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七十一章 把贼给偷了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七十一章 把贼给偷了

    作品:《官路弯弯

        三人来到一家豪华的酒吧。www.00ksw.org

        李毅有段日子没来酒吧消费了,或许是职业和心态变了,感觉自己跟这里有些格格不入,看着那些年轻人和自以为还年轻的人,在酒吧里恣意挥洒自己的激情,李毅没有了那种要融入他们之中的冲动。

        “喂,来酒吧就干坐着?”张一帆陪在李毅身边,笑道。

        “自己热闹,不如看别人热闹,这也是一种人生的体验。”李毅笑道。

        “你喜欢玩什么?”张一帆问。

        “嗯,网球,骑马。”李毅道:“你呢?”

        “我也喜欢网球,骑马嘛,一直向往,但还没有尝试过。”张一帆道:“得空了,你带我去骑上两回,教教我吧。”

        “好啊。”李毅的目光忽然停住。

        张一帆顺着他的目光一看,笑道:“冤家路窄!”

        李毅按住他道:“先不动,看看情况。”

        顾知武也从舞池里走了过来,说道:“李毅,我看到那两个女孩了。”

        李毅点头道:“先看看她们要做什么。”

        张一帆道:“好像有了新目标,你们瞧,她们只需要用一个眼神,就有个男的跟她们搭讪去了。”

        酒吧里的灯光照耀下,那两个女的显得妩媚动人,跟那个男的说着什么。李毅低声道:“动手了!还是那个绿裙女子动的手,已经得手了!她们马上就会开溜,我们走。”

        三人刚出酒吧门,就看到那两个女子走了出来,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不太起眼的黑色小车。两个人径直往那辆小车走过去。

        顾知武道:“我去抓住她们!”

        李毅笑道:“抓住她们算什么。走,我们也上车。”

        三个人上了李毅的车,李毅启动车子,缓缓跟上去。

        “李毅,你想做什么?”顾知武问道。

        李毅笑道:“我很好奇,这样的美女小偷,是从哪里来的。”

        “你还想跟到她们的老巢里去?”顾知武道:“要不要多喊几个帮手?”

        “先看看吧,把车牌记下来,查一查,看看是什么人的车子。”李毅道。

        做这事顾知武很拿手,当即打电话,从一个朋友那里查到了这辆的主人,说道:“李毅,是一个名叫王波光的人所有。”

        李毅道:“这车八车也是偷来的!”

        前面的车子七拐八弯的,进入了一条小巷子,李毅不远不近的跟着,一点都不急躁,但也没有跟丢。

        张一帆笑道:“看不出来,你还很擅长跟踪呢!”

        李毅嘿嘿一笑:“只要车开得好,没有人能看出你是在跟踪。”

        前面的车子停大了一间小酒店前,车里的两个姐妹匆匆下车,进了酒店。

        李毅道:“我和知武上去看看,一帆,你负责在下面看着,千万别让她们跑了。”

        张一帆道:“如果她们要跑,我怎么阻止她们?”

        李毅笑道:“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嘛!”

        张一帆道:“我喊人来吧?这些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呢!”

        李毅道:“随便你。知武,我们快上去。”

        李毅和顾知武跟进小酒店。小酒店只有几层楼,并没有设电梯,李毅追到三楼的时候,正好看到一红一绿两条裙子闪入一间房间。

        李毅走到那间房前,抬手要敲门。顾知武道:“李毅,如果对方人多的话,那我们就要吃亏了!”

        李毅笑道:“不怕。”轻轻敲了三下。

        门开了,绿裙女子看到门外站着的李毅和顾知武,惊讶的掩住了嘴巴,抬手就要关门。

        李毅将一只腿插在门缝里,笑道:“不认识我了?”

        “你是谁?我们不认识。”绿裙女子说道。

        “我是来告诉你银行卡密码的,我怕你们不懂密码,乱去套密码,把我的卡给锁了。”李毅道:“可以进去聊聊了吗?”

        “你,我不认识你,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请出去,不然,我要叫了。”绿裙少女冷冰冰的道。

        红裙少女也跟了出来,看到李毅,冷笑道:“哟,好大的胆子,居然会跟梢啊!我说总感觉有人跟在后面呢,你们想怎么样?”

        李毅道:“不想怎么样,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就行,银行卡我可以留给你们,密码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但请把我的钱包还给我,这个钱包对我有很重要的意义。”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红裙少女双手抱胸,否认道。

        顾知武道:“装什么,你们拿了我兄弟的钱包,快点拿出来!否则有你好看的。”

        “知武,对待美女要温柔一点嘛,不要这么凶。”李毅笑道,同时向顾知武使了个眼色。

        顾知武用力一推,将门推开一些,和李毅两个人挤了进去。

        红裙女子道:“不就一个破钱包嘛!至于跟踪这么远?小藕,把他的钱包还给他!”

        小藕道:“姐,那个钱包我们不是已经扔了吗?”

        红裙女子道:“你傻啊,随便拿一个给他不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一定要拿回我原先的那个。”李毅嘿嘿笑道:“不然,我就要报警抓你们。”

        红裙女子道:“喂,你别太嚣张,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我们拿了你的钱包?”

        李毅扬了扬手,笑道:“我手里有录音机,我们刚才的谈话,我全部录了下来。这可是呈堂证供。”

        “你卑鄙!”红裙女子眼珠一转,说道:“我可以帮你找回那个钱包,但是你要先告诉我你的银行卡密码。”

        “可以。我的密码很简单,就是我的生日。”李毅笑道:“******”

        红裙女子道:“好,你等着,我和妹妹这就去找!”拉了小藕的手就要往外面走。

        “慢,你可以去找,但是你妹妹必须留在这里。找不到的话,就用你妹妹抵债了。”李毅伸手拦住小藕。

        “姐!”小藕有些惊慌失措。

        “别怕,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顶爆他的小弟弟!”红裙女子伸出粉拳,向李毅示威。

        李毅淡淡地道:“你最好快点,我的耐性是有限的。”

        红裙女子冷哼一声,走出门去。

        “小藕?”李毅笑道:“你姐是不是叫小荷?”

        “是又怎么样?你笑什么?很俗气的名字吗?”小藕瞪眼问道。

        “嗯,很俗气。你们就只有两个人作案?没有同党?”李毅笑着问。

        “无可奉告!”小藕道。

        顾知武捅了捅李毅,说道:“喂,整这么大动静,就为了拿回一个钱包?”

        李毅低声道:“那个钱包是林丫头送我的第一份礼物,我说过要时刻带在身边的,这要是丢了,我回去怎么交待?我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顾知武笑道:“还是单身好啊!你瞧我,多么的自由自在!”

        李毅道:“晚上你一个人躺在床上时,你就会知道有个女朋友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顾知武道:“这么说,你跟林馨已经那个了?”

        李毅道:“什么啊——我倒是想,但林馨非要等到结婚那一天,憋死我了!”

        “噗!”小藕横了李毅一眼,笑了。

        “你笑什么?有那么好笑吗?”李毅冷声道:“把你们的犯罪所得拿出来欣赏欣赏!”

        “没有!”小藕说道。

        “骗三岁小孩呢,刚才在酒吧里,你们不是偷了一个小子的皮夹吗?拿出来!”李毅知道,她们作案的,赃物在手里不会超过太久,但刚才那个皮夹,想必她们还没有丢弃吧?

        小藕还想抵赖,李毅抓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扭,撩起她的裙子。

        小藕发出一声啊的尖叫,李毅从她长丝祙里拿出一个钱包,扬了扬,说道:“这是什么?”

        小藕红了脸,说道:“这是我的钱包。”

        李毅讥笑道:“你的?我看看。”打开来一看,里面只有几十块零钱,几张卡,还有一张小藕的照片。

        顾知武愣道:“李毅,这皮包好像真是她的呢!你是不是看错了?”

        李毅道:“不可能……”

        正说着,张一帆的声音响起来:“李毅!李毅!”

        李毅应了一声,张一帆和两个民警,押着小荷走了过来。张一帆呵呵笑道:“总算不辱使命,把这家伙抓住了。”

        李毅呵呵笑道:“这里还有一个,请警察同志一并抓走吧!”

        小藕道:“你骗人!”

        李毅道:“我怎么骗人了?”

        小藕道:“你刚才明明说叫我姐去拿钱包来,你就放过我们的!”

        李毅道:“跟两个小偷,我还用得着讲什么仁义道德吗?我那是略施小技,把你们分开,各个击破!”

        小藕道:“我们虽然是小偷,但我们从来不骗人!你骗人,你不是好人!”

        李毅道:“你还知道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啊?呵呵,有意思!”

        民警过来铐小藕,小藕叫道:“喂,坏人,把我的钱包还我!”

        李毅笑道:“这明明就是你偷我的钱包嘛!呵呵,现在物归原主了!”

        小藕急道:“警察同志,他偷我的钱包!”

        警察哥哥笑道:“你说我是信你呢,还是信他?你们这两个惯偷,我们留意很久了!跟我们走吧!”

        看着孪生神偷被押走,顾知武呵呵笑道:“李毅,我算服了你,把贼的钱包都给偷了,而且还当着警察的面呢!这本事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