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四章 各怀心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四章 各怀心思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暗想,原来有这么重要的事情!

        官场之中,还有什么事情比得上升官和提拔重要呢?

        就算是酒博会这等大事,在一个常委提名前,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看看眼前这些人的嘴脸,就知道他们心里都在算计这个常委名额。www.00ksw.org

        市委书记官是大,可以有优先提名权,还在一票否决权,问题是,现在有三个名额啊,你市委书记再厉害,总不能全部占了去吧?你顶多占一个各额,还有两个名额可争呢!

        而且,这三个名额到了省委,省委也得开会商谈,最终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呢!你市委书记可以控制市委常委会,还能控制省委常委会?就算你是省委常委,也只有一票啊!

        众人各怀心思。

        只有李毅一副悠闲的表情,这个议案离他有些遥远,他初来江州,对江州的人和事物都不熟悉,想提名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再者,他一个新任常委,就算提了名,能有几个人来支持他?

        今天这种情况,肯定是龙争虎斗,互不相让,在座的常委们都明白,如果自己提名的人选侥幸通过,能成为常委,那自己今后在常委会上就会多上一票支持!

        常委会上的事情,不争则已,一旦争执上了,那肯定是旗鼓相当的局面,最后相差的也不过就是一两票的差距。所以这一票对每个常委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

        身为一把手的戴尧臣,自然是志在必得。所以,他马上就说出了他的推荐人选:“我推荐西泽区的区委书记和必达同志。和必达同志在区委书记任上,已经兢兢业业工作了五个年头,把西泽区治理得蒸蒸日上,今年上半年的财政收入,在全市五区两县一代管市里,是名列前茅的!我觉得和必达同志完全有能力有资格进入常委,参与市级层面的事务决策!”

        江州一共有五个区,两个县,一个代管市,西泽区在八个兄弟中,排名仅仅是第二名,所以戴尧臣才用了一个名列前茅,却不敢说他名列第一。

        李毅对这一点还不知道,但那些知道的人,嘴角便有了一些冷笑,心想谁不知道和必达是你的人,你这是摆明了想提拔自己人嘛!

        话说回来,这种重要职位,不提拔自己人,还能去提拔别人的人?大家彼此彼此,五十步不用笑百步。

        这毕竟是一把手的提名,就算你不认同,提出反对意见之前,你也一定要考虑清楚,你现在否则他的意见,待会你的意见就会被他以及他的同盟军给否决!

        这就是一把手的威力所在。

        戴尧臣笑呵呵地道:“大家都议议吧,觉得和必达这个同志怎么样?俗话说,兼听则明,大家对和必达同志有什么看法,现在都可以提出来,如果这个同志缺点多过优点,那就不适合上报省委。”

        没有人说话。

        戴尧臣一脸果如所料的表情,但他还是看向他的最大劲敌张正贵,含笑问道:“正贵同志,你有什么看法?”

        十二个常委,却只有三个名额,提名的人肯定会超过三个,最终上报哪三个名额,还得通过投票表决,以得票数最多的三位同志获得推荐资格。因此,戴尧臣这才一再询问,要大家表态。

        一把手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主动权掌握在他手里,他能控制住会议的节奏,不管什么事情,他都有优先权。优先权是个好东西,他先提出人选,等待大家的表决,谁要是先否决了他的提名,那你的提名也会得到他的否则了。因此,大家都要斟酌再三再发表意见。

        反过来,大家都同意了他的意见,后面他能不能同意你的意见,主动权又在他手上了!

        张正贵还是那副讨债的脸相,缓缓说道:“这个和必达同志嘛,我是了解的,工作能力和政治素质,那是极其过硬的,他担当区委书记是很称职的,但是要入常的话……”

        他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

        戴尧臣最恨的就是这种人,说话说到一半,起承转折处,忽然就顿住不说了。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沉声说道:“怎么样?正贵同志,有话但说无妨。”

        张正贵慢条斯理的掏出烟盒来,给自己点着了一根烟,吸了两口,吊足了众人的胃口。

        李毅微微冷笑。张正贵这不是在做作,也不是故弄玄虚,他这是在酝酿,他要让戴尧臣明白,自己虽然知道和必达同志的诸多缺点,但是我还是支持你,所以,接下来在我的提名问题你,你也要会做人!

        果然,张正贵说道:“嗯,和必达同志要入常的话,我本人是十分赞同的,就看省委的意见如何吧!另外,我提名江州副市长乔步龙同志入常。乔步龙同志是两届市委委员,作风过硬,工作扎实,在任上做出了不斐成绩,我觉得也可以提个名,让他参加竞选嘛,反正行不行,还得省委说了算。”

        戴尧臣微微笑道:“正贵同志说得对,和必达同志的入常问题,我们只是提个名,决定权在省委。其它同志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戴尧臣老奸巨滑,完全不理张正贵提的乔步龙,只说他的和必达同志。

        张正贵微微皱眉道:“戴书记,我觉得和必达同志和乔步龙同志两个都可以。”

        戴尧臣唔了一声,说道:“正贵同志,不用着急嘛,一个一个来嘛,我们先讨论完和必达同志,再来讨论乔步龙同志,不然会乱套的嘛!提名权,我们每个常委都有嘛!”

        张正贵老大不痛快,但也无话可驳,只是微微嗯了一声,顺着戴尧臣的话说道:“那就按戴书记的意思办吧,先议和必达同志,再议乔步龙同志。然后,大家有提名的再提名出来进行讨论。”

        李毅不禁微笑,心想这个张正贵也不是吃素的啊,借着戴尧臣的话,马上就把自己提名的人排在了第二位。如此一来,戴尧臣也不好自食其言了。一二把手都定了调子,其它人自然更无话说。

        党群副书记裴公良率先发言,说道:“我支持和必达同志入常,和必达同志出任西泽区委书记以后,西泽区的改变是巨大的,我们有目共睹,我觉得和必达同志完全有资格入常。”

        作为戴尧臣的第一副手,裴公良旗舰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完全支持戴尧臣。这两个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向来是一对搭档。

        裴公良和戴尧臣搭台子,也有一段时间了,两人之间,早就达成了某种默契和同盟。他首先支持戴尧臣的提名,也在情理之中。

        一二三把手都同意了,其它的人似乎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就算反对,又能有多大作用?不但会得罪戴尧臣这个市委书记,还要得罪和必达这个区委书记,如果和必达侥幸通过获得常委之位,那等于一举得罪两个常委,这个买卖不太划算。而且,看这形势,三个名额当中,戴尧臣要占一个,已经成了定局,很难改变。因为戴尧臣的支持者还有几个!

        市委秘书长季昌泽紧接着表态了,笑道:“和必达同志是个好同志啊,我同志戴书记的意见,推荐和必达同志入常。”

        市政法委书记蓝朝平道:“我同意戴书记的意见,推荐和必达同志入常。”

        市纪委书记陈君同道:“我虽然跟和必达同志并无往来,但我相信,戴书记举荐的人绝对错不了,我同意。”

        统战部长路建中呵呵笑道:“大家都说好,那肯定就是好啰,我反正是没有举荐之人,那就附议一个吧!我同意戴书记的提议,推荐和必达同志入常。”

        李毅摸了一下鼻子,心想乖乖不得了,戴尧臣的号召能力不可小觑啊!最起码,几个副书记,就没有一个反对他的,一个个都争相同意他的提议呢!

        戴尧臣还是一副淡淡的笑容,自信而从容的坐着,目光平视,似乎没有看向任何人,又似乎在看着每一个人。

        李毅就感觉他在看着自己,几个副书记中,只有李毅有没有表态了。

        李毅心想,自己反正是没有人选,同意谁不是同意?在这个问题上,根本没有必要得罪戴尧臣,何况,接下来的酒博会议案上,还需要戴尧臣的大力支持呢!

        李毅还没有开口表态呢,常务副市长夏坤缓缓说道:“我对和必达同志不太熟悉,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但从刚才同志们的谈话中,我对和必达同志还是有了一个概括的了解,我觉得和必达同志如果真的像诸位常委说得那么好的话,那真的是个好同志了,那么,我又有什么理由反对呢?连张市长都说他好,那他肯定就是好啰,我附议。”

        他这话说得很艺术,他先提了张市长,再说附议两个字,表明他附议的,是张市长,而不是戴书记。

        张正贵果然十分受用,对他微微点头。政府方面的常委名额本就有限,市长和常务副市长自然要一条心了。

        “我反对!”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猛然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