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三章 下棋人与棋子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十三章 下棋人与棋子

    作品:《官路弯弯

        酒店大堂,苏婉儿焦急的等待着,她那条黄色的裙子被撕破了,露出半边美丽诱人的背部,双手紧紧掩在胸前,让人觉得如果她的双手一松开的话,整条裙子就会滑落下来,她泪眼婆娑,楚楚可怜,瘦小的身子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www.00ksw.org几个保安和住客上前询问,问她要不要帮忙,她都哭泣着摇头。

        李毅和钱多藏在暗处,看着这一切。

        钱多道:“毅少,这女人真是个演戏的天才啊!”

        李毅道:“是啊,她应该去学影视表演的。”

        沈城果然出现了,他先站在外面仔细观看里面的情景,五分钟后才放下戒备心,走了进来。

        李毅暗道侥幸,若不是苏婉儿表演得好,沈城只怕不会进来呢!

        “苏小姐!”沈城还是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轻轻喊了一声:“跟我走。”

        “沈城同志,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呢?”李毅冷笑着从廊柱后面转出来。

        沈城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怵然心惊,他转过身,看着李毅:“李毅,你怎么在这里?”

        李毅嘿嘿笑道:“我若不在这里,怎么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呢?”

        “李毅,你听我说……”

        “还是听我来说吧,沈城同志!整出戏,你导演得很不错,可惜的是,你太过急利了,被我抓住了破绽。”

        “苏小姐,你……”沈城马上反应过来,自己中计了!

        苏婉儿抹干了眼泪,羞答答地道:“对不起,是李公子教我这么做的。”

        “李毅,我们可是亲戚,你有必要这么做吗?有什么话,不能开诚布公的说?”沈城先声夺人。

        “呵,你说的话,正是我想说的。我李毅从下飞机的那一刻起,就落入了你们沈家的圈套,被你沈家父子拿来当棋子在下!你想让我当你们沈家的矛,还想让我做你们沈家的盾!既想让我保你们沈家无虞,还想借我之手,除掉你们沈家的政敌!你们这盘棋,下得也太妙了吧!”李毅负手而立,表面木然。

        “李毅,有什么话我们私下里聊。”沈城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拉了拉李毅的手道:“我们去我家里谈!”

        “去你家里?我可不敢!我怕我有命去,没命回啊!”李毅冷冷的说道。

        “李毅,你说笑了。”沈城强笑道。

        李毅道:“你要谈话,可以,我带你去个地方。钱多!”

        钱多马上走过来,应声道:“在!”

        “请沈城同志上车,我们去一个地方好好谈谈。”李毅吩咐道。

        沈城没有多想,也容不得他多想,就在钱多的半胁迫下,上了李毅的车。

        李毅请苏婉儿坐上后座,说道:“苏小姐,你是很重要的证人之一,麻烦你也一同前去做个见证。”

        苏婉儿点点头,跟李毅坐在后排。

        车子一开动,沈城这才感觉到不妙,问道:“李毅,你要带我去哪里?”

        李毅道:“当然是去我住的地方啊。”

        沈城脸色一变,说道:“你是中纪委专案组的!我去那里做什么?”

        李毅虎着脸道:“沈城同志,我现在怀疑你跟一桩谋杀案和公款挪用案有关,请你回去配合我们的调查。”

        “什么!”沈城激动的大叫:“李毅,你血口喷人!停车,我要下车!”

        “你最好配合我们的工作!”李毅说道:“这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李毅,我要告诉我爸爸!我爸爸是省长,你没有权力扣押我!”沈城大叫。

        “省长的儿子?就算是沈省长犯了罪,我也有权力双规他!”李毅虎着脸道:“你要打电话给谁都可以,你有这个自由。要不要我帮你拨通沈省长的电话?”

        “李毅!你好狠啊!”沈城又惊又怒,他万万没有想到,李毅居然说翻脸就翻脸,一点亲情友情都不讲!“我没有犯法,你凭什么抓我?”

        “你犯没犯法,我们一审便知!”李毅道:“你现在最好给我老实点,你再蹦跳,也改变不了事实。”

        “我不是政府官员,你们纪委无权管我!”沈城居然抬出这一条来。

        李毅道:“这个好办,我们专案组里有几个警察,可以请他们来审问——慢着,你是党员吧?呵呵,我们纪委正好查党纪这一块!你还是归我管!”

        “李毅,我没有犯罪!你没有权力抓我!”沈城嚷来嚷去,就是这一句。

        李毅道:“你说你没有罪?沈城,你很聪明,我差一点就被你隐瞒过去了。音乐学院那两个跳楼的女生,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吧?”

        李毅的话,有如石破天惊!骇得车里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钱多猛的一踩刹车,问道:“毅少,是他的?”

        苏婉儿也是惊疑参半,问道:“李公子,你怎么确定是他的?”

        沈城右眼皮剧烈的跳动,他硬声道:“李毅,你想栽赃给我吗?枉我还当你是我兄弟!”

        “沈城,我刚才说过,你很聪明,你成功的把我误导了,让我认为一切坏事,都是聂长征犯下的。我初到西川,你约我到巴黎夜语去玩,你还故意挑选聂长征在那里玩乐的时候带我去!一进会所,你就声明自己不喜欢清纯女生,只喜欢良家少.妇,这一切,成功的蒙敝了我的双眼,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一个风流公子,而聂长征才是摧残女生的初夜杀手!”

        李毅坐正了身子,说道:“你一直在误导我,把证据指向别人!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上次苏婉儿忽然跟我说要我去查查巴黎夜语,也是你的授意吧?那两个女生跳楼的事情,也是你叫她故意说给我的吧?你想把这件案子,借我之手,强加在聂长征身上,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永久的洗脱嫌疑!事实上,你才是真正的初夜杀手!你喜欢的,恰恰是那些清纯可爱的小女生!”

        苏婉儿轻轻握住了嘴巴,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李毅。

        李毅问道:“苏小姐,我猜的可对?”

        苏婉儿用力的点点头:“你怎么这么厉害?这件事情,我可没有跟你说起过。”

        李毅道:“我会用脑子想问题啊!你既然是沈城买通的人,那么,你在面前表演的一举一动,肯定都是出自他的授意!我采访过音乐学院其它大一和大二的学生,他们对这件事情知情的人并不多,因为这件事情,成了音乐学院最大的耻辱,校方严禁公开议论此事。当时目睹跳楼事件的人其实很少!新生那就更加很少有人知晓!”

        苏婉儿道:“我的确是只他告诉我之后,我才知道的。”

        沈城脸色惨白,嘴唇微微颤抖。

        李毅道:“沈城,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件事情你若是不提出来,我根本就查不到那上面去!因为我这次下来,只针对水利款的挪用贪污案!是你自露马脚,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乌龙戏!”

        沈城颤声道:“李毅,没凭没据的事情,你可不要胡说!”

        李毅轻轻一叹,说道:“沈城,我刚来西川之时,心里就十分的纠结,心想你们沈家和我们李家是姻亲,我此次办案,若是触碰到你们沈家,我该怎么办?”

        沈城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李毅道:“初来之时,你们父子对我十分礼敬,令我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那一刻,我就想,只要没有直接的证人和证据指向沈家,我就不碰你们!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何必跟自己人过不去呢?”

        沈城发出一声叹息:“早知如此,我就不必搞这么多麻烦事情出来了!”

        “是啊!”李毅道:“沈城,你若是不搞这么多事情出来,我查完聂长征的案子,也就可以回京城交差了!可惜啊,你自以为很聪明,想当一个下棋之人,拿我当棋子,在西川大地上下一盘好棋!”

        “我下了一盘烂棋,最大的烂棋!”沈城沮丧的道:“我低估你的智商了!”

        李毅道:“我爷爷常教我,要做下棋之人,不要当棋子。当我意识到我只是一颗棋子时,我就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沈城啊,当棋子容易,但当下棋之人,就难啰,需要你比棋子要精明那么一点点,否则的话,你棋没下成,反被棋子给下了!”

        “哈哈!”沈城忽然大笑道:“李毅,你一切都只是猜测,你们办案子,不会只凭猜测吧?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那两个女生是我逼死的?人死如灯灭,更何况,她们已经尸骨无存,你又上哪里去找证据呢?”

        “这么说,你承认那两个女生,是你逼死的?”李毅紧追着问。

        “你想套我的话?休想!有本事就自己去找证据吧!”沈城狠狠的道“李毅,如果没有证据,就算你权力再大,你也顶多只能扣押我四十八个小时!就得乖乖的送我出去,否则,我爸爸也不是吃素的人!我想他会想办法把我弄出去的。”

        李毅冷笑道:“你电视看多了吧!你现在是在国内。就算是公安机关办案,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在拘留后3日内提请批捕,特殊情况下可以延长到7日甚至30日。加上检察机关审查批捕的7天时间,公安机关在未经司法授权的情况下剥夺嫌疑人人身自由的时间就长达37天。而我们对你实行的党纪双规,这个日子,那更加可以无限期延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