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八十五章 那一声枪响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八十五章 那一声枪响

    作品:《官路弯弯

        保税手册是海关向从事加工贸易和转口贸易企业的单证,用于记录保税货物便于监管。www.00ksw.org拥有保税手册,企业就可以从境外进口货物,或在保税仓库进行存储和加工,并重新出口到境外。海关对这些货物免征关税,但不允许其在境内流通。

        李毅看到杨巴山拿出来的保税手册等手续材料,冷笑道:“这玩意,你就拿去骗小孩子玩吧!你们表面上是做转口贸易,实际上是做走私生意。这些货进入保税区后,你们就会使用金蝉脱壳的办法,把香烟缷下来,在集装箱里放上低关税的化工原料,蒙混过关。你以为我不清楚你们的小伎俩吗?”

        杨巴山脸色一变,说道:“你到底是谁?”

        李毅冷声道:“中纪委八室五处处长李毅!”

        “你想做什么?”杨巴山把手伸进裤子后边的口袋。

        “抓老赖!现在,赖苍星已经落入了我们的掌握。”李毅冷冷的道:“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肯转做污点证人,我可以建议司法机关,从轻发落!”

        “你做梦吧!”杨巴山忽然掏出来一把乌黑的小巧手枪,对准李毅的胸口,大喊道:“你去死吧!中纪委,我要你变僵尸!”

        这一下变故突起,所有的人都没有预料到他居然敢开枪!

        十几个武警慌忙去拔枪,但杨巴山扭曲的邪恶的脸已经浮起残忍的笑容,他的有着几条伤疤的手指,已经按下去了!

        “呯!”

        李毅看着子弹出膛的刹那,脸如死灰,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重生后精彩的人生,会在这里画上句号!

        虽然只是刹那的时间,他脑海里却涌上了太多的人和事。

        奇怪的是,他想起来的,全是重生后的人和事,重生前的那些记忆,已经太过久远。

        那个对他笑着说:“李毅,再爱我一次。”的花小蕊。

        那个在校园里漫步时,悄悄将手塞进他手里的郭小玲。

        那个一脸忧郁迷倒众生的柳若思。

        那个给了他十块钱然后蹦跳着离开,却带给他两世牵挂的楚怜心。

        那个跟他有着撞车情缘的林馨。

        那个胖胖的爱叫他小李子的童军。

        那个黑黑的总是傻笑的钱多。

        那个给了他家和无私爱的母亲方芳。

        ……刹那间一一闪过他的脑海!

        真的就这么离开了吗?

        那颗子弹在眼前放大,仿佛变成了能毁灭一切的洲际导弹!

        “毅少!”

        枪响的刹那,一声暴喝同时从身边响起!

        一条人影从李毅身侧扑了过来,毫不犹豫撞开李毅。

        是钱多!

        李毅离杨巴山太近,近到钱多撞开李毅之后,已经来不及有别的反应。

        子弹噗的一声轻响,射进了钱多的胸膛。

        钱多倒的时候,手中的枪也同时射出一颗子弹,正中杨巴山的眉心!

        武警们这才掏出枪来,控制住孔魁和其它司机。

        李毅从地上爬起来,看见倒在血泊中的钱多,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大声喊道:“钱多,钱多!我命令你,你不可以死!你不是铁打的吗?钱多!桑榆还在等着你回去呢!你弟弟钱少还在等着你回去呢!你不可以死,你听到没有!”

        钱多睁眼看着李毅,但渐渐的因无力而合上,千言万语,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武警队长一探钱多鼻息,说道:“李处长,他还有呼吸,快叫120,或许有救。”

        李毅稳定心神,赶紧拨打了120。

        武警队长道:“这位同志真是十分英勇,他的反应能力和拔枪速度,是我见过最快的人,就连我们的年度比武冠军,也没有他快。”

        李毅抹了一把眼泪,说道:“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战士!”想起钱多曾经对他说的那些话:“就算我死,也要保护毅少安全。”“哪个敢对毅少不利,我就打爆他的头。”

        毫无疑问,钱多做到了他的承诺!

        救护车赶来,把钱多抬上了车,李毅并没有跟去,而是打电话给郭小玲,叫她去医院。在李毅想来,左胸中枪,存活的机率几首为零,他接下来要做的,不是去医院陪伴钱多,而是给钱多报仇!

        假装成武警的贾希奎,恨恨的道:“李处长,这些人怎么办?要不要就地枪毙几个?”

        李毅看了他一眼,冷声道:“你说什么?你以为自己可以草菅人命吗?”

        贾希奎道:“就这么放过他们?”

        李毅道:“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押回去,到时一并审办!”

        贾希奎指着那个袋子道:“这钱怎么办?”

        李毅道:“存进纪委的廉政账户,就当是他们交纳的税钱!”

        贾希奎道:“接下来怎么办?打道回府?”

        李毅冷笑道:“回去?没这么简单,出发去鹭城海关!”

        贾希奎道:“他们既然把明面上的账做得无衣无缝,我们去海关也查不出什么来吧?”

        李毅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十几个武警都上了车,往海关开去,来到海关时,正是上班时分,但整个海关全部被武警控制住了,所有的人只许进不许出。

        李毅到达时,所有的资料和文件全部掌握在了武警的手里,鹭城海关关长以及下属各科室负责人,被集中到了一间大办公室里。

        原来,控制海关才是李毅的计谋。

        昨天晚上,李毅把小荷得来的资料进行了冲印放大,结果有了意外惊喜,这居然是赖苍星的送礼花名册!

        每一笔礼物,每一个人名,都有记载。

        鹭城海关有名有姓的受贿人员,达到160人之多,几乎达到了鹭城海关总人数的五分之一。

        李毅向江兆南副总理进行了案情汇报,江兆南同志指示,立即通知政法委,联合各个的执法部门,调集人手,对鹭城海关进行全面控制!对这件走私案,一定要严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都不能放过!

        李毅建议,公安部内部肯定有赖苍星的眼线,公安部的人手暂时还不能动用,只能从武警部队或者军分区调兵前来执行任务。

        江兆南同志同意了李毅的计划。

        一场代号为黎明的全面抓捕行动,在凌晨时分打响!

        只不过,李毅没有想到,打响这第一枪的,居然会是杨巴山,而第一个牺牲的同志,会是自己视若亲兄弟的钱多。

        从海关获得的证据,已经足够抓捕赖苍星。

        李毅昨天晚上就布置了人手,对赖苍星等主犯进行了布控,只等这边拿到证据,那边就可以下手抓人。

        李毅看完那些海关的虚假报关材料,驾车前往红楼,准备亲自督阵,抓捕赖苍星。

        红楼,赖苍星忽然从屋里出来,钻进了他那辆防弹奔弛车,往机场方向逃窜。

        李毅的车子刚好到达红楼外,就接到任如的电话:“李处长,赖苍星坐上了那辆防弹奔驰车,正往机场逃窜!再不下令抓捕的话,他就要逃脱了!”

        李毅冷笑道:“我已经到了,看到那辆车子出来了。你们马上行动,实施黎明行动!抓捕!”

        放下电话,李毅冷笑道:“想跑,我还没有给钱多报仇呢!历史不会再重演!”油门一踩,去追赖苍星。

        千万级别的车子就是不一般,赖苍星的车子很快就把李毅甩下一段距离,十几辆武警牌照的车子,也出发跟了过来。

        李毅坐在驾驶位上,看着那辆怪物一般的防弹车,心想赖苍星是怎么知晓我们的行动的?我们的行动如此隐秘,昨天还跟他在一起喝酒谈生意呢,他能想到我晚上就会动手对付他?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这次行动,没有动用当地警方的一兵一卒,也没有动用当地纪委和其它执法部门,为的就是防止赖苍星逃跑!赖苍星眼目再多,也不可能在武警里面也有耳目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赖苍星的车子在前面忽然转弯,驶离机场高速,往海边开去。

        李毅料想是临时机票不好安排,赖苍星想从海上坐船离开!

        李毅冷冷的注视着赖苍星的车子,打电话请示江兆南同志,让他调集驻鹭城市的海军舰艇,到沧海港口一带执行拦截任务。

        李毅将车速提到了极速,与奔弛防弹车的距离越来越短,奔弛车的车窗摇下去,一支黑洞洞的枪管伸出来,对着李毅射击了两枪,但都没有准头,没有打中。

        那枪口忽然调下,专打李毅车的轮胎。

        李毅驾驶着车,左突右闪,那枪子弹打完,缩了回去装子弹。

        有两辆武警小车开得很快,接近了上来,其中一辆小车上响起了喊话声,要奔弛车靠边停车,但回应他的却是两声枪响。

        看来,赖苍星已经豁出去了,拼个鱼死网破,但求能全身而退,只要离开了国内,他就可以到外国寻求政治庇护。

        不停的枪击声,把路上其它车辆都吓停了。

        一辆武警车里也伸出一支枪来,对准车窗玻璃连开三枪,枪枪打在车身上,但对防弹车来说,实在是挠痒痒一般。

        海边,有一艘快艇停靠在岸边,上面有个男子,一直在挥手,奔驰车一通火力压制,又把李毅等人甩远了,然后停在岸边。

        赖苍星钻下车子,猫着身子,跳上快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