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章 缘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章 缘分

    作品:《官路弯弯

        “这个不急,我们这个调查,就是了解市民的家庭情况,了解大众的消费趁向,好制定相应的产品策略。www.00ksw.org”

        “哦!这个好办,你要问什么,就问吧!”

        “多谢吴阿姨支持。那你家大闺女,今年多大了?读高几啊?”

        “她呀,还不到十六岁,刚上高一呢,唉,成绩不太好。”吴秀珍一边回答,一边在想,这个小伙子,莫不是看上我家闺女了?嗯,他模样倒是挺俊俏的,可惜我家闺女还小,不能谈这个,他若真有这个念头,还是叫他趁早打消的好。

        于是,吴秀珍问道:“小伙子,你结婚了没有?”

        听到“亲妈”这么关心的询问,李毅心里别提多暖和了,腼腆的说:“还没呢,我还小,等过几年,事业有成再说吧。”

        吴秀珍道:“成家立业,成家在前,立业在后,古人这么说,可是有道理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成家啊,这心就野着呢,钱赚再多,它也留不住,这业也就难立起来。听阿姨的话,赶紧的找一个对象,快快的把婚结了。要不,我给你介绍介绍?”

        “这个嘛,不急。咳,吴姨,你家闺女,叫什么名?”

        “她啊,叫乐乐,就一半大孩子,啥事不懂。”

        “李乐乐?”李毅思索着,记忆里可没这号人物啊!看来,这事情有些扯不清了,看来命运之神,跟他开了一个大玩笑。可是,眼前这人,怎么就那么的亲切,那般的熟悉呢?不管是不是一场梦,他们都是我李毅的亲人。

        “哦,她成绩不好?哪些科目不行?要不,这几天我抽时间帮她补习补习?”李毅自告奋勇。

        “这个嘛,倒是不用麻烦。”吴秀珍迟疑了,听他口气,还真对我家乐乐有那个意思?这可不成,他起码大着好几岁呢,再说了,闺女还在读书,可不能让他带坏了。可是,他斯斯文文的,看上去倒像真是个有点知识的样子,若是真能免费帮乐乐补习,倒也是件美事。

        “那孩子吧,英语和理科都差,文科还好点。”吴秀珍想了想,还是不把话说死的好。

        李毅笑道:“正好,我的长项就是理科和外语。其实这些东西学起来不难,关键有两点,一是兴趣,二是经验和技巧。这样吧,这两天我就过来帮帮她。”

        吴秀珍还在迟疑,但李毅却不再跟她讨论这件事,跟她聊起了别的事情。通过交谈,李毅对这个家庭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除了李乐乐,这个家庭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仿佛这个李乐乐就是李毅的前世。

        无解的事情,李毅是不会多浪费时间的。

        谈了将近一个小时,吴秀珍几次三番表示出送客的意图,李毅这才恋恋不舍的起身,走到门口,他忽然问道:“吴姨,李爷爷呢?怎么不见他?”在李毅的记忆里,爷爷这一年还没去世,身体还比较硬朗,五年之后才因心脏病发作去世。

        吴秀珍脸上马上升起一片愁云惨雾:“病了,住院呢,我做了饭,就要送去。”

        李毅道:“是不是心口痛?”

        吴秀珍讶异地问:“你怎么知道?”

        李毅道:“还真是心口痛啊?我胡乱猜的。吴姨,心口痛可不是小病,一定要根治。李爷爷在哪个医院呢?我会抽时间去看看他老人家。”

        “市二医院。喂!小伙子!怎么溜这么快啊!”吴秀珍招手叫了两句,但李毅早已走远了。她只得摇摇头,不由有些失笑:“这个小伙子,倒是个热心肠啊!”

        李毅下了楼,手机响了。

        “喂,哪位?”

        “是李毅同志吧?昨天晚上真不好意思,我临时有事没有去接你,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过来吧!”

        “哦——”李毅心想,跟那个苏樱住在一起,虽然香艳但麻烦不断,还是早点离开的好,便把自己所在的地点告诉了他,然后在一棵树下坐下来等。

        一辆银灰色的小车缓缓开过来,停在他面前,车窗摇下去,一个戴眼镜的白净面庞探出来,问道:“你是李毅同志吧?”

        李毅点点头,对他说道:“你是苏新亮同志?”

        来接李毅的,是张一帆的同学,在江南省省政府办公厅上班的一个科长,姓苏,叫苏新亮。

        “一帆跟我说起过你,你是来我们江南省工作吧?怎么大晚上的来啊?”苏新亮下了车,笑着问道。

        “航班延误了,本来应该昨天下午到的。”李毅说道。

        “那你昨晚在哪里过的夜?”苏新亮道:“不会泡了妞吧?”

        “没有,在机场认识了一个朋友,上她家住了一个晚上。”李毅嘿嘿一笑,坐上了车子:“麻烦你了啊,带我去哪里住?”

        “去我家住啊!”苏新亮道:“我家有空房子。”

        苏新亮开着车子车到他家里,请李毅进去,说道:“我跟爸爸住,但我爸爸也经常不回来,他在外面有房。妹妹偶尔来住,所以啊,这里大部分时候,就我一个人。呵呵,你住这个房间吧,一切用品都是现成的。”

        李毅道了谢,将行礼提进去,说道:“那就麻烦你了,先在你这里住着,我后天就去报道了,到时分了宿舍就搬过去。”

        “哦,宿舍有什么好住的,还不如住我这里呢,我们两个正好可以搭个伴啊——对了,你的工作单位是什么啊?”苏新亮问。

        “江州市委。”李毅笑道。

        “嗯,到时候我带你去吧。市委我也常去,那边我熟悉。李毅,这是钥匙,你先在家休息,我是请假出来的,还要去上班呢!”下班后我们再出去喝上一杯。

        “好啊。”李毅笑道:“你去忙吧。我出去转转,熟悉一下环境。”

        苏新亮走后,李毅到城里逛荡,走走那些曾经走过的地方,看看那些熟悉的人和物。

        江州对他来说,是熟悉的;他对江州来说,又是陌生的。

        逛累了,回到苏新亮家里,躺在床上,回想起前世今生的一幕幕,仿佛间,有点弄不清楚自己是前世的李毅,还是今生的李毅。迷迷糊糊的就进入了假寐的状态,忽然听到一阵开门声,然后又听到洗浴间里传来水声。

        李毅心想,苏新亮回来了吧?便起身出来,走到客厅,从茶几上拿了本书翻看起来。

        洗浴间的门打开了。

        李毅头也不抬的道:“新亮,想不到你还看这种深奥哲学的书啊!”

        “啊!”一声清亮的女人尖叫把李毅吓了一跳。

        李毅抬头,看到一个女人只裹了一条浴巾,露出洁白的上半身和修长的**,正瞪眼看着自己,仔细一看,原来是苏樱,笑道:“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苏樱反问了一句。

        “哦,你是苏新亮的妹妹?”李毅很快就反应过来。

        “那你是我哥的朋友?”苏樱见到是熟人,放下受惊吓的心,走过来,在李毅身边坐下,说道:“这么说来,我们昨天晚上在机场等的是同一个人?就是我哥哥?”

        李毅笑道:“真巧啊,缘分啊!”

        “你到你要找的人没有?需不需要我帮忙?”苏樱伸手挽起头发,用手指当梳子,梳理着头发,偏着头,笑问。

        浴巾正好裹在她饱满的双峰上,娇嫩的**挤出一条深深的幽沟,李毅定力再稳,也忍不住要瞥上几眼,说道:“唔,找到了。”

        苏樱嫣然一笑,说道:“我哥打电话给我,说晚上一起下馆子,叫我过来,还说有贵客,那个贵客一定就是你啰。好冷,我去换衣服,我哥也快回来了吧。”

        苏樱刚进去,房门就响了,苏新亮笑着走进来,说道:“走吧,我们去外面吃饭,我在御香园订了一个包厢,我妹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正在换衣服。”李毅指了指房间。

        苏新亮道:“本来要陪领导去参加一个饭局,我好说歹说给推脱了,呵呵,天天吃酒席,我的胃都快受不了了。”

        苏樱换好衣服出来,苏新亮要给她介绍李毅,苏樱和李毅却相视一笑:“不用介绍了。我们早就认识了。”

        苏新亮瞪眼道:“李毅,你昨晚说在一个空姐家里过夜,不会是在我妹那里吧?”

        李毅笑道:“正解。”

        苏新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那个?”

        苏樱道:“哥,你想什么呢?小雅昨晚飞夜班,李毅睡她房间呢!”

        苏新亮这才笑道:“我才懒得管你呢,你现在大了,可以自己做主了。”

        江南省坊间流传一句俗话,叫做“吃在江州”,由此可见,江州的美食,是出了名的。而御香园是江州有名的大食府,很多名流商贾,都爱到这里来聚餐,来江州旅游的团队,也会到这里来消费。

        苏新亮能在御香园订到包厢来招待李毅,可见他对李毅或者说是张一帆这个朋友是十分重视的,同时,能在御香园订到包间,这也是一种身份的体现。

        三个人刚刚上楼,忽然听见一个阴阳怪气的男声传来:“哟,新亮同志,我叫你来陪领导喝酒,你说没空,怎么又有时间来这里消谴啊?你这是看不起我呢,还是看不起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