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九章 现身说法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九章 现身说法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说道:“我觉得吧,省委也没有规定,被他们否决过同志,就不能再次推荐?既然如此,屈柔同志推荐包建安同志入常,也不违反规定嘛!刚才戴书记也说过了,这个会议是民主的,是自由的,屈柔同志推荐谁那是她的自由,现在就实行民主表决吧,如果所有常委都以为包建安同志不适合入常,那他的得票数就会很低,自然也就进不了推荐名单。www.00ksw.org”

        屈柔目露感激。李毅心想,你借我的势,我又何尝不是在借你的势?

        戴尧臣想了一会,终于点头道:“好,李毅同志的话不无道理,那大家都表表态吧!这样吧,一个一个表态,实在太慢,我们实行举手表决吧!同意推荐包建安同志入常的同志请举一下手。”

        屈柔第一个举起手,李毅也举起手,然后看向夏坤,心想你刚才需要我帮忙时,你可是帮了你的忙,现在我也需要你的帮忙了,你不会袖手旁观吧?

        夏坤迟疑了一会,还是举了举右手。

        罗向晨举手笑道:“机会面前,人人均等,我也以为包建安同志可以再试试。”

        邓长江道:“规矩就是规矩,怎么可以随意更改呢?我还是同意包建安同志入常。”

        戴尧臣的双目猛然亮了起来,居然有五票支持了,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满以为,一个被省委否决过的人,大伙肯定不会支持他吧?谁知道居然得了五票之多!

        戴尧臣的双目在剩下的几个人身上转来转去,当他的目光落在蓝朝平身上时,蓝朝平正好举起右手:“我也以为规矩就是规矩,不能随意更改。今天可以改了这个规矩,明天就可以改别的规矩,改来改去,连方圆都没有了!”

        六票了,达到了半数!

        戴尧臣冷厉的双目,在其它几人身上一一看过去,缓缓说道:“还有人同意吗?好,包建安同志最后得票数是六票。”

        李毅暗暗点头,包建安能得到六票,算是不错了,如果不出意外,绝对可以进入推荐名单。

        接下来,罗向晨和陈君同都提出了各自的推荐人选,一个得了五票,一个只得了四票,都比包建安要低。

        如此,包建发顺利进入推荐名单。

        戴尧臣再次询问,还有没有人有提名时,全场安静下来。

        戴尧臣道:“既然没有人提名了,那就公布一下得票数和入选名单。和必达同志得了十一票,遥遥领先,包建安同志,六票……最终入选名单:和必达,乔步龙、包建安,……”

        戴尧臣念到包建安这三个字时,几乎是咬着牙嘣出来的!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戴尧臣虽然厉害,但也没有达到一言堂的地步。市一级的常委会,真正要做到一言堂,其实是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各个常委之间难免有得益冲突,而且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同盟和背景,真要对抗起来,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我说过了,今天主要有两件大事情要讨论,入常名额是头一件大事,现在总算告一段落。另外一件大事,想必大家都听说过了,那就是省委高度重视的酒博会。”戴尧臣呷了一口茶,说道:“同志们,下面有请酒博会组委会主任李毅同志,向常委会介绍一下相关情况。”

        李毅早就准备好了讲稿,把酒博会的筹办情况一一做了说明。

        “同志们,现在酒博会进行了关键阶段,可以这么说,酒博会是咱们江州市近阶段的头等大事,也是江州经济发展的一个大好机遇。我们江州,必须上下一心,群策群力,把这届酒博会办好!办成全国性的里程碑式的酒业博览会!”

        李毅略带磁性的男中音在常委会议室里回响:“当然,机遇也就意味着挑战,咱们江州要想把酒博会办成功,要做的工作还很多,而时间却已经非常紧迫!在这里,我着意要提的问题,就是两点,一是城市治安,二是城市的文明卫生工作。酒博会不仅是展示酒类产品给客商们看,更是一个展示咱们江州的给客商们看的机会,一个城市的形象,最重要的就是城市的卫生工作,城里人的文明程度,还有这个城市的治安状况……”

        李毅侃侃而谈,众人听得很专注,酒博会的很多细节,他们都没有听说过,当到李毅介绍这次酒博会的主题活动策划,是以美酒美景美人为主题时,众人的兴趣更加浓厚了,很多人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李毅分析了江州当前的治安状况和文卫情况,提出要进行突击严打活动和全民动员洁净城市面貌活动。

        等李毅说完后,张正贵说道:“李毅同志,咱们江州的治安情况一直良好,怎么到了你嘴里后,就变得如此不堪了呢?这马上就到年底了,还要搞严打活动,这未免不太合适吧?”

        李毅心想,你是政府一把手,我说治安不好,肯定会伤到你的神经,但这根神经,我还伤定了!

        “这里有一份稿子,是一个来江州采访酒博会的记者写的,大家要不要听听?”李毅拿出何静殊写的那份稿子,放在桌面上,说道:“这个记者供职于一家很有影响力的报社,她此次来江州,打算每天写一篇通讯录发回报社,进行一个江州之行的连载。这是她写的第一篇,题目是这样的:‘江州给我的第一份惊喜’,说是的她到江州后第一天的所见所闻。”

        屈柔道:“惊喜,有什么惊喜啊?”

        李毅道:“这个惊喜,是打了双引号的!这个记者来到江州的第一天,刚下火车站,准备到小卖部去买瓶水喝呢,结果伸手一摸,钱包不见了!这难道不是惊喜吗?”

        张正贵皱眉道:“有这等事情?只怕是个例吧?火车站我也常去,从来没出过什么事情啊!”

        李毅暗自摇头,心想你张大市长出巡,还不是前呼后拥,说不定还有警车随行,哪个不开眼的小扒手,敢偷到你身上去啊!

        “我再说一个我的亲身经历吧!”李毅道:“我初来江州,去省委组织部报到时,是挤公交车去的,售票员问我买票时,我伸手一摸钱包,结果摸了个空!那一刻,我还不相信江州的扒手这么厉害,这才多久啊,钱包就没了?但我记得清楚,出门之时,把钱包带在身上,坐第一趟公交车时,我还拿出来买过票。”

        罗向晨道:“李书记,你也掉过钱包?我也掉过一次,不过不是钱包,是一把零钱。那天我心血来潮,去集贸市场逛了逛,顺手抓了一把零钱装在裤子口袋里,在市场里逛了一会,看到一个卖苹果的小贩,想称两斤回来吃呢,一掏钱,没了!这些扒手,真是厉害,防不胜防啊!”

        屈柔道:“小偷小摸还好,我有一次背个挎包上街,结果包被人划开了一道口子,里面的化妆包被人偷走了!咯咯,小偷多半以为,我那个小包包里装的全是钱吧!”

        坐在扩大会议座椅上的两排与会同志,也参与进来议论,说自己身边人丢过什么东西,遭遇过什么小偷小摸行为。

        严肃的常委会,顿时成了快乐的批贼会。

        座中脸色最难看的,一个就是市长张正贵,刚才他还在说江州治安没问题,结果一句话就引出这么多抱怨。另一个,就是应邀前来参加常委扩大会议的市公安局副局长姜震东。

        参加本次常委扩大会议的非常委名单,是李毅拟定的,来的人都是与酒博会活动相关的各个部门的正职,正职不得闲的,就由分管副职代替参加,市公安局的赵阳因事没有来参加,就派姜振东过来了。

        姜振东对李毅说的事情,全都一清二楚,知道李毅并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无中生有,再听到其它同志的笑谈,他这个身穿警服的副局长,如坐针毡,低着头,不敢迎视众人的注目。

        议论声音渐小,李毅溜了姜震东一眼,淡淡地说道:“原来有这等遭遇的,不只我一个,也不只这个记者一个人啊!我们大家平时丢了些小钱小东西,可能觉得没什么,报警也没有人理,理了也不一定有结果,所以就懒得报警,是不是?”

        屈柔道:“是啊,我当时气愤,报了警,警察受理了,十天半个月也没有回应,慢慢的,我就把这事情给忘了。”

        罗向晨道:“不就丢了几十块零钱嘛,报警多麻烦,懒得动!”

        李毅沉声说道:“我们是政府官员,尚且如此想,那些失过窃遭过偷的普通市民,他们的想法可想而知!大家都不报警,姑息养奸,这正是江州小偷猖獗的土壤!江州人民,就这么好欺负?江州的官吏,就这么没有作为吗?”

        姜震东刚才目睹了常委会上云谲波诡的一幕,也见识到了李毅这个新晋常委的能量,赵阳的提名,因为李毅的反对,而急转直下,结果连推荐名单都没能进入。此刻听到李毅声声的质问,更觉压力很大,起身说道:“各位领导,江州治安差,我们公安局的同志,要负主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