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五章 老狐狸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五章 老狐狸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讶然抬头,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说话人的身上。www.00ksw.org

        说出这句反对话来的人,居然是宣传部长屈柔同志!

        她是常委班子里唯一的女同志,一直文静的坐着不吭声,没想到却能一鸣惊人啊!市委书记的提名,在占了绝大多数优势的前提下,她还敢提出反对意见。

        不管她出于何等考虑和目的,光是这份胆量,就够让李毅刮目相看了。

        戴尧臣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但很快就恢复如初,镇定的看向屈柔,沉声问道:“屈柔同志,你反对什么?”

        李毅莞尔,戴尧臣这话问得那叫一个绝妙啊,是啊,你反对什么?你是反对和必达呢,还是反对我?

        屈柔坐姿很端正,腰挺得很直。会议室里有暖气,她脱了棉外套,只穿了一件紧身的高领毛线衣,虽然是不太亮眼的紫色,但把女人成熟饱满的胸脯撑起来,像两团圆球般,风韵无穷,在这满室沉闷的男人堆里,显得异常扎眼。

        她肤色白晢,脸色红润,容光焕发,是常委会议室里的一道亮丽风景,男人们都想多看几眼,但一般时候还是不能将这个想法付诸实现,现在她高调发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力,男人们便有了明目张胆看她的借口,于是几十双眼睛,都齐刷刷的盯向屈柔。

        屈柔不愧是当领导,受惯了被人注视和欣赏的目光,她迎着众人的眼光,开口说道:“我当然是就事论事,反对的只是和必达同志入常这件事情。”

        屈柔明确的说明白了,她并不是反对你戴尧臣,只是不同意和必达入常。

        当着这么多同志的面,被一个女人抢白和反对,戴尧臣有些挂不住面子,问道:“屈柔同志,开会之前,我已经定下调子,这是十分严肃的常委会议,推荐出来的人选,也将是常委之一,这么重要的事情,不可以玩笑对待啊!你为什么要反对?理由是什么?总要说出来子丑寅卯来吧?”

        屈柔还是端坐不动,目光前视。

        她的对方恰好是李毅,李毅感觉她真的在看自己似的。

        屈柔说道:“我是做宣传工作的,对市里各个区域发生的大小事情,都比诸位常委要清楚一些。因此,我以为和必达同志不太适合推荐入常。”

        戴尧臣皱眉道:“屈柔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对宣传工作熟悉一些,就能反对和必达同志入常?”

        李毅却是听明白了,看来屈柔手里掌握了某些对和必达不太有利的负面情况,只是出于某些考虑,没有公开发表,也没有向上级汇报,但她自己却是十分了解的,所以,她才反对和必达入常。

        屈柔道:“具体什么原因,稍后我会向市委主要领导同志说明,但现在不太合适讲出来。”

        戴尧臣的心猛的一沉,屈柔这么说,他还听不明白的话,他就白吃这几十年的官场饭了。

        难道和必达那家伙,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柄掌握在屈柔手里?

        还是屈柔故意放烟幕,想阻挠我对和必达的提名?

        不管和必达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光的事情,现在这个时候,是不太适合深入讨论的,一旦揭发出和必达的阴暗面,那他入常的事情,十之**就要黄了。

        戴尧臣飞快的想明白这一节,说道:“常委会是十分民主的会议,既然屈柔同志存在不同意见,我们当然要尊重她。其它同志呢,也都谈谈自己的想法吧,支持就支持,反对就反对,一定要客观民主。”

        李毅心想,戴尧臣这是想搁置争议,然后以票数来定英雄,只要和必达的得票数在前三名,那么他的推荐名额,还是能通过的。屈柔再反对,也只有一票而已,影响不了大局。能全票通过固然最好,但这种全票通过的事情,一般情况下是很难出现的。

        现在和必达的得票数已经有八票,超过了半数,赢面还是挺大的。

        戴尧臣就将目光投出李毅,显然对李毅寄予了厚望。

        在这个事情里面,李毅其实是无所谓的,选谁不选谁,对他来说都差不多,反正都是些与他无关的人。

        但是,一个市几百万人口,却只有十数个常委,足见这一票的重要性,李毅手中握有这一票,也是一种权力,既然有权,而别人也想要这种权力,那么,李毅自然想用这票权力,来换取自己的利益。

        他原来是想支持戴尧臣的,可是听了屈柔的话之后,他有些犹豫了。

        他当官有他的底线和官德,玩权弄权都可以,政治就是不停的斗争嘛!没有斗争怎么出成绩,怎么发展?但李毅的底线就是不能损失到人民群众的利益。常委的权力是很大的,对市里的重要事项和工程,都有投票权力,如果选一些心术不正的人来担任常委,这就是对人民群众不负责任的做法。

        李毅无视戴尧臣的目光,而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屈柔,他很想从屈柔的表情里看出一点暗示来,但屈柔并没有注意到他,而是继续说道:“我保留我的意见。”

        张正贵忽然开口说道:“屈柔同志,有什么话,就要打开天窗说亮话嘛!戴书记刚才也说了,这是一个民主自由的会议,人无完人,和必达同志有优点,也会有缺点,你是不是觉得他哪些缺点不可容忍,不妨说出来,我们也听听,参考参考。”

        戴尧臣的手指在桌面上重重一敲,表达了他心里的不满。

        李毅心想,这个张正贵,借刀杀人,还冠冕堂皇,真是其心可诛啊!分明就是在挑逗屈柔,想利用屈柔来打击戴尧臣。也算是对戴尧臣刚才冷落他的一次小小反击吧!

        屈柔并不受激,她也是一个有着成熟政治思想的官员,当然年看穿了张正贵的用心,只是说道:“相关事情,稍后我会向戴书记汇报,以表明我反对和必达同志是有道理的。另外,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希望其它同志不要受到我的影响。”

        这话很圆滑,虽然反对了,但又不得罪戴尧臣。

        戴尧臣脸色一缓,说道:“还有三个同意没有发表意见,大家都说说吧。”

        这三个同志,就是李毅,组织部长罗向晨,还有军分区司令员邓长江。

        李毅想了想,冷静的说道:“戴书记,各位常委,我刚来江州不久,对大家讨论的人和事,都很陌生,本着对常委会和市民百姓负责的态度,我也就不好轻易置喙。当然啦,这么多的同志都同意戴书记的提名,可想而知,戴书记提名的同志,还是很得人心的,我原则上不反对。”

        张正贵冷笑一声,心想你废了这么多的话,还不是要拍戴尧臣的马屁!我还以为你年轻气盛,必定有不同意见呢,还不是随大潮!如此想着,看向李毅的目光中便多了几分轻视。

        戴尧臣呵呵笑道:“李书记,你不反对,我就当你赞成了啊!”

        李毅本想投弃权票,想想还是说了这么一番模棱两可的话。至于大家要怎么猜测,那也只能由得他们了。

        张正贵再次浮起冷笑,但也没说什么。

        组织部长罗向晨说道:“我同意戴书记的提名,同意向省委推荐和必达同志入常。”

        市委书记的主要大权,就是管官帽子,组织部长也是管官帽子,一般的地方,这两个人还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市委书记不会容忍一个不听话的组织部长来抢夺他的大权。

        罗向晨一表态,和必达等于是有了十票支持,这个得票数是很高的。戴尧臣欣慰的笑了,笑呵呵的看向邓长江,问道:“邓司令,你的意见呢?”

        邓长江摆手道:“我没意见!”

        戴尧臣笑道:“没意见就是同意啰!和必达同志最终获得了十一票啊!呵呵,不错啊,同志们,看来咱们市委还是很齐心的嘛!”

        李毅心想,跟你一致,那就是齐心,如果不一致,那就是不团结啰?

        其它参加常委扩大会议的同志,是没有权力参与这个投票的。他们能有幸进来参加此次常委会,还是因为接下来的酒博会议题会涉及到他们,所以才邀请他们前来,此刻看到这么精彩的常委会决战,已经让他们大开眼界了,一个个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戴尧臣喝了一口茶,笑了笑,宣布道:“下面再来议议正贵同志提议的人选吧,正贵同志刚才提名谁来着?”

        张正贵明知道戴尧臣是在故意发问,但还是认真的回答道:“是副市长乔步龙同志。”

        戴尧臣哦了一声,说道:“乔步龙这个同志,我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嗯,既然正贵同志提了他的名字,那大家都表表态吧!我还是那句话,一定要认真负责,每一票都是十分神圣的,你们一定要考虑清楚再投票!”

        李毅发现,他的目光不经意的瞪了季昌泽一眼。

        这个老狐狸,真是厉害啊,刚才他自己提名的人选,先逼着张正贵表态,而张正贵的人选,他却不忙着表态了,还要暗示死党,不要投这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