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九章 李书记的魄力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九章 李书记的魄力

    作品:《官路弯弯

        周一,李毅上班后,来到戴尧臣办公室,向他汇报酒促会组委会成员会议内容。www.00ksw.org

        李毅把整理打印出来的会议记录递给戴尧臣,请他过目,趁着他看记录的当儿,说道:“戴书记,我们组委会班子成员商议之后,一致认为,这届酒促会,应该办出新意来,不能再走以前的老套路。大家开个会,喝杯茶,聊聊天,这都是政府部门开会的老路子。酒促会应该办成一场商业交流会,而不应该是领导做报告,企业主过来听报告。我们政府部门,在对企业的管理上,应该改变工作作风,变领导为引导,变都管为监管。”

        秘书丁雪松进来给李毅泡了杯茶,听到这里,向李毅丢了个眼色,但李毅并没有注意到,继续说他的建议。

        戴尧臣的脸色有一丝不愉快,但很快就消失不见,说道:“李毅同志,大家的想法很好,我原则上同意。你们组委会的同志商量出一个具体的名目出来没有?你们商量好后,由你出面,向省委宋书记做一个汇报就可以了。”

        李毅拿出一份酒促会项目改革建议书,递给戴尧臣,说道:“这是我花了两个晚上赶出来的建议书,请戴书记过目。”

        戴尧臣接过建议书,随便翻了翻,便放在一边,说道:“李毅同志,酒促会主要是省委宋书记提出来要搞的项目,现在这个项目由你全权负责,你也是酒促会组委会的主任,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向省委宋书记去做汇报。只要宋书记同意了,我这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李毅左眼皮一跳,心想戴尧臣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尊重他这个市委书记,有什么事情,都来向他做汇报,他反而不高兴了?

        从戴尧臣办公室里出来,秘书丁雪松迎上来,送李毅到门外,低声说道:“李书记,刚才我倒茶的时候,向你示意过,你没注意。”

        李毅哦了一声,问道:“怎么了?我犯了什么忌讳了?”

        丁雪松道:“李书记,去年那一届酒促会,是戴书记亲自挂的帅,整个项目,从策划到布展再到举办,都是他一手操办主持的。”

        李毅恍然大悟,有些懂了。省委宋书记跟戴尧臣提过一嘴,说要在江州搞一个酒业贸易促进会,戴尧臣为了讨好宋征明,就亲自挂帅,操办此事,结果这一届酒促会办得中规中矩,虽无大错,但也没有任何特色,宋征明参加完酒促会后,一言不发的走了,留给戴尧臣一地的尴尬。

        戴尧臣知道,自己这届酒促会,办砸了!马屁拍在马蹄子上了。

        宋征明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无言的批判,就是对酒促会的否定。

        很多时候,领导只有一个想法,就好比宋征明,他知道酒业有前途,而江州的酒类产品也比较多,运作得当,这将是一个发展江州经济甚至是带动全省经济的杠杆!可是,他也仅仅是有这么一个想法,至于怎么去做,怎么样去实施,他并没有全盘的考虑和措施,所以,他才把工作交给下面的人来完成。

        领导动动脑子,下面的人就要跟着动身子。

        宋征明画了一个大饼,把发展江州酒类产业的重任交给了江州市委市政府,江州市委书记戴尧臣挂帅上阵,结果办出来的事情,并没有得到宋征明的认可。

        宋征明之所以默默离开会场,肯定是有所不满,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其一,手下人的确是尽了心,尽了力,一味的苛求,于事无补,还会打击手下的积极性。手下人拼死拼活的卖命,只想迎合你,讨好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结果只得到你一顿饱骂,你叫他们怎么想?以后谁还敢替你做事?其二,宋征明本人也不知道这个酒促会要怎么搞,他只有一个概念,但他会看好歹,你做出来的东西,合不合他的意,他还是知道的。

        戴尧臣去年拍错了马屁,今年他就学乖了,不再担任酒促会组委会的主任,而把新上任的李毅拉了过来。

        酒促会是戴尧臣的一块心病,李毅不仅在他面前大肆谈论,更是一再的出言不逊,否定去年酒促会。这等于是拿钝刀子在割戴尧臣的肉啊!难怪戴尧臣会不舒服不高兴了。

        现任莫说前任非,这是官场里不成文的规矩,李毅却对着前任组委会主任,大放厥词,历数其非,叫他情何以堪!

        李毅谢过丁雪松,回到自己办公室,心想自己这一次糗大了,一来就把一把手给得罪了。这种得罪不比别的,这等于是在他心口种刺,而戴尧臣非但不能发泄,还得打落牙齿和血吞!这根刺一旦种下去,李毅在戴尧臣心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后戴尧臣还会对李毅好吗?

        琢磨来琢磨去,李毅很想当面去向戴尧臣说明一下,自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胡乱说的,请戴书记不必介怀。但这也只是想想,真的这么做了,只怕会起到完全相反的效果,那不等于是捅了戴尧臣一刀,再在他伤口撒盐吗?

        季昌泽肯定知晓这件事,他为什么不提醒自己?

        邢定文也肯定知道这件事情,他为什么不提醒自己?

        李毅一时间有些患得患失,像契诃夫《小公务员之死》里面的那个“打喷嚏”的小公务员一般。但李毅毕竟是李毅,灵魂的坚硬度,比那个小公务员自然强大百倍,想过之后,也就罢了。

        他打电话把邢定文喊过来,不动声色的问道:“定文同志,关于酒促会,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我打算向省委宋书记去作一个专题汇报。”

        邢定文道:“李书记,其实我早就想提醒你了,这个酒促会,是个烫手山芋,办得好与不好,都讨不到好去。”

        李毅笑道:“这话怎么说呢?工作做好了,还能讨不到好处?”

        邢定文道:“上一届酒促会,是戴书记主持召开的。李书记,你想想,如果你这一届,只是依样画葫芦,照着戴书记的模式走一遍,那自然是不会出错,也不会出彩。可是,如果你真的要改变搞法,搞成功了,自然可以得到省委宋书记的喝彩,可是你却把戴书记给比了下去啊,戴书记颜面何存,他会怎么看待你?你毕竟是在市委当副书记,不是在省委当官啊。江州市委,还是戴书记做主,宋书记官再大,也不能时刻盯着江州市委,插手江州市委的事务吧?你要是搞砸了,那就更不用说了,两头都讨不到好处。所以,我才说,这是个烫手山芋,搞得好或者不好,都讨不到好。”

        李毅心想,你这番分析,怎么不早对我说呢?现在说出来,不是马后炮吗?

        他却不想想,邢定文是市委副秘书长,虽然工作职责是联系李毅,协助李毅开展各项工作,但他同时也是在戴尧臣的领导之下工作啊。李毅若是不动问,他敢擅自打戴尧臣的小报告?

        李毅沉吟道:“定文同志,照你分析,我应该怎么做呢?”

        邢定文道:“这个就要看李书记的魄力了。我相信李书记心里一定也有本谱吧?”

        李毅嘿嘿一笑,这个邢定文,也是老油条啊!

        邢定文见李毅笑而不语,抹了一把脸,说道:“李书记,你年轻有为,拼劲十足,我若是站在你的立场,肯定是一退不如一进。酒促会是你主上任后主持的第一个项目,又是省委宋书记十分重视的项目,如果能得到宋书记的重视,引来他的刮目相看,总好过不死不活的两边不讨好吧?”

        李毅哈哈笑道:“定文同志,我们相识虽短,但却心灵相通啊!不管我办得好不好,反正是两头不讨喜,那就不用在乎他们的感受,我想怎么着,就怎么办呗!而且,我对自己有信心。当然啦,戴书记的脸面,我也会照顾到的。”

        邢定文道:“李书记,我愿意当你的先头兵,全力支持你。”

        李毅点头道:“你跟省委办公厅联系一下,看看宋书记什么时间有空,我前去汇报工作。”

        邢定文道:“好。对了,李书记,我跟汤敏德医生联系过了,李四老大人的心脏手术安排在这个周四。”

        李毅笑道:“定文同志,让你费心了,李四爷爷是我的一个远亲。多谢你了。”

        邢定文告辞离去。

        李毅想通之后,整个人就完全的放松下来,泡了杯浓茶,慢慢喝着驱寒。

        敲门声响起,李毅心情愉快的喊了一声进来。

        进来的人是齐清,他略微弯着腰,双手捧着一份文稿,递给李毅:“李书记,你讲话稿我拟好了,请你过目。”

        李毅没有去接,而是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齐清同志,辛苦你了,不过,酒促会可能会有所变化,你这篇文稿,我暂时用不着了。”

        齐清愣住,随即说道:“不妨事,我先放在这里,请李书记指正,到时我再另外写一份就是了。”

        李毅轻轻嗯了一声,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齐清失落的告辞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