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八十七章 升官有礼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八十七章 升官有礼

    作品:《官路弯弯

        左晓霞故作吃惊的道:“哎呀,原来这个酒这么贵啊,我不知道耶。www.00ksw.org你要是没钱数的话,那就算了,反正还没开瓶,还是换三瓶啤酒吧!”

        陆俊的俊脸一会红,一会白,尴尬的道:“小霞,我没带这么多钱出来,这个,真是不意思。”

        李毅道:“现在是卡片社会,走到哪里都可以提现的嘛!谁没事还拎着一个密码箱,装几十万现金出来嘿夜店啊?”

        酒保微笑道:“先生,我们酒吧出门右转就有几家银行,提供24小时ATM提款服务。当然,我们酒吧也收取华厦四大银行的支票。”

        陆俊大声道:“你们这是不是黑夜啊?三瓶酒卖这么贵!我现在怀疑你们哄抬物价,恶意宰客!”

        酒保道:“先生,我们这是正规的酒吧,各种执照和手续齐全,所有的物价也是经过市物价局核准的。您点的三瓶酒,是进口的皇家礼炮,这是世界上最完美、最珍贵的苏格兰调和威士忌。酒液要经过至少21年的醇化,酒中的杂质通过橡木的呼吸被清新空气带走,与此同时,威士忌也吸取了橡木的芳香。21年后,酒液浓缩到只有原先的60%,这时再进行一系列独特的调和配比,才能最终酿造出具有丰富、复杂口味的皇家礼炮……”

        酒保还在卖弄他的酒文化,陆俊道:“你唬谁呢!你们这根本就是价格欺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这就打电话叫物价工商前来检查!”

        酒吧里人不少,见这边争吵起来了,都看热闹似的看向这边。

        左晓霞拉了拉李毅的手,两个人将手中的酒放在吧台上,悄悄离开。

        来到外面,左晓霞低声道:“不好意思啊,李毅,原来想着找同学出来一起聊聊天,没想到……”

        “鹭城的夜晚很美,不要被这些无所谓的事情破坏了。”李毅笑道:“陆俊就是这样的人,其实吧,他也不是没有钱付账,可能是舍不得吧!”

        左晓霞道:“李毅,你还不知道吧,陆俊的父亲,你见过的——他已经因病休退了。”

        “什么?陆副省长因病休退了?”李毅讶道:“我还真不知道,什么病来得这么猛?”

        “肝病,发现的时候已经快到晚期了,能不能治好,还两说呢。”左晓霞道:“所以,陆俊现在的家庭情况,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哦,那他怎么还是这副臭脾气啊!”李毅道:“经过了这么大的变故,一个男人,应该学会成熟和坚强才对。”

        左晓霞道:“他母亲还是宠他,他外婆家很有权势,所以,他还是这副**样啰!不管他了,我们就在外面走走,聊聊天吧。我们许久不见了,我还有些想你呢!”

        李毅看了她一眼,夜风吹拂下,她的青丝随风飘逸,双眸清澈而明亮。

        “我偶尔也会想你。”李毅笑道:“朋友间的想。”

        左晓霞嗔怪道:“你有必要说得这么直白吗?”

        李毅道:“上次西州的事情,我还没谢谢你呢。”

        左晓霞道:“说起那个侯天威,我就想笑,他也太无辜了吧?你远在京城呢,他怎么就得罪你了?”

        李毅道:“他得罪的不是我,而是薛市长。”

        左晓霞道:“薛雪?她是你什么人吗?”

        “跟你一样,都是我的朋友。”李毅笑道:“这次赖苍星案,会牵涉到很多高层,涉案人员数量又大,我们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呢!”

        左晓霞道:“高层?你指的是?”

        “据我所知,侯家就牵连其中!”李毅摸着下巴,嘿嘿冷笑道:“或许,借着这次机会,我可以跟候家做一次恩怨了断!如果你在审讯中发现有侯家的踪迹,一定要告诉我,我喜欢跟侯家为难。”

        “扑哧!”左晓霞道:“你喜欢跟侯家为难?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啊。”

        李毅道:“侯家人太讨厌了,我不想走到哪里,他们都阴魂不散的跟着我。来一次了断,或许是最好的办法吧。”

        左晓霞道:“你这次立了这么大的功,马上就要升职了吧?”

        李毅道:“这个,我也想呢。”

        左晓霞道:“不得了,你再前进一步,就是副厅级别了,真正步入高级干部序列了!再做两年,外放出来,岂不是省纪委副书记了?那可是我的顶头上司啰!”

        李毅道:“你也会进步的嘛!再说了,那有那么快啊,其实,级别升得太快,对我未免是好事,我的年龄摆在这里,升得太快,树大招风,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妒嫉和攻击。稳扎稳打的往上走,这才是正道。”

        左晓霞道:“居然还有人嫌升官升得快。搞笑。”

        两人聊着天,在大街上走了一阵,然后就打道回府,经过那间酒吧时,发现外面人头攒头,很多人都围在外面往里面观看。

        左晓霞和李毅互望一眼,赶紧往里面挤,却见中纪委八室的主任徐良益和几个中纪委的同志都在里面,而陆俊则像一个犯了过错的小孩子一般,低头站在一边。

        听到徐良益说道:“不管怎么样,先把这酒买了吧,这么多人看着呢!有什么事情回去再处理。”

        李毅看到吧台上的那三瓶酒,再看看左晓霞,轻声道:“事情闹大了,陆俊为了这三瓶酒,跟酒吧的杠上了,惊动了徐主任。”

        左晓霞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刚才她故意点这么贵的酒,只不过是为了小小的惩治他一下而已,想来这酒只要不开瓶,应该是可以退的,这才拉着李毅离开,任由陆俊去处理,没有想到,事情居然闹这么大,把徐主任都给惊动了。

        李毅上前问徐良益:“徐主任,怎么回事?”

        徐良益道:“这个同志,实在过分,一个人到酒吧里点了三瓶贵得离谱的酒,又没有钱付账,还跟人家闹,抖出了身份,想压对方,对方就把我们给找来了。身为一个纪检同志,居然做出这种事情,实在是荒唐!这种有违纪律的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

        陆俊看到李毅和左晓霞,阴冷的眸子射出怨恨的目光。

        李毅道:“徐主任,不好意思,这几瓶酒是我点的,因为临时接个电话离开了一会,闹出了误会,这单我来买。”

        徐良益道:“李毅,你说的是真的?这酒是你买的?”

        李毅笑道:“是啊,我知道徐主任今天来到鹭城,所以想买几瓶好酒,请徐主任和各位纪检同事一起喝上一杯。”

        徐良益也不是那种特别古板的人,只道:“太奢侈了不好!你搞定吧!”挥了挥手,领着几个人走了。

        李毅付了账,拿了那几瓶酒,笑着对陆俊道:“一起去喝一杯吧!”

        陆俊阴冷的笑笑,摇头道:“我就不去了。”

        李毅喊了左晓霞,联袂而去。

        陆俊看着李毅和左晓霞,一直看着他们走出了门口,眼神里的冷意更甚了。

        赖苍星案牵涉人数众多,光是相关的材料和口供,就要用卡车来装。专案组人数多,耗时又长,开支十分巨大,随着时间的延长,中纪委都有些吃不消了。鹭城市政府愿意出资赞助,但被中纪委拒绝了,这是表明严查此事的决心。

        中纪委派下来的一个副书记,是个出了名的包公式人物,查案办事,从不手下留情,不管涉及到谁,一律依法依纪严惩不贷。

        李毅很快就查到了跟侯家有关的行贿证据,赖苍星有一次出事,带了五千万上京,想找人来摆布,四处求神拜佛,结果就求到了侯家人头上。李毅在赖苍星的那本送礼花名册上发现了侯家人的名字,再加上审讯得来的证据,足以证明侯家的老二和老三存在重大受贿情节,报请中纪委立案侦查。

        侯家的老二老三,在强大的证据面前,根本就没有抵赖的余地,被中纪委查实之后,存在重大违纪违法行为,依法交给司法机关处理。

        侯家这一次损失惨重,家族里受牵连的有七八个,经此一役,侯家的声望急转直下,几个身居高位的二代三代子弟,也开始收敛,在各自的单位里缩头做人。

        这件大案告一段落后,专案组一部分人率先回京,留下一些同志进行善后工作。

        回到京城后,李毅因为破案有功,徐良益报请中纪委常委会议讨论,提名李毅担任第八室副主任。

        中纪委常委会议商量后,一致以为李毅同志作风过硬,业务娴熟,于国家有大功,同意徐良益的提名,任命李毅同志担任中纪委第八室副主任,行政级别提升为副厅级别。

        张一帆和顾知武第一时间得知李毅升官的消息,跑过来庆祝,要李毅请客,随的一,陈博明等好友也来讨酒喝。

        李毅在京城某酒店大摆一席,宴请一众下属和好友。

        酒席正欢,一个服务生送过来一个用红绸包裹的礼盒,说道:“李先生,这是一个客人叫我送给你的。”

        李毅问是谁,服务生说不认识,只是受人之托,跑腿而己。

        陈博明笑道:“管他是谁呢,既然有礼物,你就打开来看看呗!”

        李毅笑着打开包裹,赫然发现,里面居然是几根垒在一起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