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二章 妙龄少女跳楼事件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二章 妙龄少女跳楼事件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哦了一声:“这个主意挺不错!”

        邢定文道:“市委里有很多职工的家属都没有工作,或是在家里带小孩,不能出去全职工作,就成立了这个家政公司,专为市委里面的领导服务。www.00ksw.org又安全又守时,比外面请的人强多了。做钟点工的,一般都是在家闲置的职工家属,有些还是上学的学生,出来打份零工,补贴家用的呢!收费也比外面合理,不会宰客,更不会偷盗财物。”

        李毅知道,市委这么大,除了坐在办公楼里当官的外,还有许多的科员,另外还有许多的后勤人员和杂务人员,这些人加起来,也是一个庞杂的人群,这些人的家属,未必就能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而通过家政服务,却可以近距离的接近市委领导,既赚到了钱,又赚到了机缘。

        “嗯,那就这样吧!”李毅笑道:“这住的地方安排得很好,定文同志,我要谢谢你啊!”

        邢定文马上眉开眼笑,说道:“李书记满意就好,李书记满意就好。”

        回市委的路上,邢定文问道:“李书记,你没有带秘书和司机过来吧?”

        李毅听到司机两字,就想到钱多,钱多此刻还躺在京城某疗养院静养呢!就算伤好之后,李毅也已经安排他到西川去工作了,这么忠心又合得来的司机,只怕难找啰!

        邢定文见李毅没有回答,以为他没有听到自己的说话,便又重复了一遍。

        李毅道:“这个慢慢选吧!”

        邢定文便知道李毅并没有带人过来,说道:“这样吧,我选几份名单,给你过目,具体人选,还得你定。”

        李毅嗯了一声,对司机和秘书人选,李毅并不着急,这两个贴身人,选对了,可以帮自己不少忙,选错了,只会帮自己的倒忙。

        回到办公室,李毅先看了看各种资料和材料,熟悉自己的工作。房间里只有两个文件柜,并没有书架,里面放满了文件,一套办公桌椅,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套沙发,一个茶几。西边墙壁白白的一片,什么都没有。李毅坐在里面,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便把邢定文喊了过来,指着西面说道:“这里给我摆个书架吧,再摆上一盆绿色植物。”

        邢定文点点头,拿出一个小本子,把李毅说的话记了下来,李毅对他这种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十分欣赏,说道:“定文同志,植物要绿色的,大叶子的,不要那种娇气的盆花,我是懒人,没时间伺弄它。”

        “好。李书记,你平时喜欢看什么样的书呢?”邢定文问道。

        “经济类,哲学类的,定文同志也爱看书吗?”

        “工作之余,也看的。”邢定文道:“李书记,还有什么吩咐?”

        李毅摆手道:“暂时就这么多了。”

        “那好,你忙,我这就去置办。”邢定文记好之后,收起笔记本,瞥眼看见李毅桌上没有杯子,又拿出笔记本在上面记了一笔,这才退了出去,轻轻将门虚掩。

        领导干部的门,关或者开,都是有讲究的,邢定文显然很懂这一套。

        李毅看看时间,离中午吃饭还早,想起早上丢的那个钱包,抓起桌上的电话,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市110报警中心,一名声音甜美的女话务员接听了李毅的报警电话,李毅把自己坐公交遇窃的事情说了一遍,对方称已经记录在案,会叫相关警员跟进,然后就挂了电话。

        李毅一时兴起,又打通了市公交总公司的投诉电话,把自己早上看到的一幕报了出来。

        “请问是哪趟公交车?车牌号码和司机工号是多少?”对方同样是一个甜美的女声。

        李毅道:“7路。车牌号码我记下了,是######,但司机工号我就没有留意了。不过,我知道时间,这个时间段开这趟车的司机,你们不难查出来吧?”李毅据实回答:“而且,这个拒载老人的问题,十分普遍,你们公交总公司,是不是应该出台相关规定,规范一下司机的相关行为?”

        “我会反映给上级领导的,请耐心等候我们的通知吧!”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李毅又拨了过去,说道:“我还是刚才那人,你都没有记下我的电话号码,你们有了处理决定,你怎么通知我?”

        “我们会在相关的报纸上登记出来的。”对方说完再次挂了电话。

        李毅冷笑一声,心想这两次报警,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得到相应的回复呢!信手拿起早上在报摊亭买的报纸,翻看了看,忽然被一个标题吸引住了:“妙龄女子市委大楼前坠亡案续,警方查证,该女子是自杀身亡。”

        李毅仔细看了这篇报道,原来是一个月前,一个刚过十六岁生日的花季少女,从市委大楼的顶楼上跳下来。最近,警方通过多方求证,得出结论,此女人为自杀身亡。

        李毅看着这篇报道,双眉却紧紧锁了起来。

        这种报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用来欺骗公众的。

        一个妙龄少女,为什么要跑到市委大楼来自杀?

        市委大楼里,肯定是没有十六岁的少女的,这里面的工作人员,全都是已经毕业的成年人,起码也是十八岁以上吧?十六岁?也就是初中刚刚毕业吧?如花似玉的年纪,为什么要自杀?

        就算她想自杀,为什么要跑到市委大楼来?

        市委大楼门禁森严,她一个少女怎么可能随便进来?她是怎么进来的?肯定是找里面的某个熟人,或是经常出入市委大楼,跟门口的武警混了个眼熟,才能走进这里面来,那么,她进来这里面,是找谁呢?

        再者,她真想自杀,市里面的高楼大厦比比皆是,而市委大楼只有五层楼高,从五层楼上跳下去,并不一定当场摔死吧?

        这就引发了另一个思考,她真的当场摔死了吗?

        李毅紧锁双眉,盯着这篇报道,继续想下去,越想越觉得这里面疑惑重重。

        市委大院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严重有损市委的良好公众形象,按理来说,新闻单位应该会隐瞒不报道吧?为什么会公诸于众?是谁披露出来的?还是当时有路人和附近的居民目睹了这一场惨剧,市委想捂却捂不住,不得不报道,以澄清事实呢?

        李毅正冥想间,敲门声响起,李毅沉声喊了一声:“进来!”

        进来的是邢定文,他堆着笑脸道:“李书记,书柜我给你找好了,已经叫人抬了过来,你看看合不合适。”

        李毅诧异道:“这么快?”

        邢定文道:“我刚才去后勤处查了查,发现库里正好有一套现成的红木书柜,一看大小正合适,就叫人搬了过来。”

        李毅笑道:“那就叫同志们搬进来吧。”

        几个后勤处的杂工,搬着两张书柜往里面抬,这两张书柜,都是九十厘米宽,一米八高,全实木的,带着玻璃门框,十分养眼和精致,李毅一看样式就十分喜欢,笑道:“这书架不错!”

        后勤处的杂工,大都是临时工和合约工,平常难得进来一趟书记办公室,其中一个杂工就笑道:“李书记,我以前是做木工的,看得出来,这套书架是真正的红木家具,是好家伙呢!”

        李毅看了他一眼,说道:“辛苦同志们了。定文同志,给他们每人发包烟,算在我账上,回头我把钱给你。”

        邢定文笑道:“你们还不快谢过李书记!”

        木工就带头向李毅弯弯腰,说了些感谢的话,摆好书柜之后,欢天喜地的出去了。

        李毅喊住邢定文,问道:“定文同志,你看过这篇报道没有?”

        邢定文一瞅李毅书桌上的报纸,连忙跑过去,将门关上,这才回头来,说道:“李书记,这事情很复杂,你初来乍到,最好还是别管的好。”

        这一下更勾引起李毅的好奇心,他在中纪委待了那么久,别的本事没有学成,但这好奇心却是日益见长,见到有疑惑的事情,就会多想几个为什么,同时也爱琢磨其中的弯弯道道。

        “定文同志,我就是感到好奇,这五楼摔下去,那女的就当场摔死了?还是送到医院后落的气?”李毅缓缓问道。

        “这个……”邢定文纠结道,不知道该不该向李毅细说其中的事故原委。

        李毅摆手道:“你既然不愿说,那就算了,回头我问别人吧!”

        邢定文一听,心想自己是李毅的副秘书长,他想知道什么东西,自己藏着掖着,却从别人那里得知了详情,那他会怎么看待自己?自己还能得到他的看重?那这两天的许多功夫,岂不是全白做了?连忙说道:“李书记,我不是不想说啊,只是其中牵扯太大,我怕祸从口出!”

        李毅淡淡地道:“出得你口,入得我耳,法不传六耳,你怕谁给你带来祸事?”

        邢定文一愣,心想也是啊,这里又没有外人,说给李毅知道也不是什么坏事,便四下望望,说出这桩妙龄少女跳楼自杀案背后的隐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