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九章 三英聚会谋诛贼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九章 三英聚会谋诛贼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便约了张一帆,下班后一起吃饭。www.00ksw.org

        两人对吃的都挺讲究,在京城一家很有名气的酒楼大厅里,靠窗边坐下,点了几个菜,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两个人聊到侯家,马上就有了共同话题。原来,张家和侯家的恩怨,早在十年动荡中就结下了。

        当年,张一帆的爷爷,就是被侯家的候老四公报私仇,打进牛棚里病死的。

        张一帆跟侯家的一个三代是同学,两人十分不合,经常起摩擦。

        而张一帆的父亲和候家的一个二代人物是同事,两个明争暗斗,从来不合。

        张一帆说完自己跟侯家的恩怨,问李毅道:“你跟侯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啊?侯家在京城,你一直在外面学习和工作,这八竿子打不着啊!”他知道李毅是李家在外面的私生子,却用一个好听的句子:“一直在外面学习和工作。”这就照顾到了李毅的感情。

        这些细节,让李毅有些小小的感动,更加觉得这个张一帆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

        “别提了,我跟侯家的仇结深了。”李毅把自己在柳林和临沂的故事大致说了一遍。

        “侯大宝?侯正英?这两个人我倒是听说过,不过都是侯家的旁支了,正宗的侯家人马,都藏在这四九城内呢!”张一帆笑道:“你说的那个侯天威,倒是一个纯种的侯家后人。这么说吧,侯老四是侯家现在的第一代,也就是侯家老爷子。侯老四有七个兄弟啊!在个哥哥,三个弟弟,啧啧,这人丁兴旺啊!”

        李毅呵呵笑道:“猪生一窝,虎生一胎。生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张一帆道:“李毅啊,你可别小看这侯家人,侯老四不用说了,跟着太祖打过天下的主!虽然没有你爷爷那般厉害,但在共和国的将领谱上,也算得上一号人物吧?他的几个兄弟,都参加过三大战役!都不简单,只不过名头没侯老四这么响亮罢了!”

        李毅道:“哦?一门虎将!”

        张一帆笑道:“差不多吧。你想想,他们这一门,得有多少旁支亲戚?再说说这第二代吧,啧啧,一个个都很能生养啊。侯老四有五个儿子,其它兄弟少说也有三个以上的崽!这还不说女儿啊!要是算上姻亲,那他侯家就更不得了。”

        李毅咋舌道:“乖乖!我说到哪里都能碰上他们侯家的人呢,原来真有这么多大猴小猴!”

        张一帆道:“这个张天威,就是候老四的孙子,这家伙不学无术,在京城圈子里,有名的花花太岁。若不是祖上余荫,早就被人割成太监了!”

        “哈哈,我正有此想法!”李毅笑道:“这家伙不知死活,居然想打我姐的主意!”

        “你姐?你有姐吗?”张一帆笑道:“不会是情姐姐吧?”

        “是干姐姐,南方省西州市常务副市长。而这个侯天威,现在就是西州市的市长助理,整天不学好,就爱跟我姐过不去,这不,还写了莫须有的举报信,投到我办公桌上来了!气死我了!”李毅将筷子重重放在桌上,摇头说道:“依我的脾气,我真想飞过去,把那侯天威阉了!”

        张一帆道:“还说不是情姐姐?”挤眉弄眼的道:“放心,我不会在林馨面前打小报告。”

        李毅无奈的道:“随你怎么说吧。现在请开动你的脑筋,好好想一想,怎么整治这个无赖吧!”

        张一帆眼珠一转,笑道:“这个容易办啊,你不是在纪委吗?叫你那个情姐姐也写一封举报信,投到你这里来,你受累往下面跑一趟,当场将他给喀擦了呗!”

        李毅摸着下巴道:“你说的办法倒也可行。喂,你不是在中组部吗?你怎么当差的?这样的人渣也能通过你们组织部的干部考核,还下放去镀金!搞么子鬼嘛!”

        “李毅,你这是屙不出屎来怪茅坑!你知道中组部有多大,有多少人马吗?他一个副厅的人事考察,轮得到我来做主?你也忒高看我了。”张一帆道:“我刚才的办法最实惠了,你就遵照办理吧!”

        李毅道:“哟,在我面前还摆领导谱了?你的办法欠妥当啊,我堂堂一个中纪委八室五处的处长,见官大三级!这么算起来,我还是一个部级干部呢!叫我去查他一个小小的市长助理,有些不妥当啊。太失我的面子了。”

        张一帆道:“你是找不到好的借口吧!我知道你们处室的规矩,不是大案子,你们是不会轻易出动的。这样吧,我从组织部发一个人事考核的项目下去,然后叫西州市委组织部的同志们帮帮忙,把这个家伙的档案涂黑,嘿嘿,是不是很容易就可以把他搞下去?”

        李毅笑道:“好啊,我就知道,你还有真功夫没有使出来!我再助一把力气,我叫南方省纪委的同志下去调查一下,尽量找出他的一些不良行为记录来,正好在你的这个组织部干部考核的周期内曝光出来,双管齐下,杀他两胁!”

        “哈哈!”张一帆和李毅两人相视大笑。

        “什么好事情呢?笑得这么淫.荡!我在十米开外,就感受到你们两个人身上散出来的浓浓的阴谋气息了!说说呗,什么情况?”顾知武微笑着走了过来,拉开椅子,自顾坐下,盯了桌上的饭菜一眼,说道:“喂,你们太不够朋友了吧?吃好吃也不带上我?”

        “你怎么来了?知武同志,你不用在首长身边服务吗?”张一帆笑着拍了拍顾知武的胳膊。

        “首长身边的服务人员很多嘛!我只能算其中一个。嘿嘿,我可是路过,刚才在窗外看到两条熟悉的人影,过来一瞧,果然是你们这两只偷吃的小猴子!”顾知武从旁边桌子上拿过一双筷子,不客气的夹菜吃起来。

        李毅打了个响指,叫过服务员,添了两个菜。

        顾知武道:“小气啊,我刚才明明看那菜单上有燕窝和鱼翅,你为什么不点?却点了一个什么水煮鱼和溜肝尖!”

        李毅笑道:“燕窝?那玩意是燕子的口水和排泄物组成的,饶是如此,正宗的燕子口水你也未必有得吃,市面上卖的,都是人造粉丝精制而成,其中富含塑料成分,你吃得下去?至于鱼翅……”

        顾知武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得了,鱼翅是鲨鱼身上的鳍,我们要爱护珍稀动物嘛!”

        “哈哈,说真的,鱼翅是鲨鱼鳍中的细丝状软骨,这玩意吃了,对人身是有毒的。”李毅笑道:“所以,还是吃水煮鱼和溜肝尖来得健康。”

        顾知武道:“我要是个女儿身,你估计就得说水煮鱼和溜肝尖这么俗气的东西,怎么能配得上这么美丽的小姐呢?是不是?”

        李毅耸耸肩,又打了一个响指,把服务员叫了过来,说道:“你们这里的鱼翅和燕窝,挑真的给我们各上三份,如果有极品一头或者两头鲍鱼的话,每个人来两只,如果没有的话,四头的也勉强。澳洲大龙虾,挑最重的来三只,低于一尺长的就不要拿出来现宝了……”

        张一帆和顾知武瞪圆了眼看着李毅,有些不敢置信。

        顾知武眨眨眼,说道:“李毅,你刚才不是说这些东西都不能吃吗?不是有毒,就是假冒伪劣产品,现在怎么又要点?”

        李毅笑道:“管它有毒没毒,管它是不是伪劣三无产品,管它是不是保护动物呢!只要兄弟们高兴就行。谁叫你们喜欢吃呢!就是不吃,叫来摆在这里看看也行啊!”

        顾知武道:“李毅,我明白了!算了吧,别糟蹋钱了。”

        服务员道:“先生,还点不点刚才那些菜?”

        李毅道:“当然点啊!快去!上菜上得快,我给你一百小费。”

        顾知武摇头道:“李毅,你摆什么阔啊,你疯了?”

        李毅道:“钱财算个什么?浮云?粪土?呵呵,情义才是无价宝!今天我们三个能在这里碰上,那就应该快活的吃上一顿!”

        张一帆道:“那就听你的呗,谁叫你是大哥啊!”

        顾知武哈哈笑道:“对啊,听大哥的!你们刚才聊什么呢?笑得那么大声,连那边的美女都被你们给吸引过来了。”说着,指了指那边座位上的两个苗条美女。

        李毅溜了一眼,果然看到两个美女,正看着这边呢。

        张一帆笑道:“肯定是被李毅刚才那番点菜的架式给吓到了。这张桌子只怕摆不下了,要不换张大的?”

        李毅道:“不急,待会叫服务员另外搬张桌子给我们拼在一起就行。”

        顾知武急道:“喂,你们还没说刚才什么情况呢!”

        张一帆笑道:“就是要急死你!我就是不说!”

        李毅耸耸肩膀道:“我总要照顾张一帆的面子吧?他都不说了,我当然也只好不说啰!”

        气得顾知武直翻白眼。

        李毅呵呵一笑,这才将整侯天威的事情说出来。

        顾知武一拍桌子,叫道:“好哇,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两个居然敢在这里商量害人的勾当——最严重的是,居然敢不叫上我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