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四章 我爸是省长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四章 我爸是省长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你不会做得这么绝吧!”沈城嚷道。www.00ksw.org

        “我若不是聪明一点点,真被你算计了的话,你会我对仁慈吗?”李毅冷笑道:“沈城,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配合我,老实交待你的问题,看在亲戚面子上,我会从轻处分!”

        “李毅,你拿我没辙,我爸是省长!”沈城道:“别说你没证据,你便是有了证据,你也拿我没辙!你知道当初这案子为什么会不了了之吗?没有人敢查下去!”

        苏婉儿看看沈城,又看看李毅,心潮起伏。心想原来那两个女生,居然真的是被这个沈公子搞大了肚子,最后被逼得跳楼身亡!难怪当时没有人敢查下去,因为他爸是省长!哪个办案人员敢得罪省长大人?

        李毅跟沈城是亲戚,他会怎么做?会主持公道,还是任由沈城逍遥法外?

        当官的及其家属犯法,就真的没有王法来管束吗?

        法律是什么?

        苏婉儿忽然想起在一本课外书来看来的一句话:法律是既得利益者制定出来的,用来保护他们利益的!官员是法律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他们会把刑法加诸己身吗?

        李毅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来:“无论你是谁,都不能凌驾于律法党纪之上!沈城,我奉劝你,你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

        苏婉儿看着李毅,这一刻,她才发现,这个男人是那么的迷人。

        车子开到了中纪委专案组的落脚地点,李毅打开车门,说道:“沈城同志,请吧!”

        沈城看了一眼那座孤零零的小楼,皱起了眉头。一阵浓浓的阴霾笼罩上心头。

        几个纪委的同志见到李毅回来,迎了出来。

        潘南看到李毅居然把沈城给押了回来,脸色大变,但随即镇定。

        沈城淡淡的扫了一眼几个纪委的同志,并没有在谁的身上做更多的停留,冷笑道:“看这阵式,我不下车是不行啰?”

        “请吧,沈城同志!”李毅道:“我们这里的生活待遇,不比你在外面差。”

        “哼!”沈城迈步下车,一楼的陪护室里,聂长征正在休息,瞥眼间看到沈城进来,忍不住哈哈大笑道:“这不沈少爷吗?有空过来看望聂伯伯吗?”

        沈城瞪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聂长征从床上爬起来,追着沈城大喊大叫:“儿子进来了,老子也离不远了吧?沈省长几时来看望我们啊?”

        “闭嘴!”沈城咆哮如雷:“你以为人人跟你一样是贪官吗?”

        聂长征还要说风凉话,李毅指示陪护的同志把他请了回去。

        李毅把沈城带到一间空房间,说道:“你暂时就住在这里,从现在开始,直到你交待问题为止,你不能擅自离开这幢小楼,不能超范围自由活动,不能自由通话,不能……”

        “够了!”沈城指着李毅说道:“李毅,我要跟我爸爸通电话!立刻,马上!”

        李毅道:“可以,潘南同志,给沈城同志安排一次通话!”

        潘南应了一声,带沈城到安全组去打电话。

        李毅并没有同去,而是对任如道:“任如同志,请你对这位苏小姐进行一次笔录。苏小姐,请你把跟沈城接触的点点滴滴,都详细的跟任如同志说一遍,这些都将作为证据保存,因此,请事实求事的说话。”

        “李公子,我不用留在这里过夜吧?”苏婉儿有些害怕的说道。

        “不必,录完口供,你就可以走了。”李毅说道:“但是,近段时间,请你不要无故离开锦城,我们会随时对你进行传唤。”

        苏婉儿欲言又止,李毅笑道:“你放心去吧,我会送你回家的。”

        任如领着苏婉儿走了。

        潘南跑过来,说道:“李处长,沈省长要跟你说话。”

        李毅点点头,径直来到安全组的办公室。

        沈城把话筒摇晃两下,递给李毅:“李大处长,沈省长要同你说话!沈省长很生气哟!后果会很严重的!”

        李毅拿过话筒,放在耳边,沉声说道:“我是李毅,请问哪位?”

        “李毅啊,我是沈泽霖啊!这究竟怎么回事?沈城怎么被你们中纪委的同志带走了?”沈泽霖说话很有意思。

        李毅道:“沈省长,沈城是我亲自带来的。有桩案子,需要他来做个调查,等调查清楚了,我自然会放他回去。”

        “李毅,什么案子啊?如果是为了那三千万,我们不是早就还上了吗?这还要追究?”沈泽霖道:“那件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呗!大家都是一家人,有必要这么较真吗?挪用公款的事情,哪个省里没有啊?我能及时的还上,不耽误这笔资金的使用,也算是不错了。”

        李毅心想,你拆借三千万的公款做投资资金,借期那么久,没有花一分钱的利息,占大便宜了,你还搞得跟多大委屈似的!说道:“沈省长,沈城现在涉及强迫女学生发生非法性关系,并且导致女生学怀孕,继而被逼跳楼自杀一案,这件案子不查清楚,沈城不能出去。”

        “李毅,这不可能啊,沈城这孩子我十分清楚,他平时连杀只鸡都不敢下手呢,怎么可能会去杀女学生啊!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语会。”

        李毅道:“是不是误会,我们自会调查清楚。”

        “李毅,沈城不是政府公务员,不归你们中纪委管啊!就算他有犯法的嫌疑,你也应该移交给当地司法机关处理。”沈泽霖说道。

        “沈城还是一个党员!我们纪委查的就是党纪违法之事!”李毅道。

        “那也应该移交本地纪委,你们中纪委不能跨级管事啊!”沈泽霖摆出官威来,说道:“我这就派人去接他回来!就算有什么嫌疑,也该由当地政府机关来处理!”

        李毅刚喂了一声,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沈城显然知道自己父亲跟李毅说了什么,嘿嘿笑道:“李毅,不好意思啰,你们这里的好待遇,看来我是享受不到了。”

        李毅扬眉道:“你别高兴得太早!就算把你移交给当地司法机关,你也讨不到好去!更何况,你这桩案子,跟聂长征案有共通之处,我们有权力将你的案子跟聂长征案进行合并审理。”

        沈城道:“待会我爸爸来了,你去跟他理论吧!”

        李毅有些无奈的道:“沈城,你最好配合我的工作,现在,不但是你,只怕连你爸爸,也陷入一场旋涡当中了,他能不能自拔,还不一定呢!”

        “什么意思?你唬我?我爸爸又没做什么违纪的事情!”沈城道:“你能奈他何?”

        李毅摆摆手,懒得跟他一般计较,冷声道:“等沈省长来了,我跟他谈吧!”

        沈泽霖真的亲自前来了。

        这种中纪委的双规地点,原本是极忌讳的,沈泽霖虽然知道中纪委在这个地记设立了双规场所,但也很少前来。今天若不是因为儿子的事情,他也不会跑这一趟。

        沈泽霖风风火火的下了车,领着一干人马直接闯进了小楼。几个中纪委的同志上前问候,沈泽霖负手问道:“李毅同志在哪里?”

        一个中纪委的同志回答道:“李处长在楼上的办公室里……”

        话还没有说完,沈泽霖就往楼上走去了。

        李毅等候在门口,迎接道:“呵呵,沈姥爷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

        “哼!”沈泽霖冷哼一声,背着双手走进办公室,对李毅伸出来的手视若不见。

        赵志伟要跟着进去,李毅伸手挡住了,笑道:“赵秘书,请在外面稍等,沈姥爷正在火头上,我得消消他的火性。”

        赵志伟道:“李处长,你这事情做得太不地道啊,连沈少爷你都敢抓,这不是叫沈省长难堪吗?”

        李毅拍拍他的肩,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说道:“所以啊,我得跟沈姥爷好好唠唠。有些话,就不足为外人道也。”

        赵志伟嘿嘿一笑,退了出去。

        李毅关上房门,笑着请沈泽霖坐下,倒了杯茶,端起他,说道:“沈姥爷,先喝杯茶,消消气。”

        沈泽霖一拍大腿道:“李毅,不管怎么说,先把沈城放了!有什么罪,我担着!”

        “沈姥爷,沈城我不能放。”李毅认真的道,见沈泽霖脸色一变,似乎就要发怒,连忙接道:“沈姥爷,你且听我说完。我这是为了沈城着想。他在我这里,是安全的,我一放了他,就将他置于险地了。”

        沈泽霖双目圆瞪:“什么意思?”

        李毅指了指房门口,问道:“沈姥爷,我问你,这个赵志伟,你了解多少?”

        “赵志伟?”沈泽霖的额头皱成了一个深深的倒川字,沉声说道:“你什么意思?志伟同志跟随我有段时间了,一直以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工作认真负责,是个好秘书。”

        李毅道:“知人善任,领导之必修课。我想问沈姥爷的是,赵志伟所做的一切事情,你是否都知情?”

        “你就明说吧!”沈泽霖大手一挥:“甭跟我打什么哑谜!”

        李毅把沈城对付自己设下的局说了一遍,又把自己如何破的局也说了一遍,嘿嘿笑道:“我想,这一切,沈姥爷都不知道吧?但我敢保证,赵志伟一定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