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6章 逼上绝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6章 逼上绝路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清冷的双眸逼视着陈君同,说道:“你表现得太过急切了!刚才你一冲进来就说他们死了,这是最大的疑点!我们进门后,你虽然一直试图阻挠我们,但其实你还是想把我们引进去!你先让你儿子告诉我,陈君豪在里面,引诱我们进来,目的就是想把他们的死嫁祸到我们身上来!同时造成他们是畏罪自杀的假象!陈君同,你沉得我说得对吗?”

        听到李毅如此没有礼貌的直呼自己的名字,陈君同的表情,已经不能让愤怒来表达了。www.00ksw.org“李毅,你这是血口喷人!居然连我十岁的儿子都不放过!小孩子会这么说谎吗?你这不是诽谤我吗?今天这事情,我本来还不想追究,毕竟君豪也犯了错误,他选择自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的方式,虽然是你们间接逼死的,可也怪不到你们头上。但是,你要是这么污蔑我的话,我若是一味退缩,倒显得我是杀人凶手了!今天这事,你们个个都有份,人是你们逼死的,就算是告到省委,我也占着理!”

        姜振东等人都大声叫冤,心想这事情都是李毅一个人搞出来的啊,我们只不过打打下手罢了,谁到料到会出现这个状况呢?刚才一直都是李毅在说话,我们根本就没有做什么事情,怎么也有份杀人了?当然,这些念头只是在他们心头闪现,并不敢当着李毅的面说出口来。

        李毅略微扫一眼这些人,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了。他淡淡地道:“正好,我也想找戴书记来说个清楚,是你请呢,还是我请?”

        姜振东眯着眼,冷冷的注视着李毅,表情复杂,让人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李毅嘿嘿冷笑道:“我就知道你死鸭子嘴硬,根本就不敢打这个电话,还是我来吧!”掏出手机来,拨通了戴尧臣家里的电话。

        戴尧臣此刻正在家里,接到李毅的电话后,问道:“李毅同志,你这么快就到京城了?”

        李毅道:“戴书记,我还在江州呢……”接着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戴尧臣既是市委常委,同时也是省委常委,在市委这边有房子,在省委那边也有别墅,为了彰显身份,他自然要住在省委那边,听李毅说完之后,他才知道这大年的,市委家属楼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李毅在电话里说得十分严重,上百工人围堵了市委家属大院,还死了两个人,又是死在副书记的家里,戴尧臣自然不得不重视,当即表示,马上赶过来。

        救护车比戴尧臣先到,或许是因为地点发生在市委家属大院这样特殊的地方吧,总之这次的120出勤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快。

        医生检查了一下床上两个人,摇了摇头,说道:“陈书记,李书记,十分遗憾,这两个人都已经死了,直接通知殡仪馆过来接尸体吧!这大过年的,摆在这里不像样子。”

        李毅沉声问道:“你大致推算一下,他们死了有多久?”

        医生再次检查了一遍,说道:“我现在只能估计,死亡时间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间,如果李书记需要具体的数据,那就要叫法医来进行尸检,用肝温测量等方式来科学的推算具体的死亡时间。”

        李毅道:“多谢医生。振东同志,通知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的同志,麻烦他们加个班,前来做个鉴定!”

        陈君同阴沉着脸站在旁边,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忽然袭来。李毅的厉害和沉着,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啊!这个年轻人,怎么就这么爱搞事呢?

        形势对陈君同大为不利,姜振东虽然胆小,但并不傻,傻子也当不到市公安局副局长这个高位。他马上敏锐的意识到,今天的事情,不单单是针对这个死鬼陈君豪呢!李毅在这个年关忽然借机发难,如果只是想拿下这个小小的陈君豪,根本用不着如此兴师动众,也用不着这么跟陈君同翻脸。

        现在的情况,傻子都能看出来,李毅放弃回京过年,借着工人讨钱的机会,挥剑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陈君同!而且,李毅已经占了上风!

        姜振东如此想,倒有些抬高李毅了,李毅最初的目的,是很单纯的,就是想帮第一机械厂的工人们讨回血汗钱,并没有过多的想法,现在事件的发展,也超出了他的估计啊!但他是个应变能力十分强的人,善于利用一切因素,来做出对自己有利的判断。他看出陈君同不但是个护短的人,还是个彻底彻尾的伪君子!今天,他就是要揭穿这个人的真面目!至于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他此刻还没有认真思考过。

        当下,姜振东听了李毅的话后,马上就打电话给相关人员,叫他们准备加班。

        其实,有了这个医生的证词,就完全可以消除李毅等人逼死陈君豪和白冰冰的嫌疑,半个小时前,李毅等人还没有上楼来呢!又何从逼死之说?李毅之所以还要叫法医过来,就是想叫陈君同彻底死心,同时也打击他的心理防线。

        所有人看向陈君同的目光,都由尊重和害怕,转变成了鄙视和憎恶!

        现场所有的证据,把杀人的嫌疑,几乎全都指向陈君同。可问题是,陈君同为什么要杀死这两个人?一个是他的亲弟弟,一个是他的弟媳妇啊!大家都怀着巨大的疑惑和深深的不解。

        只有李毅还是一脸的沉静,不管事情如何变化,他都能一如既往的沉着冷静,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人不愧是当领导的,处变不惊,应付自如。

        这是李毅年多官场生涯养成的习惯。他发现,越是遇到难以掌控的局面,自己越要保持冷静,才能处理好突发状况。领导者最重要的才能是什么?就是这份应变的能力和处事的手段!

        陈君同看到李毅如此淡定,心里更是慌张,同时不得有承认,李毅小小年纪能坐上副书记的宝座,并非全靠侥幸啊!单是这份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神态,就够人学上半辈子了!

        医生和护士心想有法医前来,自己就用不着再留在这里了,便要告辞离去,但李毅说道:“戴尧臣来得很快,他经过下面的活动中心,看到里面果然挤满了人,脸色便是一沉,他叫司机停下车子,派秘书丁雪松过去询问情况。丁雪松得到的情况,跟李毅反应的基本一致。

        来到陈君同家里,看到这么多的人,再看看床上的两具尸体,戴尧臣皱着眉头,捂着嘴道:“这么大的血腥味!都挤在这里做什么?人都死了,给死者一点尊重嘛!大家不用围观了,都出来说话!”

        戴尧臣发了话,众人自然听从,都从里面退了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搞得这么血淋淋的啊?”戴尧臣背着双手,沉声问道。

        李毅抬起锐利的双眼,看着戴尧臣,这个头发有些花白的儒者型领导,十分老成。李毅自以为修炼到家了,但一跟戴尧臣相比,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此刻,李毅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王媛媛真是戴尧臣逼上绝路的吗?

        戴尧臣见没有人回答,再一次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他这一次是看着李毅说的。

        李毅上前两步,说道:“戴书记,我们来到陈书记家里时,这两个人已经死在床上了。我本想找他对质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公款事情,谁知道他已经死了!这下可真是死无对症了!”

        说到死无对症之时,李毅瞄了陈君同一眼,只见陈君同的脸上闪过一丝得色。

        戴尧臣看定陈君同,问道:“老陈,你家里怎么会死了两个人?你不可能不知情吧?”

        陈君同满脸悲伤的说道:“戴书记,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中午,我喊我弟弟和他女朋友来我家里吃中饭,吃完中饭后,他们说要午休一下,两个人就进去了。我也没有多想,只道他们在里面睡觉呢,直到李书记带人找上门来,把门给踹开了,我们这才发现,他们两个人,已经死在里面。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他们知道李书记来抓人了,畏罪自杀呢,可是医生检查之后,发现他们死了有近一个小时,看来他们早就存了必死之心啊!”

        戴尧臣跟陈君同在一起当官,也有些日子了,陈君同一直以来都是支持他的,此刻听到他含悲带哀的哭诉,心下也有些戚戚然,安慰他道:“人死不能复生,老陈啊,你也不必太过悲伤。”

        陈君同低头擦眼睛,摆手道:“我还扛得住,只是无颜到地下去见父母啊!”

        李毅冷眼旁观,暂时没有做声。

        不一会儿,公安局的法医赶了过来,进去对尸体进行了初步检验。

        陈君同满脸悲戚,紧张的看着房门,但李毅却从他的眼神里,看不出他有多么真切的悲痛!

        陈君同的老婆和孩子打开房门向外张望,陈君同丢过去一个严厉的眼神,他们两个便又缩回了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