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10章 卖妹求荣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10章 卖妹求荣

    作品:《官路弯弯

        “你!”戴尧臣的表情瞬时变得丰富多彩。www.00ksw.org

        李毅的话完全堵住了戴尧臣可能的攻击和借口。你既然想用你的官权来压我,那就借用宋征明等省委领导的官威来压压你!

        你要是真的有这个胆量,去向宋书记等人解释,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其实,李毅还没有来得及通知宋征明等人,这个发奖金的事情,也不好通知上级领导,到时直接把钱送过去就行了。

        问题是,李毅就是把准了戴尧臣的脉,算准他不敢跟宋征明等人去说,这才才大胆的借势。

        另一方面,戴尧臣自己也是既得利益人之一,他也可以分得二千块钱,李毅就不相信,戴尧臣会对这送上门的两千块钱无动于衷!除非他真是圣贤之人!

        戴尧臣的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不停的敲击,良久才说道:“酒博会组委会的工作,是由你在分管,组委会的资金,也归你调度,既然你们组委会的同志们已经开会讨论过了,我若再强加更改,是对你们工作的不信任,也是对你的不尊重。嗯,那就这样吧,我刚才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你们的奖金制度合理一些,既然今年赚得多,自然也要奖得多,这样同志们明年才更有热情投入工作中去嘛!”

        李毅心想,这老狐狸转起弯来,真是比陀螺还快啊!便哈哈一笑,说道:“多谢戴书记体谅我们组委会同仁的工作,我代表同志们谢谢市委了。”

        戴尧臣双眼一翻,心想这个李毅也很会说话做人啊!话题一转,说道:“李毅同志,有一件事情,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

        李毅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情,只道:“何事?”

        戴尧臣道:“就是新晋常委的人选问题,省委今天上午已经开过书记碰头会,讨论过了。”

        李毅眉毛一扬,心想戴尧臣好灵通的消息啊!戴尧臣虽然是省委常委之一,但他并不是省委副书记啊,可是,他却对书记碰头会的内容知道得这么快捷,很显然,他跟某个省委副书记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上午刚刚开过的会议,他就知道内情了?

        “戴书记,我门路闭塞,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呢?”李毅知道,省委的书记碰头会,跟市委的书记碰记会差不多,都有着十分权威的力量,在书记会上通过的事情,在常委会上很少有改变的可能,除非有哪个副书记想翻盘,联合了其它常委,在常委会上来一出斩首的好戏。

        戴尧臣莫测高深的笑了笑,心想你再能耐,能有不如我的地方吧?但随即就收了笑容,唉叹一声,淡淡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宋书记一听到和必达同志的提名,就极力的反对,一举否决了和必达同志入常!”

        戴尧臣说着,饶有深意的看着李毅。

        李毅眼皮一跳,暗暗寻思,难怪戴尧臣忽然之间问自己知不知道省委书记会的事情,原来是心存试探!看业,在戴尧臣看来,和必达同志的落选,是怀疑李毅在中间搞了鬼!

        戴尧臣确实怀疑李毅,因为这一干常委中,在这段时间里,也只有李毅跟宋征明接触频繁,另外几个常委很少跟宋征明直接接触。当然了,市长张正贵同志,也在他的怀疑对象之中。他认定就是李毅或者张正贵其中一人,在宋征明面前打了和必达的小报告,才导致了和必过的落选。

        这事情确实是李毅做的,因为他根本就不想让这个和必过入常!

        和必达的所作所为,让李毅觉得这个人不地道,不具备担任市委领导的资格。

        上次在酒店里,李毅跟宋征明谈话,说到走马街项目之时,有意无意的点明,走马街的项目,是和必达在主持,也是和必达在搞拆迁工作,这根刺被李毅种下了,却在书记办公会上生发出来,致和必达于死地!

        李毅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做过这种事情,一脸无辜和惊讶的表情:“这怎么可能啊?当初我们都同意了和必达同志入常啊!他的得票数是最高的!”

        他在提醒戴尧臣,当初常委扩大会议上,他可是投了赞成票的!怎么可能去报小报告呢?

        “嗯!”戴尧臣伸手摸了摸头,显得有些头痛的样子,说道:“罢了!也是和必过同志时运不济啊!不知道他怎么得罪了宋书记,唉,还好有三个名额,否定了一个,还有两个呢!年前最后一次省委常委会议,就会对这两个名额进行投票,决定由谁来入常。乔步龙同志和包建安同志,都是十分好的同志,不管谁能入常,我都支持。”

        李毅心想,现在戴尧臣提名的人选已经被打下来了,在剩下来的这两个人选里面,他比较倾向于谁呢?

        自己肯定是倾向于包建安的,包建安给李毅留下的印象很好,而且是自己力挺的人,将来入了常,对自己只有好处。

        可不可以说服戴尧臣支持包建安呢?戴尧臣在省委常委会上,可是有一票之权力啊!有些时候,人员的选举和任命,往往就在于一票之差哩!

        要怎么说服这只老狐狸呢?

        “戴书记,包建安同志和乔步龙同志,你觉得哪个更适合入常,担任市委领导呢?”李毅试探着问道。

        “这个嘛!”戴尧臣呵呵笑道:“这两个同志,一时瑜亮,很难说谁更好一些啊!乔步龙同志有一个当常务副省长的妹夫啊,这在省委常委会议上,就多了一票,他的胜算还是挺大的,我很看好他。”

        李毅心想,看来戴尧臣说的是真的,易地而处,自己若处在戴尧臣的位置,多半也会同意乔步龙入常,虽然政府那边多了一个常委,这对市委书记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威胁,但是,他却可以通过同意乔步龙这件事情,跟常务副省长蔡延边同志达成某种同盟或是利益的交换,这对他在省委常委会议上争取属于他自己的利益,还是十分有利的。

        两下里相比较,市委常委会上多一个乔步龙,对他掌控全局的戴尧臣来说,只是小菜一碟,掀不起大风大浪,但他却因此在省委常委会上多了一个支持者,这就是大收获了!

        思量及此,李毅就有些明白戴尧臣的倾向了。

        如此一来,那个乔步龙已经得了两票!岂不是稳操胜券了?

        李毅心想,要想争取戴尧臣的支持,除非有足够的利益可以跟他进行交换。但是自己能有什么可以跟他进行交换的呢?

        “戴书记,那我先告辞了!”李毅暂时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可以说服戴尧臣,或是交换他的支持,只得起身离开。

        “呵呵,好。”戴尧臣颇有优越感的笑了笑,这笑容仿佛在向李毅宣示:“我知道你支持包建安,但是,我可以左右包建安的入常或者不入常!你却不能!”

        李毅缓缓踱回自己的办公室,因为心里有事,表情便有些阴沉。苏新亮一看老板从戴书记那边过来后,就虎了脸,猜测他肯定受了戴书记的气,既不敢询问,也不敢乱说话,默默的给李毅泡了杯咖啡,然后转身退开。

        他就要出门的时候,李毅忽然说道:“新亮,我忘记跟苏樱说了,她那天的表演很出色!为酒博会赢得了不少分数。这几天也辛苦她们继续当酒博会的宣导员了。另外还有一个事情,你去通知和协调一下,这十六名宣导员,可能还要工作几天呢。”

        苏新亮转身笑道:“李书记,我知道,还要工作一个星期嘛!我想她们会很乐意的。假期的调整和安排,我会跟她们的单位进行协调。”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新亮,你对乔步龙这个人,了解多少?”

        苏新亮道:“他是副市长啊,我了解不多。不过,我倒听说过一件轶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乔步龙得知蔡延边副省长丧妻之后,亲自把自己的妹妹送到了蔡府上,后来当了察副省长的老婆。这种小道消息,都是传出来的,具体的情况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李毅轻笑着摇摇头:“居然有这种事?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我听说过卖主求荣,卖国求荣,卖子求荣,卖女求荣,这个卖妹求荣的事情,我还真是头一回听说,呵呵!有意思。”

        苏新亮笑道:“比较靠谱的版本这样说的,蔡副省长妻子新丧,乔步龙得知之后,就带了妹妹到蔡家去祭拜。乔步龙的妹妹生得俏丽,跟蔡延边死去的发妻颇有几分相像,蔡延边副省长一见之下,十分倾心,当晚就留下乔家兄妹在家里用餐,后来往来甚密,不知怎么的,他们两个就凑成一对儿了!不过,蔡延边副省长比乔步龙的妹妹大了一轮啊,他们能对上眼?那可真是怪事了。”

        李毅呵呵一笑,挥了挥手,这种事情,姑妄听之吧!

        苏新亮退了出去,不一会又推门进来,低声道:“李书记,外头有人找你,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政府部门的人,你要不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