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章 碰撞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章 碰撞

    作品:《官路弯弯

        戴尧臣微皱着眉毛,说道:“我倒不是怕他——只是,还有几个议题,想在省委常委大会上,依赖省政法委曾书记给我一点支持呢!现在我若跟他的心腹赵阳搞翻了天去,对我不利啊!但形势逼人,又不得不然!这个李毅啊,尽给我出难题!”

        季昌泽低声道:“戴书记,赵阳父子也太放肆了,现在的江州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再不好好整治,迟早要闹出大祸事来!连李堂堂市委副书记的钱包都敢偷,这要是换了我,我也会生气,也想整治一下这些臭流氓呢!”

        戴尧臣道:“就他倒霉啊!堂堂的市委副书记,他还要去挤占市民的公交车资源,这对市民,是不公平的嘛!我怎么就没有丢过钱包?扒手是有的,但还不至于像他说得那般严重吧?”

        季昌泽想笑但笑不出来,这个问题,得由戴尧臣自己去琢磨,去衡量轻重,支持李毅,还是不跟赵阳撕破脸,这都是戴尧臣自己的事情,他一个市委秘书长,还不能替领导决定关系这么重大的问题。www.00ksw.org

        戴尧臣也在权衡,如果自己不在常委扩大会议上表态支持李毅,势必会引起李毅不满,也会损害到酒博会的召开。

        如果支持李毅,肯定会损害到赵阳的利益,赵阳不可怕,但赵阳背后的曾绍伟,还是有些能量的,自己跟他同为省委常委,彼此之间借重的时候颇多,自己因为去年酒促会之事,在宋征明面前失了势,更需要别的常委支持,才能在常委会上偶尔发声,在某些人事上,才可以跟其它常委一争高下。

        两边都不好得罪啊!酒博会对李毅固然重要,但办好了,对他戴尧臣来说,未尝不是一份政绩。虽然他私心里很想李毅把这次酒博会办砸,以显示出自己不是那么的无能。

        但另一个声音又在告诉他,你是江州的父母官,你不能这么自私,酒博会是江州经济发展的一个契机,办得好了,往后每年都可以举办,这会给江州经济带来怎么样的腾飞?他当领导多年,稍微一算就知道,这对江州经济,绝对是个千载难遇的良机啊!他也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深深明白经济发展对市民意味着什么,那就是生活的富足,那就是钱财的增长!

        私欲与公家,孰是孰非?何去何从?

        这对戴尧臣来说,是一场情感与理智的碰撞。

        而他,也只不过是李毅众多棋子中的一步棋而已!

        李毅明白,自己办的这个酒博会,会触动到很多人的利益链条,因此,他要尽可能多的拉人下水,只有当大多数人的利益跟你一致时,你才能获得更多的认可,成功的机会也就更大。

        江州治安的改善,已经成了李毅关注的一个焦点。江州的治安情况之所以这么差,并不是没有人看到这一切,而是因为江州许多既得利益者的牵绊和阻挠,许多人从中获得了利益,他们也就对这些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李毅因为酒博会的事情,而牵扯进这张利益网,他想要把将这张网上的坏人一网打尽,但网上原来的得益者,却不会轻易允许他捅破这张网。

        李毅拉蓝朝平进来,又拉戴尧臣进来,甚至想把宋征明也拉进来,只要这些人点头同意了他的严打行动,他就有足够的理由来祭起杀猪刀。

        赵阳毕竟只是下级,又是公安局长,上级下了严打的命令,就算他是既得利益者,他也不可能不遵照执行,顶多也只能阳奉阴违,假意严打,实际上是雷声大,雨点小,随便抓几个扒手,就算完成任务。

        李毅看穿了赵阳的想法,虽然才要拉这么多领导进来。如果赵阳严打得力,那自然没有话说,也达成了李毅的目的。如果赵阳只是摆摆花架子,李毅就可以借蓝朝平和戴尧臣甚至是宋征明的刀,来杀杀赵阳的锐气!

        而戴尧臣明知李毅这是一计,他也不能不接招,他的身份,是市委书记,这种有利于江州市民百姓的行动,他如果不支持,就落了把柄在李毅手里。

        李毅缓缓走出戴尧臣的办公室时,得意的冷笑了一声,心想不管你接不接招,你都被我利用定了!

        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走廊尽头一闪而没,虽然只是一个背景,但李毅还是认出来了,那是自己的司机王金宝!

        他到五楼来做什么?以他的身份,没有工作上的事情需要到这上面来吧?

        李毅怀着疑惑,踱回办公室。

        苏新亮进来,给他泡茶。

        李毅一边看文件,一边问道:“王叔来过没有?”

        “王叔?没有啊,他来做什么?”苏新亮本能的反问了一句。

        李毅淡淡的道:“没事。”

        但这个疑虑却在他心里挥之不去,问道:“新亮,王叔还是经常到保卫处去代人当班吗?”

        苏新亮道:“是啊,我听说他还经常晚上来代人当班呢。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家里穷,需要钱用。”

        李毅更觉得不可思议了,一个因公负伤而转业的刑警,怎么可能会这么缺钱花呢?政府的补助难道不到位吗?沉吟一会,说道:“新亮,我交待你一个事情,你替我去打探一下王叔的家庭情况,打探清楚后回报给我,但是,你要记住,这件事情,不能被王叔知道。”

        “我懂,李书记,你这是想关心关心他家里人吧?”苏新亮笑道:“这个容易,我到他原来的单位去问一下,马上就知道了。”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对了,我想请你妹妹吃个饭,你能帮我约一下她吗?”

        苏新亮抓了抓头,说道:“李书记,这个事情,我这个当哥哥参与其中,是不是有些不太好?还是你自己约她吧。”

        李毅见了他的尴尬神色,恍然道:“你理解错了,我找她,是有公事要谈。”

        苏新亮更觉奇怪了:“李书记,你找她谈公事?这八竿子打不着吧?”

        李毅笑道:“酒博会想找一批美女来做宣传,暂定为空姐和导游,我找你妹,是想问问她,她愿意不愿意,她认识的好姐妹也多啊,都可以带过来。这可是好事情,酬劳很高,在领导面前出镜的机会也很大,而且,我们还打算评一个江南小姐出来,做为酒博会的形象大使——因为是你妹,我才跟你解释啊!免得你误会我对她有什么不良企图。”

        苏新亮笑道:“我才不会误会什么呢,李书记你还没有结婚,我妹妹也是有可能的嘛!说不定日后你真能成为我姐夫呢?那我就吃妹妹饭了。”

        “你这嘴巴啊,嘴张一帆一样——欠撕!”李毅说道:“觉得可以的话,就约一下她吧,这等好机会,当然要优先关照自己人啰!你要是有认识的江南美女,都可以邀请过来参加。”

        苏新亮笑道:“多谢李书记关照,我这就去打电话约她,嗯,约在什么时间呢?”

        李毅道:“今天不行,明天中午吧,约她出来吃个饭,我跟她谈谈就行了。”

        “那好,李书记,你女朋友来了,你不早点回去陪她啊?”苏新亮见李毅心情大好,就开了句玩笑。

        “多事!”李毅瞪了他一眼,苏新亮就乖乖的走了出去,先打苏樱的传呼,等她回电话后,笑道:“妹妹,有个男人想约你明天吃中饭,不知道你得空不?”

        苏樱嗔怪道:“哥,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八卦了?我才不会跟男人出去吃饭呢!”

        苏新亮道:“真的这么肯定?谁都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苏樱道:“没事我挂了。你不知道电话费很贵吗?”

        苏新亮道:“真是遗憾,那我只能让李书记失望啰!”

        “你说什么?喂,别挂,你刚才说李书记?请我吃饭的那个男人,是李毅?”

        “当然啰,不然,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八卦,随便一个男人就敢打电话给你,约你出来跟他去吃饭?我还没有那傻吧?”

        “明天中午?在哪里?”

        “你同意了?”

        “李毅是市委副书记,他请我吃饭,我当然得去了。”

        “哈哈,那就行了,明天中午李书记会去接你的。”

        “喂,他请我吃饭,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跟我说啊?”

        “这个问题,你明天私底下去问他吧,我可不敢问,我现在靠他赏口饭吃呢!”

        挂了妹妹的电话,苏新亮记着李毅交待他的事情,就打电话到王金宝原来的工作单位,询问王金宝的相关信息。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苏新亮得到信息后,马上走到李毅房间里,去向李毅报告。

        “李书记,王叔的情况我问清楚了,果然不简单呢!”

        李毅头也不抬地问道:“说吧。”

        “王叔有一对双胞胎儿女,妻子在生这对双胞胎时难产致死,王叔一直鳏居,独自带大了一双儿女。”

        “哦!”李毅叹道:“有情有义的男子。”

        苏新亮摇头叹气道:“王叔家里更惨的事情发生在前不久,他十六岁大的女儿,忽然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