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1章 马上照办!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21章 马上照办!

    作品:《官路弯弯

        苏建功现在提到前妻白冰冰,还是不能淡定,脸色愤怒,情绪激动,看来对白冰冰用情极深。www.00ksw.org爱得深伤得真啊!或许,当初苏建功甘愿背负这个莫须有的罪名,也有对白冰冰的不忍心吧,因为这案子一旦查实了,白冰冰必定逃不脱干系。

        李毅明知道现在提白冰冰的事情,会伤害到苏建功的感情,但他还是提了出来:“那现在这个白冰冰跟陈君豪在一起吗?”

        苏建功脸色更加难看,一阵红一阵黑的,点了点头。

        苏新亮还能淡定,平静地说道:“白冰冰跟我爸爸离婚后,就跟那个姓陈的生活在一起,经营了一家投资公司,名字叫做君豪投资有限公司,主营房地产。”

        李毅听他的口气,似乎对这个狠心离开家庭的母亲十分痛恨,言语之中殊无好感,甚至直呼其名。李毅记得听苏氏兄妹说过,他们的父亲苏建功,在外面也有了女人,好好的一个家庭,顿时四分五裂。

        苏建功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说道:“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但白冰冰这么做,对工厂和工人同志们都是不公平的,新亮的做法是正确的,我以前太过执着了。这样的女人,怎么还值得我去维护呢?李书记,你放心吧,如果需要我出来作证,我绝对义不容辞!”

        李毅点点头,看向全德友,问道:“德友同志,你又有什么证据?”

        全德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相貌普通,右手少了一根手指,那是以前在第一机械厂当技术工人时受伤留下来的。他用带着浓厚的江州本地口音说道:“我这个人,没啥本事,若不是丢了这根手指头,可能一辈子就在车间待下去了,一次设备故障,我丢了这根手指头,厂里照顾我,安排我当了厂办主任。我谨慎活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当上厂办主任这个职务,自然格外用心,对厂里的领导尤其上心,陈厂长对我还是挺好的——我这是就事论事啊!并不是说他的好话,为他开脱,但一个人好的地方就是好,坏起来也真坏!”

        李毅表示理解,说道:“你只管客观的述叙,我能分辨谁是谁非。”

        全德友说道:“陈厂长跟苏嫂子的事情,我也撞破过,陈厂长敢犯这么大的错误,恐怕跟白冰冰也不无关系。”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苏建功。

        苏建功苦笑着摆摆手,说道:“白冰冰这个女人,贪心很大,她曾经跟我说过,要我利用手中的职权,挪用一笔公款出来,在外面开一家公司,交给她来经营,但我没有同意。或许,他就是觉得窝囊无用,这才跟陈君豪好上了吧!”

        李毅轻咳一声,说道:“德友同志,请说正题吧!”

        全德友道:“他们走的那天,我正好碰见了他们,那时我不知道他们这是携款潜逃,见他们提着行礼,还热情的上前帮忙,送他们上了小车子。他们两个人转移公款的证据我没有,但我有一份特别的东西,是从陈厂长的办公室里发现的,这份文件事关重大,我一直收在家里的床脚下,从来没有拿出来过,今天新亮找我,说市委李书记要查机械厂的旧案子,我这才翻了出来,想把他交给李书记。陈厂子虽然对我不薄,但我对机械厂的感情更加深厚啊!眼看着厂子一步步走到今天,我心里真的十分不忍。”

        全德友拿出一个塑料袋,袋子里装着一张折叠得很整齐的信纸,这张信纸有些发黄,看上去很陈旧了。全德友却珍而重之的交在李毅手里。

        李毅接过来,小心的打开那张叠着的纸,纸上的内容让李毅如获至宝的同时,心里涌上一种深深的悲愤!

        “李书记,你现在知道了,我们为什么只敢当缩头乌龟了吧?有这样的人物在背后,我们哪里敢跟他作对啊!”全德友轻轻一叹,说道:“李书记,我现在个东西交给你,也算是对你的信任吧!至于你想怎么处理,就交给你了,我现在终于轻松了。”

        苏建功问道:“什么东西?老全,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有这么一个东西?”

        全德友摆手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我要是可以选择,我也宁愿不知道呢!”

        苏建宁和何金凤都起了好奇心,问道:“老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么紧张兮兮的!大家多年的朋友,你不会瞒着我们吧?”

        李毅把那张纸折起来,收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沉声说道:“你们就不要好奇了,这东西不是你们能知道的。现在有了这些证据,基本上就可以断定,陈君豪和白冰冰两个人,一起串谋,卷走了集资款和公款。新亮,即刻通知赵阳同志,不,还是通知姜振东同志吧,叫他马上前来我家里一趟,记住,先不要说什么事情。”

        苏新亮似乎能感受到一种紧张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他应了一声,赶紧打电话给公安局副局长姜振东。

        这大过年的下午,姜振东正跟家人在外面逛街购置年货呢,接到苏新亮打来的电话,呵呵笑道:“苏秘书,过年好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苏新亮看了一眼虎着脸的李毅,说道:“姜局,请你马上到李书记住处来一趟。”

        姜振东听到苏新亮这么官方的口吻,眼皮一跳,心想出什么事情了?不敢怠慢扔下家人,拦了出租车就往市委家属大院赶去。

        一进李毅家门,见到有这么多人,而且一个个表情严肃,更是心下惴惴,走到李毅面前,问道:“李书记,你有事找我?”

        李毅也没有请他坐下的意思,而是自己站了起来,面对着姜振东,用一种坚定而果断的语气说道:“姜振东同志,我现在有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去处理,你能接受吗?”

        头一次在这么不正规的场合碰到这么正规的命令,姜振东有些吃不住阵脚,愣了数秒,这才梗着脖子,问道:“李书记,是什么任务?”

        李毅暗自一叹,心想找姜振东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对了啊!但自己在江州公安系统,除了姜振东之外,也没有其它可用之人了,暂且试试他的胆气和手段吧,如果他能顺利完成这个任务,就证明他还是个可造之材,假以时日,相信他能脱胎换骨吧?如果他连这个任务都不完成不了,或是不敢去做的话,那这个人在李毅的心里,也将彻底失色。

        “姜振东同志,我们现在有足够的证据怀疑君豪投资公司的陈君豪和白冰冰两个人,涉嫌贪污巨大公款,请你立即组织精干警力,对这两个人进行抓捕!”李毅的声音跟外面的冰一样,冷嗖嗖的,让姜振东浑身一颤。

        “李书记,你是说抓捕陈君豪?”姜振东扫了一眼坐着的那几个人,然后轻声说道:“李书记,你知不知道?那可是陈书记的亲弟弟啊!这,这,是不是有些……”

        李毅沉声道:“不管他是谁的弟弟,现在有证据证明他犯了法,就应该抓起来!你身为公安局的副局长,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吧?”

        姜振东期期艾艾的道:“李书记,我们局里以前接到过举报,结果被上面给压了下来。摆明了是不想得罪陈书记啊!”

        李毅冷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陈书记会包庇家人,会知法犯法?陈书记可是市委副书记兼任着市纪委书记呢!是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者!我相信他对党和国家的忠诚,绝对胜过对弟弟的感情!”

        姜振东心想,你说得好听!换做是你,你会任人去抓自己的亲弟弟啊?这不就是明摆着的事情嘛,陈书记不保住自己的弟弟啊?就算我今天把陈君豪给抓了,改天要是被陈书记报复了,那才真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呢!

        李毅对这个姜振东十分失望,淡淡说道:“既然如此,我把陈书记请过来,由他亲自下命令吧,或者把戴书记也一并请过来?反正我是指挥不动你了!”

        姜振东哎哟一声,心想只顾着怕得罪陈书记,却把李书记得罪了!陈君同是纪委书记,固然可怕,但李毅却是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啊!他要是看自己不顺眼了,要撸掉自己的话,也够呛的啊!连忙说道:“李书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就去部署,尽快把陈君豪和白冰冰抓住!”

        李毅冷笑一声,沉声说道:“姜振东同志,你可不要勉强!你不做,我可以另外找人来做!”

        姜振东见李毅真的生气了,心想反正是李毅下的令,到时就算陈书记找我算账,我也可以推脱啊,先把这尊虎面瘟神应付了再说吧!便连声说道:“不敢,不敢,李书记,我刚才也是好心提个醒,怕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陈书记给……既然您下了命令,我自然遵办!我这去办,马上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