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七章 少女杀手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七章 少女杀手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其实并没有从罗劲那里获得更多有用的信息,他也压根没想过,要拿巴黎夜语去跟罗劲做什么交换,那不过是诈罗劲说出一些重要消息来罢了。www.00ksw.org

        罗劲并没有做过纪委工作,满以为自己不拿出相应的证据来,李毅就要受他的控制,殊不知,李毅需要的,恰恰只是一个消息,然后就可以利手这个消息来诈取聂长征的招供。

        聂长征并不知道李毅知道多少内幕,李毅利用他的猜忌和顾虑,成功的诈取了他的招供。

        犯人的心理堤防一旦被攻破,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变得十分简单。聂长征愿意坦白之后,就竹筒倒豆子,把他所犯的罪过交待了出来。

        关于挪用公款,聂长征交待,他在两年之内,先生挪用了水利专项款二千八百万元,投入到巴黎夜语中去。

        “罗劲就是一个骗子!他最开始跟我说,他资金周转困难,问我借一千万,借半年时间,就送巴黎夜语一成股份给我。股份每年分红可达一百多万。”聂长征说道:“但当我挪用了一千万投进去后,才发现巴黎夜语就是一个空壳子,赚的钱还不够开销的。”

        李毅问道:“巴黎夜语这么大的会所,生意很好啊,怎么会入不敷出?”

        聂长征道:“那个时候,巴黎夜语还没有提供特殊服务,单靠正常的会所服务,根本无法养活那么多的员工和维持日常的开销。罗劲拉我下水的目的,就是想在西川省寻求一把保护伞,然后利手巴黎夜语来干坏事。”

        李毅道:“当初他是怎么说动你的?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

        聂长征道:“若是别的款子,我也不敢挪用,可巧的是,这笔水利款正好归我分管,而我省的水利工程都十分正常,暂时用不到这笔款子,我就想反正半年之内就能归还,我平白还能得到一成股份,每年可以赚一百多万,这么便宜的好事情,我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就干了。”

        莫利民说道:“那你总共分了多少红利?”

        “多少红利?我连一分钱都没有看到!别说红利了,便是本钱,这么久了,也不见他归还一分钱给我!非但没有归还,后面还陆陆续续的向我借了一千八百万,我现在占巴黎夜语三成股份,是除罗劲之外最大的股东了。”聂长征道:“罗劲这小子就是一个江湖骗子!我要告他!”

        李毅道:“巴黎夜语为什么会提供特殊服务?这是谁的主意?”

        “是罗劲出的主意。”

        “是谁联系西川省音乐学院,并和学院签订了长期用人合同?”

        “主意是罗劲出的,由我出面进行沟通。”

        “聂长征同志,我听说你有一个外号,叫少女杀手还是初夜杀手?”

        “噗!”任如笑喷了。

        李毅瞪了她一眼。任如吐吐小舌头,低下头,佯装在记录,但身子还是不停的抽动,显然掩饰不住的想笑。

        贾希奎笑道:“初夜杀手?这个外号很有爱啊!”

        李毅拿手指在书桌上敲了敲,示意大家安静,说道:“怎么回事,说说吧。”

        聂长征道:“对不起,这个问题,我绝拒回答!”

        李毅道:“聂长征同志,你现在是在交待问题!你别讨价还价!我问你,音乐学院有两个女学生,在巴黎夜雨当兼职服务员,结果被你给**了,还怀上了你的孩子……”

        “不是我的!”聂长征摇头说道:“我做过的事情,我自然会认,但不是我的罪行,你们休想强加在我身上。”

        “我还没有说完,你就知道不是你做的?”李毅冷笑道:“那两个女生,最后被逼的走投无路,跳楼自尽,两尸四命!你敢说,这不是你犯下的罪行?”

        “不是我!李处长,我连那么大额的公款挪用案都交待了,还怕多担几个罪名吗?问题是,我根本就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啊!”聂长征斩钉截铁的否认。

        李毅道:“你是出了名的初夜杀手,不是你干的是谁干的?”

        聂长征难得的老脸一红,厉声说道:“什么初夜杀手?这是谁造的谣?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李毅道:“聂长征同志,你无须否认了,就连你妻子都知道你在外面乱搞女人关系。罗劲也交待过,你在他的会所里玩弄过很多女学生。”

        聂长征道:“什么叫玩弄?你情我愿,公平交易罢了!男人睡了女人就叫玩弄?女人睡了男人还拿走他的钱,那算什么?”

        “噗!”任如再次笑喷了,这次连头都不抬,用手掩住嘴,垂头低笑,双肩不停的耸动。

        李毅无奈的摇摇头,沉声说道:“聂长征同志,你身为副省长,却在外面夜夜笙歌、花天酒地,你觉得你的这种行为对得起人民赋予你的这个职务吗?”

        聂长征道:“你既然和我妻子联系过,应当知道我们夫妻之间的一些小秘密吧?”

        李毅道:“我知道。你妻子手术后就不能再尽人妻之责。但这不能成为你在外面胡闹的借口!一个真正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就不该在外面胡来。”

        “李处长,你也是男人,你能忍得住三个月不找女人,你能忍耐住三十年不找女人吗?”聂长征道:“我付出了钱,换来她们的服务,这有什么错?”

        “非法**易,这本身就是犯法的!聂长征同志,你身为一个政府高级官员,不会不懂这条法律吧?”李毅冷声说道:“现在全社会都在扫黄打非,你却知法犯法!你叫西川省的人民怎么看待你的行为?嫖.娼还能算合法了?”

        聂长征低头不语。

        莫利民问道:“你老实交待,你糟蹋过多少小姑娘?才能被人按上那么一个外号?”

        聂长征道:“姑娘都是罗劲安排的,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了。”

        聂长征主动交待问题后,还供出了其它几个政府部门的同案犯,李毅问他还有没有别的主犯时,聂长征说没有了。

        那卢少峰莫非跟聂长征是分开犯案的?

        “你们省里拨付了多少水利款到锦城市?”李毅将聂长征往卢少峰那边引。

        “有一千三百多万吧!”聂长征想了想,说道。

        “那笔钱的去向,你知晓吗?”李毅紧追着问。

        “没去查过。”聂长征回答。

        “你跟卢少峰的关系怎么样?”李毅问。

        “不怎么样。”聂长征道:“怎么,你们还怀疑他?”

        “不是怀疑,他跟你一样,受到了人的检举。”李毅淡淡说道:“你如果能主动交待卢少峰的问题,我会建议组织上对你从轻处分。”

        聂长征道:“是谁检举我们的?”

        李毅道:“这个不能告诉你。”

        聂长征道:“这个人不简单!连我都不知道卢少峰同志的事情,他居然对我们两个人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不简单啊!”

        李毅一震,心想是啊,这两个高官挪用公款,事情肯定做得十分隐蔽,经办之人也必定是心腹,连上次的中纪委调查组都没能调查出来,而这个举报人居然知道得这么清楚!这不能不说有些蹊跷啊!

        举报人是谁,李毅知道,但并没有接触,只安排了贾希奎和潘南等人去调查过。李毅看过调查报告。这桩大案子,一共有两个检举人,两个人都同时检举聂长征和卢少峰!

        李毅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聂长征对自己所犯罪行供认不讳,但对学生跳楼案拒不认罪,对卢少峰涉案一事也一问三不知。

        审问完毕,李毅把贾希奎和潘南叫进自己的办公室,问道:“你们去调查检举人时,有没有特别的发现?”

        贾希奎道:“我调查的那个人,名叫龚虎,是西川省水利厅建设管理处的处长。我们的会面是在一家小茶馆里进行的,他戴着墨镜,穿着长衣长裤,生怕人认出他来。那些衣裤都很宽大,显然不是他的衣服。”

        李毅点点头,又向潘南询问。

        潘南淡淡地说道:“我调查的那个人,名叫曾小午,是锦城市水利局的副局长。调查过程很正常,并没有特别之处。”

        李毅道:“没事了,你们先出去吧。”

        他们两人走后,李毅又分别把另外几个同志叫进来询问,都是问龚虎和曾小午的情况。

        金寿光和喻永天的说法,跟贾希奎基本上一致。他们两个人也都觉得龚虎穿着的衣服过大,不是平常所穿的衣服。但检举人都怕被人追踪报复,小心行事也在情理之中。所以,他们当时并没有特别在意。

        李毅心想,龚虎只是省水利厅建设管理处的处长,他居然能知道两个省委常委挪用公款的事情?

        李毅问金寿光和喻永天,有没有询问过龚武的信息来源。

        金寿光和喻永天都说问过了,但对方说是无意中听来的,至于是听何人所说,因为是在一座酒楼当中听来的,也就无从稽考。

        李毅点点头,叫他们出去,然后把任如叫进来,询问曾小午的情况。

        任如对曾小午颇有印象,说道:“曾小午?那个家伙一点都不像个副局长,油头粉脸的,像个小白脸,我猜啊,肯定是得了家里的照顾,才能当上锦城市水利局的副局长。”