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九章 子龙脱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九章 子龙脱袍

    作品:《官路弯弯

        站在李毅面前的,居然是一位故人!

        这个女人,还曾经跟李毅有过一段是非恩怨!

        这个女人的名字,叫做谈静宜!

        一瞬间,在南方省政府当差的那些日子里发生的故事,一一浮上脑海。www.00ksw.org

        汪洋,温可嘉,陆俊,这些久违了的人名,一一浮上脑海。

        水督办、香江大酒店,这些久违的地名也浮上脑海。

        香江酒店那次事情之后,这个女人就彻底消失了。若不是在这里惊见,李毅早就记不起她的名字了。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成为了夏坤的情妇?

        夏家父女都只顾着看谈静宜,没有人看到李毅的异常举动。

        夏坤走过去,温柔的问道:“怎么样?没割着手吧?”

        谈静宜躲闪着眼神,说道:“水太烫,洒出来烫着手,一松就掉下去了,对不起,我再去泡过。”

        李毅很快就镇定下来,平静的坐着,看着她表演。

        谈静宜不敢看李毅,捡起几块碎杯片,匆匆走进厨房去了。

        夏坤道:“我去帮你。李书记,你稍坐。”

        夏菲低声嘟囔道:“早知道她出不了厅堂,入不了厨房!真不知道老爸喜欢她哪一点。”

        李毅微笑道:“因为她年轻,漂亮。”

        夏菲重重的冷哼一声,说道:“漂亮又不能当饭吃!讨厌死了,小狐狸精!”

        李毅道:“你不像是这么尖酸刻薄的人啊!如何独独对她这么苛责?”

        夏菲道:“我讨厌她!不需要理由。”

        李毅问道:“夏市长跟她在一起,有多久了?”

        夏菲道:“我也不清楚,反正有一段时间了。”

        李毅嗯了一声,还想问问其它情况,夏坤和谈静宜每人端着两杯茶出来了。

        谈静宜将一杯茶放在李毅面前,轻声说道:“您好,请用茶。”

        李毅微笑道:“谢谢夏夫人。夏夫人,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我觉得你很面熟。”

        谈静宜脸色一变,随即镇定自若地道:“您真会开玩笑,我们不可能见过。”

        李毅哦了一声,笑道:“我想起来了——”一边留着她的举动,只见她果然脸显惊慌神色,话锋一转,说道:“你很想某个女明星哦!”

        夏坤哈哈笑道:“我也觉得她有些像呢。小谈,这位是市委李毅李副书记,以前在南方省时,对小菲多有照顾。李书记,这位是谈静宜,暂时还算是我的女朋友吧,我妻子得了肝癌,去世得早,幸亏有小谈陪着我,余生才不至于孤苦无聊。”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夏市长,你好艳福啊!能找到这么年轻漂亮的小情人!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是你先搭讪的吧?教教我,我也好去把个漂亮妹妹。”

        夏坤笑道:“李书记真会开玩笑,凭你的人才相貌,往大街上一站,就有数不清的大家闺秀和小家碧玉争相抛媚眼了。哪里还用得着我来教啊!”

        喝过一杯茶,夏坤笑道:“小谈,你陪李书记聊聊天,我去弄菜。”

        谈静宜道:“还是我去吧!”

        夏坤道:“我的厨艺好,还是我来吧,李书记,你不要笑啊,我不是君子,不需要远庖厨。”

        李毅哈哈笑道:“夏市长,这才是真正的好男人,下得厨房,出得厅堂,入得庙堂啊!”

        夏坤道:“我妻子以前多病体弱,都是我做饭菜,长久下来,这厨艺倒是精通了!今天就请李书记尝尝我的拿手好菜吧!保证你吃了还想吃!”

        夏菲笑道:“我爸爸也就这点好,我只要跟他在一起,从来不会饿着肚子。”

        夏坤道:“我又当爸,又当娘的,把你拉扯大,你以为我容易啊!还跟我贫嘴!”

        夏菲道:“好好好,我的好爸爸,我去给你当帮厨吧!”起身拉着夏坤进了厨房。

        李毅嘿嘿一笑,转向谈静宜道:“我该叫你谈小姐呢,还是称呼你夏夫人?”

        谈静宜道:“李书记还是叫我谈小姐吧。”

        李毅道:“哦,那么,谈小姐这会儿是不是想起来我们曾经见过面了?”

        谈静宜咬着嘴唇不说话。

        李毅冷冷的注视着她,说道:“是不是要我跟夏市长说个明白?你才肯坦白呢?”

        谈静宜一阵慌乱,手足无措,看了看厨房方向,忽然起身,扑通一声跪倒在李毅面前,说道:“李书记,你大人有大量,过去的事情,我求你不要再提出来了,好不好?过去是我对不起你,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做牛做马,我都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只求你放过我一马。”

        李毅冷笑道:“谈小姐,过去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我也可以不告诉夏市长。但是,我要警告你,夏菲是我的朋友,夏市长也算是我志同道合的同事。如果你安安心心本本份份的跟他好,我就饶你一遭。但是!”语气一厉,说道:“谈静宜,你可是有前科的!你若是胆敢对夏家父女不利,休怪我不客气!我的手段,相信你也见识过了!”

        谈静宜伸出双手,扶住李毅的胳膊,急切的道:“李书记,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他们的!”

        李毅打掉她的双手,冷哼道:“但愿如此!不要跟我勾勾搭搭,你这种女人,我见了会反胃!”

        李毅这一下手有些重,谈静宜轻轻哎哟一声,摸着痛处,含怨带嗔的斜乜了李毅一眼,目光中满含毒怨,恨声道:“李书记,不管你信不信,我以前除了被人利用外,我对你也有几分真心!”

        李毅冷冷的道:“你再说这种话,我马上就揭穿你的西洋镜!还不快起来?想让他们看见吗?”

        谈静宜幽怨的看了李毅一眼,低声道:“我恨你!”

        李毅呵呵笑道:“恨我的人很多,不缺你一个。既然要恨,就用点心思!”

        谈静宜道:“你知不知道,你害我了一生!”

        李毅轻蔑的冷哼一声:“是吗?你都坏成那样了,我还能害你变得更坏?”

        谈静宜张口欲言,夏菲端着一个菜走了出来,笑道:“喂,你们两个怎么光看电视,不聊天啊?”把菜放在桌上,对李毅道:“是不是觉得这种人毫无味道啊?”

        李毅道:“是!爱屋及乌嘛,你不喜欢的,我当然也要讨厌啰!”

        夏菲俏脸粉红,腰身一扭,飞快的走进去了。

        谈静宜扬起下巴,说道:“原来你喜欢这种小丫头!”

        “闭上你的臭嘴!”李毅瞪了她一眼。

        谈静宜道:“你又没有试过我这种成熟美女的滋味,怎么知道我的嘴巴是臭的呢?哦,我差点忘了,那天在香江大酒店,你还要跟我洗鸳鸯浴来着?要不要我们找个时间补上来啊?”

        “你无不无耻啊?”李毅冷哼道。

        谈静宜媚眼一横,说道:“李书记,我现在若是脱光了扑在你怀里,然后大喊救命,你说夏坤他是相信你呢,还是相信我?”

        李毅双眉峰聚,厉声道:“你试试看!”

        谈静宜咯咯一笑:“开个玩笑嘛!”

        李毅后背一阵发凉,心想这个女人真是有手段,居然能得到夏坤的喜欢!问题是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她接近夏坤,真的是出自爱情吗?还是想得到什么?如果她只是贪慕虚荣,贪财好权,想勾搭上夏坤做张长期饭票,那倒没有什么。但从她刚才的举止表现来看,完全不像这么一回事情啊!

        李毅忽然想起来,貌似陆俊也在这江州市纪委工作吧?上次在鹭城办案时,陆俊和左晓霞都到齐了,自己还捉弄过他一回,听左晓霞说,陆俊在江州市纪委工作啊!

        而这个谈静宜,上次就是受了陆俊的支使,才来向自己使美人计,闹出那么多的事情出来,这一次,她跟陆俊同时出现在江州,而她又跟市政府的常务副市长纠缠在一起,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吗?

        李毅的清冷的目光射向谈静宜。

        谈静宜只觉得这种目光有种无处不在、无所不包的神秘力量,自己在他面前,简直就跟一个没有穿衣服一般,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她慌乱的低下头,不敢看李毅,也不敢开玩笑了。

        “记住我说的话。”李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要做伤害夏家父女的事情,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夏菲和夏坤端着菜走了过来,夏坤笑道:“李书记,肚子饿了吧?来尝尝我亲自做的腊味合蒸和子龙脱袍!”

        夏菲道:“爸,你也就这两个菜拿手,不管哪个客人来,你都是做这两个拿手好菜!”

        李毅笑道:“腊味合蒸我倒是吃过,这个子龙脱袍,是什么菜?”

        夏坤将菜放在桌面上,指着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菜道:“这就是子龙脱袍了。其实就是一道鳝鱼为主料的菜肴,鳝鱼在制作过程中,需要经过破鱼、剔骨、去头、脱皮等数道工序,特别是鳝鱼脱皮,形似古代武将脱袍,故将此菜取名为子龙脱袍。”

        这道菜白、绿、褐、紫四色相映,色泽艳丽,让人一见就有食欲。

        李毅笑道:“这道菜绝了!我尝尝。”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果然咸香而鲜,滑嫩适口。一边咀嚼,一边瞥眼看向谈静宜,却见她有些不安的起身,向里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