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九十四章 岂有此理!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九十四章 岂有此理!

    作品:《官路弯弯

        青山县城,夏天的夜黑得晚,但此刻,夜幕早已降下,县城的路灯工程并不好,隔一段路才有一两盏灯光亮着。www.00ksw.org

        李毅问了路,将车子直接开到青山县公安局门外。

        公安局里灯火通明,大门口站着几个佩枪警察,挡住进门的大路,严阵以待,防止还有同伙前来闹事。

        李毅冷笑了一声,心想这青山县有意思!

        两人要进门时,被一个警察伸手拦住了:“干什么的?”

        柳若思道:“我妈妈和弟弟都在里面,我要找他们!”

        警察很警惕的打量两人,又看了看李毅开来的车子,问道:“你们是马坡镇的?”

        柳若思道:“是啊!我听说我妈妈让人给打了,快让我进去。”

        警察道:“里面正在处理问题,你们现在不能进去。”

        李毅说道:“里面都是前来讨个说法的人,你们身为人民公安,理应保护他们的安全,你们守住门口,也是为了防止别人来伤害这些人吧?我们是他们的亲人,为什么不放我们进去?”

        警察有些诧异的看着李毅,另一个警察就挥手道:“进去吧,记住了,别闹事!”

        李毅道了声谢,拉着柳若思往里面走。

        公安局一楼大厅和几个房间里,都挤满了人,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马坡镇来的人被分成了几部分,每个房间里有十几个人,各由几个警察看守着。

        李毅找到柳母和柳青所在的房间,敲了敲门。

        一个警察过来拉开门,问道:“做什么的?”

        李毅指了指柳母,说道:“找人。”

        柳母已经哭喊起来:“思思,思思!你可来了!”

        李毅看了看,柳母脸上有轻微的伤痕,其它有几个人脸上也有不同程度的伤痕,但都不严重。

        柳若思扑过去,扶着母亲问长问短。李毅从她们的对话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马坡镇的工人来到县政府,发现县里的领导都下班了,就找到了县政府宿舍大楼。

        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可把门卫吓坏了,一边喊人来,一边出来阻止。双方火气都很大,一方怀着失业的痛苦,一方身负保卫重责,结果在门口就发生了冲突,动手打了起来。关在这间房里的,都是动过手的人,李毅打眼一瞧,大概在十五六个。

        一个胖警察说道:“你们现在的性质十分恶劣,那三个同志还在医院里呢!如果他们有个什么意外,那你们的情节就更严重了!”

        几个工人七嘴八舌地嚷道:“是他们先动的手!不能怪我们。”

        “对啊,我们只是去找县领导理论的,凭什么不放我们进去?”

        “狗眼看人低,活该挨打!”

        “他们也打了我们,这笔账怎么算?”

        李毅听出点苗头来,问柳青道:“那边有三个保安被打了?伤势重不重?”

        柳青道:“根本就没怎么碰他们,一直都是他们在打我们,我们只是自卫,没有还手。”

        李毅道:“你们见着县领导没有?”

        “没有!事情发生后,只有公安局的过来处理,县里没有一个领导出面。”柳青气愤地道:“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吗?”

        胖警察接了一个电话后,说道:“不管怎么说,你们来县里闹事,就是不对的!何况还打了人,如果按照程序处理的话,你们都是犯法的,起码也要处以十五天的拘留,看在你们初犯的份上,我向上级领导求了情,暂时放过你们这一回,你们这就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闹事了!”

        柳青等人还要理论,李毅拉了他,说道:“先出去再说。”

        一个工人大声道:“那我们厂子怎么办?我们的工作怎么办?”

        胖警察道:“这些问题,不归我们管,总而言之,下次再看到你们来县里闹事,我就会把你们抓起来,关进拘留所里去!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找你们的镇政府领导解决嘛!”

        李毅怕工人们把事态闹大,那就更不好收场,劝告大家先出去再理论。

        但工人们都不听话,警察要放他们走了,他们反而不怕了,一个个都大声的声讨,要找县领导来讨个说法,不然就不离开。

        外面厅里响起一阵骚闹声,原来是马坡镇的镇委领导们来了,马坡镇的镇委书记和镇长都来了,正在外面安抚群众,胖警察走出去跟他们聊了一阵,大意是叫镇政府的人把人领回来,看好了,不要再纵容群众来县里闹事,县领导十分生气呢,搞不好大家的乌纱帽都要不保。

        镇政府的领导对工人进行劝导,因为领导们的话语偏激,导致工人们的新一轮争执。工人们提出要求,必须面见县里领导,今天若是不能得到满意的答复,就不离开。

        “同志们,乡镇企业改制,是县里的统一部署,不只是我们马坡镇,整个县里的乡镇企业都要改制,这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县里的经济,大家都应该支持才对啊。只要改制完成了,我们镇里的经济才能更好更快的发展啊!”

        工人们问道:“那什么时候改制完成?”

        “改制是需要过程的嘛,一个月,两个月,最多半年,大家就可以回来上班了啊!”镇委书记说道。

        一个工人大声道:“我们罐头厂为什么也要改制?全县也只有我们这么一家罐头厂啊,你到哪里去找其它厂家来入股?”

        “我们竹制品厂怎么改啊?是不是像临沂那边,我们每个工人都要入股啊?”

        镇委书记道:“每个地方的情况不一样,我们县里有我们县里的改制方法。具体怎么办,县里会有一套解决方法的,大家只需要耐心等待就行了。”

        “不行,我们要求公开改制信息,临沂县那边,不但把改制办法和改制日程都公布了出来,工人也可以入股,而且休假的每个月里,还有基本工资补助啊!”

        镇委书记道:“这是县里的统一安排,我也不清楚啊,大家坐在这里也不能解决问题,不如这样吧,我们先回去,明天大家选两个代表出来,跟我一起来县政府,找县政府的领导问个清楚,大家说好不好?今天这么晚了,人家公安局的同志也要睡觉了,大家也该回去休息了吧?明天县领导上班后,我一定带大家来问个清楚。”

        李毅暗暗点头,心想这个镇委书记说的倒也在理,便一起劝着众人先回去,明天再来。

        正当大家准备离开时,一辆桑塔纳轿车驶进公安局大院里,从上面下来几个人,其中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挺着大肚子,伸出双手在半空中压了压,大声说:“各位,我是县里主管工业的副县长牛得洪,大家听我说!”

        “你就是牛副县长?”一个年老的工人说道:“牛副县长来了就好,我们就是问问您,我们镇里企业的改制,具体怎么改啊?”

        牛得洪左手摸着大肚子,右手在半空中指点着,说道:“这个问题嘛,是这样的,大家听我说,竹制品厂和罐头厂已经不再适应新时代的经济发展要求了,根据市委文件的精神,我们县里打算对这两个厂子进行股份制改革,具体的办法是,还想成为企业职工的员工,每个人都必须交纳一万元的入股费,当然是越多越好,上不封顶,交纳的钱越多,也就意味着,你将在厂子里占有更加重要的位置。”

        “什么意思?”工人们议论纷纷:“是不是谁交的钱多,谁就可以当领导?不交一万块钱的,就不能继续工作了?”

        “哈哈,大家的理解能力很强嘛!就是这个意思!”牛得洪大笑道。

        李毅冷笑道:“这不是花钱买官当吗?谁交的钱多,就可以当官?那如果交出钱来的呢?就连工作都没有了?还有,我请问牛副县长,这些入股钱,分红怎么算?”

        牛得洪道:“分红?没有。这些入股钱,就是用来进行股份制改造的啊!厂子太落后了,整修厂房要钱吧,买机器要钱吧?县里没有钱,镇里也没有钱,这个钱就只能大家凑份子啰,反正建好了厂房,也是大家拿来用,拿来赚钱啊!呵呵,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李毅道:“岂有此理!”

        工人们都大声道:“岂有此理!”

        有人喊道:“我们竹制品厂,哪里需要什么设备?有一把篾刀就够了!我们卖的是苦力活,不是技术活!”

        “是啊,一万块,我要是有一万块,我早就自己出去做生意了,还用得着守在这个小厂子里?我们厂本来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改制?”

        “就是啊,这哪里是改制啊,这分明就是抢我们的血汗钱!”

        牛得洪打了个酒嗝,说道:“这是县里的决定,我只是照文件办事,原来想过几天再发通知给你们,既然大家今天来了,我就提前透露给你们了。至于大家怎么想,要不要交这个股份钱,不要着急回答我,回去好好想想,到时镇里的干部会挨家挨户去登记,只要交了钱,不管以前是不是厂里的工人,都可以成为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