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七章 养官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七章 养官

    作品:《官路弯弯

        提起秘书人选,李毅点点头,说道:“我大致看了一下你送给我的那个名单,其中有一个叫齐清的同志,你带过来给我瞧瞧。www.00ksw.org”

        齐清是邢定文写在第一的名字,李毅心想,邢定文既然把齐清摆在第一位,必定有他的考虑,反正自己对市委办那些秘书同志都不熟悉,就卖个面子给邢定文,叫过来看看吧,反过来,从齐清的素质,也可以看出邢定文对自己怎么样,如果齐清是个很优秀的人,那邢定文对自己还是上心的,如果齐清只是一个平庸的无能之辈,那邢定文在李毅的心里,就要跌份不少。

        邢定文听到李毅叫齐清过来看看,心里一喜,笑道:“李书记,我这就去叫他过来。”

        李毅指了指电话:“打个电话叫他上来就行了,你坐吧。”

        齐清是市委办秘书二科的一名主任科员。主任科员是一个尴尬的职位,它相当于正科长的级别,但是又没有担任领导职务,属于综合管理类的非领导职务,工资跟正科长相比,要低上几十块钱,权力方面那就更不可同日而语了。

        二科除了科长有单独的办公室外,其它几个同志都在一间大办公室里。大办公室只装了一部电话机,就放在副科长张正海和齐清两张相对摆放的办公桌中间。

        齐清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瘦瘦高高的男人,戴着一幅黑框眼镜,显得斯文秀气,他正埋头写字呢,电话响起,副科长张正海看了齐清一眼,见齐清没动,就抓起电话,刚听了一下,就叫齐清接电话。

        齐清不紧不慢的套好钢笔帽子,张正海小声说道:“别磨蹭了,是邢秘书长!”

        齐清一听是邢秘书长,连忙放下钢笔,接过电话,恭敬的道:“邢秘书长,您好。”

        “齐清啊,你马上到五楼来,李书记要见你。”邢定文没有多余的废话,说完就挂了电话,他怕说多了,会引起李毅的猜忌和反感。

        齐清挂断电话,想了一想,这才一拍脑袋,有些激动的往外面跑,跑了几步,又退回来,把办公桌上的文稿收起,拿了钢笔和笔记本出门,来到电梯间,见电梯没有来,但走楼梯上去,三步并做两步,很快就来到了五楼,然而放缓了步子,平静呼吸,尽量按捺下起伏的心潮,走到李毅的办公室前,伸手轻轻敲了三下门,然后停住。

        里面传来一声沉稳的喊声:“进来。”

        齐清推开虚掩的门,脸含微笑,走了进去,对里外对坐的李毅和邢定文喊道:“李书记好,邢秘书长好。”

        邢定文道:“李书记,这位就是齐清同志。”

        李毅打量了齐清两眼,并没有点头或者摇头,只是平视着他,说道:“齐清同志,不要拘束,请坐吧。”

        李毅的办公室里,除了李毅的座椅外,在办公桌正前方放了一把椅子,正在被邢定文坐了,这是用来谈公事的位置,除这两个坐位外,就只有旁边一套沙发,但离办公桌就比较远了。

        齐清想都没想,说道:“谢谢李书记,我站着就好,李书记有事情请吩咐就是。”

        李毅笑道:“齐清同志,是这样的,市里要举办一个酒业贸易促进会,戴书记要我全面负责,我听说你文笔挺不错,想请你执笔,为我写一篇讲话稿,三天时间能完成吗?”

        齐清道:“请李书记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毅道:“那就好,嗯,就是这个事情,你先下去吧。”

        齐清应了一声,转身出门,轻轻带上房门。走出门后,脸上顿时洋溢起喜色,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能不能被李毅看中,成为他的秘书,就要看这篇发言稿的质量,能不能合李毅的意了!

        回到办公室,张正海笑问:“邢秘书长喊你去,有什么好事情?”

        齐清忍不住想把自己的好心情跟人分享,便笑道:“是李书记喊我去,叫我写篇讲话稿。限定三天时间要交稿子。”

        张正海马上就露出艳羡的表情,说道:“这么说,李书记的秘书,非你莫属了?”

        齐清道:“李书记还没有跟我说这事,可能要先考考我的文笔如何吧!”

        张正海笑道:“能叫你做事,那就是看中了你。齐清,你要发达了!”

        齐清嘿嘿一笑:“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不好说。”但心里却是着实得意,马上着手查找酒促会的相关资料,准备写一篇好文章来,争取通过李毅的考验。

        此刻,李毅还在跟邢定文坐在办公室里聊天。

        李毅忽然问道:“定文同志,你知道华诚贸易公司和荣鑫进出口有限公司吗?”

        邢定文点头道:“知道啊,这两家公司,都是做酒类产品的生意。”

        李毅轻轻哦了一声。

        邢定文又道:“荣鑫主要是做进口洋酒生意,华诚贸易公司是一家专业批发、零售、代理进口葡萄酒的企业。这两家公司是商业合作伙伴,荣鑫进口来的洋酒,大部分交由华诚代理销售。”

        李毅道:“你对他们两家很清楚啊!”

        邢定文笑道:“当然清楚了,这两个公司的董事长,经常宴请我们政府部门的人呢!我就被他们请吃过很多次,但他们很会来事,只请吃请喝,从来不求你帮忙办事!”

        李毅道:“不瞒你说,他们也请过我——是和季秘书长一起去的。哎,你说他们既然不求我们帮什么忙,他请这个请那个人,瞎忙活什么呢?”

        邢定文笑道:“我猜测吧,他们这是在养官。”

        李毅道:“养官?这个词听起来怎么这么刺耳啊!”

        邢定文道:“我们常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养官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现在生意好,路子也广,不需要我们帮忙,但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不行了,或是出什么岔子了,那个时候,就算他犯了一点什么事,我们这些被他养了这么久的官员,还好意思去严惩他?他若是落难了,想找我们批个条子,贷款什么的,我们能袖手旁观?”

        李毅缓缓点头,叹道:“太厉害了!这一招,比起直接送钱送物来,尤其可怕!他们这是打着跟你交朋友的旗子,却一步步将你腐蚀,拉入他的大旗之下呢!正所谓,温水煮青蛙,就是这个道理啊!”

        邢定文道:“可怕也不可怕,有得吃,就吃他两餐呗!这也算不上贪污**,还不用公款消费,到时他真个有事了,也不一定就求到我头上来啊,就算求来了,能帮的我就帮一下,不能帮的,我也可以阳奉阴违啊!总不能因为他去犯错误吧!”

        李毅道:“就怕这个度不好把握啊,他今天请你吃,明天请你喝,后天就请你去嫖,请你去赌,慢慢的,一个人就会发生质的变化!我以前在中纪委工作过,很多领导干部,最开始就是因为受不了小诱惑,一步步堕落的。”

        邢定文见李毅表情严肃,便道:“李书记说得对,这样的人,以后还是尽量远离的好。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啊!”

        “定文同志,你帮忙联系一下这份名单上的同志,明天召开一个酒促会组委会成员会议,商量一下酒促会的事情。”李毅把名单拿给他看。

        邢定文道:“好,这上面大部分是政府那边的人啊。呵呵,说到这个酒促会,那两个善于养官的董事长,也会参加呢!他们两家公司,还是江南省酒业协会的副会长单位!每年都要交纳数万元的会费呢!”

        “哦?这么说来,这次的酒促会,他们也会参加啰。”李毅心想,这事情真是巧了,自己刚刚吃过他们的请吃,就上任酒促会主任一职,然后马上就要跟他们打交道了!

        这一切,真是跟安排好了似的!

        邢定文道:“李书记,那我这就去通知相关同志。”

        李毅道:“定文同志,我还有一件事情,想麻烦你帮我查一下。”

        邢定文笑道:“李书记,跟我说话,用不着这么客气,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就行了。”

        李毅的双眼,猛的一亮,嘿嘿一笑,说道:“你帮我查一下,东城区公安分局,是不是有一个叫张一山的人。如果东城区没有的话,就到全市查一下。”

        邢定文搔搔头,说道:“张一山?多大年纪?做什么工作的?同名同姓的,只怕会有很多。”

        李毅道:“嗯,现在嘛,他的年纪大概也就二十来岁三十岁左右吧!除此之外,我知道的也不多了。现在他的职位,如果是在公安系统里的话,顶多也就在某个派出所里混吧!”

        邢定文笑道:“李书记,他是你什么人啊?”

        李毅道:“也算不上什么人——我也是受人之托,想找这么一个人罢了!你尽量找找看吧,能不能找到,再说呗!”

        邢定文便不再问了,说道:“只要江南省里有这么一个人,我就一定帮你找出来!”

        李毅轻轻点头,脑海里浮起前世在东城区酒吧里的那一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