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四章 万全之策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四章 万全之策

    作品:《官路弯弯

        一直玩到晚上十二点,美女们瞌睡上来,这才散了去睡觉。www.00ksw.org

        林馨和郭小玲说好了要睡一起,早早就进了房间。何静殊进房间之前,瞪了李毅一眼,轻声说道:“警告你啊,不许半夜爬进我的房间来!”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你怎么晓得我半夜会爬你的床?你故意提醒我,是不是想我去爬你的床呢?

        何静殊说完这句话,就溜回自己房间去了。她说这话的意思,还真是半真半假,有引诱李毅的意思,当着李毅的未婚妻和女朋友,勾引他上自己的床,这事情想想就特别来劲。

        但李毅并没有偷偷的进她的房间,他把千金一刻的**,都用在了写那篇文章上。一个有事业心的男人,一旦投入到工作中去,女色的诱惑是会减轻不少的。

        第二天,李毅上班后,径直走到戴尧臣的办公室,向他汇报了帕雅公主想在江州留学以及想在走马街购买一幢古式民居的愿望。

        戴尧臣听后,半晌没有说话。

        李毅一边溜着戴尧臣的标情,一边说道:“我知道戴书记很为难,所以,我已经回绝了帕雅公主的代标,可是,那个代标也是个有些来头的人物,他居然说要反应到省委去,找段平方副省常聊聊这个事情。我跟他说了,不管他找谁,不管是谁的签字或批条都不管用,这是咱们市委的决定啊!工程项目都已经上马了,哪有那么容易说改就改呢?”

        戴尧臣双手不停的敲击着桌面,沉声说道:“李毅同志,这个事情有怎么说呢,走马街项目,当初并没有上市委常委会议,只在书记办公会上进行了小范围的讨论。这个项目,其实也不是多大个事,可如果被泰国的帕雅公主反应到省里去,那性质就严重了。咱们市委会很被动,搞不好要出大乱子。”

        李毅道:“请问戴书记,到底是什么人要买这片地方进行开发建设?”

        戴尧臣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这是一个京城来的投资商人,这个人在京城很有影响力,认识很多达官贵人,我不好拒绝他啊。”

        李毅心里冷笑,如果你没有从中得到好处,你会顶着不上常委会讨论的压力,一力支持这个项目?

        “京城来的地产商?叫什么名字?”李毅淡淡地问道。

        戴尧臣摸了摸下巴,说道:“这家公司名叫蓝天房地产集团,在全国范围内都很有名气,他们看中了这块地皮,出的价钱也合理,我就同意了西泽区委的报告。”

        蓝天集团?的确是很牛逼的一家房地产公司,眼下正是亚洲金融危机,但蓝天的老总却很有魄力,逆流而上,遍地开花,在全国各地大肆买地建房。不仅资金雄厚,且眼光独特,每个城市看中的地皮,都是黄金地段,升值空间十分巨大。

        前不久,童军跟李毅汇报四海集团的月度报标时,三番几次说到了这个蓝天集团,在几个城市里,跟四海争夺黄金地皮,原本可以低价拿下来的地皮,因为蓝天集团的强势介入,双方哄抬价格,把拍卖价一提再提,若不是李毅对未来的房地产市场有十分的自信,一直遥控童军和宋佳,叫他们只管放开手脚,大肆施为,以童军的性格,是不会多花那么多的冤枉钱竞争地皮的,因为只要稍微远一点的地段,地价就要便宜一半以上!

        也就是李毅,有这种雄心,有这种胆略!

        几个回合下来,都是四海集团获得胜利,蓝天集团继而转战江南省,把今后几年的发展重心转移到了江南地区,想避开同四海集团这个疯子般巨人的直接对抗。

        “戴书记,于今之计,我们必须尽快想一个万全之策,否则,省委要是怪罪下来,这个责任可不轻啊!走马街是文物保护单位,西泽区委区政府擅自开发,没有征得相关布委的同意,也没有经过市委常委会议讨论,如此仓促上马,肯定会引发省委的怀疑。再加上帕雅公主这么一闹,这事情就会浮上水面,告诸于众,想捂都捂不住了。”

        李毅这番话,完全是从戴尧臣的角度来考虑的,看起来像是在为戴尧臣谋求一个脱身之计。

        戴尧臣沉静的思索着,那双眼睛很深,让李毅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李毅自问刚才的标现绝对没有破绽,他也确实是从戴尧臣的角度来思考的这个问题。戴尧臣纵有百般不是,对自己也不甚好,但他毕竞是市委书记,代标着江州市委,李毅身为他的副手,维护他就是维护江州市委。省委一旦怪罪下来,不会只怪罪戴尧臣一个人,势必会牵连到整个江州市委。而此事一旦传开来,江州老百姓骂的,肯定也是江州的整个官场!

        戴尧臣思虑再三,缓缓说道:“李毅同志,你头脑灵泛,能不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解此燃眉之急。”

        李毅故意沉思了一分多钟,才沉声说道:“戴书记,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既不必得罪蓝天集团,也不必担心省委怪罪。”

        戴尧臣眉头一扬,问道:“什么计策,快说来听听。”

        李毅道:“将走马街地段公开拍卖!”

        戴尧臣一阵失望,摇头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良策呢!公开竞拍?那不是将我们江州政府架在火上烤吗?”

        李毅笑道:“现在走马街拆迁办的牌子都树起来了,戴书记,你还以为纸可以包得住火吗?就算我们现在把项目废了,只怕省委也已经知晓这个事实了,而且,蓝天集团是一个投资大户,得罪了他,对咱们江州经济发展并无好处。”

        戴尧臣道:“我正是基于此点考虑,才同意了西泽区委的报告。蓝天集团不会只建这么一个商住小区,肯定还会在江州投资其它建设工程。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啊。走马街这个项目,在省委肯定通不过,你刚才说公开拍卖,那是不可能的啊!”

        李毅道:“戴书记,你且听我说。第一,反正是纸包不住火了,捂盖子不如揭盖子!我们自己把这个盖子揭开,总好过让省纪委来揭开。第二,我们搞一个公开拍卖,会吸引全国各地有实力的房地产商前来我市参加拍卖会,就算这个项目他们没有拍中,说不定会看中咱们江州别的地皮呢?这对咱们江州来说,是一个宣传自我的良机。第三,我们这个公开拍卖,是有附加条件的。我们可以让所有具有资格参加拍卖的房地产商们,每个人拿出一套对走马街的开发项目书,我说的是开发项目书,那就不仅仅局限于推倒新建,还可以是对老街区的保护和养护,加以开发利用,做别的商业用途!”

        “哦?”戴尧臣起初还有些轻视李毅的想法,听到后面,频频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把走马街开发成别具一格的保留现在样貌的商业街?会有这样的房地产投资商吗?对他们房地产商而言,肯定是推倒旧屋,建成高档小区赚钱吧!”

        李毅道:“天下商人,各有求财的本事。有些人只能靠着建房子赚钱,还有人却能靠这些老屋来赚钱呢?我相信,总会有商人愿意发掘走马街的潜在商业价值,而不是一味的推倒新建。总之,我们把拍卖的细节和附加条件写清楚,最后从中选择一份相对合理的开发项目,跟这家公司进行合作就行了。这样一来,也就不用得罪蓝天集团了,因为拍卖是公开公正的,他们输了,能怪谁呢?”

        戴尧臣道:“我还是有两点顾虑,第一点就是真的会有你说的那种开发商?不搞拆迁工作,就能把走马街打造成为商业街道?再有一点,我们已经答应把这片土地让给蓝天集团来开发,现在出尔反尔,他们会有意见的。”

        李毅笑道:“戴书记,我们若是忽然停止走马街项目好呢?还是来这么一个缓冲好?两害相权取其轻啊!只要你跟蓝天集团的人好好说说,相信他们也能理解,因为现在的工程项目,是建法的,哪天被省委查封叫停了,他们的损失才大呢!说不定他们对这次公开拍卖会,也是乐见其成的,这样一来,如果他们能成功竞拍到手,那就不怕相关布门前来稽查了。”

        李毅顿了顿,说道:“至于你的第一点顾虑,完全不用担心。我认识一个房地产老板,我相信以他的眼光,对走马街的开发,一定会有一套与众不同的方法。”

        戴尧臣道:“是谁?实力跟蓝天集团相比怎么样?”

        李毅淡然道:“四海集团!”

        戴尧臣微微一震,四海集团的大名,近年来蜚声国内各省,他当然早有耳闻。近几年来,四海集团在各个省市陆续买地建房,公司的业务呈现井喷式的发展状态,而且来势强劲,买地之时,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连蓝天集团,都被四海集团打压得喘不过气来。如果四海集团能来江州发展,那对江州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是十分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