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五章 对着干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五章 对着干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想,你得了邹超凡的好处,就替他说好话?但市委一把手的权威,他还是不能轻易冒犯的,只是斟酌着说道:“戴书记,华诚贸易公司,本身并不生产酒,也没有自己的酒类品牌,他们只是一家酒类销售公司,我们把酒博会冠名权交给他们,不太合适。www.00ksw.org我觉得还得找一家酒类生产厂家比较好。”

        戴尧臣道:“反正都是做酒生意嘛,有什么区别呢?你想想,一家酒厂生产的产品毕竟有限,但酒类贸易公司就不同了,他同时做很多酒厂的生意,虽然只是一个冠名权,我们却相当于做了很多家酒厂的广告啊!”

        李毅微微皱眉,心想这是什么逻辑啊!说道:“戴书记,我总觉得不太合适。现在招标会日期都已经定了下来,报名参与的厂商多达上百家,我们突然之间搞一个内定,这对其它厂家是不公平的,对咱们江州市委的声誉,也是不利的。这件事情,我已经向省委宋书记做过了汇报,宋书记也同意了我们的做法,现在临阵改张,我无法向宋书记交待。”

        这番话绵里藏针,又抬出宋征明来压戴尧臣一头,心想你戴尧臣再牛逼,总不能跟省委书记作对吧?话说回来,如果你真能说服宋书记,同意你的提议,那我还有什么说的呢?我再牛逼,也不能跟两个一把手对着干吧?

        戴尧臣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十指不停的搓动,显然在思考着对策,良久才缓缓说道:“既然宋书记有了指示,我也就不勉强了,你刚才说华诚贸易是酒类销售企业,不适合,那么,吴州市酒厂呢?你觉得怎么样?”

        李毅眉毛一挑,心想戴尧臣这个老狐狸,原来真正的用意,是在这里等着我呢!他抛出华诚贸易,只是一个诱饵,一个陪衬的牺牲品,让我来否决的,这个吴州市酒厂才是他真正想抬举的企业。

        吴州市酒厂?不就是刚刚才来找过我吗?那个什么何厚古,是吴州市酒厂的厂长兼党支部书记。何厚古能来找我,事先肯定也来找过戴尧臣,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呢?戴尧臣居然要这么为他着想。

        戴尧臣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毅,他的眼袋很大,像两个鼓出来的圆泡,很想金鱼的双眼,他心想,你刚刚否决了我的提议,我现在顺着你的意思,提出吴州市酒厂,你还有什么借口来反对?

        “李毅同志,冠名权反正是要给一家酒厂的,给谁不是给?吴州市酒厂,是咱们江南省内最大的酒厂之一,我们举办酒博会,优先照顾自己省内的酒厂,也无可厚非吧?”戴尧臣见李毅沉吟不说话,便又说道。

        李毅道:“戴书记,可是,招标就是要公平公正公开才行,现在我们内定吴州市酒厂,会引起别的酒厂不满啊!”

        戴尧臣道:“这有何难?暗箱操作的事情,谁没有玩过啊?你招标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筹集一些赞助费吗?反正数目也得由我们说了算不是?你对外公布,就说吴州市酒厂赞助的钱是最多的,不就行了?不管别的酒企出的什么价钱,你多说几万块钱就行了嘛!是不是很好操作?”

        李毅也不着急,掏出烟来,敬了一支给戴尧臣,先帮他点着了,然后自己也点着了一根,缓缓说道:“戴书记,不瞒你说,酒博会现在的资金预算,还是去年酒促会的数目,这笔钱,用来办个酒促会,那是绰绰有余,但要办一届酒博会,那就是杯水车薪,这个资金缺口,省委宋书记早就说过了,省财政是不可能拨款的,我就想着出这些名目来,从参展酒企捞些资金来补缺。这个冠名权,我打算卖个高价钱的,现在戴书记打算将这个名额让出来,那么,酒博会的筹办资金怎么办?是不是从市财政拨款呢?我的意思是,只要资金不短缺,这个冠名权的问题,就照戴书记的意思处理吧。”

        戴尧臣夹着烟,在烟灰缸边缘敲了敲,说道:“李毅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毅道:“我的意思很简单啊,如果我们没有钱来经办酒博会,这个酒博会就开不成了,那么这个冠名权还有什么意义呢?”

        戴尧臣道:“李毅同志,有这么严重吗?不就是一个冠名权吗?你还打算靠这三个字来发财不成?”

        李毅笑道:“戴书记,不错,这三个字,我要卖出一个好价钱来,加上其它广告宣传的收入,再加上展位费,我们酒博会的筹办资金就有着落了,不但不要市里和省里一分钱,说不定还能有所富余。现在你要将冠名权让出来,您是书记,您当然有权做主,我也没有别的话好说,但是,这样一来,我们酒博会就没有资金办下去了,所以,我只有两个请求,一是请戴书记大笔一挥,批个条子,叫市财政批钱给我们,二是请求戴书记允许我辞职,另派贤能人士出任这个酒博会的主任吧!我是无能为力了。”

        戴尧臣双眉紧锁,说道:“李毅同志,市财政大权,掌握在张市长手里,这又不是一笔小数目,我批的条子,未必管用呢。”

        李毅悠闲的吐出一个烟圈,淡淡说道:“那就请戴书记另委贤能吧!”

        戴尧臣的鱼泡眼猛然睁大,说道:“李毅同志,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李毅摇头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年轻识浅,戴书记,请恕我无能为力。”

        戴尧臣狠狠吸了一口香烟,说道:“好吧,李毅同志,那你就按你的办法去做吧!”

        李毅点点头,起身说道:“戴书记,那我先过去了。”

        戴尧臣铁青着脸,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李毅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戴尧臣的办公室里传来一声重物摔在地上的声音。

        李毅知道戴尧臣很生气,自己一再拒绝他的提议,让戴尧臣以为自己是故意跟他作对呢!可是,李毅也没有办法,为了办好这届酒博会,他唯一坚持自己的想法和做法。而这届酒博会,也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回到办公室里,李毅思考着江州市委里的复杂局势。

        苏新亮走了进来,说道:“李书记,下班了。”

        李毅哦了一声,点头道:“新亮,通知王叔备车,我要去趟省附院。”

        苏新亮道:“李书记,王叔很乐于助人啊,我刚才下去找王叔聊天,发现他不在小车班里,却在保卫处帮人代班执勤呢!”

        “保卫处?他去那里做什么?”李毅思索道:“王叔是个轻重懂进退的人,他不会无缘无故跑到保卫处去玩吧?保卫处的工作,有一定的保密性和严肃性。”

        苏新亮道:“王叔以前是做刑警的,可能觉得保卫处的工作跟他以前的工作有很多相似性吧。”

        李毅也没有多想,说道:“走吧。”

        来到省附院时,李四正在接受心脏手术,还没有出来,李长本、吴秀珍、李乐乐和小李严,都守候在手术室外面,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夏菲。

        “李书记,你来了!”夏菲迎了上来。

        李毅问道:“手术情况怎么样?”

        夏菲道:“暂时还不清楚,手术已经进行四个多小时了。”

        李毅道:“这么久啊?”

        夏菲道:“这还算正常的,你不要担心,李四老人家年纪大了,做这个手术风险也很大,不过,汤医生的技术是全省最好的了,他说能做,那就有五成以上的把握。”

        李毅道:“医病不医命,我个道理我懂,李四爷爷这么大的年纪了,汤医生若是能治好他的病,就算是他赚到了。”

        李长本和吴秀珍都处于紧张之中,只跟李毅打了个招呼,就低头不语。

        李乐乐这次穿的衣服规矩了不少,虽然还是花哨,起码看起来像是一个正常人。她见到李毅后,问道:“李毅哥哥,你来做什么?”

        李毅道:“我来看看,对了,你那个朋友呢?是叫张明吧?你爷爷做手术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怎么没来陪你同来啊?”

        李乐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喂,你说什么呢!张明是我同学,没你想的那么肮脏。”

        李毅道:“好啦。乐乐,你爷爷手术,父母亲都会很忙,你是家里的大人了,要照顾好小严严。”

        “哎呀,你比我亲哥还烦!”李乐乐挥了挥手,说道:“我又不是小孩,我知道怎么做。”

        手术完成后,汤敏德从手术室里出来,对家属说道:“手术很成功,病人的情况很稳定,你们放心吧!”

        李毅听到这个消息,放下心头的重石,历史,或许会因为自己,而发生些许的改变吧!

        李四转到病房后,李毅去看了看他,李四还在昏迷当中,李毅也不好过多打扰,很快就告辞了。

        “李书记,你还没有吃饭吧?一起吧。”夏菲跟着他出来,笑道:“我有话跟你说。”

        李毅道:“嗯,那就去玉华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