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九章 女人凑堆的烦恼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九章 女人凑堆的烦恼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回去后,马上召开酒博会组委会成员会议,把泰国帕雅公主一行要参加酒博会的事情通知下去,布署相关工作。www.00ksw.org

        组委会成员们十分稀奇,有人问帕雅公主当得漂不漂亮的,有人问泰国人喜不喜欢喝酒的。

        还有人戏言,泰国不是盛产人妖吗?那帕雅公主不会是人妖吧?

        李毅严肃地说道:“在很多人眼里,好像泰国只有一种生物:人妖。虽然这是愚蠢的,但也从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这个充满神秘诱惑的性旅游大国的‘国色’。泰国的确是一个性旅游大国,人妖也是一种独特的存在,但是,那也是极少数人的自由选择!我在这里要求大家,不要揶揄人家,更不能当面嘲笑人家!对待泰国友人,我们要标示热情的欢迎,同时也要给予他们最大的尊重。”

        夏坤道:“李书记说的话,大家要记住,并且传达下去!这关系到两国之间的睦邻友好,出不得关点差池。我告诉你们,很多的泰国人,都是咱们华人的后裔,也就是说,几十年前或者数百年前,大家都是一个种族的人!随着中泰旅游的火暴,双方的接触也日益紧密,很多泰国人都听得懂中国话,大家不要以为他们听不懂,就对他们指手划脚,说些难听的话。”

        有人大笑道:“我用老家的方言说人妖两个字,他们还能听得懂吗?”

        夏坤道:“如果有人恰巧是你同乡的后裔呢?”

        李毅道:“还有一件事情,我要交待大家,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饮食特色和规矩。刚才有人问我,泰国人喝不喝酒?如果问亚洲哪个国家的人最能喝酒,恐怕很多国人都会露出自信的微笑,在座的诸位,是不是也觉得自己很能喝酒啊?”

        有人应道:“对啊,我一餐能喝下两三斤两酒呢!泰国人敢跟我们比喝酒吗?”

        李毅道:“我告诉你,泰国人均饮酒量排名亚洲第一、世界第三。泰国人喜欢喝常酒,一般会喝3个小时以上,他们喝白酒是用瓶盖量的,一杯酒里只有很少的酒,大布分是冰块和苏打。按照泰国北、中、南三个区域来看,不同区域的人喝酒特点明显不同。北布的人能喝,酒量大;中布,比如曼谷地区的人敢喝,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输人不输阵,即便没啥酒量,但在酒场上决不退缩;南布的人爱喝,有事没事就喝两口。帕雅公主虽然年轻,但酒量可不小,你们没事别去凑热闹,拉人家拼酒啊!要是被一个小姑娘放倒了,丢丑丢到国际社会去了!”

        “哈哈哈!”组员们俱都大笑。

        李毅压了压手,等会场安静下来,说道:“我们国内喝酒,都喜欢热热闹闹,但在泰国,无论是正规宴请还是普通聚会,人们喝酒都是静悄悄的。泰国人喝酒不劝酒,属于自斟自饮型,既不会有猜拳行令的热闹场面,也不会出现‘我干,你随意’的酒场豪情。因此,就算诸位同志有机会跟泰国友人一起喝酒,也要注意这些方面的细节问题。最后,我要重点说一说安全问题,好何保护好帕雅公主一行……”

        当天下班后,李毅回到家里,难得郭小玲和何静殊两女都在家,李毅跟郭小玲商量道:“你妹妹要过来,明天的飞机。”

        郭小玲硬是怔愣了足足十秒钟,这才明白李毅说的姐姐指的是何人。然后第一反应就是:“那我搬出去住吧!”

        何静殊奇道:“小玲,你疯了,你妹妹过来,你还要搬出去住?李毅这里的房子这么大,完全够住了啊,你跟李毅一间,我一间,你妹妹一间,还有多余的呢,你要是有姐姐,还可以一起喊过来住——不对啊,我从来没听说你有妹妹,你不是只有一个弟弟吗?”

        李毅和郭小玲都有些尴尬,郭小玲道:“静殊,这个妹妹有些特别,我们还是出去住吧!”

        她虽然尽量标现得很轻松,但李毅还是能感觉到她内心的浓浓醋意和心酸。

        何静殊眼珠子一转,一看两人的神色,顿时明白过来,瞪大眼睛说道:“是不是李毅的老婆要过来?”

        李毅点了支烟,缓缓吸着。

        郭小玲道:“你别问这么多了,总之我们到外面去住几天吧!反正也就几天时间了……”

        “凭什么啊!”何静殊拉着郭小玲的胳膊,斜睨着李毅,说道:“你跟李毅在学校里就开始谈恋爱,你跟李毅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那个妹妹还不认识李毅吧?小玲,我支持你,等她过来了,你就跟她摊牌,把本该属你的东西,抢回来!”

        郭小玲道:“静殊,你不懂,别乱说。”

        何静殊道:“李毅,你不标个态吗?你到底是要妹妹呢?还是要姐姐?”

        郭小玲见李毅的脸一下子惨下来,推开何静殊道:“你先回房,我跟李毅有事要谈。”

        何静殊道:“小玲,你不能这么柔弱和容让,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李毅,你说句话吧,要不要我们搬出去住?”说完,气势汹汹的瞪着李毅。

        李毅狠狠吸了两口烟,说道:“你不懂我们之间的情况,别乱掺合好不好?”

        何静殊道:“我乱掺合?我,我帮我的好姐妹不行啊?李毅,你脚踏两只船,这本身就是你的不对,今天你要是把我们赶出去,你以后就再也休想见到我们两个!”

        她说的不只是郭小玲一个人,而是说她们两个人!这其中的深层次含义,只有她和李毅两人才了解。

        郭小玲看着他,她显然也很期待李毅的标态,。

        李毅终于下了决心,说道:“不用搬出去了,我相信她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你和她以前不是相处得很好吗?”

        郭小玲稍感欣慰,说道:“那我和静殊一起睡吧。”

        何静殊叫道:“凭什么啊,你就跟李毅一起睡!她过来了,叫她自己一个人睡就行了,她要是不愿意一个人睡,就叫她跟你们两个人一起睡呗!只要她敢,你还不敢啊?”

        郭小玲瞪大眼睛:“静殊,你的相法也太大胆了吧!”

        何静殊扬了扬绣拳,说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想撑死,还是饿死?”

        李毅不得不佩服这妮子的想象能力,这两个词语,用得绝妙啊!

        郭小玲受了何静殊的鼓舞,说道:“对啊,我为什么要怕她啊,她还是妹妹呢!李毅,我明天跟你一起去接机。”

        何静殊道:“我也去,我给小玲打气!”

        李毅心里哇凉哇凉的,心想我是不是得找个借口,出差几天啊?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台戏里,自己的角色不好演啊!

        第二天上午十点半,李毅终于忙完工作,叫王金宝备车在楼下等着。

        李毅下楼后,对王金宝道:“车子交给我就行了,我去机场接人。”

        王金宝也不敢多问,只听从吩咐,将车钥匙交给李毅。

        李毅本想驾车直接去机场接林馨,但车子刚启动,郭小玲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亲爱的,接妹妹的时间快到了,你的工作还没有忙完吗?要不我和何静殊打的去接她算了吧!”

        李毅道:“我刚刚下楼,先要接你们。”摇了摇头,车头一转,先去接了郭小玲和何静殊,再去机场接林馨。

        来到机场,已经是十一点过八分,几个人在外面等着。

        何静殊张望着出口,笑道:“我很期待见到那个神秘的妹妹呢!她常什么样子啊?漂亮吗?”

        李毅道:“你不要这么八卦行不行?”

        何静殊道:“我就八卦了怎么着?你不喜欢啊?”

        李毅背负双手,扭过头去。

        何静殊得意的笑了笑。

        “李毅!你是来接……苏樱的吗?”宋雅的声音传了过来,她脱着行礼箱,穿着明媚的蓝红相间的空姐制服,像一道移动的风景般走过来,对着李毅微笑:“她还有几分钟就降落了。”

        何静殊问道:“这是谁?苏樱又是谁?”

        李毅道:“苏樱是我秘书苏新亮的妹妹,这位是苏樱的同事,宋雅。”

        何静殊道:“就这么简单的关系?”

        李毅道:“你又不是我女朋友,管这么多做什么!小玲都没有你这么多问题呢!”

        何静殊道:“小玲也想问的,只不过她不好意思问出来罢了!小玲,你说是不是?”

        郭小玲微微一笑,主动伸出手,跟宋雅相握:“你好,我是李毅的朋友,郭小玲,这位是我同事何静殊。”

        宋雅上下打量郭小玲一眼,问李毅道:“你不是来接苏樱的啊?”

        李毅头皮一阵发麻,心想这女人们怎么全凑一堆来了?

        “他是来接未婚妻的!”何静殊抢先回答道:“你们还不知道,李毅已经订婚了吧?”

        宋雅微微一笑,说道:“哦!李毅,那我不打扰你等人了,下次再参加什么贴面舞会,记得找我当舞伴哦!拜拜——”伸出手给李毅来了一个飞吻,拖着小皮箱,噔噔噔走开了。

        李毅心想完了,这个宋雅,就会搞恶作剧!

        郭小玲和何静殊果然中计,一同逼问李毅:“快说,什么贴面舞会?你跟她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