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一章 女人心思你别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一章 女人心思你别猜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猛然抬头,双眼中似能放出光来,沉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苏新亮道:“王叔有个十六岁大的女儿,三个多月前,死了。www.00ksw.org”

        李毅问道:“怎么死的?”

        苏新亮道:“跳楼自杀的。”

        李毅追问道:“在哪座楼跳楼自杀的?”

        苏新亮这下回答不上来了,心想李书记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啊?“李书记,我再去问问他的同事吧!”

        “算了,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李毅说道:“这是王叔最痛苦最隐秘的事情吧!”

        “是,我明白。”苏新亮道:“我还得知一个信息,王叔虽然中了一枪,但并没有伤到要害,他之所以转业到市委来,据说是他自己要求来的。为此,他还跟上级吵过很多次架。”

        李毅哦了一声,微微皱眉思索。

        王金宝为什么来市委?他又为什么要撒谎呢?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市委那桩少女跳楼案,跟王金宝又有什么关系?

        李毅回到住处,只见郭小玲躺在床上看书,便笑问:“那个喜欢研究香水的何记者呢?”

        郭小玲笑道:“静殊去休验江州民情了,你要小心,她笔下无情,不管你们江州有什么好事坏事,她都会写出来的。”

        李毅在床沿边坐下来,笑道:“我怕什么啊!我只是一个副书记,上面还有书记和市长呢!江州出丑,也轮不到我来顶包。依我看啊,何记者是个懂事人,知道我们久别胜新婚,故意躲出去,把空间让给我们呢!”

        郭小玲咯咯一笑,把手中书放在一旁,说道:“我就知道你想玩我,所以我才没有出去玩。”

        听了这话,李毅心里顿时有如一百只猫儿在抓挠一般难受,将公文包一扔,飞快的解衣脱裳。

        郭小玲早就脱了外套,穿着保暖内衣睡在床上,李毅脱光了之后,掀开被子钻进去,伸手搂过郭小玲的娇躯,在她耳垂下轻轻一舔,郭小玲就发出一声猫一般的叫春声。

        李毅双手从她的胸衣里伸进去,攀上了她的双峰,笑道:“小玲真乖,知道我回来要玩的,早就脱光了等我来吃。”

        郭小玲搂住李毅,轻声笑道:“你要弄就快点,等会静殊回来了——你把她弄到家里来,是不是存心想调戏她啊?”

        李毅道:“天地良心,我对你可是真心的,她若不是你的朋友,我才懒得理她呢!既然你不喜欢她住在这里,她一回来我就把她赶走!”

        “你疯了!”郭小玲翻身压在李毅身上,说道:“你是不是对我好,等会看你表现就知道了。静殊总说你藏了个小妹妹在家里呢!”

        李毅道:“我今天不干出个小妹妹来,我就不罢休!”双手顺着她的腰肢往下摸去,停留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说道:“给我生个孩子吧。”

        郭小玲腰肢扭了扭,在他的下身来回摩擦,啐道:“不行,除非你跟我去办个结婚证。”

        李毅笑道:“可以啊,不过,我们估计都得加入阿拉伯国籍才行,听说那里的男人娶老婆没有限制哦!”

        郭小玲双手往李毅胸口抓去:“你坏死了!”

        李毅往她下面一摸,居然全脱光了,白花花娇嫩嫩的光滑一片,触手温凉如玉。

        在李毅的温柔爱抚下,郭小玲很快就有了反应,伸手扶住李毅的根部,往花心处缓缓伸进去,用力一坐,就与李毅严丝合缝了。

        李毅也很久没有享受过激情了,上次因为寂寞,差点就想找苏樱玩上一场,不巧的是,那天晚上苏樱替人顶夜班去了,让李毅的计划落空,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让他这种花花心思反而淡了。

        此刻跟郭小玲在一起,他的激情完全燃烧起来,许久不曾用过的大棒,冲击得郭小玲潮水猛涨,发出一声声压抑不住的欢叫。

        门忽然开了,何静殊提着一袋子食品走了进来,听到这等狂浪的叫声,吓得面红耳赤,冲到卧室门口,大叫道:“你们有没有公德心啊?大白天的敞开门在家里宣淫!当我是空气啊!”

        李毅惊叫道:“小玲,何记者回来了。”

        郭小玲正在兴头上,按住李毅的胸口,不让他起身,拿起被子披在两个人的身上,挡住了春光,说道:“她要看就让她看个够呗!不要管她,我们玩我们的!”

        何静殊听到这话,几乎气得抓狂,冷哼道:“好啊,郭小玲,你存心气我没有男朋友痛爱是不是?哼,你都不怕丑,我还怕什么,我就站在这里看,我还搬个凳子过来看!有免费床戏表演看,我还怕你们不成?”

        她真的走进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故意将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床上两个人的疯狂动作,一张脸早就涨成了猪肝色,芳心嘭嘭乱跳。

        李毅虽然有些好色,但还没有这么开放,看到这一幕,顿觉压力山大,叫道:“何记者,你再这么看,我会阳萎的!”

        何静殊冷笑道:“阳萎了活该,阳萎,阳萎!”

        虽然有被子的阻挡,但两个人在里面像蛇一般扭动的动作,郭小玲毫不压抑的快乐叫喊,更能让人浮想联翩。

        何静殊心里痒痒的,十分难受,只看了一分钟,就跳起身来,暴走出门,咣当一声把门给关上了,嘴里还在大叫:“变态!变态!两个疯子。”

        郭小玲妩媚的一笑,低头在李毅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刚才你特别猛啊,是不是有别的女人旁边看着,你就特别兴奋?”

        李毅听了这话,再也忍不住,坐起身子,紧紧搂住郭小玲的身子,一泄如注,身子一阵痉挛,抱着她软软的倒在床上。

        “小玲,你疯了,你这是在玩火,你就不怕我变坏啊?”

        “你现在还不够坏吗?哼!”郭小玲笑道:“我就是想体验一下刺激的感觉嘛!”

        李毅无语的道:“何记者只怕生气了,你快去看看她吧。”

        郭小玲抓过李毅的衬衫披了,跳着脚,走到何静殊的房间。

        何静殊正一个人坐在房里狂吃零食,明明听到郭小玲进来的脚步声,还是佯装不理。

        “静殊,你不要生气嘛!”郭小玲扶着她的双肩,俯下身子,笑道:“我们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了,肯定是要亲热的啊。”

        何静殊道:“你们要亲热,也要等到晚上,夜深人静,关起门来,随便你们怎么玩啊!”

        郭小玲道:“你明知道李毅这个时间段回来,就会跟我那个,你为什么还挑这个时间回来?是不是存心想撞破我们两个亲热?静殊,跟我说实话吧,你是不是也喜欢李毅?”

        何静殊转过脸,冷声道:“啐,那种风流小子,也只有你这种不谙世事的小女人才喜欢他,还为了他这般的疯狂!我真是理解不了,你一跟他在一起,就堕落得跟个鸡婆子一般了!”

        郭小玲俏皮一笑,说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男人最喜欢的女人,就是那种人前清纯如处子,床上浪荡如妓女的女人。”

        “恶心!”何静殊伸手捏了捏郭小玲的脸蛋,说道:“你们两个的事情,不要扯上我啊!我才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去放荡自己。”

        郭小玲幽幽一叹,说道:“当你真心喜欢一个男人时,你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想栓住他的心了。”

        何静殊道:“既然如此,你怎么不调过来,跟他在一起,那不就可以天天厮守了吗?”

        郭小玲轻轻摇头,说道:“一个女人再有魅力,对一个男人而言,吸引力都是短暂的,天天腻在一起,两个再相爱的人,也很快就会彼此厌烦。甚至反目生仇,直至分手或者离婚。”

        何静殊转过头来,看着郭小玲,说道:“你就打算用这种方法来栓住他?不怕他在外面偷食?”

        郭小玲笑道:“一个男人如果想偷食,你能日夜守住他吗?你也是做新闻的,两公婆生活在一起出轨离婚的事情,你还少见吗?我们报社的吴主任,那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他老婆天天防狼一般看着他,结果怎么样?他还不是在外面养了小情人,连儿子都上小学了!若不是被人无意间撞破,这个哑谜谁能猜得到?”

        何静殊恨恨的道:“所以我说啊,男人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郭小玲道:“你又错了,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世上所有的女人都是三贞九烈的好女人,男人想坏也没地方坏去啊!”

        何静殊道:“你啊,歪道理一套一套的!那你和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郭小玲凄婉一笑,说道:“他有老婆的。”

        “啊!”何静殊惊骇过甚,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指着郭小玲道:“你当人家情人?第三者?”

        “他老婆才是第三者呢!”郭小玲道:“他的事情很复杂,你不会明白的。”

        何静殊捋袖子,义愤填膺地道:“我怎么不明白?肯定是他劈腿了,对不对?小玲,你别怕,我去找他评理!哼,睡了我家小玲,还敢在外面找女人结婚!我抓破他的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