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2章 疑云重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2章 疑云重重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大手一挥,说道!“既然如此,振东同志,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知陈书记,以免破坏了他过年的好心情,你明白?“姜振东道:“我明白,我不会去打扰陈书记过年的大好心情。www.00ksw.org“心想自己这边一动手,陈君同要是还不知情,那才叫咄咄怪事呢!陈君同虽然平素低调,但他在江州经营了这么的时间,故旧朋友遍布江州各个部门,公安局里肯定也有他的相识和同好,这么大的行动,根本不可能瞒过陈君同。

        不过,姜振东还得佩服李毅,挑了一个这么好的日子来抓人,这大过年的,陈君豪肯定在家里守着过年呢!要是平素,可不是你去了人就能抓到人的!

        既然无法更改,那就执行命令吧!萎振东告辞一声,掉头就要走。

        ,“且慢,振东同志,今天是大过年的,我怕你们人手不足,就派王金宝同志跟你们一起去吧!王金宝同志是警察出身,去了还能帮你们不少的忙。“李毅说着,不容姜振东拒绝,回头对苏新亮道:“新亮,你去跟王金宝同志说一声,叫他跟振东同志临时出个任务。记得告诉他,他只是借调去打打下手,不要拼了命的往前冲,他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呢!“苏新亮当然听得懂李毅的弦外之音,点头说道:“好的,李书记,我一定将你的意思转告给王叔。”姜振东嘿嘿一笑,心想李书记这是不信任我呢?派个跟班来监督我?嘿!和苏新亮一起下楼而去。

        十几分钟后,苏新亮就回来了,回复李毅道:“我已经跟王叔说过了,他说一定会完成李书记的任务。“李毅嗯了一声,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思索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陈君豪会不会拒捕?如果出现流血冲突怎么办?抓到之后怎么处理?陈君同要是得知情况之后插手讲情,又该如何应付?这些问题都要想清楚啊。房子里虽然坐了好几个人,但是李毅不说话,其它人都不敢做声,一时鸦雀无声。

        **局的行动需要时间,少则半个小时,多则一两个小时,甚至更长!

        李毅正想着是不是去看看活动中心的那些工人,门铃响起。

        苏新亮起身去打开门。

        李毅看着玄关处,却见苏新亮带进乘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头先回去的那个女学生清洁工,韦佳琪,另外一个中年男子,李毅猜测可能是韦佳琪的父亲韦宏华。

        来人正是韦宏华父女。

        韦佳琪回到家里,把自己在李书记家里的奇遇告诉了父亲韦宏华。韦宏华自然不比韦佳琪,他经历了这么多的挫折之后,明白上头有人对一个职场中人的重要性,心想好不容易攀上李书记这么关系,何不趁着今天前去拜访李书记呢!借口也是现成的啊,李毅不是说要来韦家谈谈王媛媛的事情吗?领导说要来拜访,那只是一个客套话,做下属的,总不能大摇大摆坐在家里,等着领导上门吧?领导事情也忙,万一他忘记这回事情了,那自己岂不是错失良机?于是叫上女儿,父女两个人就赶了过来。

        ,“李书记,您好,我是江州日报社的韦宏华,今天特意来谢谢您的。“李毅家里有这么多的客人,倒有些出呼韦宏华的意外,但他也是成名了的记者,镇走和应变之智还是有的,马上就堆了笑容,对李毅说道:

        李毅打量了一眼韦宏华,韦宏华这个人,有些出乎他的想象,他原以为,这么耿直的记者同志,多半是一个清瘦的高个子,再在鼻粱上架一禹黑框眼镜,那就活像一个知识分子的形象了。但眼前的韦宏华,却是一副五大三粗的模样,乍一看,有些像是下面常见的乡镇干部呢!

        ,“宏华同志来了,请坐吧!“李毅并没有起身,坐着跟他握了握手。

        韦佳琪笑道:“李书记,这里都坐满了,我和爸爸到你书房坐一下吧!“其实厅里座位还是有的,但韦佳琪这么说,却是在提醒李毅,他们此来,是有重要事情要跟李毅商谈,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

        李毅心想这孩子倒乖巧懂事啊!对苏新亮道:“你陪三位客人坐坐,我跟宏华同志有些事情要谈。“起身对韦宏华道:“宏华同志,请到书房一叙。“韦宏华答应一声,只觉得这今年轻的市委赢书记,不怒自威,言谈举止之间,总透着一股叫人不敢仰视的咸仪,暗道怪事啊,这人就算打从出生就混社会,也不可能修炼得这么炉火纯青吧?

        不及细想,被女儿韦佳琪扯着跟上李毅往书房走去。

        韦佳琪对书房甚为熟悉,搬了两个凳子,放在书桌前的椅子边。

        李毅在椅子上坐下,韦氏父女在凳子上坐下:

        “宏华同志,你我今日虽是初见,但神交却已久啊!我初来江州的第一天,正好看到你发表在报纸上的那篇文章,是说王姐姐小朋友跳楼自杀那件事情的,我记得你当时在文章中对王暖嫣小朋友跳楼案表达了自己的疑问,你觉得王姐姐不像是自杀?“李毅挺直身子,坐得很端正,语速不疾不徐。

        韦佳琪听到李毅这和老气横秋的口吻,很有些不以为然,心想你才多大年纪呢?对王姐姐一口一个小朋友的称呼!那我在你眼里,岂不也是一个小朋友?拜托,小朋友这种用词,是针对幼儿园和小学的学生才用的好不?你懂不懂规范用语啊?

        资深记者就是不一般,面对领导,总能侃侃而谈,韦宏华说道:”李书记,若不是报社有限制,我还想把王媛媛背后的故事写出来呢!”

        ,“背后的故事?见不得人吗?不让你写?”李毅问道。

        “简直是不可告人啊!”韦宏华道:“其实吧,我既不认识王暖嫣,对当时的坠楼事件,也没有亲眼目睹,我之所以卷入这桩纠纷,是因为我女儿韦佳琪回来对我说的一番话。“李毅哦了一声,看向韦佳琪,问道:“韦佳琪小朋友,你能跟叔叔说说你知道的事情吗?“韦佳琪瞪眼道:“李书记,正式谈话之前,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说明一下。我已经年满十六周岁,不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了,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吧?你叫我喊你叔叔,不怕我们把你叫老了吗?“李毅一愣,随即莞尔而笑:“行,那我就叫你一声韦佳琪同学吧!“韦宏华道:,“李书记,你别介意,这丫头就是这么个性格,野惯了。“李毅道:“宏华同志,你千万别这么说,我看韦佳琪同学很不错啊:嗯,韦佳琪同学,你头行怎么一言不发就走了?你不是说这事情不能说嘛?“韦宏华道:“是我叫她别乱说的“小孩子家,不知道天高地厚,容易得罪人。今天她回来后,跟我说了这事,我才知道她们母女俩,一直在帮李书记做事呢!我跟她说了,李书记是个好人,是个正直的人,不能对别人的说的事情,对李书记可以说。”

        李毅微微一笑,能获得人的尊重和信任,是一件让人很舒爽的事情呢!

        “佳琪,你把你知道的事情,跟李书记说吧,也只有李书记,要吧为你的好朋友王媛媛做主了!“韦宏华对女儿说道。

        李毅温和的看着韦佳琪,鼓面她说下去:

        韦佳琪偏着小脑袋,想了想,似乎在整理思绪,然后像个大人一样说道:“李书记,我觉得王姐暖的死,存在很大的疑问!“李毅没想到等了半天,她只说出这么一句,便道:“哦,你为什么觉得有疑问呢?“韦佳琪道:,“那天,我跟她一起去的。“李毅道:“你说的那天,是不是王媛媛死的那天?你跟她一起去了市委大院?“韦佳琪道:“是啊,不过我没有进去,只在外面等她。“李毅问道:“那你知不知道,王姐姐为什么要去市委大院?“韦佳琪道:“是有人喊她去的啊!““是谁?“李毅虽然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但还是感觉自己的话里有些颤音!这叮,喊王姐姐去的人,肯定跟她的死有着莫大的关系!只要知道了这个人,那么,王暖姐的死,就会获得大突破!说不定,这件事情牵扯出来的,将是江州官场的另一场大风暴!

        “我不知道!她没跟我说:,“韦佳琪的回答让李毅失望不已,但还是接着她的话,问道:,“那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她来市委大院做什么?总不会是专门来跳楼吧?““当然不会啊,她好不容易才转到我们学校来,高兴还来不及了,怎么会去跳楼?我听她说过,好像是要去谢谢一个人吧,她之所以能够转学到我们学校来,多亏了这个人帮忙。“串佳琪说道。

        李毅怕时间久远,她有些事情记得不太清楚,问出很多问题来,极力诱发她的记忆。

        ,“你在外面看到了什么呢?“李毅问。

        韦佳琪道:,“我看着她一直走上了五楼!她穿着新发的校裙,是红格子的,特别醒目,我看得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