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七章 我也是护犊子的人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七章 我也是护犊子的人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明白,真要跟这班人进了局子,可有苦头吃了。www.00ksw.org

        现代局子里,虽然没有什么酷刑,但打人不见血,伤人不露痕,甚至杀人不留迹的手法,却是发扬光大了,花样层出不穷,案件往往是不了了之,哭诉无门。

        所以,当那个自称是派出所所长的阮涛,请他们回派出所协助调查时,李毅问道:“事情不是都说清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派出所?”

        阮涛道:“你们涉嫌故意伤人,必须回警局!”

        李毅故做惊讶:“故意伤人?怎么可能?阮所长,我们都是受害者啊!我妹妹受到非礼在先,本人受到武力对待在后,故意伤人的,是那个姓赵的吧?”

        阮涛不耐烦的一摆手:“少啰嗦!犯没犯罪,不是你说了算的!走吧!”

        李毅冷笑道:“事实俱在,容不得你颠倒黑白。今天不说清楚,我还就不走了!”

        阮涛轻笑道:“走不走,可也由不得你呢,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把他铐了,这家伙是个危险分子,须要严加对待。”

        立马就有两个民警上前来,按住李毅双肩,另外一个掏出一副锃亮亮的手铐,就要往李毅手上铐。

        李毅冷笑道:“阮所长,你确定要这么做?”

        阮涛白眼一翻,拍打着笔录:“明明就是你故意伤人,还想狡辩不成?带走!”

        李毅冷笑道:“你这么做,可曾想过后果?”

        阮涛笑道:“你知道赵少是什么人吗?”

        李毅道:“知道。”

        阮涛道:“知道还问?小子,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李毅道:“哦!那你就不怕得罪我?”

        阮涛失笑道:“你?你算老几?再罗里吧嗦,连你嘴巴也封上!”

        李乐乐大声道:“喂,你们还讲不**?我是受害人!是赵宏欺负我在先!”

        阮涛笑道:“赵少欺负你哪里了?”

        李乐乐道:“他摸我屁股!”

        阮涛摸了一把下巴:“是吗?让我检查检查,是不是摸得很厉害,少了什么零件没有?”

        李乐乐怒道:“流氓!”

        李毅暗暗叹息,今天若换作普通人,只怕后果不堪设想。他想了想,问道:“阮所长,你敢这么做,可曾得过赵阳的指示?”

        阮涛一凛:“胡说八道!我阮某人做事,向来是禀公执法,岂会受人指使?你们犯了法,就得受到法律的制裁!”

        李毅知道,跟他根本就没道理可讲。眼见手铐就要戴上双手,他用力一挣,摆脱了束缚他双手的两个警察,冷声道:“滚开!”

        这一声冷喝,威势十足,两个警察平时看惯了这种上位者的领导气势,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李毅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

        阮涛听了,就满脸的不以为然:“找人帮忙说情?你伤的可是赵局长的亲生儿子,这一回,神仙也救不了你!认识赵局长的人都知道,他可是天底下最护犊子的老子!要不,这赵宏在外面能这么嚣张?”

        李毅淡淡地道:“我也是一个很护犊子的人!”

        这时电话通了,李毅走到旁边去打电话,打完之后,又坐回来。

        宋雅知道李毅是个官,现在又在警察在场,脸色便放轻松下来。她相信,李毅一定可轻松摆平此事,拉着李乐乐的小手,轻声安慰她。

        阮涛嘿嘿笑道:“电话也打完了吧,没话说了吧?走吧,跟我回所里去吧!”

        李毅却淡然道:“再等等。”

        阮涛道:“等什么呢?老子的耐性,可是有限的!”

        这时,刘方走上前道:“阮所长,事情我也听说了,这个事情,真的不关他的事,你看是不是能秉公办理?”

        李毅略微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刘经理会为自己说情,他既在这家俱乐部当经理,自然是知晓赵宏身份的,但他居然还敢为李毅说情,这份胆色和情义,就非比寻常了。

        阮涛冷笑道:“刘方,赵局长的事,你敢管?我可没那么大的胆,这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哪凉快哪待着去吧!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刘方不恼不火,赔着笑道:“当时的情形,我们店里很多人都有看到,他们可以证明,今天的事,错不在这几位客人。”

        阮涛沉下脸道:“姓方的,别给脸不要脸,你还真当自己是号人物怎么的?敢教老子办案?老子用得着你来教吗?你再胡说八道,我连你一同带回去,好好查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破事!”

        刘方神情一黯,还待再说什么,李毅拍拍他的肩膀:“多谢刘经理,我没事。”

        刘方点头道:“你放心,能帮忙的,我尽量帮。”

        张大富拉长着脸,盯着刘方:“刘方,你是不是干腻味了?想换换环境了?给我滚出去!要不是看你平常办事还行,我现在就撤了你的职!”

        刘方脸上闪过一丝愠色,但还是忍下没有发作,转身离开。

        阮涛却也不再催促李毅,只是狠狠地道:“那就再等十分钟!”

        时间过得很快,就在阮涛想要再次发飙之际,门外响起一阵喧哗,门开处,走进来几个男女,为首之人四五十岁年纪,个子不高,但很有威严,他背着双手,板着冷脸,扫视房间一眼,将目光落到阮涛身上:“怎么回事?一点小事,拖这么久?”

        阮涛眼皮一跳,站直了,忽又弯下腰去,恭恭敬敬地答道:“姚局长!您怎么亲自来了?没事,马上就好。”

        来人正是分局的副局长姚吉,他是赵阳一手提拔的亲信,自然对赵家的事情格外上心。况且,有风声传播,现任分局的局长马上就要外调,这可是一个转正的大好时机,能不能抓住,关系到自己一生的仕途前景。

        姚吉一听说赵宏的案子,马上就留了心,先是到医院,了解赵宏的伤情,然后又急忙急火的跑了过来。他看着李毅,问:“你就是那个伤人的罪犯?”

        姚吉的声音异常尖锐,刺得人耳膜生痛,李毅伸手掏了掏耳孔,不悦地道:“请注意用词,我没有伤人,更不是罪犯。”

        姚吉道:“这么说,你承认了?”转身对阮涛道:“带回局里!”

        阮涛听到他说的是“局里”,而不是所里,心底便是一突,心想一桩到手的大富贵,只怕就此溜了。他不敢违背顶头上司的命令,只得应道:“是,姚局长!”大手一挥,阴笑道:“走吧,几位!难不成,真要我们用强不成?”

        李乐乐大声道:“你是公安局长?那你讲不讲道理?是那个姓赵的欺负我在先,又打人在后,我们只是正当防卫!凭什么抓我们,要抓要也去抓那个姓赵的坏蛋!”她可分不清市公安局和区公安分局,以为只要是局长,就是很厉害的人了。

        姚吉冷笑道:“哟,小姑娘,你知道那姓赵的是什么人吗?开口闭口就是骂,恁的没家教呢!”

        李乐乐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他还不是王子呢!”

        姚吉只是冷笑,盯了阮涛一眼:“你再磨磨蹭蹭,我就要调局里的伙计过来了。”

        阮涛连连点头,吆喝手下:“押他们走,赶紧的!”

        李毅皱眉道:“姚局长,我想问一下,那赵的伤势如何?”

        姚吉道:“小子,你下手狠,赵家从此只怕要绝后了!”

        李毅闻言冷笑道:“那就是怪事了,我明明踢的是他的腿骨,结果却让他绝了后,这可能吗?”

        姚吉一直对李毅正眼也不瞧上一眼,听了此言,咦了一声,随即打量了李毅两眼:“年轻人力气大,下手没个轻重,误伤也是常有的。我这里可有人民医院的诊断证明,你当我诓你呢!”说着,还真掏出一纸诊断书来,递到李毅面前晃了晃。

        李毅看得真切,那诊断书上确实写得很严重,判定为三级伤残。李毅曾经恶补过刑法,明白这事的轻重,三级伤残再加上故意伤害一罪,够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若是有人从中作梗,再重判一点,也是可能的。李毅当下就冷笑不止,这帮人还真是敢做敢为啊!轻轻一脚,就打算判我十年呢!

        姚吉刷的收回诊断书,不耐烦的道:“带走!”

        李毅忽道:“姚局长,你确认你要这么做?”

        姚吉收回往外迈出的右腿,眼神如刀锋般划过李毅面庞,似乎想从这个年轻人的脸上发现点什么,可惜,这张脸除了长得稍微英俊些,讨女人喜欢些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哦?本人做事,当然是三思而后行,行必果,从不后悔。”

        李毅点点头,抬腕看看那只老式的手表,淡淡地道:“差不多,该来了。”

        他这句话,说得虽然不响亮,但周边的人却听得一清二楚,但都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此时,外面传来一迭声的叫唤:“啊呀,赵局长!”

        “赵局长,您来了!”

        “赵局长好!”

        “赵局长,您好。”

        房里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姚吉反应最快,抢步出门,弯腰躬身,站立在门边,等来人一到门口,马上堆笑道:“赵局长,您怎么亲自来了?这边有我在,自会处理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