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八十八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八十八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作品:《官路弯弯

        森森白骨垒成一堆,用红绸子扎紧了,除此之外,别无任何文字和卡片。www.00ksw.org

        在庆升迁的酒席上,忽然出现这么一个玩意,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啊!”酒桌上唯一的女同志任如,发出一声尖叫。

        张一帆怒道:“这是谁送的?李毅升官发财的好日子,哪个不开眼的,居然敢送这种东西,这不是恶心人吗?”

        顾知武揪着那个送礼盒来的人,问道:“快说,是谁的鬼主意?”

        “我不知道啊!我真不知道啊!”那个男服务员吓得不轻,全身簌簌发抖,说道:“是一个客人叫我送过来的,那个客人就坐在那边的,咦,他已经走了。”

        “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快说!”顾知武起身,握紧拳头,作热欲打。

        “是一个中年男人,平头,穿一件衬衣,戴着一幅金边眼镜。”服务生牙齿打颤,他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被人当枪使了。但他身为服务生,客人叫他做事,他也不可能不做啊。这真是无妄之灾啊!

        “喂,你傻的啊?别人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这也是一个炸弹,你也帮人家送啊?你这家伙,缩头缩脑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快说,你跟他是不是一伙的?这堆烂骨头,是什么意思?”顾知武脾气暴躁,他既然拿李毅当兄弟看待,就会全身心的对待他,自家兄弟受了这等污辱,他哪里受得了,简直比直接欺负他本人还难受。

        张一帆等人脸色也不好看,他们都是京城有头有脑的人,这么多人坐在一桌,还敢有人如此捣乱,可见那个人并没有把这桌子人放在眼里!

        陈博明道:“这算什么意思呢?一堆骨头罢了,难道是在骂李毅是一条……”他说到这里,连忙打住,呸呸了两声。

        贾希奎现在唯李毅马首是瞻,大声道:“李主任,你放心,这事情就交给我们五处来查!一定要查出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狠狠的整死他!”

        五处的同事们都义愤填膺,大骂送礼人。

        但当事人李毅,却镇定如常,挥了挥手,淡淡地道:“知武,放了那个服务生吧,这事情与他无关,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

        顾知武用力一推,把那个服务生推开,指着他道:“小子,下次招子放亮点,今天是我兄弟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计较,否则,我叫你进局子里待上三年!”

        那个服务生连连向李毅道谢,然后飞快的跑开了。

        李毅伸手去摸那骨头,顾知武道:“李毅,小心有毒!”

        李毅怵然一惊,心想这不是没有可能,沉思道:“这堆骨头是什么意思?威吓?还是别有他意?”

        张一帆道:“李毅,我看还是报警吧,叫警察来处理。不管是恐吓还是下毒,还是想恶心一下你,这个人的用心都十分可诛!”

        李毅想了想,笑道:“我明白这人的用意了。”

        众人都问:“什么用意?”

        李毅缓缓的沉声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是在骂我呢,说在今天的升官发财,是因为在西川和闽南两地搅起了滔天大浪,摘掉了多少人的官帽子,斩了多少的大好头颅,才换来今天的这顶戴!”

        “哦!一将功成万骨枯!”陈博明呵呵笑道:“有意思!自古以来,哪个当大官的,不是踩着别人的肩膀和尸体上位?这个人也太小见多怪了。”

        张一帆道:“李毅,照你这么理解,那是不是还有一层意思呢?自古美人与名将,人间不许见白头!这在讽刺你的同时,也在威胁你!”

        顾知武道:“对啊,李毅,你这段时间,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最好多带两个警卫在身边,以防万一。”

        李毅听到警卫,就想到了钱多,暗自一叹,摆手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怕什么!”

        顾知武道:“会是谁送的呢?”

        李毅首先就想到了侯家。这次闽南案,侯家损失很惨重,撸掉了近十个当官的侯家人,依侯家人的性子,完全可能做出这种不靠谱的事情出来。但他也只是想一想,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如果真是侯家人做的,那无异于在向李毅下战书!

        李毅冷哼一声,说道:“不管是谁送的,我都不惧!真是个有胆有量的,哪里用得着这么偷偷摸摸,他藏头藏尾,不敢露面,这就表明,他不过是一个怕死的胆小鬼,既然如此,我还用得着怕他吗?”

        贾希奎道:“我做纪检工作这么多年了,这种威胁人命的事情,不是头一回看见,李主任,你还是小心为妙。”

        李毅招了招手,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李毅指着那堆骨头道:“把这玩意拿出去丢了!摆在这里影响食欲。”

        服务生应了一声,捧着那个盒子走出去。

        张一帆道:“好啦,没事了,大家还是举杯相庆吧!李毅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厅级主任,这在咱们圈子里,也是独一份啊!我们大家一起举杯,为李毅荣升贺!”

        大家都想帮李毅忘掉刚才的不愉快,纷纷举起杯子,大声的笑着,伸长了胳膊,凑到桌子中央碰杯。

        “来来来,干杯!”

        “干杯!”

        “李主任,祝你前程似锦!”

        “李主任……”

        “嘭!”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外面传了过来,大家愕然回顾,只见酒店的玻璃幕墙像下雨一般纷纷倒塌。

        汽车鸣叫声,行人惊呼声,受伤者的哀嚎声,酒店顾客的慌乱声,保安人员和服务生的呼喊声,交织成一片杂乱的乐章。

        “有人被炸成粉碎了!”一个服务生急忙忙奔走相告。

        李毅和吃饭的众人在里面,并没有被爆炸的气流伤到,闻言大骇,扔下筷子和杯子,往外面跑。

        张一帆拉住李毅的手,说道:“李毅,会不会是刚才那些骨头?”

        李毅沉声道:“不知道。极有可能啊!”

        张一帆道:“我听说有一种炸弹,只要用力往地上一摔,就会发出巨大的爆炸。对方把炸药装在大骨头里,就是为了麻痹你,同时激怒你,只等你将这些骨头往地上一扔的时候,爆炸就会发生,那样的话,我们那桌子人,全部死无葬身之地!”

        李毅点点头,认同张一帆的推理,想想都后怕,厉声道:“一帆,我怀疑是侯家人所为!”

        张一帆道:“如果真是他们做的,那就太可怕了!还好你冷静,机智,不然,我们就全成死鬼了。”

        李毅道:“警察是查不出什么来的,这事情,还得我们自己去搞定!”

        张一帆道:“侯家敢做出这种事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我看他们也是孤注一掷!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得想个法子,将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李毅道:“这件事情抓不到他们的把柄,我们只能从别的事情上另外找缺口!”

        然而,警察随后关于这件事情做出的调查结论,却让李毅吃惊了,原来,那个酒店的老板得罪了一个亡命徒,这个亡命徒为了报复,就将一个炸弹放在了门口的花瓶里,然后去跟酒店老板谈判,谈判不成功,就引爆了炸弹。炸死的那个人,也只是一个迎宾小姐。李毅他们只是恰逢其会罢了。

        张一帆笑着对李毅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那堆骨头惹的祸呢!”

        李毅道:“现在的人啊,为了钱,真是连命都可以不要,他也不想想,连命都没有了,要钱来做什么呢!”

        张一帆道:“我就说嘛,侯家也是体制内的人,他敢这么做,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后果吗?呵呵,虚惊一场。”

        李毅道:“但我跟侯家的仇,却是结定了!”

        张一帆拍拍李毅的肩膀:“我支持你!人生在世,不结两个仇家,岂不是太无聊了吗?”

        两人相视大笑。

        时光易过,转眼秋去冬来,又到年底了。

        这天,李毅来到钱多疗养的医院,钱多见到他来,十分高兴。

        李毅道:“钱多,我想问问你,你愿不愿意办理军转非,回到地方上来工作?我可以帮你调到西川省,跟桑榆生活在一起。经过这件事,你也应该明白了很多事情,家庭,对一个男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你跟桑榆在西川已经结婚了,很快就会有小孩,你回到地方上工作,可以更好的照顾家人。”

        “毅少,我还想在你身边工作……”钱多说道。

        李毅道:“我知道你对我有感情,可是你对桑榆也有感情,在我想来,家庭永远排在第一位,我建议你还是回西川去吧,我会帮你争取一个正科职务。不要犹豫了,桑榆和未来的孩子需要你。”

        “毅少!”流血不流泪的钱多,忽然有些哽咽,说道:“你要需要我了,只要一个电话,我随时回来当你的司机!”

        “好啦!两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又不是生离死别,你去了西川,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嘛!”李毅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这么说,毅少你也要离开京城了吗?”钱多问道。

        “爷爷有这方面的意思,但具体落实起来,还要一段时间。”李毅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