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3章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3章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问了一个关键问题:“你看到她往哪边走的?”

        韦佳琪想了想,用手比划了一下,说道:“我当时站在大门口,看到她是往左手边走去的,一直走到了底部,进了一间办公室。www.00ksw.org”

        李毅在脑海里重现了一下市委大楼的景象,很快得出结论,王媛媛当时走进了一号办公室!这么说来,王媛媛是去了戴尧臣的办公室?

        “她进去了多久?”李毅紧接着问。

        “有蛮久的哦,我等在外面,腿都麻了,天气又热,我就跑到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支冰棍吃了……等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王媛媛从楼上纵身跳下来……”韦佳琪忽然哭了起来,哽咽着说道:“我要不去买那支冰棍,她就不会跳楼了……”

        李毅心想,这叫什么逻辑啊!她跳楼跟你买冰棍有什么关系呢?这个女孩是心里善良,想着如果她没有离开的话,说不定可以上去阻止王媛媛跳楼吧!伸手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起身拿了纸巾给她。

        “李书记,她每次一想到王媛媛跳楼的情景,就会内疚不已。”韦宏华说道:“佳琪,你还看到了什么,都告诉李书记吧,别伤心了。”

        韦佳琪抽抽噎噎的,根本止不住。

        李毅道:“不着急,慢慢说吧!”

        韦佳琪抹着眼睛说道:“王媛媛当时跳楼的时候,没有穿内裤……我看得很清楚,她没有穿内裤……她进去的时候,肯定是穿了的,但她跳楼的时候,只穿着一件校裙,因为她往下跳的时候,风吹起了她的裙裾,我看得很清楚,连她那里的毛都很清楚……”

        李毅虽然早就想到了此节,但亲耳听来,还是无法抑制的发出一声悲叹。戴尧臣真的是那种人吗?

        “你当时进去没有?”李毅问。

        “没有,保安挡住了我,不准我进去,后面救护车来了,把王媛媛送到医院去,我看到他们抬她上车的时候,王媛媛还睁着眼睛,抬手指了指我,我很想去看王媛媛,但我又不知道她在哪家医院,后来就听到她的死讯了。”韦佳琪紧紧咬着下唇,雪白的贝齿整齐而小巧:“我敢肯定,她死得很冤枉!”

        韦宏华这时插嘴说道:“李书记,为了王媛媛同志的声誉,我在文章里没有提到这些细节,她人都没了,我不想再让她卷入不好的传闻中去。所以我只是提出了其它疑问,而对这个情节,没有说明。”

        李毅缓缓点头,表示理解,问道:“韦佳琪同学,你当时除了看到王媛媛跳楼外,还见到什么人在上面吗?”

        韦佳琪道:“有两个男人!但我没有注意看他们的长相,不过我敢肯定,有两个男的就在上面,其中一个还试图伸手去拉王媛媛,但王媛媛还是坠了下来。”

        李毅心想,两个男的?莫非是戴尧臣和他的秘书丁雪松?戴尧臣给人的感觉虽然有些强势和嚣张,但也不至于这么不堪吧?当着秘书的面,就敢在办公室里胡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李毅和韦氏父女在里面谈了近一个小时,听韦佳琪把她知道的情况都说了一遍,一时之间,李毅也不知道哪些情节有用,只是听着,然后再进行分析,寻找事情的脉络。

        谈完话后,李毅送韦氏父女出来,他叫他们稍等,转身把那尾大腊鱼提了出来,交在韦宏华手里,说道:“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许多,宏华同志,你家里人多,还是你提回去吃吧。”见他要推辞,便道:“改天有空,我上你家去讨杯酒喝,你煮这个菜给我吃就行了!”

        这条腊鱼的事情,韦佳琪也跟韦宏华说起过,此刻提着这条鱼,心里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他怎么能想得到,这条鱼在市委家属大院游逛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

        李毅的手机响起来,是姜振东打过来的:“李书记,我们包围了陈君豪的住处,但没有找到他,也没有发现白冰冰。据他们的朋友说,他们在一点钟左右出门,好像是到市委他哥哥家去了,李书记,你看这事情还要不要继续?”

        李毅暗自冷笑,好你个陈君同啊,居然把陈君豪和白冰冰藏到自己家去了!他既然怀疑我会对付陈君豪,为什么不安排他们离开呢?却把他们藏进自己家里,他就这么大的胆子,料定我不敢去他家抓人吗?

        李毅下命令道:“留几个同志在陈君豪的住所看守,你带队回来,我陪你们一起去一趟陈书记家里!”

        “李书记,你打算亲自上阵,抓捕陈君豪?”姜振东吃了一惊,心想李书记这是要跟陈书记撕开脸皮了吗?“那好,我这就带队过来。”

        韦宏华还没有离开,听到李毅说到陈君豪三个字,顿时眼前一亮,记者的职业敏感告诉他,这下有好戏瞧了!他把鱼交给女儿,叫她先回去,说道:“李书记,是不是有行动?我能跟着去现场记录采访一下吗?”

        李毅想了想,点头答应了:“可以,但一切行动都要听指挥,不能瞎搞!”

        韦宏华道:“李书记,陈君豪的事情,我早就听说过了,这可是一个亮点,您真的把这个毒草给割了,江州老百姓,一定会拍手称快的!”

        李毅暗道,陈君豪贪污巨款的事情,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韦宏华从何得知?试探着问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陈君豪有那么罪大恶极吗?”

        韦宏华讶道:“李书记,你们不是要去抓捕他吗?难道不是因为君豪投资公司在拆迁一处地产时,搞出人命的事情?”

        “还有这等事情?”李毅看向苏新亮。

        苏新亮显然也是头一次听到这个消息,震惊程度丝毫不亚于李毅。

        “原来你们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啊!”韦宏华说道:“我还在江南晚报之时,接到过群众报料,说某个房地产项目拆迁时,发生了命案,叫我们过去。我赶过去时,得知那个工地就是陈君豪的地产项目,而这个事件,早就被有关部门进行了封锁和内部处理。我根本插不了手。”

        李毅冷笑道:“看来这个陈君豪,屁股上的屎还挺多的呢!”

        姜振东带了四个公安局的同志上来了,王金宝也跟在后面。

        “李书记,我们都听你的命令!”姜振东可不敢带人闯到纪委书记家里去抓人,把李毅拉出来挡在前面。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走吧!建功同志,金凤同志,德友同志,也请你们一起走一趟,做个证明吧!陈君豪这种人,不见棺材是不掉泪的!”

        李书记要到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家里去抓人!这个事情太火爆了,苏建功等人又岂会错过?何况,抓捕陈君豪,正是他们多年的愿望,现在能有机会亲自见证这一历史性的时刻,他们当然不会错过了。

        一大帮子人,下了楼,经过活动中心时,被那些工人看到了,都兴奋的跑出来,询问是不是有钱发了。

        李毅有些无语,这些工人们等了半天了,就为了等几个钱过个年?他们就从来没有想过追回他们交到厂里的集资款?还是厂里和政府的忽悠太过厉害,令他们相信了政府捏造出来的事实,以为发给他们的工资,就是他们的集资款了?

        老百姓们是多么可爱而单纯的一群人啊!当他们的父母官,其实是很容易的,只要不把他们逼得太急了,他们都能适应,也能老老实实的生活。稍微为他们做一点事情,这对官员来说,其实是工作范围之内的份内事情,但老百姓却会对官员们感恩戴德!世上再没有哪个职业,比国内的官员更容易获得民众的好感和尊重了!

        李毅高举双手,叫大家安静,然后沉声说道:“同志们,第一机械厂的事情,我已经听说过了,大家的集资款,还有厂里的公款,都被人卷走了,我现在就给大家交个底,这个卷款逃走的人,我们已经找到了!请大家放心,我们会把这个人抓起来,还大家一个公道,也还第一机械厂一个说法,更要把大家的血汗钱悉数交还到大家的手里!”

        “钱是被人卷走的?不是亏损补发工资了?”

        工人们一个个都懵了,这个消息就跟一个炸雷一般,在人群中爆炸开来。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愤怒的情绪像天上飘洒的雪花一样,在人群中扩散开来。

        “是哪个王八蛋做的好事?”

        “是谁干的?抓到他我非剥了他的皮!”

        “没良心的人哟!我把给孩子读书的钱都拿出来搞集资建房了,结果……”

        “李书记,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你告诉我们,我们帮你去抓!”

        李毅再次抬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朗声说道:“这个人是谁?大家都不陌生,就是原来的厂长陈君豪!抓捕犯人,那是公安局的事情,大家只需要坐在这里等待就行了!”

        “好,那我们就听李书记的!”

        李毅心想,陈君豪啊陈君豪,你不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吗?你愚弄了这些工人,现在就该尝尝被他们口水淹没的滋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