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章 不要找借口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章 不要找借口

    作品:《官路弯弯

        齐清若有所失的退出门。www.00ksw.org

        李毅冷笑一声,抓起电话,拨通了邢定文的电话:“定文同志,齐清同志的那篇稿子,你看过没有?”

        邢定文道:“还没有,他还没有送给我看呢,可能还没有写完吧,要不我再催催他。”

        李毅淡淡地道:“不用了,他刚才已经直接送到我这里来了。”

        邢定文一愣,说道:“我知道了。”

        齐清现在还不是李毅的秘书,只是市委办公厅秘书科的一个小文秘,虽然是主任科员,但他写出来的稿子,是必须先交给市委办主管的副主任审核校对,通过了之后,才能呈送到李毅的办公室。

        而齐清却自作主张,不通过邢定文的审核,直接将自己的稿子送达到李毅的办公室来!说得轻一点,他这是不懂规矩;说得重一点,那就是目无领导!

        身为一个主任科员,齐清不可能不懂这些规矩,他这是故意为之,想撇开邢定文,直接跟李毅亲密接触。在他的意识里,可能想着,只要自己这篇文章做得好,就一定可以得到李毅的青睐,那就可以成为李毅的秘书,成为李毅的贴身人。或者,从李毅布置他写这篇稿子起,他就想当然的把自己当成了李毅的秘书吧?

        邢定文一听李毅的话,就知道,齐清这小子,被李毅否定了。

        一个连尊重上司这么起码的规矩都不懂的人,怎么能做市委副书记的秘书呢?这也是李毅对邢定文的一种尊重,李毅既然用了邢定文,那就会给予他相应的尊重和信任。像今天这种事情,李毅借齐清的自大和失误,卖了一个大面子给邢定文。

        邢定文果然十分感激在心,说道:“李书记,我以前看他还是挺老实的一个人,才华也还可以,只可惜有些自大啊,或许正是这一点,才让他几年来不能扶正吧!这是他的命数,失去了这个机会,他的转机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呢!”

        李毅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邢定文道:“李书记,我刚才跟省委办公厅联系过了,宋书记明天上午十点二十分有空,省委办公厅会跟你安排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请你务必准时前去。”

        李毅道:“我知道了。你明天记得提前提醒我。”

        邢定文道:“好。那秘书的事情?”

        李毅道:“先看看吧!反正文字工作安排人做就行了,至于服务方面,呵呵,没有秘书我感觉还自在一点。”

        邢定文嘿嘿一笑,心想李书记真好啊,没有一点架子,从不苛责手下人。

        挂了电话,李毅拿过桌面上那份稿子,大致翻看了一下,觉得这个齐清文笔和思路还是不错的,这篇讲话稿写得活泼生动,一点都不呆板,可惜了啊!齐清同志,世上最缺的不是人才,而是懂规矩的知进退的尊上司的人才!希望你吃一堑长一智吧!

        李毅把自己写的那份建议书仔细推敲一番,觉得可以了,这才忙别的工作。

        下午,李毅闲来无事,记起自己的钱包来,不知道英勇的江州人民公安们有没有找到呢?

        李毅拨通了110,询问自己钱包的下落。

        这次的话务员回答他,110是报警服务台,没有查询服务,如果想查询相关案件,请到当地公安局的窗口去。

        李毅心想也对,便没有为难对方了。

        李毅翻查电话薄,找到了市公安局的电话,便照着号码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人倒是挺客气,问李毅是哪里,有什么事情。

        李毅说道:“我钱包丢了,在你们公安局报了案,这几天过去了,也没有个音讯啊!打击个把小偷,真就这么难吗?”

        对方道:“同志,你已经去当地街道所在分局或是派出所报案和查询,我们这里是市局,不提供这些服务。你这个电话是从哪里得知的?”

        李毅道:“哦,可是我的电话联系薄里,跟你们公安局有关的,只有你们这个电话啊。”

        对方有些紧张的问:“请问您是哪里?”

        李毅道:“市委啊!”

        对方的语气益发恭敬了:“请问您怎么称呼?”

        李毅道:“李毅。”

        对方愣了几秒,然后呀了一声。李毅听到那边有起身的声音和压低了声音说话的声音。

        李毅有些郁闷,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啰嗦,正想挂断电话时,对方又说话了:“请问您是市委李书记吗?”

        “嗯,是啊!”李毅道:“你是?”

        “李书记,您好,我是赵局长的秘书,我姓汪。这个电话是赵书记办公室的。”

        “哦!”李毅脑海里闪过一个人影,在那家会所里,这个姓汪的秘书来过一次,跟李毅照过面。

        “李书记,你刚才说你丢了钱包?”汪秘显然十分紧张。

        “是啊,上个星期就丢了,报了两次110,现在快一个星期了,也没见有任何回音啊!”李毅道。

        “这个,可能110报警中心并不知道您就是李书记,有所怠慢。我给您登记一下,然后帮您查一下,看看下面有没有在侦办这个案子。”

        “汪秘书,这样子不好,不能因为我是市委副书记,你们就特事特办,难道一般市民报警,你们110就不处理了吗?”李毅严肃地说道。

        汪秘书道:“是是是,李书记的指示,我一定认真记录下来,传达给市局110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让他们认真执行您的指示。”

        李毅再次说了自己丢钱包的经过,说道:“你们市局是不是应该严厉打击一下这些小偷扒手?这件事情虽小,不是什么凶杀案抢劫案,但小事情却反映出咱们江州的治安环境,也考验着我们执政为民的实施度!”

        汪秘书只是迭声答案,说一定会把李书记的指示转告给赵局长。

        李毅也分管政法工作,党委对政法工作的领导,大体上就是一个宏观的掌握,但说出来的话,还是很有份量的。

        放下电话后不久,电话就响起来,这次居然是个女声,而且十分甜美,“请问是市委李书记吗?”

        听得李毅一愣,沉声问道:“你是哪位?”

        “李书记,您好,我是为您服务过的110话务员,我叫芮小丹,你还记得我吗?”

        “对不起,我记不起来。”李毅是真的记不起来。

        “李书记,之前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请求你的原谅。”芮小丹真诚的道歉。

        “芮小丹同志,如果报警的人不是我,而是普通的民众,你会打这个道歉的电话吗?”李毅淡淡地道。

        “对不起,李书记,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我……”芮小丹听出来李毅在生气,语气十分急切的道。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不是我。你也不用找借口,你越找借口,我对你的反感越大。我们江州市的每个人,都必须做好自己的本份工作,这个城市才能变得美丽。如果环卫工人不早起将垃圾处理,我们每天上班,能吸呼到清新的空气,能见到整洁的街容吗?如果早餐店的员工不负责工作,我们一走出门,就能吃到美味的早餐吗?你们110话务员的工作尤其重要!你们接的一个普通电话,对你们来说,可能只是一个几分种甚至几十秒钟的通话记录,但对报案人来说,却是十万火急、人命关天的大事情!”李毅严肃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处理完日常工作,李毅准备下班时,齐清居然又跑了上来,期期艾艾的对李毅说道:“李书记,我知道我错了。对不起,我不该自作主张,直接跑上来找你。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虚心接受您的意见,好好表现。”

        李毅皱眉道:“我听对不起这三个字,已经听得太多了,齐清同志,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你的文稿我看过了,写得很不错,证明你用心了。你回去好好工作吧。”说着,拿起公文包,往外面走去。

        齐清紧跟上来,说道:“李书记,邢秘书长已经批评过我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原本是想拿给邢秘书长审核的,可是邢秘书长当时不在……”

        李毅站着脚,说道:“齐清同志,我最不喜欢的一类人,就是做错了事情,还要到处找借口的人!”

        齐清马上就闭了嘴巴,沮丧的看着李毅走远。

        李毅来到一楼,却不见自己的小车开到院子里来等他。

        李毅掏出手机,习惯性的翻到钱多的电话,快要拨出去的时候,这才记起来,自己现在的司机,已经不是钱多了,而是那个木讷的王金宝。

        李毅不知道王金宝的电话,看看时间,懒得去找王金宝了,心想做领导司机做到他这个份上,也算是人才了。信步就往外面走去,想坐公交车回去,反正也就几站路,随便可以体验一下民情,还可以给市财政节省小车磨损费和油钱。

        大院两边的绿色植物生长得十分茂盛,虽是冬季,但也绿意侵人。

        正欣赏着景色,冷不防一个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听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道:“您是李书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