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九章 静女其姝 洵美且异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九章 静女其姝 洵美且异

    作品:《官路弯弯

        一时云收雨散,李毅和郭小玲相拥而眠。www.00ksw.org

        郭小玲在外面劳累了一天,又经过一场香汗淋漓的**大战,双手搂着李毅的脖子,双腿夹着李毅的大腿,一脸满足的睡去。

        李毅等爱人睡着了,这才轻轻拿开她的脚,披上棉睡衣,摸出烟来,走到阳台上吸烟。

        李毅坐在躺椅上,透过玻璃幕墙,看着高楼下霓虹灯闪烁下的城市夜景。江州这座美丽的城市,李毅闻名已久,来到这里上次任也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直没来得及去好好游览一番。

        听说西泽区的西泽湖,是天下闻名的水景,更有历史与文化的积淀,与美景相互相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来到江南省,却不去游西泽湖,等于是入宝山空手而返,见美人却以布蒙眼。

        吸完一支烟,李毅走到客厅倒茶喝,却见何静殊还没有睡觉,一个从抱着一床毛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李毅笑道:“明天不用工作吗?这么晚还不睡觉?”

        何静殊看了他一眼,又扭过头:“你们太无聊了!弄得我睡不着觉,李毅,你要陪我的睡眠!”

        李毅倒了一杯茶,在她身边坐下,笑道:“这说明你心有邪!”

        何静殊忽然翻身坐起,直愣愣的看着他:“我就是心有邪了,怎么办啊?我心里这邪火是谁勾起来的?嗯?”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那个,你真没有男朋友?”

        何静殊抓住李毅的手,说道:“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李毅刚经大战,按说意志力十分强劲,但不知怎么的,被何静殊这么一挑逗,马上就又有了蓬勃的战斗力,右手微微用力一拉,何静殊顺着他的手劲,身子一侧,倒在李毅的身上,将头横枕在李毅的大腿上,右手从李毅的衣服底下伸进去,轻轻在李毅的胸口抚摸。

        李毅伸手轻抚她瓷白的脸,滑腻的手感,温软的触觉,像有电流从她身上传递过来,直击入李毅的心脏,再跟她抚摸胸口的手相连,形成一个回路。

        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

        何静殊的呼吸渐渐粗重,吊着李毅的脖子,坐起身子,张开双腿,跨坐在李毅的双腿上。李毅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他下面只穿了一条睡裤,连内裤都没有穿呢!

        何静殊感觉到里面的粗硬变化,粉脸俏红,伸手探进他的睡裤里面,低声惊呼道:“好大啊,难怪小玲叫得那么浪那么欢!”

        李毅道:“这可是如意金箍棒,你叫它大,他就大,你叫它小,就要卖力弄它,才能变小。你把它变大的,现在,你就要负责把它变小,不然,它这么胀胀的,会很难受。”

        何静殊羞道:“不愧是当领导的,说起黄段子来,一个脏字都不带。偏偏还那么撩人!”

        李毅双手扶住她的腰臀处,向里面微微用力,何静殊嘤咛一声,扑在李毅身上,脸对着脸,两张火热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

        何静殊张开嘴唇,轻轻咬了李毅一口,然后扑哧笑了。

        李毅捧起她的脸,对准她的嘴唇深深吻了下去,何静殊躲闪着他的亲吻,深情地问道:“李毅,你爱不爱我?”

        李毅也算是情场老手,女人跟你第一次上床时,总会问一些很傻的问题诸如你爱不爱我啊,我漂亮还是你前女友漂亮啊之类的问题,你要是不回答,或者是答错了,这场好球踢到了门口,但临门一脚就是踢不进去了。

        但李毅也不是个登徒浪子,不会见了漂亮女人就上。他跟何静殊之间,暧昧多过感情,感官的刺激多于情感的交流。但两个人的身体接触到了一定层次,难受就会脱离思想的控制,做出一些平常理智情况下不敢做的疯狂举动。

        何静殊是郭小玲的闺蜜,跟她发生这种暧昧关系,危险系数是很大的,但带来的刺激,也不是别的女人可以比拟的。

        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真正能偷到手时,没有哪个男人愿意享受偷不着的乐趣吧?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恶魔,此刻,李毅心里的恶魔就控制住了他,跟何静殊时不时发生的暧昧情愫,在李毅心里种下了这个恶魔,那就是想要偷着何静殊这颗美丽的蓓蕾。便想试试传说中白虎的滋味。

        同时,李毅对她的兴趣,也就停留在性这个层面上,要说感情,可能跟司婧差不多,对漂亮的女人,总会有些喜欢,但要说爱情,那就真的谈不上了。

        这种感情,跟郭小玲和花小蕊之间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我爱你——的身体。”李毅邪恶的一笑,双手捧住她的头,不准她乱动弹,对准她火热的红唇,吻了下去。

        何静殊还想推开他问个明白,但李毅吻住她的嘴唇后,右手滑下去,从她的衣服底下探进去,往上摸索那饱满坚挺的高峰。

        李毅把胸罩往上一推,握住了那只弹跳力十足的小白兔,轻轻捏揉。

        何静殊浑身一颤,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胸口传向全身,她情不自禁的发出喔喔的叫声,胸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记得爱或者不爱这码事了。

        “啊!”何静殊羞涩的想道:“原来被男人抚摸,和自己摸完全是两码事情啊!自己洗澡时,也经常抚摸啊,怎么就没有这种麻麻痒痒的快乐感觉呢?真是太奇妙了,他手上是不是带了电啊,难怪郭小玲那小妮子,一见了李毅的面,就不管不顾,不分场面时间的要跟他乱搞呢!真舒服啊!”

        何静殊把手往李毅的睡裤里伸下去,摸住了那火烫的粗大棒子,上下撸着,全身像软软的弹跳球一般,在李毅身上起伏扭动。

        李毅知道她被自己挑逗得差不多了,回头看了一眼主卧的房门,有些迟疑的道:“我们去你房间吧,小玲要是起来看见,非杀了我们不可。”

        何静殊道:“怕什么呢,她跟你亲热时,从来不想着回避我,我跟你亲热,为什么要回避她啊!她起来看见了正好,我也气气她!哼,谁叫她老拿你来炫耀,来气我呢!”

        李毅心想,郭小玲一睡着,就会睡得很沉,把她扛出去卖了都不会醒来,刚刚她又玩得那么辛苦,这一觉多半能睡到天亮去了,便也就不再担心,何况,有郭小玲睡在里面,他在外面跟她的好朋友乱搞,这种刺激更甚于偷情本身。

        偷情两个字,重在偷,不在于情。

        何静殊一边吻着李毅,一边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还主动的去脱李毅的衣服,很快就将两个人脱得一丝不挂了。

        何静殊一旦放开来,变被动为主动,搂着李毅,亲吻他的胸口两点小突起,右手也不闲着,一直在李毅下体卖力的搓揉。

        李毅本来还有些犹豫,生怕她真是第一次,但看到她如此主动和熟练之后,心想她可能也是寂寞了吧?跟司婧说的那样:“我们女人也有需要,这是我自愿的,不需要你负责,只要你不问我负责就行了。”

        一念及此,李毅再无迟疑,抱着洁白的**,放倒在沙发上,伸手往她下面摸去,果然细嫩无比,滑手得很,连一根耻毛都没有。

        “李毅,我是不是白虎?我听说白虎对男人有害处,你怕不怕?”何静殊忽然轻声说道。

        民间的确有相关的传说,说白虎克夫,跟白虎女人搞在一起的男人,多半会倒霉。

        “我才不信这一套呢,你这是无毛症,是一种疾病,不过无伤大雅,反而有增情趣。”李毅笑道:“这个东西,我很清楚,这是因为你下体毛囊细胞内的一种特殊蛋白质不健全,所以导致了阴毛稀少、柔软。这种特殊蛋白质若是阙如,则呈现无毛症。一般女性无毛症大多是生理性,其体内没有重要病变,也不影响健康和生育。所有,你大可放心!不必庸人自扰,更不要害怕害了别的男人。”

        何静殊羞涩地道:“我哪里有什么别的男人啊!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又不是学医的!”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后世网络之发达,超出现代人的估计,那个年代,对什么都好奇的李毅,曾经在网上通宵的冲浪搜索,对这些颇感兴趣的词语,自然早就搜索过了,对这些词语的解释,也就记在心里。

        何静殊嫣然一笑,拉李毅道:“既然不怕,那就来玩我啊!”

        李毅马上热血下涌,挺枪上阵。

        “啊!”

        李毅一时激动,这一下猛然刺入,用尽了力气,何静殊居然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李毅见她的痛苦表情和眼泪不似作伪,脑袋里巴嗡嗡作响,乖乖!又玩了一个处?

        何静殊紧紧掐着李毅的肩膀,含娇似嗔的道:“轻点啊,我下面好痛!怎么小玲那么快乐啊?我是不是白虎就不能做这个啊?”

        李毅紧张的看了看卧室的门,没有动静,这才低声道:“小声一点。我轻一点就不痛苦了。”

        轻轻的抽出来,低头一看,只见殷红的一小片,把两个人的下体都弄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