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五章 御香园的枪声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五章 御香园的枪声

    作品:《官路弯弯

        和必达岂有听不明白的道理?低声道:“李书记,这个项目有些复杂,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数的,我能做的,就是尽量争取拆迁户的利益。www.00ksw.org”

        李毅道:“吴九爷爷,你的话我记下了,大家的意思,我也明白。请你放心,我会将大家的心愿转达给市委领导知晓,我相信,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加美好,这片走马街,也会变得更加漂亮和繁华!”

        苏新亮和王金宝护着李毅走出走马街,和必达和赵阳等人随后相送。

        李毅问郭小玲:“跟我一道回家吗?”

        郭小玲笑道:“小珠说要请我去吃饭呢!嗯,你先回去吧。”

        李毅道:“那好吧,我晚上也有个约会,那我先走了。”

        刚上车不久,包建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他已经在御香园订下包间,请李书记随时可以过去。

        李毅知道包建安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便回答说自己正在路上,很快就可以到。然后吩咐王金宝开车去御香园。

        车到御香园,包建安已经等候在楼下大门口,见到李毅的车子开进来,小跑着过来,抢在苏新亮前面,帮李毅打开车门,笑道:“李书记,你好。”

        李毅笑着同他握手,说道:“建安同志,你太客气了。”

        包建安笑了笑,对苏新亮道:“苏处,你和王师傅一起上来吧,我订了两个包厢。”

        苏新亮目询李毅,李毅点头道:“那就一起吧,王叔,你家里要是没事,也一起上去吃个饭吧。”

        王金保这次没有拒绝,知道是另外坐一个包厢,嘿嘿一笑:“那行!”

        几个人说说笑笑,上得楼来。

        苏新亮和王金保自己走进隔离包间去,里面已经坐了好几个人,都是领导的秘书和司机。领导是一个圈子,秘书也有秘书的圈子,司机也有司机的圈子。

        李毅进入包间,看到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人,一个就是市委宣传部长屈柔同志,还有一个中年男子。

        里面两个人见到李毅进门,都起身相迎,屈柔先跟李毅握手,然后介绍那个中年男子道:“李书记,这位是市建设局局长宫平江同志,我们三个都是校友。”

        宫平江殷勤的笑着,伸出手来跟李毅相握,笑道:“李书记,你好,幸会。”

        李毅心想,刚刚在考虑走马街的事情呢,可巧就碰上建设局的局长了!笑道:“平江同志,你好。”

        包建安笑着请大家入座,叫过服务员,吩咐点菜。

        服务员很有眼力,看得出来,这一桌子人,包建安虽然是个买单的人,但李毅才是几个人的中心,便把菜单递给李毅,说道:“李书记,请点菜。”

        李毅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服务员微微一笑:“我是刚才听您的朋友这么称呼您。”

        李毅嗯了一声,点了几个招牌菜,便将菜谱递给屈柔:“屈部长,你也点几个吧,你们女同志的口味,我可不好做主。”

        屈柔微笑着接过去,点了两个菜,传给包建安,包建安却先递给宫平江,请他先点,宫平江也点了两个菜,包建安看了看服务员手里的菜谱,说道:“大家这是替我省钱呢?呵呵,一桌饭钱,我还是有的,小姐,除这些菜外,再给上一个福贵有余的套餐。”

        屈柔道:“我可不是替你省钱,我正在减肥,吃不了多少,你就点满了一房间的菜,我也只能吃上一小碗。”

        包建安笑道:“你还用得着减肥啊!你跟大学那会比,更显苗条呢!”

        奉承话谁都爱听,屈柔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李毅问道:“平江同志,我刚才在走马街一带看了看,听说那边要整改?”

        宫平江笑道:“那块地,早就定下了,说是整改,其实就是拆迁。拆迁工作已经展开,就等着拆迁户们签协议书呢,腾完房子马上就拆迁。”

        李毅道:“哦?那可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如果申请一下的话,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也很有可能啊!我看那里的房子,古色古香,大部分是明清时的建筑,还有一些年代还要久远呢!拆了岂不可惜?你们建设局能批准?”

        宫平江道:“这个事情,上级领导打了招呼,我们也只有照办啊。对老百姓来说,我们建设局权力很大,管着他们的土地开发和房屋建设,可对领导们来说,我们算什么?一个卒子罢了!今天我要是敢不听他的话,他明天就能将我给调离!”

        包建安嘿嘿冷笑道:“什么上级领导,还不是戴书记的意思?”

        屈柔道:“这里面的水深得很,听说这块地的买家,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看中了这块地,想开发成商业住宅区。”

        李毅道:“屈柔同志,这事情有没有上常委会讨论过?”

        屈柔道:“没有。这事情要是上常委会,估计很难通过。我是肯定要投反对票的。走马街我去逛过,我觉得那地方比西泽湖更能代表江州的形象,厚重古朴,有历史的苍桑感,走在那石板路上,仿佛踏进了时光的沉淀。能让人发思古之幽情。若是下毛毛细雨的春天,撑一把黄纸伞,走在那幽长的石径上,岂不正应了戴望舒那诗里的意象?”

        包建安呵呵笑道:“屈柔同志,不亏是宣传部长,毕业这么久了,这文采一点没落下啊!”

        李毅道:“我也觉得可惜啊!这片建筑,利用好了,会成为江州会下金蛋的母鸡呢!现在拆了卖地,能卖几个钱啊!这人啊,就是目光短浅!”

        屈柔道:“李书记,听你的意思,也是不赞成拆迁卖地?”

        李毅心想,屈柔也是反对拆迁的,何不探探她的口风,若是能争取她一起反对此事,岂不又多了几分把握?便道:“我反对能管什么用呢?戴书记都批复了,他要拆迁,我也是无法可想啰,只能趁着那古迹还在,多去溜达几回吧!”

        宫平江道:“依我看,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上常委会讨论呗!这里就有三票啊!再争取几票,完全可以打败戴书记的这个决定!”

        包建安摇手道:“别算上我,我八字还没有一撇呢,这要是传扬出去,别人会说我想当官想疯了。”

        宫平江笑道:“包兄啊,世上之人,哪个不想当官——除非是傻子!自古有言,学会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还不就是为了当官!”

        李毅听了,便笑道:“平江同志,你这话未免太过了,也有像陶明渊那种雅士,不为五斗米折腰呢!至于许姓始祖许由,那就更加高尚了,他贵为尧舜之师,他辞尧禅让、隐居箕山、挂瓢洗耳,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有文献记载的第一位隐士。介子推追随重耳在外逃亡19年,辗转周折,备历艰难险阻,在重耳病重之时,曾经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供养重耳。重耳最终能返回晋国,成为日后的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介子推功成身退,隐居绵山,晋文公亲自去绵山寻找,但介子推始终避而不出。于是晋文公下令焚山,企图逼介子推出山,不料介子推却坚不下山,最终抱在一棵柳树上死去。这种宁死不做官的人,也是有的。”

        宫平江叹道:“这不是傻瓜吗?有官不做,宁可被烧死!这人脑子是什么构造啊!”

        李毅道:“但使亡人能返国,耻将股肉易封侯。世上多的是淡泊名利的真人名士,便是当今世上,也肯定有不少这样的人,只不过,我们不认识罢了。”

        包建安道:“我倒觉得吧,一个人若果有真才实学,或是济世经邦之材,就应该出仕为官,安邦定国,济世救民。我欣赏的是姜子牙那种人,不畏高龄,不惧严寒,以垂钓自荐,辅佐周王成就大业。智珠深藏,白首山林,于世何用?”

        屈柔笑道:“建安,你刚才还说我掉文,我看你才是真正的老文青呢!出世入世,人各有志,由不得我们来做主。在其位谋其政,我们啊,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

        李毅道:“还是屈柔同志说得好!”

        几个人品酒谈论,甚是相投。

        屈柔的酒量居然是几个人里头最好的,四个人一起喝酒,每人一杯,轮流喝下来,包建安和宫平江都有了几分醉意,屈柔却是面不改色。

        李毅暗暗称奇,问道:“屈部长,你这酒量,是天生的吗?”

        屈柔笑道:“不是,我以前在乡镇待过一段时间,酒量是在那个时候练出来的。李书记也是海量啊,莫非也在乡镇待过?”

        李毅拊掌大笑道:“是啊!看来乡镇干部出酒才啊!”

        “呯!”的一声巨响传来,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隔壁的秘书和司机们闻声赶了过来,见各位领导都安好,这才放下心来。

        王金宝说道:“好像是枪声!”

        李毅等人面面相觑,枪声?哪里来的枪声?

        不一会儿,只见外面走廊上人来人往,一个服务员走了进来,急切地说道:“各位千万别出去,有人被一枪爆头,打死在包厢里呢!好恐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