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九章 踢硬铁板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九章 踢硬铁板

    作品:《官路弯弯

        这时,季昌泽送进来一份重要文件,打扰之后,就要离开,但戴尧臣却招了招手,说道:“昌泽同志,你也留下来一起听听。www.00ksw.org”

        季昌泽点点头,在旁边坐下来。

        戴尧臣道:“李毅同志,你接着说美人的事情。”

        季昌泽听到美人两个字,马上就睁大了眼睛,呵呵笑道:“戴书记,留我下来听美人啊?我喜欢,李书记,快说来听听,哪个地方美人多?到时我们一起去玩儿。”

        李毅虽然知道他是在说笑,但还是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戴尧臣道:“昌泽同志,你不要打岔,李毅同志在谈酒博会上的主题活动呢。”

        季昌泽嘿嘿一笑,对李毅做了一个请讲的手势。

        李毅笑道:“我所说的以美人为主题,当然不是叫美人们去诱惑人,也不是叫美人们去卖笑。江州不是盛产美人吗?我想我们可以有效利用这一优势,来吸引客商投资和旅游。酒博会可以成功的将八方客人吸引过来,有了这个平台,我们可以展示出江州自己的特色,比如美景,美人只是一个介绍体,也就是用美人的肢体语言,来表达和解说江州的美景,如此一来,我们办一届酒博会,却达到了几个目的。”

        戴尧臣的右手不停在桌面敲击,很显然,李毅的话语,说到他的心坎上了。

        “仓促之间,去哪里找那么多的美人来呢?”戴尧臣皱眉思索道:“江南省美人虽多,这么短的时间里,搞选美比赛也来不及啊!”

        季昌泽笑道:“美人?有啊,我知道醉梦江南会所里全是美女,而且都放得开,就算叫他们半祼出场,她们也会同意。”

        戴尧臣和李毅都皱眉看着他,看得季昌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随口说说,你们商量吧。不过,醉梦江南里面的女人,真的很不错呢!实在找不到的话,可以考虑考虑。”

        戴尧臣道:“昌泽同志,你何以对醉梦江南如此熟稔?你经常去吗?”

        季昌泽连忙摇手说道:“我也只是听说,听说而已——去过一两回,都是陪领导去的,也就是洗个澡按个摩什么的,没有特殊服务——那里面很正规的。”

        他不说后面那个话还好,他这一话,就有如画蛇添足,戴尧臣和李毅深深的哦了一声,一副表示明白的表情,但那浅浅的笑容,足以说明,他们压根就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戴尧臣道:“风尘女子,不行吧?”

        李毅道:“肯定不行,那我们江州成什么地方了?政府出面,组织小姐上阵,欢迎各地贵客来搞?”

        “噗!”季昌泽呵呵大笑道:“李书记,你这话太幽默了,我肚子都笑痛了。”

        戴尧臣道:“然则,我们上哪里请美女呢?李毅同志,你想必早就胸有成竹了吧?”

        李毅微笑道:“要美女,更要气质好,能代表江州甜美温柔女性魅力的女人才行。我思来想去,有两个行业的美女最符合条件,最重要的是,这两个行业,跟我们的旅游主题十分切合。”

        戴尧臣眼睛一亮,抢答道:“导游!”

        季昌泽呵呵笑道:“不错啊,导游里有很多美女,气质身材俱佳呢!还能说会道,让他们来讲解咱们江州的美景,啧啧,那真是美景美酒美人,醉如春梦中啊!绝对可以让客人们流连忘返。”

        戴尧臣道:“还有一个行业呢?”

        李毅笑道:“空姐啊!我虽然只坐过一次江南航空的班机,但我触目所及,全是清一色的美女,那形象,那气质,足以代表江南风韵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空姐是江南省对外的第一道窗口,外地人头一次来江南,坐飞机来的话,最先见的,就是这些空姐,所以说,空姐是咱们江南对外展示的第一面镜子,由她们来充当旅游主题的宣导员,再合适不过。”

        季昌泽笑道:“妙啊!还能穿上制服呢,这一边是清一色的空姐,这边是清一色的导游,两者相得益彰啊!绝对吸引眼球。”

        戴尧臣思索一会,缓缓说道:“现在的车展,就喜欢利用美女名车的元素来吸引观众的眼球,我们的酒博会,也搞这么一出,会不会被人指为下流庸俗啊?”

        李毅笑道:“这有什么下流庸俗的?我们又不暴露,也不卖萌,更不卖身!顶多也就是用甜蜜的笑容,欢迎各地贵客的到来嘛!”

        季昌泽道:“我觉得可行,现在办展览,多少要有些噱头,不然吸引不了人。”

        戴尧臣点点头,说道:“那倒也是,社会大潮流如此,我们也不能免俗啊!这个事情,虽然跟旅游局和航空公司方面进行协商沟通,预先选择好人,进行演练,她们毕竟不是专业的模特和演员,千万不可出什么差错。”

        李毅道:“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支付劳务费,我相信愿意来参加的人还是有的。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治安啊!戴书记,江州的治安是制约江州经济发展的一个瓶颈,这个问题不处理好,发展江州经济,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戴尧臣道:“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法治的约束和保驾护航,这个道理,我也明白,江州的法治,真的崩坏到影响经济的地步了吗?”

        李毅把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件事情说了一遍,又把自己准备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一场专项严打行动的事情做了汇报。

        戴尧臣讶道:“小偷小摸严重到了这个地步?我怎么从来不知道?昌泽同志,你说说看。”

        季昌泽支吾道:“这个问题,多半是真的吧。”

        戴尧臣有些生气的道:“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到过相关的汇报?电视台和报纸上,也都是一片颂歌赞诗,这些关系到民生的事情,怎么就没有人报道?媒体的力量和良心,是用来做什么的?为领导歌功颂德,拍马逢迎吗?李毅同志,文化也归你分管,这个问题你要抓起来!媒体的舆论监督一定要搞好,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事情,当然要严格把关,但这些民生大事,怎么也不见一次报道呢?这分明就是有问题嘛!”

        戴尧臣这番话,说得义正词严,让李毅捉摸不透,他说的到底是真的呢,还是候的?堂堂一市书记,不会从来没有去体察过民情吧?官场之中,向来是报喜不报忧,在领导面前,只说好话,不说坏话,只谈好的地方,不谈差的地方。就算领导要下去视察,也是前呼后拥,警车开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来大官了,退避唯退不及,哪个不开眼的小偷敢当着这个仪仗队行窃?

        季昌泽身为市委大管家,也是戴尧臣最大的秘书,相当于戴尧臣的耳目,他在其中起的上传下达作用,是十分有用的,相当于古代的“君侧”。

        戴尧臣生气的看着季昌泽,冷声道:“昌泽同志,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今天一并说出来吧!”

        “戴书记,我不是有意隐瞒你,我觉得吧,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哪朝哪代,哪个地方都避免不了,这算什么大事呢?这都是些芝麻绿豆的小事嘛!再说了,这些事情,都有政法部门在管,你是市委书记,总不能还腾出宝贵的时间来管这些小事情吧?所以,我就没有跟你说了。”

        季昌泽自有一番说辞,而且说得滴水不漏,戴尧臣也无话可讲,只得说道:“这个问题对酒博会的影响的确很大啊,李毅同志,我支持你的作法,的确应该开展一项严打整治。”

        李毅来找戴尧臣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他的支持。

        戴尧臣是市委书记,又是省委常委,说出来的话,份量自然不同,就算赵阳有背景,敢对自己阳奉阴违,但他绝对不敢随便糊弄戴尧臣。就算是省政法委书记,对戴尧臣的话,也要三思而行吧?

        李毅心想,我不管你是真的不知道呢,还是假意敷衍于我,我自有办法逼你全力支持我,淡淡一笑,说道:“戴书记能支持我那是最好了,但是,我以为最好召开一次常委扩大会议,由戴书记亲自部署,下达命令,那样市公安局的同志才能全力以赴,开展整治行动。”

        李毅这番话,说得无可厚非,让戴尧臣无法拒绝。

        戴尧臣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季昌泽。

        季昌泽双目下垂,一副老僧入定状,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多嘴多舌。

        戴尧臣缓缓说道:“李毅同志,我同意你的间见,那就定于明天上午九点一刻,召开一次常委扩大会议吧!我正好有几件事情要议一议。昌泽同志,你负责通知与相关与会人员,事关重大,不得缺席!”

        季昌泽的眼睛睁开了,脸上也恢复了笑容,应道:“明白,戴书记。”

        李毅“逼宫”的目的达到了,也就起身告辞。

        戴尧臣狠狠的道:“刚才你怎么不救驾?”

        季昌泽苦笑道:“戴书记,刚才那种情势之下,我还能怎么样救场啊?李毅同志太厉害了,把一切都算到了啊!这一次,看来是躲不过,要踢踢赵阳那块硬铁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