮,个头高大,看见的人无不奈他养了条好狗,用来守大门,看仓库,从来没有失过窃丢过东西。一般的人,看到这条狗,先就输了胆,不敢靠近。

        今天却被这个黑小子一脚踢翻在地,当场暴毙了!老周又惊又怒,惊的是这个黑小子腿功了得啊,一脚下去,就将这么大的一只狗给踢死了,怒的是这么好的狗,却枉死在这里!大喊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杀我的狗!”

        钱多冷冷的道:“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威胁到——我老板的安全,我就会将它杀死!你若不信,尽可试试!”

        钱多不惹人注意的时候,就跟一个不起眼的毛头小伙子一般,但他一旦引起人的注意力来了,那气势和眼神,足够令人心寒胆颤!

        谷厂长道:“哟,这位老板派头不小啊,请的保镖,还真是练过的呢!别以为自己能打,就敢硬往里面闯,我警告你们啊,这个厂区,你们要进容易,要出就难了!”

        李毅听到这话,双眉一扬,忽然站住了脚步,冷冷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谷厂长感受到李毅非同凡响的气势,但他也不是怕事的人,说道:“我就再说一遍!这个厂区,你们要进容易,要出来就不简单了!”

        李毅再次听了听那里面隆隆的马达声音,然后放松了表面,淡淡的道:“走近一听,又似乎没有什么声音了。钱多,给他们五百块钱,算是赔偿他们的狗钱!我们走吧!”

        他这一下变化得太快,别说谷厂长和老周没有反应过来,就连钱多也一时没弄清楚,李毅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怕?那是不可能的,毅少会怕这么两个人?

        谷厂长见李毅肯退步,还以为自己刚才的恐吓起了作用,这年轻人啊,就是经不起考验啊,随便一唬,就开始辙退了,说道:“赔钱的事情,就算了,我们不追究了,你们快快出去吧!”他看得出来,李毅和钱多这两个人,非富即贵,不是普通人,今天他们肯退步,也算是给了自己面子,便主动提出来免除了狗的赔偿款。

        李毅也不会在这小小的狗款上争执,摸出皮夹子,掏出几百块钱,交在谷厂长手中,然后一不发的走了出去。

        “谷厂长,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老周愤愤不平的道:“这两个人,太嚣张了,干脆,把兄弟们叫来,狠揍他们一顿,然后抓起来往死里打!让他们长点记性!”

        谷厂长看看手中的钞票,又看看李毅的背影,摇头道:“不要冲动。吩咐下去,这几天加强厂区周围的警戒,绝对不可以丢东西!更要防止有人闯进来!”

        且说钱多跟在李毅背后,出了厂门,郁闷不已地问道:“毅少,为什么要离开啊?你不是觉得里面很可疑吗?”

        李毅淡淡地道:“不错,正因为我觉得里面有可疑的地方,我才不想这么轻易的打草惊蛇。”

        钱多道:“毅少,你说他们在厂里搞什么东西呢?我也隐约听到有马达发动的声音呢!”

        李毅上了车子,看看外面有些灰败的厂区,说道:“钱多,你不是说我到江州来之后,几次三番遇险吗?我告诉你吧,江州有一个很大的贩毒网络,我跟这些亡命之徒交过好几次手,还好我命大,没有受什么伤,但这些毒贩,的确是嚣张得很啊!”

        钱多惊讶地道:“毅少,你怀疑这个厂子里面是个毒窝?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这马路边上公然制毒?”

        李毅道:“我也只是这么猜测罢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如果这里面真的是个制毒窝点,我们两个冒冒失失的闯进去,只怕会引起他们的憎恨,情急之下,杀人灭口,不是不可能啊!我们白白丢了性命不说,这帮家伙还是逍遥法外啊!要是就此逃脱,要抓他们就难了。”

        钱多道:“毅少,你是想来个一网打尽?那现在就调集人手,把这里包围起来,不管里面有多少坏人,管教他们插翅难飞。”

        李毅道:“我现在只是一个猜测,嗯,先不要引起他们怀疑,将车子驶离。”

        钱多将车子开到前面街角转弯处停下来,问道:“毅少,接下来怎么行动?这个厂子里看上去怪可疑的,里面肯定有古怪,我们要不要喊人来,冲进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他在医院待的时间有些长了,很久没有参与过行动,也没有活动过筋骨,此刻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以表现的机会,双眼都放出光亮来。

        李毅皱眉道:“钱多,你现在身份不同了,你可是有孩子的人了啊!这种以身狠险的事情,今后尽量少参加,凡事都要多为自己的家庭想想!”

        钱多恭敬的应了声:“是!”心想毅少这是关心我呢,若是依着毅少那性子,刚才在厂区里,说不定就直接闯进去了,他是顾惜我的性命,怕我有意外,这才故意示弱退出来的吧?

        李毅摸出手机,拨通了阿酷的电话。

        去年过年前,阿酷忽然找到李毅,要李毅帮忙捞人,但李毅提出来的条件,就是让阿酷去查出江南省和泰国方面的贩毒网络,当时阿酷答应得很爽快,甩头而去。之后就是春节,李毅忙得不可开交,一直没有跟阿酷联系过,现在碰到了可疑的事情,李毅首先想到的,就是跟阿酷联系一下,看看他那边有没有什么收获。

        对阿酷此人,李毅自然并无好感,这一次利用他,不过是以毒攻毒的方法,如果阿酷能查出有价值的东西来自然最好,如果查不出来,对李毅而言,也没有什么损失,至于到时候要不要抓阿酷,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跟这种混混,还用得着讲什么江湖道义不成?

        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李毅暗自冷笑,心想自己居然会相信这个混混头子,也算是奇迹了!这个家伙,还不知道跑到哪里逍遥快活去了呢!上次来找我,多半是用了什么缓兵之计,金蝉脱壳逃走了吧!

        思索再三之后,李毅当即下了决心,说道:“事不宜迟,火速通知市公安局和武警江州市支队,请他们派精兵良将来,把江州第一机械厂围住,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在搞么子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