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九十二章 临沂模式被复制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九十二章 临沂模式被复制

    作品:《官路弯弯

        第二天,柳若思傻兮兮的站在公司门口,等李毅开车来接她,但并没有等来李毅的车子。www.00ksw.org

        她还在不甘心的等候时,饶若曦下来对她说道:“老板有事,要爽约了,柳小姐,要不你一个人先回去,要不就等下次老板有空时再陪你回去吧。”

        “他为什么连电话都不给我打一个呢?”柳若思无限惆怅的说道。

        “是我打电话给老板汇报工作时,老板顺便告诉我的,可能,他太忙,把这事情给忘记了吧。”饶若曦道。她知道老板不只一个女人,也知道老板对柳若思那种若有若无的,欲近还远的心思,她还知道李毅此刻跟林馨在一起,只是,这一切,她都只能闷在自己心里,不能说出来。

        她也了解柳若思的惆怅,因为她的内心,偶尔也会闪过这种惆怅。

        “我一个人回去吧!”柳若思道:“饶秘书,麻烦你跟李毅说一声吧。”

        饶若曦道:“我叫个人陪你吧。你一个人……”

        “不用了,我从小就是一个人在外面,生活惯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饶若曦笑道:“我没有那么娇贵。”

        饶若曦道:“那我开车送你去机场,这是老板特意交待的。”

        来到机场,买好机票后,饶若曦就回去了,柳若思一个人坐在候机室里等待。

        “小姐,你好,一个人吗?搭个伴吧!”一个十分英俊的男子在柳若思身边坐下来,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同时伸出手来。

        柳若思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一回生,二回熟嘛!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黎,叫彼得,不是英文名字,我的中文名字,就叫黎彼得。”黎彼得笑道:“请问小姐怎么称呼?”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柳若思明显在拒绝他了,多年的流浪生涯,让她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来靠近你,靠近你的男人,多半怀着或光明正大或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去南方省,你呢?”黎彼得没话找话。

        “无可奉告!”柳若思戴上墨镜,拒人于千里之外。

        黎彼得笑道:“哈哈,你这样子,特有明星范儿!小姐,真的,我不是恭维你,我这个人,从来都恭维人的。你真的很有明星范呢,小姐,我是京城星光娱乐传媒公司的董事长,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小姐有兴趣,我可以介绍你到我们公司,我们公司正在筹拍一部电视剧,缺少一个女主角,我觉得你的外型和气质都十分适合这个角色,只要你肯加入我们,马上就可以得到这个机会。”

        柳若思不为所动。

        飞机到了,柳若思拉着行李上飞机,黎彼得一直跟在她身边,絮絮叨叨的,宣传他家的影视公司。

        柳若思一直不理他,径直找到自己座位坐下来。

        黎彼得看了看李票,笑道:“有缘呢,我们居然坐在一起!”

        柳若思白了眼一眼,躺着闭目休息。

        黎彼得说得口干舌燥,都得不到回应,无奈的耸耸肩,说道:“小姐,你的防范心思太重了,我不是坏人!”

        柳若思对付这些人的方法,就是不理不睬。这些人就是这样,像牛皮糖一样,只要你一搭腔,他们就会粘上你,甩都甩不掉。只要你对他不理不睬,过一段时间后,他就会觉得无趣得很,离开你了。

        下了飞机,柳若思直接坐机场巴士到市中心去转车回家乡。

        黎彼得看着柳若思坐上了大巴车,拨打了一个电话:“林小姐,我的任务十分失败,但你要付我口水费才行。这一路上,我起码浪费了三升口水!”

        那边,林馨正跟李毅在梅园赏梅。

        李毅问她:“谁的电话呢?休假都不放过你。”

        林馨淡淡的道:“我们主任,明天要办班呢!李毅,不好意思啊,本来想陪你两天的呢!看来,你得一个人找乐子了。”

        李毅笑道:“没事啊,工作要紧嘛,我们反正有的是时间在一起。”

        林馨笑着在李毅脸上亲了一口:“这梅花年年来看,其实也差不多,我累了,回去吧。我得回去准备一下明天的工作,你自由活动吧。”

        送林馨到家,李毅看看时间,才上午十二点钟,便打电话给饶若曦,问她柳若思是不是回家了,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李毅想了想,驾车去机场,买了最近的航班,飞到南方省,然后在三江重工开了车子,往莱阳市赶去。

        李毅虽然没有来过莱阳,但他有柳若思的家庭住址,边问边找,很快就找到了柳若思的家。

        柳若思家在一莱阳市青山县一个叫名叫马坡的小镇上。

        李毅敲响柳家的房门时,开门的是一个小伙子,见到李毅,狐疑的打量了几眼,恶声恶气地道:“喂,大色狼,你居然有胆子追到这里来?看我不放断你的狼腿!”

        李毅心想这都哪跟哪啊?说道:“你是柳若思的弟弟吧?柳青?”

        柳青讶道:“好家伙,居然连我姐姐和我名字都打听清楚了,贼子,休走,吃我一棒!”

        李毅才不理他的吓唬,一把扒开他,走进门去,问道:“你姐呢?她比我先回来,此刻已经到家了吧?”

        “喂,你敢擅闯我家?我打死你!”柳青抓起门后面的一条扁担,就要往李毅头上砸下来。

        “柳青!”柳若思在里面听到李毅的声音,惊疑交错,连忙跑了过来,叫道:“住手!”

        柳青嚷道:“姐,这大色狼敢跑到家里来骚扰你,我废了他!”

        柳若思道:“胡说什么,这是我老板!快放下扁担,没有礼貌!”对李毅笑道:“你怎么来了?”

        李毅道:“我说过要陪你回来的嘛,我从不失信于人。只不过,今天上午临时有事,实在是不好意思。刚才柳青说有什么色狼,怎么回事?”

        柳若思道:“他认错人了。我回来的飞机上,坐在我身边的是个男人,自称是什么星光娱乐媒体公司的,要我去拍戏呢,被我拒绝了。我回来后,当笑话说给柳青听,他见了你,就以为是那个人追了过来呢!”

        李毅笑道:“我就说嘛,我脸上也没刻色狼两个字啊!柳青居然见了我就打!”

        柳若思请李毅坐下。

        李毅在杜鹃市时,买了一些礼品,进门时都提了进来,放在他们家的桌子上,问道:“伯父呢?”

        柳若思道:“我爸在里面床上躺着,我妈上班去了。”

        李毅道:“你妈这么大年纪了,还在上班?”

        柳若思笑道:“我妈还没有五十岁呢,怎么就大了?”

        李毅失笑道:“对不起。嗯,柳青在哪里上班?”

        柳青闷声道:“我没有班上!”

        李毅道:“你妈都没有退休,你却退休了?不是孝子之道。”

        柳青虎声虎气地道:“你以为我愿意啊?都是那些当官的,说要学西州市的临沂县,搞什么乡镇企业改革,结果呢,把我们的工厂全给改下来了,把我们的工作也给革了!”

        李毅听了,便皱眉问道:“这是镇里的主意,还是县里的主意?”

        “听说是县里的主意呢!临沂县搞的那个煤矸石制砖厂赚了大钱,县里那些县太爷们也眼红心热了,想学他们搞乡企改革!”柳青懊恼的踢了一下椅子,把一张本就摇摇摆摆的破椅子踢得嘎吱作响。

        李毅问道:“你是什么乡镇企业?”

        “罐头厂!”柳青回了一嘴。

        “罐头厂也可以搞改制吗?”李毅轻轻一笑,心想罐头厂怎么学临沂模式?难不成这个小小的青山县,还有好几家罐头厂不成?也来个兼并合股?

        “鬼晓得呢!”柳青往椅子上一坐,说道:“你又不是当官的,问这么多做什么?”

        柳若思道:“李毅,你别介意,我弟脾气不好。”

        李毅微微一笑:“性情中人,怎么脾气不好了?我觉得他的脾气很好啊。呵呵,我去看看伯父。”

        “我爸刚睡了——他现在晚上痛得睡不着觉,白天抽空不痛时就睡。”柳若思说到父亲的病,就黯然神伤。

        “怎么不去医院?”李毅皱眉道。

        “哪里来的钱啊?医院那么贵!”柳青一副你傻啊的表情。

        李毅看向柳若思:“你的工资不低吧?给你爸住院都住不起?”

        柳若思道:“我的钱都寄了回来,但我爸说了,反正是个痨病货,治不治都是进黄土的人,没必要浪费钱了,省下钱来给孩子们置房添地吧!早一刻到阎王爷那里报到销号,早一刻解脱……”说着,她的泪水就如断线之珠,哗哗的流了下来。

        李毅也感到心酸,掏出纸巾来,抽了一纸递给她。

        这时,门响了,一个妇人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

        柳青问道:“妈,你怎么回来了?这不还没下班嘛?”

        柳母嚷道:“上个屁的班!厂子改制,改没有了!镇里总共就那么几个小工厂,这么一改,全没了!整个镇上的人,现在好啦,城镇户口的人,没田没地,连一份要死不活的工资也没有了,这下非要全部饿死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