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八章 铁轶拔暗刺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八章 铁轶拔暗刺

    作品:《官路弯弯

        蓝天啸也停止了说话,慈祥的看向女儿。www.00ksw.org

        蓝诗语一阵难过,说道:“爸,这个李副书记有些难啃,我没能说服他。”

        “什么?”那个常脸鹰眼的男子抢先道:“这么说,他还要跟我们作对吗?干爹,这个李毅,上次在走马街放出话来,说要黄了这个项目,莫非,他真想这么做?”

        蓝天啸摆摆手,沉声说道:“蓝龙,先别急。诗语,怎么回事?你开的价钱他不满意吗?”

        蓝诗语道:“爸,不是我们开得低,而是这个人根本就是个包公式的好官,不吃这一套。”

        蓝龙嘿嘿冷笑道:“包公?这年头还有包公式的好官存在吗?我偏不信这个邪,诗语,你要是多加一备的钱,我就不信他不动心!总好过花大价钱从政府手里买这块地皮吧!”

        蓝诗语在父亲身边坐下来,伸了伸有些酸痛的小腿,说道:“爸,这件事情,有些麻烦呢!现在不是用钱就可以买到手了!李书记说了,走马街的开发权,将拿出来公开拍卖,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不对拆迁,不能破坏现有的古建筑群。如此一来,我们蓝天集团就算拍下这片土地,也不能推倒重建,那我们还有必要对这片土地费心吗?”

        蓝龙啐了一口,大声骂道:“居然有这种事情?肯定是这个姓李的搞出来的鬼名堂!以前他没来江州之前,怎么没有人提出这样的条件?”

        蓝诗语道:“龙哥,你别忙着喷人,之前我们也只不过是钻了空子,想走偏门邪路,找了几个政府方面的几个主要负责人,请他们帮忙立项拆迁。要走正规程序的话,我们也得不到这块地。”

        蓝龙恶狠狠地道:“要是他不来捣乱,这边把人一赶跑,我们连夜将那些老屋子拆了,不就大功告成了吗?哪里还用看政府的脸色行事啊!”

        蓝诗语道:“事情都有你想的那么简直就好了,现在拆迁办公室成立了这么久,还没有一户人家同意拆迁呢!你以为这么容易就可以把那些赶出去?”

        蓝龙挥了挥右手,露出手臂上的纹身来,说道:“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出马,只要我们公司的拆迁队出马,任他是什么钉子户,我也能叫他们乖乖的就范!干爹,干脆来次快刀斩乱麻,把我们的人物派上去,威迫利诱,把走马街的居民统统赶走,我们再连夜开推车将那里铲平了,把生米煮成熟饭,叫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可想!”

        蓝天啸重重的冷哼一声:“乱来,出了事情谁来负责?”

        蓝龙道:“干爹,我们手里还有跟西泽区委草签的协议书啊,有了这封书信,我就不信打不赢官司,就算出了搂子,也是西泽区那个姓必的书记担当责任啊,我们是开发商,是投资人,怎么会有责任呢?我们的一切行动,都是经过必达和批准的啊。”

        蓝天啸沉吟未决,蓝龙趁热打铁:“干爹,此事宜快不宜迟,我这就派人去,把走马街那些老顽固都赶走,不走的人,嘿嘿,直接喊……”

        “不行!”蓝诗语道:“爸,不能再搞砍人手指拆人屋顶之类的勾当,现在江州正在严打期间,而严打工作,也是这个李毅在负责,这要是撞上他的枪口,只怕会死无全尸呢!龙哥,你别冲动,这要是被抓进去了,罪责很重的。”

        蓝龙挥手道:“怕个**毛啊!又是这个李毅,直娘贼的,他住哪里?我找人干了他算了!”

        “阿龙!”蓝天啸重重喝道:“你胡说什么呢!我们是正正经经的商人,被你搞得跟香港黑社会似的!你别整天跟那些混社会的朋友在一起胡闹!我们是生意人,不是社团!”

        蓝龙乖乖的应了一声,说道:“干爹,你别生气,我交这些朋友,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啊。”

        一个站在沙发另一侧的老者说道:“天啸,你也不要怪阿龙,现在的世道这么乱,我们虽然是做正经生意,但你不犯人,人却犯你啊,人家欺负到头上来了,我们也不能坐着挨打不是?三教九流的朋友,交上一些也是有帮助的。像前几个项目,若不是阿龙的朋友们帮忙拆迁,我们能这么顺利这么快捷的搞定建设工程?”

        另外一个四十多岁的戴眼镜的胖男人说道:“就是嘛,现在社会这么乱,做我们这一行的,不养一批打手,根本就吃不开嘛!”

        蓝天啸道:“二弟,狄成,你们两个人,是跟着我打拼天下的蓝天集团的元老,想当初,我们还不是凭着诚信两个字,靠着扎扎实实的质量和速度取胜?靠歪门邪道,终究只能胜得一时,胜不了一世啊!诗语,你将来是要继承我的事业的接班人,你一定要牢记为父的这番教导。”

        蓝诗语道:“爸,我知道。”

        蓝龙听了,却是眼神一厉,狠狠的盯了蓝诗语一眼,抹了一把下巴,说道:“干爹,请你放心,我做事,一向有分寸。”

        蓝天啸道:“阿龙,我知道你也是为了集团好,我并不怪你。集团的发展,也需要你的鼎力帮助。诗语说得对,现在是严打期间,你不要轻举妄动。”

        “是,干爹!”蓝龙心里极度的不以为然,但嘴上却说得十分恭敬。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说道:“姐回来了,事情办成了没有?”

        蓝诗语道:“没有。蓝少帅,你又上哪里泡妞了?打扮得这么花哨!”

        蓝少帅是蓝诗语二叔蓝天明的儿子,比蓝诗语只小两个多月,为人吊儿郎当,是个花花公子。他一说女人就来劲了:“哇噻,这江南省的女人,真是正点呢,今天我在街上看到三个大美女,风姿绰约,身材火暴的好啊!魔鬼的身材,天使的脸蛋呢,可惜……”

        蓝天啸微微皱眉,说道:“少帅,我们正在谈正经事情,你先出去玩会。”

        蓝天明喝道:“滚过来,老老实实的坐着,听大伯说正经事情,这么大个人了,也该学着做做生意了。”

        蓝诗语道:“爸,怎么办呢?这片地,我们还争不争?若是不争的话,我们还考虑在江州投资吗?”

        蓝天啸沉声道:“争!先把地争到手再说!”

        蓝龙拊掌大叫道:“妙啊,还是干爹有绝招,先把地争过来,到时候怎么开发,还不是由我们说了算?这些政府布门的领导,个个都是开头嘴硬,等生米做成了熟饭,他还能把我们怎么样呢?”

        蓝天啸老脸一沉,说道:“地到之手,谁也不许动,一切听我的指挥!谁要是敢擅自行动,休怪我不客气!这块地,我有大用途!哪个敢不听我的指挥,我就革他出家门!”

        众人都是一凛,蓝天明甚至在心里想,蓝天啸忽然间发这么大的火,莫非想用这块地来当百年后的墓园?

        只有蓝龙一副满不在乎的标情,在他看来,天下事情,唯快不破!与其在这里畏手畏脚,还不如奋起一刀,将乱麻一顿砍了。

        家庭娶会过后,蓝龙邀了蓝少帅,两个人勾肩搭背,有商有量的走了。

        且说李毅同志,每天的工作都排得满满的,中午休息时分,抽空把昨天晚上写的稿子润色了一遍,觉得十分满意了,这才吩咐苏新亮,把这篇稿子投到江州日报去发标。

        苏新亮一看是李毅署名的大作,不敢怠慢,马上打电话给江州日报社,叫他们来个人把稿子拿去排版发标。

        江州日报是江州市委的喉舌,李毅是江州市的副书记,他的秘书亲自打来电话,稿件又是李毅署名发标的,报社的领导更加不敢怠慢,马上派了人来,把李毅的稿子接走。

        派来的这个人,正巧是铁轶,他来到苏新亮办公室,拿了稿件,也不忙走,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向苏新亮问道:“李书记在忙吗?我看了一下稿件,有几个问题要问问李书记。”

        苏新亮上次在走马街见过铁轶一次,知道这个人跟李毅认识,便道:“李书记现在倒是不忙,我给你通报一声吧。”走进去一会儿,就出来请铁轶进去。

        “李书记好。”铁轶恭敬的喊了一声。

        “铁主任,快请坐。”李毅笑道:“小玲来到江南省,还多亏你照顾呢!”

        铁轶道:“不敢当,小玲是个好记者,我一直都很欣赏她。我夫人和女儿跟她也玩得来,每次出去吃饭,她们几个都有说不完的话要聊呢。”

        他老于世故,这话看似是废话,实则是为了拔刺的。郭小玲来江南省后,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晚上还一起吃过两餐饭,但郭小玲却是李毅的禁脔,虽然明知李毅不会吃这种干醋,但他还是怕在李毅心里种下一根刺,所以趁着这个机会,说出一番话,抬出妻女来,把这根可能存在的刺给拔了。

        李毅呵呵一笑,问道:“新亮说你对我的文稿有些修改建议,愿闻其详啊!你不要有所顾虑,有什么说什么吧,我这个人脸皮厚得很。”

        铁轶道:“李书记,你的文章字字珠玑,便是咱们报社的第一笔杆子,也没有这么深的文底呢。我这次冒昧求见,是另有要事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