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一章 转院风波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一章 转院风波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没有申辩,跟一个老人争论,无论理在哪一方,别人都只会相信年轻人理亏或者白痴。www.00ksw.org哪怕对方患有老人痴呆症,别人也只会骂你:“他老人痴呆,你没有吧?跟一个老人计较,还争执,你不是痴汉是什么?”

        李毅只是微笑着点头:“老人家,你说的真是金玉良言啊。我受教了。”

        宋雅看见了,弯下腰揉了揉酸痛的脚踝,得意地笑了。

        李毅转过身,面对她:“好吧,你赢了。从现在开始,你想怎么跟着都行,但有一条,不该说话的时候,请你闭上你的樱桃小口。”

        “呃!”宋雅眨巴眨巴好看的双眼。

        李爷爷的病房,一问服务台就知道,李毅将在医院门口买的水果放在旁边的小台上,看着面前的老人。

        老人的精神看上去很不好,一张脸蜡黄蜡黄的,说起话来有气无力。

        老人一脸的迷惑:“小伙子,你是谁啊?”

        李毅撒谎道:“我是乐乐的一个朋友,来看看您。”

        老人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道:“乐乐什么时候交了这么一个朋友?”

        李毅叉开话题,同他交谈了一阵,就嘱咐他好好休息,然后退出病房,找到医生,询问老人的病情。

        “情况不容乐观,你们做子女的,对老人的身体太不关心,要是早些送来,早些医治,也不至于恶劣到现在这种程度。”医生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主任医生,矮矮胖胖的,说起话来,板着脸孔,很像某个中学的教导主任。

        李毅表现出来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忧心忡忡地问:“医生,那现在医治,来得及吗?”

        医生在一本病历单上刷刷写着旁人很难看懂的医体字,一边头也不抬地答道:“病人年纪太大,不建议手术。”

        李毅皱眉道:“什么意思?我爷爷七十岁都没有,怎么就年龄太大?不就是冠心病吗?做个心脏搭桥手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

        “哟!好大的口气啊!”医生摘下眼镜,揉着睛明穴,讥笑道:“心肌缺血手术只是小手术?你懂还是我懂?你要是比我还懂,你家病人用得着送到我们医院来,直接在家里躺着不更好一些吗?”

        李毅张口欲辩,随即醒悟,现在是什么年代啊!九十年代啊,这个时候,国内的心脏手术技术普遍落后,精通此术的人才更是紧缺,能懂得心脏手术的医生,往往是很大牌很拽的。神奇的双手,能掌握一个人的生死,这也是医生这个职业受人尊重和成为神话的原因之一。

        市二医院的心脏科,只怕还真没有什么像样的心脏科医生。

        李毅吁了口气,不再和他争执,问道:“医生,本省最著名的心脏科专家是哪位?”

        “什么意思?最著名的心脏科专家,不就是我嘛!你不知道我们医院的心脏科,是整个江南省最著名的吗?而我,就是这个医院的心内科的主任!你不相信我,就是不相信我们市二院,那你就不该把病人送来!”医生越说越大声,越说越生气,仿佛李毅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医生,我没那个意思,我是想,把我爷爷转院,做手术。”李毅耐着性子解释。

        “转院?谁说可以转院的?病人出了事故,你负责?”医生冷笑道:“治愈之前,不能出院。”

        “你刚才不是说,治不好吗?”李毅有些微怒。

        “我有说过治不好吗?我王强的手下,有过治不好的病人吗?”王强用食指敲打着桌面:“我只是说不能动手术,手术风险太大,病人吃不消!”

        “这不一码事吗?”李毅觉得好笑。

        “这怎么能叫一回事呢?不动手术,一样可以治好病!年轻人,不要以为读过几年书,就什么都懂了!你这么冲动,是会害死你爷爷的!”医生语重心长的训斥。

        宋雅一直安静的在旁边听着,此时看到李毅吃瘪,看他那郁闷的样子,她莫名地一阵高兴,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王强指着宋雅道:“你这个女孩子,真是不懂事,你爷爷都快病死了,你还笑得这么欢快!真是没一点孝心!”

        宋雅啊了一声,伸手掩住了小嘴。

        李毅淡淡地道:“转院,我坚持。”

        王强腾的站起身来:“你这个年轻人,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不能转院,你爷爷的病情,我最熟悉,全江南省,也只有我能救你爷爷。”

        “冲您这火爆态度,我可不敢相信,你能做好心脏科主任这个工作。”李毅摇了摇头,说得很认真。

        “你!”王强难得老脸一红:“你懂什么!你这是污蔑我!我可以去公安局告你!”

        “要告请便,我现在就要求转院。”李毅讥诮的一笑。

        王强道:“不行,风险太大,你知不知道,病人一出这院门,出什么事,我们可是概不负责的。你小孩子家的,不懂事,回去叫你家大人来,只要病人的儿子同意转院,我就没话说了。”

        李毅郁闷了一把,自己长得就这么脸嫩不成?

        “扑哧!”宋雅又笑了。

        王强指着门口,对宋雅道:“请你出去,讨论这么严肃的问题,你都能发出这么轻佻的笑,还两回!这种行为,我忍无再忍!”说到“两回”时,王强特意伸出两个指头,以示强调。

        宋雅强忍住笑,向着李毅扮了个鬼脸,走了出去,刚出门口,就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王强的提议,倒难住了李毅,说起来,自己跟李家无亲无故,人家凭什么相信你,你说转院就转院啊?医生可是说了,风险很高!出了院门概不负责!

        再争执下去,也没有太大意义,李毅走出房门,看见宋雅扶着墙壁,已经笑撑了,就有些受打击:“有这么好笑吗?”

        宋雅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李毅道:“原来你还是未成年啊!现在的孩子,还真是早熟啊,还未成年呢,都知道朝三暮四了。”

        李毅冷了脸,转身就走。

        宋雅追了上来,脸上还留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好啦,开不起玩意,我就不调戏你啦。现在怎么办,回去叫你家大人来?”

        李毅皱了皱眉头,思忖道:“李家的人未必肯听我的话啊,李爷爷现在的病情,表面上看,并没有我说的那般严重,在二医院靠药物治疗,也能维持生命。李家人未必肯转院治疗,而且,依李爷爷的性子,他若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一准回家等死,根本不会浪费家里本来就不多的钱。前世的爷爷,就是这么活活被病痛折磨死的。”

        一念及此,李毅忍不住眼睛酸痛。

        悲剧,不能再次发生!老天爷既然给了他重生的机会,他必定要借机扭转一些事情,减少一些无谓的悲伤。

        宋雅当然不晓得李毅的难处,追问道:“怎么了?到底怎么办啊?”

        李毅心情大大的不好,不耐烦的道:“关你什么事?”

        宋雅咬咬牙,恨不能转身就走,但想到李毅的痛苦,知道他是为病人担心,便又无奈的站在原地,一张俏脸,已然惨白。作为家中的独女,她几时受过这等闲气?

        李毅见她眼里泪水打转,顿时心就软了,歉疚地道:“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宋雅不坚强的抹了一把眼睛,撒娇的道:“你心情不好,就要对我发火吗?”

        李毅笑道:“我已经道歉了。”

        “你以为每句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吗?我就是不原谅你!因为你不可原谅!”宋雅得理不饶人。

        李毅此时此刻可没有心情去安抚她,说道:“我要吃饭,你一起吗?”

        宋雅哼道:“你想请我吃饭,我就得吃啊?我偏不接受!”然而,她看到李毅根本就不理她,径直往前走了,大叫道:“喂,你有一点绅士风度好不好?女孩子家,总要允许有些矜持吧?”

        李毅头也不回。

        宋雅恨恨地道:“我就不懂了,苏樱花样一个少女,怎么就会对你这种人那般死心塌地!”

        李毅猛然回头,狠狠盯了她一眼:“想跟着我,就给我闭嘴!”

        宋雅看着这个冷漠的男人,眼珠转了转,心里闪过一丝狡笑。起码,李毅同意她跟着他了吧?目的就达到了!

        两人在一家餐馆坐下,李毅点了几个菜,叫了一瓶当地酒。宋雅就问道:“你对这里很熟啊,常来?”

        李毅没有回答。

        安静地吃完,李毅付了账,走出店门,来到医院门口,徘徊着,仰望蓝天,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怎么样说服李长本一家人?怎么样说服李爷爷?

        “嘿!给你!”宋雅走了过来,递过一根冰棒,嘴里还舔着一根。

        李毅看得一呆,摇头道:“不喜欢吃。这么大冷的天,你居然还吃这玩意?你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啊?会吃出病来的!”

        宋雅高举着冰捧,惊叫道:“这么好吃的东西,你居然说不喜欢?你还是不是地球人啊?冬天吃冰棍,才够味呢,从里到外,都凉透了!”

        李毅嘴角牵了牵,勉强的笑了笑,他也知道,有些女人,就是喜欢冬天吃冰棍。心想这女人真是不可以常理度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