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五章 心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五章 心术

    作品:《官路弯弯

        下午还要上班,李毅喝酒十分克制,其它人也不力劝,喝到三分醉,也就散了。www.00ksw.org邹超凡和秦明仁给李毅和季昌泽两个人塞红包,李毅摇手拒绝了,说道:“这个不能要,你们两位要这样做的话,下次出来喝酒,我都不敢来了。”

        季昌泽便道:“大家都是朋友了,不必要兴这个,收回去,收回去。”邹超凡和秦明仁嘿嘿一笑,连说那行那行,听领导的。送李毅和秦明仁上了车,车子开出老远了,他们还站在饭店门口挥手。

        回到市委大楼,正好是上班时间。

        李毅走进办公室,看到房间里多了一盆大叶绿萝。

        绿萝,又名黄金葛,因其碧绿的叶片上带有金色的斑纹而得名。肥厚碧绿的叶子一年四季常青,而且生命力极强,无需太阳,在人工光照下也能很好地生长,一星期浇水一次即可,最适合忙人侍弄,摆一盆在家中或办公室里,闲暇时观赏一下飘逸超脱的叶姿,也可以安神养眼,消除疲劳。

        绿萝能够净化空气、吸收甲醛,而且美观大方,摆在书柜旁边,既充分利用了空间,净化了空气,又为呆板的柜面增加了线条活泼、色彩明快的绿饰,极富生机,给办公室平添融融情趣。

        这盆绿萝很高大,重重叠叠的绿叶,映入眼帘,让人神气为之一清。

        李毅暗暗点头,心想邢定文还是有些眼力价的,因为李毅在不少领导办公室里都看到了发财树,就怕邢定文也给自己弄上一棵呢!

        再一看书柜,里面居然塞满了书!仔细一看,大部分是金融类和哲学类的书籍,还有少部门是经典文学名著,买的全是精装本,大部头,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书柜里,格外的赏心悦目,配着红木书柜,给人典雅厚重之感。

        李毅翻看着里面的书,暗暗称奇,自己不过随口说了一句喜欢看这两类的书,邢定文居然找了这么多好书来!这家伙,也算是一个奇葩了!信手抽出一本卡尔?波普尔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坐在办公椅上,翻看起来。

        这个下午,注定是不平静的,也轮不到李毅安安静静的坐着来看书。不断有人前来拜见这位新上任的市委副书记,不管是出于何种考虑,李毅对这些人都必须礼贤下士,以诚相待。

        下午的几个小时,就在断断续续的接待中度过,临近下班时,邢定文走了上来,将一份名单递给李毅:“李书记,这是我帮你选的秘书以及司机人选,请过目。”

        李毅对他的办事能力已经有了一定的认可,便将那份名单折了两下,夹进那本《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的书里,笑道:“定文同志,今天辛苦你了,你选的东西,我都很满意,谢谢你。”

        邢定文笑道:“李书记满意就好,我临时调了一辆车,接你下班。”

        李毅本想走路或是坐公交车回宿舍,想想自己钱包丢了,身上并没有零钱,也不忍拂了他的一片好意,便道:“好吧,定文同志什么时候走?要不一起吧?”把书装进公文包,打算带回家去,好好研究一下,打发这个有些无聊的夜晚。

        邢定文笑道:“好啊,我也下班了。”

        两人一前一后往楼梯口走去。

        经过裴公良办公室时,裴公良正好出来。李毅主动笑道:“裴书记,下班了啊。”

        裴公良点头道:“李书记,还适应吧?”

        李毅笑道:“还行,市委的同志都很热情,感觉就跟回到了家一样。”

        裴公良道:“那就好。市委本就是一个大家庭嘛!呵呵。”

        裴公良的秘书锁好门,提着公文包跟上来,几个人进了电梯。

        裴公良和李毅站在电梯门口,其它人自觉的站在后面。

        裴公良忽然问道:“李书记,我听说你在调查三个月前那桩少女跳楼案?”

        李毅城府再深,骤闻此言,也是不由得脸色一变,情不自禁看向后边的邢定文,邢定文的脸色比李毅的更难看,这大冷天的,额头已然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李毅脑子急速的运转:裴公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李毅只跟邢定文问起过,跟季昌泽只是不经意间搭上了一句,季昌泽应该不会怀疑到自己在意这件案子,也就是说,只有邢定文知道自己在注意这件案子!虽然自己后来极力装作只是随便问问的样子,但之前过于急切的表情,还是瞒不过邢定文的!

        那么,裴公良之所以能得知这个信息,那一定是邢定文透露出去的!

        邢定文今天的表现,令李毅十分满意,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背地里居然会来这么一手!这就太不地道了吧?

        想起今天上午,邢定文神秘兮兮的样子,又是关门,又是小声说话,生怕别人听见的表情,李毅顿觉一阵恶寒,这个人也太会做戏了吧!若不是裴公良此时问出这句话来,李毅几乎就被邢定文给骗过去,还真以为自己交到了什么知己朋友呢!却原来只是一个三流的蹩脚无间道!

        忽然,李毅瞥见裴公良嘴角闪过一丝奇怪的微笑。他顿时一惊,心想,如果邢定文真是裴公良的人,那么裴公良为何要当着他的面拆穿他呢?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这么一反证,李毅马上就推翻了自己对邢定文的怀疑,自己中了裴公良挑拨离间之计和打草惊蛇之计了!

        李毅可以断定,裴公良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在调查少女跳楼案,他刚才说得那么笃定,不过是在试探罢了!而自己的反应和邢定文的表情,无疑肯定了他的猜测!

        邢定文之所以头冒虚汗,是因为他知道,李毅听到裴公良的问话,一定会怀疑是他泄漏的秘密!

        说时迟,那时快,这些念头,只在李毅脑海里一闪而过,马上知道了裴公良的用心,于是微微一笑,十分诧异的看着邢定文,并没有回头,保持原来的姿态,笑问道:“邢秘书长,少女跳楼案?那是什么案件?”

        邢定文一时之间没有明白李毅问此话的用意,李毅刚刚霍然回头的刹那,那双俊目里充满了盈盈的杀机!但一瞬间又消失无踪,他抓了抓头,做思索状:“少女跳楼案?我想想!”

        这两个人的表情,瞬间变化太大,弄得裴公良明显怔忡住了。

        裴公良的这种反应,更加证实了李毅的推断,裴公良并不知道李毅在调查少女跳楼案,刚才那猛然一问,不过是试探罢了!

        好狡猾的裴公良啊!差一点就被他诈到了!

        李毅缓缓转过头,说道:“哦,我记起来了,我今天在报纸上看到过这篇报道,调查?我又不是司法机关的,我去调查什么啊?裴书记,你听谁说我在调查啊?我想找他来对对质。”

        李毅轻轻一抛,反咬住裴公良。

        裴公良支唔道:“这个,我也是中午吃饭时,听下面的同志谈起过,具体是谁,我倒忘了。”

        李毅却不放过他,追问道:“裴书记很关心这桩少女跳楼案?你跟这少女有什么关系吗?”

        裴公良道:“怎么可能!”

        叮!电梯到了,裴公良急走几步,出了电梯,说道:“李书记,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快步走了。

        李毅看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裴公良为什么要试探自己?他又从何得到了风声,还是从哪里看出了蛛丝马迹?

        “李书记,我真的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只剩下两个人时,邢定文急忙辨白道。

        李毅笑道:“我知道不是你。裴书记刚才是在诈我呢!哼,好厉害的心计啊!”

        邢定文长长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算上李毅在内,他前前后后跟过三届副书记了。前两届副书记,头一个跟他合不来,后一个跟他合得来,可惜干不长久。现在来了个李毅,年轻有为,大有前途,他自然要抓住了。

        副秘书长这个位置,其实是挺尴尬的一个职位。市委常委里,其它常委的升迁和变动机会都很大,唯独秘书长这个职位很少有变动,也就是说,市委秘书长很少挪窝!一个长期做服务和日常工作的领导,能调换到哪个位置去?哪个位置都不太适合啊,所以很难有挪窝的机会。

        秘书长不挪窝,一众副秘书长又怎么熬出头呢?

        邢定文在副秘书长中,排名还是最末的一个!正规的升迁机会,要等到猴年马月去啊!

        当然,还有一个升迁良机,那就是主贵仆荣!副秘书长都是为副书记服务的,如果你服务的副书记能摘掉前面的“副”字,那你就同样有机会摘掉前面的“副”字!

        这是一荣俱荣的做法。也可以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官员升官当了一把手后,他的秘书、司机都会跟着沾光,自然的,为他服务和效劳的副秘书长,只要一把手肯提携你,你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李毅当然也明白这一层,因此,他才在第一时间里否定了邢定文背叛自己的可能性。裴公良能给邢定文的,自己都可以给他,裴公良不能给邢定文的,自己说不定也能给他,以邢定文的智商,不难看出这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