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5章 曲折离奇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5章 曲折离奇

    作品:《官路弯弯

        “怎么了?不敢了?呵呵!李书记,看来你手下的兵,也不认同你的看法,他们并不觉得我弟弟有罪啊!”陈君同大笑道。www.00ksw.org

        李毅不理他的得意,冷笑一声,沉声喊道:“来人!把陈君豪给我搜出来!”

        王金宝和苏新亮等人都在外面轰然答应了一声,往里面走进来。姜振东等人虽然没有答应,但慑于李毅的虎威也都跟了进来。

        陈君同脸色大变,咬牙说道:“李毅,你会后悔的!”

        李毅冷静的一挥手,大伙儿一齐闯进去,挤进了陈家的客厅。

        客厅里只坐着一个妇人,看样子,应该是陈君同的妻子。茶几上摆着一些瓜子花生,还有几个杯子。

        李毅抬头扫了一眼几个房间,向王金宝示意。王金宝点点头径直走到其中一间房门紧闭的房间前,伸手推门,但门是从里面反锁的,他推了推,竟是纹丝不动。

        李毅沉声道:“陈书记,请你叫他们打开房门,不必要再做无用的抵抗!”

        陈君同怒道:“李毅,这是我们的卧室,你也要进去看吗?”

        李毅冷笑道:“你们一家三口俱在外面,那么,是谁在里面呢?”转向陈家的小公子问道:“小朋友,你跟叔叔说,里面的人是谁?”

        那孩子虽然小,但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寻常,紧闭着嘴巴不开口。

        李毅说道:“陈夫人,请你带孩子到别的房间里去,接下来的事情,我觉得还是不让孩子看到为好!”

        陈君同的老婆看了陈君同一眼,果真听话的起身,拉着儿子的手,走进了另一间房。

        李毅冷声道:“撞门!”

        几个警察得了命令,也不敢不执行啊,只得走到门前,准备撞门。

        就在这个时候,陈君同厉喝一声:“你们敢!李毅,你胆子也太大了吧?这可是我的家,由不得你来放肆!”

        李毅道:“陈书记,你我都是市委的领导干部,这么多人看着呢,其中还有江州日报社的记者同志,我奉劝你,还是注重一下党纪,尊重一下国法的好!”

        陈君同叫道:“李毅!你这是铁了心要跟我作对啰!”

        李毅淡淡的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任何人作对!奈何总有人要逼我跟他作对呢!陈书记,维护自己的家人,也算是人之常情,只要陈书记把陈君豪和白冰冰交出来,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可以当没看见,这对你陈书记的声誉也并无影响,弄不好,还能为你赢得一个大义灭亲的美名呢!”

        陈君同铁青着脸,看来被李毅这番话气得不轻。

        王金宝顾不得许多,抬脚就往门锁处用力踹过去,连踹了几下,那门就有些松了。外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里面的人居然还能如此淡定,实在令人惊奇!

        另外几个警察见王金宝踢得兴起,而陈君同也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可怕,便都凑上前去,一人踹了几脚,那门顿时应声而开。

        众人一拥而入,却见里面床上,并排睡着两个人,床上鲜血一片,两个人都割腕自杀了!

        男的正是陈君豪,女的则是白冰冰!

        这一下变故突起,令所有人都惊呆了!

        陈君同大喊一声,扑了过去,搂着陈君豪痛哭失声。

        苏建功看到自己的前妻跟另一个男人并排死一张床上,心里百感交集,撇过头去,还是忍不住落下伤感的泪水。

        李毅愣了数秒,摸出手机来,报了120。

        陈君同霍然起身,对着李毅大吼道:“现在你满意了?他们两个都死了!李毅,他们是被你逼死的!”

        李毅的双眉猛然一扬,心想陈君同跟自己是同时进来的,他怎么知道床上的两个人已经死了?

        李毅率人来到陈家,前后不超过十分钟,而敲开门时,陈家的儿子还说过,陈君同正跟他叔叔,也就是陈君豪在谈话!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是听到公安局的人来抓他们了,而且掌握了他们的犯罪证据,觉得无法逃避,这才萌生了轻生的念头。而他们从产生轻生的念头开始,到真正的割脉自杀,还有有一个准备过程,这么算起来的话,他们割脉自杀到现在,顶多不会超过三分钟!

        李毅正是料到了这个时间差,这才第一时间想到了叫救护车,如果只是失血三分钟,应该还有救!

        但是陈君同却一口咬定床上的两人已经死亡!

        李毅顿时疑惑丛生,双目像鹰眼般射出锐利的光芒,看向陈君同,冷冷的问道:“陈书记,你连他们的鼻息都没有探查过,就如此断定他们已经死了?莫非,你早就料到他们会自杀呢?还是你早就知道他们已经死在这床上了?”

        “啊!”有些脑子转得快的,马上就明白李毅话里的含义,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什么意思?”有些反应慢的,愣头愣脑的问了一句。

        陈君同则眼皮一跳,脸上的怒气刹那间被寒冰取代,然后就是加倍的愤怒,指着李毅道:“李毅,你胡说什么?他们分明是被你逼死的!”

        李毅不理他,走到陈君豪身边,伸手一探鼻息,再伸手试试额头的温度,嘴角浮起一抹令人心颤的冷笑,他又同样的试探检查了一下白冰冰的情况,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猜测,说道:“我们到达你家的时间是下午三点过五分!现在刚刚三点十六分!也就是说,我们从门口,到进门,再进入到这里面,再到现在,总共只花了十一分钟时间。”

        “那又如何?”陈君同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个看上去年轻气盛的李毅,实则精明细致!比自己想象中还难对付呢!自己以前真是小瞧他了!

        “我们从谈话到争执,再到抖露证据,这中间起码用了三四分钟时间!如果照你所说,这两个人是被我们铁的证据逼上绝路的话,那他们产生轻生的念头时,最起码应该是在我抖出证据和证人之后!”李毅缓慢而沉着的分析着:“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们两个人,意志力十分薄弱,在听到铁一般的证据之后,觉得难免被抓的命运,但是,那个时候,你还在全力的保住他们!他们不可能不心存幻想吧?没有哪个人在有希望活的可能下,还会选择死吧?”

        苏建功道:“我也不相信白冰冰这个女人会自杀!她这个人最是乐观,哪怕是在贪污了那么多的钱款之后,她也从来没有提心吊胆过,更不害怕被抓,照他她的话来说,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受何罪?这么乐观天真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自杀呢?只怕把牢底坐穿了,她还会笑着吧!”

        陈君同阴沉着脸,冷笑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一个二个的帮自己开脱吗?我告诉你们,这桩命案,跟你们有着莫大的关系,你们全部都逃不掉!”

        李毅冷冷的道:“我的分析还没有完呢!陈书记,就算他们的意志力比纸还薄吧!听到我们来抓他们后,马上就绝定自杀,但是,这把水果刀肯定不是他们事先准备的吧?而你们厅里的茶几上,根本就没有水果!他们两个决定自杀之后,起码也做相应的准备吧?彼此还要说服对方吧?就算两个人同时想死,也要沟通一下,临死之前,还要说些体己话和告别语吧?就算他们只花了两到三分钟的时间来做一切吧!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在外面踹门了吧?”

        韦宏华凑近来,仔细看了看那些血迹,说道:“这么说起来,他们割脉到现在,不会超过三四分钟,我们闯进来时,他们可能刚刚割脉一两分钟左右!但是,我们进来时,他们两个的手腕处已经没有流血!而且已经死亡,这根本就不合逻辑!”

        李毅冷冷的道:“对!这事情不合逻辑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我们进门之前,他们已经死了!甚至在我们来到陈家之前,他们两个人就已经死了!”

        “啊!”其它几个人不太用脑子的,此刻听了李毅的分析之后,顿时明白过来,一起惊呼出声。

        陈君同似乎不能够再淡定了,眼神闪烁,有些不自然的道:“他们两个到我家来之后,就一直躲在这间房里,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在这里面自杀了!照李书记的分析看来,他俩的死,跟你们无关呢,可能是畏罪自杀吧。也罢了,这两个人,作尽了坏事,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也是罪有应得啊!”他又称呼李毅为李书记了,说话的口吻也缓和了许多,含着讨好的意味在其中。

        李毅冷笑道:“陈书记,这桩凶杀案,的确与我们无关,但是,却跟你有着莫大的关系!”

        陈君同沉着脸道:“李书记,这可虽杀人的大案,你别乱栽赃!君豪是我的亲弟弟,你觉得我会害他吗?”

        李毅道:“你刚才极力表现了一副维护弟弟的好大哥形象,表演得很到位!可惜,你毕竟不是专业演员,还是露出了破绽!”

        陈君同脸色大变,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