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六章 这是命令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六章 这是命令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王叔,可是,你现在已经不是警察,更不是刑警,你还有伤在身,你自问你能抓住他们两个人吗?”

        王金宝皱紧了眉头,说道:“抓不住也要拼一下。www.00ksw.org”

        李毅道:“不行,你现在去抓他们,才是真的打草惊蛇,人没有抓到,反被他们伤了啊!”

        王金宝道:“现在是个好机会,我不能放过!”推开车门就要下车。李毅伸手去抓他,叫道:“王叔!你回来,这是命令!”

        王金宝根本不听李毅的话,从旁边抓起一个扳手,推开门就往外面走。

        李毅抓不住他,赶紧开门下车,见王金宝往摩托车走去,连忙掏出手机,拨通了110报警电话。

        李毅说道:“110吗?这里是人民南路,这边发现有两个在逃的毒贩,请你们赶紧派刑警前来支援。”

        “李书记?你是李书记吗?”接听电话的居然又是那个芮小丹!

        “我是李毅,芮小丹同志,赶紧派人前来,这里是人民南路,嗯,这里有家工商银行,快点!王叔现在一个人冲上去了!”李毅飞快的说完,同时看到王金宝已经冲到那两个人面前。

        “好,我这就特事特办,通知刑警队赶过去。哎,李书记,我还没有谢谢你……”

        她还没有说完,李毅却早已经挂断了电话。

        芮小丹不敢怠慢,赶紧通知市刑警队赶去人民南路工商银行路段。

        李毅放下电话,就看到那两个人已经坐上摩托车,正准备发动车子走人。

        王金宝快步走到摩托车后边,举起扳手,就往车后面那个人头上砸下去。

        那个人戴了头盔,王金宝受过伤,这一下砸,根本没有伤到那个人。

        李毅暗叫糟糕,急得不行,两边一看,根本就看不到警察的身影。李毅知道自己就算过去帮忙,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对方两个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毒贩,手上又有枪,自己冲过去,也是送死一途。

        但那两个人的反应出乎李毅的意料,他们并没有下车跟王金我宝缠斗,而是发动车子,快速的往人民南路上窜去。

        李毅来不及细想,拉开驾驶室的门,跳了上去,发动车子,朝着摩托车冲了过去。

        王金宝看到这一幕,奋力直追,但他一双腿,又怎么能跑得过四个轮子的汽车。很快就看不到李毅和那两个毒贩的身影了。

        王金宝这一次真正吓得不轻,李毅可是市委副书记啊,现在孤身涉险!万一要是有个什么闪失,那就是自己的过错了啊!刚才李毅再三阻止自己,但自己一意孤行,一定要下来抓这两个坏人,现在怎么办?

        王金宝真的吓出一身冷汗来,完了,完了!李毅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怎么办?

        “王哥!”一声大喊惊醒了王金宝。

        王金宝回过头,看到一辆市刑警队的面的停在自己身边,一个以前的兄弟探出头来喊他。

        “王哥,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市委帮李书记开车了吗?我们接到报警,说这附近有两个在逃的毒贩,王哥,你看到没有?”

        “看到了!我跟李书记都看到了!是李书访报的警,那两个人,就是我们上次抓捕的漏网之鱼!”王金宝急道:“你们快去抓他们,他们往那边跑了!”

        “哎,李书记呢?怎么不见他?”

        “李书记,李书记一个人驾车追逃犯去了!”王金宝钻进面的车,说道:“快追!”

        “什么?李书记追逃犯去了?这可怎么办?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啊,手里还有枪呢!你怎么不挡住他?”

        “我来不及啊!都怪我啊!李书记要是出事了,那我就万死莫赎了!”王金宝道:“是我引他跟踪这两个犯人的!兄弟,麻烦你开快点,快点追上李书记啊!就算我死了,他也不能死啊!”

        开车的刑警道:“李书记应该只是追上去吧?不会去跟他们硬拼吧?”

        王金宝道:“赶紧通知市局,多派人手来,封锁各个街道要塞,寻找李书记的下落,李书记的车牌很好找,找交警大队的兄弟们帮帮忙,看到之后,务必叫他们拦下李书记的车子,逃犯跑了,还可以再抓,李书记若是出了事,那兄弟们都没有好日子过了。”

        刑警们当然明白个中厉害,赶紧跟市局联系,增派警力出援,同时跟交警大队取得联系,要各个路口执勤的交警同志留意李毅的车子,若有发现,立即拦下来,务必保证李毅同志的安全。

        且说李毅同志吧,他驾着丰田车,一路狂追摩托车,那个驾驶摩托车的车技了得啊,利用自身的小巧便捷优势,在车流之中穿梭来去,一路狂奔而去。

        李毅驾驶着车子,紧紧跟随,不管摩托车手如何狡猾,总逃不过李毅的视线。

        摩托车手显然知道有人尾随自己,坐在后面的那个夹克男子,头盔被王金宝打烂了,干脆摘了下来,对着李毅的车前窗扔了过来。

        李毅急打方向盘,堪堪躲过这个头盔。那个头盔掉在马路上,一辆小车开过来,把它撞飞了。

        夹克男子对着李毅的车子,比划了一下中指,又吐了一大口痰。

        李毅冷冷注视着他,并不为他做的小动作所动,对准摩托车的屁股加速,寻找一切机会撞过去。

        人民南路是一条繁华的街道,车流量在整个江州来说,都算是很大的。摩托车穿插其中,李毅很难找到机会下手。

        江州称其为江州,是因为长江的支流吴江流经江州市,横贯江州市,把江州市分成了东城区和西城区。西城区是老城区,又分四个区。

        摩托车从人民南路一直开,开上了吴江大桥,往东城区开去。

        李毅的车子直追上吴江大桥,车那边有一个十字路口,正好是红灯。

        摩托车完全无视红灯,一路狂奔了过去,执勤的交警看到之后,正要去追,忽然看到李毅的车子,一看那车牌,马上就来了精神,也顾不得去追摩托车了,向李毅的车子走过来。

        李毅正在考虑要不要闯红灯去追摩托车呢,看到交警走过来,说道:“喂,刚才那摩托车,快去追啊!”

        交警道:“同志,请你把车子往旁边靠!”

        “喂,什么事情啊?你们没看见,我在抓逃犯呢!”李毅大声质问道:“快去追那辆摩托车啊,你们没事我拦我的车做什么?我又不是坏人,你们身为交警,难道不认识我的车牌号码吗?这是市委的小号车牌!”

        交警敬了一个礼,说道:“请问您是李书记吧?”

        李毅道:“我是,喂,摩托车不见了!我告诉你,今天这事情,你要负全责!你犯人不拦,居然拦我的车子!现在坏人全被你放走了,我怀疑你跟那些毒贩是一起的!”

        “李书记,你误会了,我们收到总部通知,看到您的这个车牌,就要拦下来,具体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李书记,请您原谅啊。”交警连忙解释。

        李毅摆手道:“我不管你们收到了谁的命令,我只知道,你们现在把毒贩放走了!赶紧给我追啊,这是命令!”

        “啊,是!是!”交警转身一看,路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摩托车的踪迹,便道:“李书记,这个只怕很难追到了。”

        李毅不理他们,启动车子直接追了上去,但连追了几条街,再也没有看到那辆摩托车了。

        李毅的手机响起来,是王金宝打来的:“李书记,你在哪里?”

        李毅道:“交警那边是你通知的?”

        王金宝道:“是我啊,我怕你出事,所以通知了交警那边。李书记,你还好吧?”

        李毅怒道:“我有事的话,还能跟你通电话吗?你坏人不去抓,你叫交警来拦我做什么?你他娘的,你不是个刑警吗?”

        王金宝道:“李书记,我刚才脑子里担心的全是你,没顾上抓人了。坏了跑了迟早有一天会抓到他们,可是你不能出差错啊!你骂我罚我,我都认了,只要你没事就行。”

        李毅的心马上就软了,说道:“好啦,你先回去吧,我下午再去市委了。”

        李毅想起那两个毒贩,心想这两个人不抓住,始终是个大祸害,如果酒博会召开期间出来闹事的话,那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下午的组委员成员会议上,李毅首先宣布了一件事情,把省委宋书记同意他的建议告诉了大家。

        “这个酒博会,是我综合了大家的想法和建议之后想出来的,可以这么说,这是我们大家集体智慧的结晶。”

        酒博会的点子,明明是李毅借用了后世的智慧,但他这么说出来,成员们的积极性自然就高了不少,大家都觉得自己提的意见,能够得到省委书记的认可,单是这份荣耀,就足够他们骄傲了,接下来的整个会议,自然就开得十分圆满。

        大家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用李毅来调动,就自然而然的把李毅吩咐下来的事情,当成是自己的工作去做,没有一个人推三阻四。

        李毅微微一笑:有时候,把自己的功劳让给大家来分享,说不定收获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